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60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60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迹侵丈斐鍪郑诳ぷ由系陌咨础!安镁鲋担 
  

☆、第一百三十六章

  方亭之中的物品摆放十分简单,简单的圆形石桌,石凳,虽然常年无人,但依旧十分干净。不过那小小的圆形石桌上却摆放着一个几乎同石桌一样大的暗金色古老铜镜,那镜子的纹理,形状和上面的雕刻与地下的那面破碎的裁决之镜如出一辙,只是缩小了很多。
  君城踏进亭子之中,慢慢走近石桌。“世人只知道裁决之镜无价,却不知裁决之镜竟然有两个。”
  “裁镜观过去未来,决镜断生死吉凶。但是对于一些人,无论是裁镜还是决镜,能看到的,只有过去。”水之墨放下手指,指下的白纱飞扬而起,轻轻抚过水之墨的面庞。
  “是吗。”无所谓一笑,君城站在了镜子正前,伸手摘掉了脸上的银白色面具。剑眉入鬓,深邃的眼瞳,高挺的鼻子,还有略显淡薄的双唇,又是一张难得一见的绝世之容,银发轻轻浮动,君城平静的与铜镜平时。
  水之墨微转了身子,倚靠在身后的柱子上,望着满天飞舞的白色轻纱发呆,对于镜子中的幻想和君城的动作完全不在意。
  安静的空间仿佛连时间的流动都在变慢,轻纱飞起又落下,画面凌乱,唯美而无声。
  良久,水之墨突然微微侧了侧脸颊,避开了从亭子中飞来的黑金古刀,泛着冷光的刀锋擦着水之墨的脸颊狠狠钉入坚硬的柱子之中。
  水之墨依旧冷漠的站在柱子旁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看过去。
  亭子之中,君城手握着剩下的那一把黑金古刀站立在石桌之旁,目光却从铜镜上转移到了那冷漠的身影上。
  唇边溢出一缕鲜血,眉头紧锁,深邃的眼神不在一如既往的平静,而是带着深深的仇怨。水之墨!难怪如此,即使没有听说过,却让人无法不在意。
  “为什么?要灭了白家!白家不是对你有恩吗?让你和你的哥哥免受流浪之苦,甚至认你们为白家的子女,这就是你的回报吗?”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想起了孤独而苛刻的童年,想起没有光芒的那段成长,也记得父亲带着两个陌生的孩子回到了白家楼阁。
  因为白家的家规十分严格,外人更是无法长时间的驻留在白家楼阁之中,白家血脉又十分稀薄,女孩子更是从出生就被送走,所以他的童年很少能见到同龄的孩子,每日与严肃的长者相处,久而久之的他也失去了孩子该有的天性,不笑,不哭,不语,不问。
  直到有一天,父亲从外面带回了两个孩子,虽然听起来很可笑,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女孩。个子很矮,而且瘦瘦小小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不过眼睛大大的,脸颊还带着婴儿肥,君城觉得,那是她身上唯一有点肉的地方了。
  “父亲,那是什么?”第一次,他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伸手指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仿佛是错觉,他看到父亲的脸可疑的抽动了一下,但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个小身板的动作立刻吸走了他的注意。
  那个不大的小身影怯怯的躲进一个同他年龄差不多大小的男孩身后,不满而控诉的瞪着他,仿佛刚刚他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虽然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被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注视着,君城瞬间就没有了任何坚持自己没做错的想法。
  旁边突然传来大伯爽朗的笑声。“哈哈,这可不行,小小白,可不要向你老爹学,这么小就开始怕老婆了!”
