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有一说一 >

第2章

有一说一-第2章

小说: 有一说一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mp3记]
    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序(现在都流行这个)
钱真是个好东西。一学期下来,儿子一摞奖状扒地扔到我的面前,优秀班干部、三好学生、课外活动积极分子(听说是托管费、剑桥英语费等等各类费用每次早早地交了才能评)……值!超值!这才多少钱那!上次我给**晚报一个领导私人送了两台计算机才搞到5平方厘米的地儿,姥姥!广告词儿都不够写,四张奖状阿,A3的纸两版!疯了,还有铅笔、笔记本,大丰收!我的脸青一阵儿红一阵儿,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不是?送什么我又犯难了,喜欢的就是最好的,让儿子打听去。
不愧是我儿子!有消息了,老师说喜欢“爱母屁3”。啥东西?**的,只顾赚钱,脱离了社会了,新新人类玩儿的东西都不知道了。难不着咱,派女秘书搞定。原来是mp3,听歌的,隐约和计算机有关。楼普软不能!(刚刚学的,没问题)照例一次酒足饭饱宾主尽欢,就连年轻语文老师脸上的那麽多雀斑都美丽了许多。“走,哥哥给你买去!”我在心里说到。那个年轻的小女人老师还扭捏:“随便一个就好,可以听歌看电影就成!”多实成的老师阿!
来到一家电脑公司。800。00、1***。00靠!怎么不去抢!200。00、300。00有门!刚刚出门太兴奋,兜里的铁不多了。直奔300。00去。人呢?那个万恶的JS(奸商)!拿那个800。00的干什么?欺负老子没带钱!“就这个了!挺不错的,还可以看照片!”我的耳朵只嗡嗡,幸好就是雀斑语文老师喜欢,数学对不住了,我先解决一个!付了钱,潇洒地一车把老师打走了。一看钱包:三块钱!
x市的计程车也太黑了,四块!少一块会死阿!
步行健康。这天晚上睡得无比踏实。
[牛奶记]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序(听儿子说,写作文前先写这个才酷,咱也新新人类一把)
晚上儿子又带回一张表,说让填。公司的生意合同都签不过来呢!刚刚塞了一大陀塞到x市实验中学的老总,承包了教师宿舍大楼的建设,这次少赚点儿,钢筋水泥里面的砂子少搞点儿,起码要坚持到儿子读中学嘛,可是民工不争气,掉下来就掉下来吧,他还啪几摔死了,得,100W的利润成了99W。总是100W不能团圆,多给几W,换个好名声。欺负民工,咱丢不起那人。
一看表格,学校定牛奶的。家里都定三份牛奶了,可是牛奶好啊!增强中共人民体质,搞定小日本。刷刷签了,随口问了,“什么牌子的?”
儿子:“巨耳!”
“哦。”
“嗯???”我惊讶。“什么东西?”
“巨耳!!”我脑袋瓜子里出现一个巨大的耳朵。那得多大块儿的耳屎阿!我胸中一阵翻腾。确切的说是胃中。
“瞎胡闹!不知道老爸的胃不好,有这个牌子的牛奶吗?”没办法,我是上顿陪,下顿陪,终于陪出了胃下垂。
“只听过娃哈哈,没听过乐哈哈。”儿子还挺幽默。“表上这么写的。”
我拿过来一看,河南巨尔公司……想起读书时河南哥们儿的埋汰样子我胸中胃中又是一阵翻腾。难不成湖北的友芝友、光明、……场子都垮了?
我不动声色:“喝不完吃不完的要带回来,最近的班队会不是讲节约嘛!”掏出两张红色,“够不够?”
第二天早上,咣咣灌了儿子三瓶友芝友,灌的儿子直翻白眼。“儿子,不要怪老爸,这都是为你好阿!”我在心里忏悔。
校园门口,父亲慈爱地把步履蹒跚的儿子送进教室。旁边儿的议论,看看人家儿子,生病了还坚持上课……看人家爸爸…。我自豪。
一上午心神不宁,差点儿把木棍当作钢筋批了。还是给河南的那个哥们儿打一电话:“喝过这个牌子的矿泉水吗?”
哥们儿挺幽默,:“乐哈哈?”
我呸!冯小刚害死人。
“不是,牛奶,河南巨尔。”
“咋著?巨尔?比俺地洗澡水干净!别喝啊!”那兄弟一急,方言都出来了。铁哥们儿!
“我欠你一大人情!”我挂了电话。儿子,你要挺住阿!