  在听到小小白的时候,君城的脸瞬间冷了下来,虽然仍显稚嫩但已经多了分凌厉的霸气,不过在听到最后老婆两个字的时候,情绪就被立刻转移了。
  “小小白?哥哥,他的名字好可爱!”一旁传来糯糯的小小的声音,君城的怒气在声音响起的时候就全部平息了。可爱?什么意思?不过应该是在夸他吧。虽然,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之所以说可爱,是因为某女曾经养了一只白色的小宠物狗,而他不幸的和那只宠物重名了。
  “一点也不可爱!”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君城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一直站在女孩前面的那个身影上。
  虽然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但身型太过消瘦了,不过纵然如此,那双眼睛却明亮的让他恍然失神,从出生就一直生活在白家楼阁中,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步,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却从未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犀利,明亮,坚定,还有因为年纪尚小没有掩饰完全的狡黠。
  “打一架?”君城挑眉,向着男孩挑衅。若是平时,他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平时的生活,从单调到无趣,直到麻木。
  “好啊!”男孩的目光一亮,很快同意。
  “哥哥!”女孩拉着男孩的衣角,脸上写着不赞同。
  “没事,墨墨乖乖的。”男孩蹲下身子,安抚道。随后坚定的转身,向着他走来。
  即使刚刚见面,君城却奇怪的知道了那个男孩的本意,他不想示弱,只有他强大了才能保护他的妹妹,即使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赢不了经过严格训练的自己。
  “呦!小小白加油啊!”父亲也不阻止,大伯甚至跟着起哄。
  结果,交手之后,他很快吃了亏。那个瘦弱的男孩看起来不强,却十分敏捷,身体灵活的像条鱼,而他又大意轻敌,被击得差点倒地。不经意的看过去,他看到了那个瘦弱男孩眼中那真实的杀意!
  君城顿时醒悟,他以为这只是一场强弱之战,但在那男孩的眼中,这,却是一场生死之战!
  君城认真起来后,形势就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虽然男孩的身体灵活,但对体力的消耗越来越大,而且男孩的身体素质并不是很好。而君城从小就接受着家族中严格的体能训练。
  所以不久之后,形势就已经开始一面倒,男孩就只剩下挨打的份了,而他下手也毫不留情。
  那时的他和他似乎都疯了,不知道在坚持什么,没人喊停,也没有人认输。鲜红而温热的血不知道是谁的,飞溅在地面上。
  “不要打了!哥哥要死了!”一个更瘦小的身影飞快的突然冲了过来,两个人才仿佛清醒了一般,停下了战斗。
  

☆、第一百三十七章

  水墨和墨炼两个人被留了下来了,而且不是只住几天,父亲曾说过,只要进了白家的庄园,他们就是白家的人。
  虽然与墨炼的初次相遇并不愉快,但这并不影响两人迅速升温的友情,同样的年纪,同样的爱好,甚至连性格都有些相似,君城张狂的内敛,墨炼张狂的邪肆,两个人的名字很快传遍白家,不管是善意的或者恶意的目光,都无法阻止两人那越发耀眼的光芒。
  自此之后,冷清而死寂的白家楼阁中多了浅浅的笑声和三个活跃的身影,一个小小的身影欢快的跑在前面,身后跟着两个身高相仿的少年,一冷一邪,目光却不约而同的满是宠溺。那段日子,是君城记忆中唯一的温暖。
  只是,这一切却在转瞬之间改变,父亲去世,按照白家的习俗,他跟随父亲的尸体前往白家的葬魂之所。行程不过一个月,却在回到家的夜晚看到了尸骸遍地。
  整个白家庄园之中,上上下下,东西南北四栋楼阁中无一人生还,长明灯下,那醒目的血液从四楼一直流到一楼,铺满了地板。
  可笑的是,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却是寻找墨墨和墨炼,害怕两个人出事。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即使是参加父亲的送葬也不曾有过的惶恐。
  轻轻浅浅的歌谣突然自二楼传来,那个声音平静的出奇却无比熟悉,君城迅速向着楼上而去,但脚步却停在了楼梯的中央,再也迈不动了。
  那个熟悉小身影再不复曾经的天真无邪,那双黑宝石般纯净的眼瞳转化成了绝美的红,轻轻哼唱着曾经一起学会的歌谣,身披染浸鲜血的衣裳,漫步在遍地血水中,每走一步都能在地面上点起一圈一圈的波纹。
  “墨墨?”君城的声音有些不确定的喑哑,墨墨的视线看了过来,却找不到一丝曾经的温馨感,反而发自内心的渗透出彻骨的寒意。
  “落下一个。”哼唱停止,墨墨不带丝毫情绪的眼瞳静静注视着他,随后缓缓抬起了手,稚嫩的手指慢慢指向了他。“叛逃者,处割喉之刑。”
  君城的身体僵住,愣愣的站在原地也不躲闪,但是他身边的影卫却比他先一步察觉了危险,抱着他的身体迅速撑着楼梯扶手,跳到一楼。而几乎在同一时间,那无形的刃割断了他身后的楼梯扶手,连一丝多余的碎屑都没有,整整齐齐看不出一丝切痕。
  影卫带着他迅速离开了血色弥漫的白家楼阁,离开的那刻,他回望那个站在楼梯之上的小小身影,而她也在静静的望着他,绯瞳耀眼如火,却冷酷似魔。
  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墨墨的能力,不!那绝对已经不是墨墨了!