果然,儿子把牛奶带回来了,塑料袋。一股子塑料臭味儿。儿子还埋怨,今天早上喂了那么多的友芝友,搞的一看到牛奶就想吐。
我剪开袋子,为了儿子豁出去了!河南哥们儿的洗澡水,我来了!我悲壮的喝了一口。除了香精味儿,还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不像是牛的。如果硬让我和牛联系起来,我脑中闪出一个词儿:牛屎!
肚子里一阵闹腾后,我终于住进了孝感市中心医院,包给了主治医生一个大红包。拉肚子也要慎重对待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进医院的时候我想到了黄继光,想到了邱少云。
下午儿子来看我,还挺高兴:“老爸,你真好的火阿,我们班的牛奶有几袋坏的,老师让我们明天喝两袋!”
我眼前一黑,想起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求医记]
    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序
在霸占了厕所三个小时之久后,我来到了x市最繁华的医院。
气派的门前广场上,竖立着一根庄严的大理石旗杆。拉肚子落得头晕眼花,明明是一根,看起来怎么象是三根儿……恩?不会!就是三根儿!一根儿升国旗,那还有两根儿干嘛?我纳闷儿。晕!看病要紧。这就象吃羊肉串,只要有钱,你爱吃几根儿就吃几根儿,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在一片小心钱包的议论声中我挤到挂号处……不行,今天身子虚,实在是挤不进。姥姥!等我身子好了,我挤不死你们!不是还有一个窗口嘛,里边儿还有个漂亮MM,不,是漂亮大嫂(原谅我的头晕眼花吧!)在玩儿电脑。正开着那个一对Q的一个聊天的东西(女秘书交我用过这个玩意儿,真是个好东西,泡妞一抓一大把,洗头妹唱歌妹腻了,总得找点儿刺激不是?生活就像一锅菠菜汤……扯远了)。
“小姐……不是,服务员……也不是,这个……医生!我挂个号!”不行了,肚子里有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意思。
“那边儿排队去!”
“那边儿人多阿,你不是有空嘛,麻烦一下,就一会儿!”我忍。
“今天不是我值班!!去那边儿排队去!急什麽急,都不是有事儿!”
这个老娘们儿!算了,去趟厕所先。
终于我兴奋地拿到了那张挂号单。挂号小姐还送给了我一大本A4幅面的病历,说是只要0。5元,超值阿!(上次我给《**晚报》一个领导私人送了两台计算机才搞到……不扯了)不要简直对不起我那颗爱占便宜的心,大款的钱也不是大水打来的不是?
来到门诊,又是一个漂亮大嫂……不,漂亮奶奶,一脸的不开心。
“怎么现在才来?我要下班了!怎么了?”
“拉肚子……”
“给,去划价开药!”
“?!”
神了!我从头到脚一共三个字,就搞定了!哈!老医生就是有经验!庆幸自己遇到女华佗。
划价。划价医生说是中药,上二楼。这次引起了肚子的不满,剧痛。终于爬上了二楼,艰难地递给了划价医生。
“五百七,这个药你开这么多干嘛!吃死人阿!”
一听这个死字儿,我一激灵,等等!钱不是问题,死字儿太不吉利。刚刚只说了三个字儿,我不放心阿,华佗也要望闻问切不是?重来一遍比较保险。肚子都吓得不疼了,有门!
重复刚刚的故事。
这次是一个帅哥医生。查血查便后告诉我是急性肠胃炎,要住院观察,怕引起阑尾炎。
[请吃记]
    **部门的*总是我拐子!
——序
“用公款大吃大喝,吃掉的是党心民心……”在昨日召开的W市“规范公款接待用餐工作会议”上,面对数百名党员干部,W市委书记苗圩一脸肃然。
x市从今天起,凡是发现有公车(牌照号是以0开头的,或是其它有公车号特征的)停在王朝、鹤展、乾坤、金狮,三五等大酒店,或商贸城的。做为有良知的市民,不希望公款大吃大喝的市民,都有义务打x市纪委监察局举报电话2823962这个电话进行举报。
感谢敬爱、亲爱、可爱的苗书记!感谢我们光荣的x市纪委监察局!