  离开白家后,影卫带着他四处流浪,他因此去了很多从未去过的地方,但是很快,不到一年,那个影卫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痕,查不出原因,更无法遏制,从浅浅的不明显的痕迹逐渐变深。终于有一天,他沉默离开,再也没回来。
  而且很快,不到三个月,那道浅浅的痕迹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一瞬,他的身体冷若冰雕,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因为墨墨的无情。
  他疯狂的赶回白家,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明白墨墨发生了什么,不明白与墨墨形影不离的墨炼为何不在。
  他找遍了四栋楼阁,终于在搜寻地下暗道和密室的时候看到了墨炼,但他却早已冰冷,成为了一具严重缩水的尸体,却不知为何,端坐在书桌之前,写着什么的样子。而旁边,那张略小的椅子上放着那个墨墨最喜欢的人偶娃娃。
  君城粗鲁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希望以此减轻内心的痛苦,倚在门边,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似乎饿昏过几次,但又被噩梦惊醒,不断的不断的重复,浑浑噩噩间他终于离开了白家庄园,没想到,这一次离开,他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解释呢?”君城握着君邪的手有微微的颤抖,墨墨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找不到一丝小时候的模样,除了那双眼睛,他已经无法将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孔联系在一起。
  “哥哥死了,所以白家亡了。”性格本就冷漠而很少说话的水之墨平静的解释着。
  君城的动作顿住,墨炼死了,他知道,他也曾经见过他的尸体。隐约之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以我的灵魂蕴养裁决之镜,以哥哥的双眼书写古往今来,白家的恩,早以还清。”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得了裁决之镜,即使是白家人也要为此付出代价,但是,裁决之镜的力量在减弱,白家人的能力在消失。而她和哥哥不过是白家的工具。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君城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没有人敢打她和哥哥的主意,可是家主去世,少主离开,这样绝佳的机会不抓住岂不是可惜。
  所以在君城离开的当天晚上,哥哥便被带到了那间狭窄的屋子之中,而她成了哥哥最好的牵制,仅凭墨炼一个人,斗不过白家,更无法护她周全,所以墨炼只能服从和等待,他在等待君城的归来,期望以此来改变现状。
  墨炼能想到的,白家中的长者又怎么会想不到,而最先动手的那个人,就是君城的大伯,那个看起来和蔼而老顽童样子的人。
  在那间屋子里,墨炼不断的将裁镜中看到的图像记录下来,但代价是光明,右眼渐渐失明,最后完全看不见,然后是左眼。
  看镜子人的能力不同,能看到过去的时间段也不同,而墨炼能看到的是白家梦寐以求的千年间的历史更替,那些不曾记录在书册中的秘密。而看到的越多,付出的代价也将越大。
  墨炼迅速消瘦,身体逐渐虚弱,在君城即将回来的那天,白家终于等不下去了,他们恐怕是没有想到,墨炼能在如此高的代价下存活。而动手总要需要一些理由,哪怕是没有人相信的理由。
  裁决之镜的力量在减弱,历经千年,它终于也要崩塌了,白家不断的寻找着解决的办法。而水墨,一个完美的修复者,以她的灵魂来蕴养裁决之镜,裁决之镜就能获得能量,但是所带来的副作用却是未知的。
  墨炼当然不会让水墨冒险,可是裁决之镜却只能跟墨墨产生奇特的共鸣现象。
  在狂风肆虐,暴雨侵袭的夜晚,两个人被赶出了白家,但是,白家的出行具有特定的时间,在特定时间之外根本无法找到离开的路。毫无办法之下,墨炼只好抱着水墨在白家门外躲雨,希望等到君城回来时搭乘的车。
  就这样,在一阵胜过一阵的狂风骤雨之中,墨炼渐渐失去了温度。那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