平日里想请领导们吃顿饭,融洽融洽关系,搞活搞活生意,总是被告知饭局都排到下个月去了,光变着法儿的送红包也不是个事儿,一张张红色去了,也得混个脸儿熟不是?好容易排上队了,吃到一半儿,老总……不是,领导的和弦铃声响起,领导一脸得意的无可奈何:“**张总的饭局,推不掉阿,没法子,喝了这杯我得过去……”
**张总?姥姥的,咱惹不起。我又忍。
“那是您给面子,工作忙不是,”我装三孙子:“我开车送您过去,走好!”郁闷的不行。
今天爽了,久请不到的管建筑的*领导、管质量的*领导、批条子的*领导,今天中午11:00左右都亲自来电话了,“**小兄弟阿,今天车有空没?有个事情要用用你的桑塔纳,今天中午我安排!关系铁才找你阿,这不,有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呀!”
“哪儿能让您安排,这不是拿大嘴巴抽我嘛,今天承蒙几位哥哥看得起,鹤展、乾坤选个地儿,我开车来接!”咱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
“小兄弟够意思!日宝的话也不说了,咧蛋时间带0的车子齐饭开不出来莎,上面儿搞得蛮严重,日死人!”
有这样的好事儿?信息时代,消息不灵通害死人阿!亡羊补牢,将功补过。
“看这事儿整的,这两天光顾着儿子去了,没看报纸。是不是把**的*总、**的*总(没办法,现在都不时兴叫**科长、**局长了)哥儿几个都叫上?咱是私车,搞不上0。”
“你小子脑壳奏是灵活,都叫上,都叫上!”看得出领导今天的心情挺高。
觥筹交错、酒足饭饱,豪言壮语、花言巧语都用上了,临了每人一沓红色,我的理由是酒喝多了,不能开车去送。告罪,还让小秘书每人一提海王金樽。工作做得细致,看看领导们的高兴劲儿,兄弟兄弟的叫得不知道多铁,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我就是直接把沙子当作水泥都能做出优质工程,当然,是个笑话,我哪儿能放那么多!总要坚持个三五年不是?
真想在大街上喊一声:**部门的*总是我拐子!
[借车记]
    这档次上去了,可就下不来了。
——摘自《编辑部的故事》是为序。
万众瞩目,举国欢腾。
十月一日,在一片歌舞升平中我们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政府生日。在几位老总领导的暗示下,当然是早早地把庆祝标语挂到了公司的门前,表示我有多么的拥护新中国。废话,没有用红色换来的政策,我哪儿能有那么高的利润!
又是节日,该烧的香拜的神都搞定没?**部门的*总、**部门的*总、**部门的*总、(原谅我的星星符号,还要混口饭吃不是?)都到位了。(不要鄙视我。哥哥我就是有档儿,别人想烧还烧不上呢。)对了,最最重要的,关系到公司继承人前途——儿子的老师!瞧我这记性!去年是每人200。00的购物券,人民币那俗气的红色变成购物券优雅的蓝色就是不一样。今年怎么着也不能低于这个数吧?
这档次上去了,可就下不来了。
喜欢的才是最好的。礼物没新意,老师不注意阿!在这个眼球经济的时代,不能让咱儿子沉没下去。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杯作文竞赛、**杯书画大赛、**杯才艺比赛……一个都不能少(张艺谋)。好歹也是班干部,要起到表率带头的作用不是?
病急乱投医,问问小秘书长着雀斑的小女人们爱啥。
“逛街和化妆品呀!”小秘书一脸的不屑,“有老婆的人了,这是常识!”这年头,漂亮女秘书不好养阿!我忍。
汗。寒。这是咱的弱项。
团团转。热锅上的蚂蚁。冥思苦想。殚精竭虑。书虽然读的少,但是这些词儿这会儿我一下子全明白了。
一下午的神情恍惚。
晚上儿子放学回来一脸得意的神秘:“老师今天问我们谁家里有车,我举手了,说是桑塔纳,老爸的,老师说等会儿给你打电话!”
这真是烟瘾憋的冒得法,天上掉下根大中华!
和弦铃声响起:“是***的爸爸吧?我是他的*老师,你儿子他最近表现不错阿,我们准备让他参加**比赛呢,在家可要把他抓紧一点儿。”共军的口气。
“感谢老师的栽培,”我在电话那头儿点头哈腰:“一定配合好老师的工作!”我只有装国军。
“我们有点儿事情想让你帮帮忙,你可是大老板阿……”电话那头隐约听见雀斑老师的笑声,“我们班老师国庆节想到武汉去买点儿衣裳,想你的车能送我们一下!”
“没问题!这是我的荣幸。”我装绅士。
“那国庆节早上七点钟,我们在学校等你阿!”笑。够瓷实!
“好的,我亲自开车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