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重生之笑天公子 >

第39章

重生之笑天公子-第39章

小说: 重生之笑天公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惑。
    “砰!”这时候,只听得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风笑天转头一看,便看见刚才那位风骚的女人,正满脸委屈地撅着嘴巴,愤怒地看着这边,两眼的火光似乎想要将两人化为灰烬。旁边桌子上两三个似与风笑天为同道的老男人,不由得向他竖了竖大拇指,脸上的意味不言而喻。
    风笑天神色正了正,坐直了身子,取出两张纸巾轻轻地将手擦干净,霸道地托起黄可可的脑袋,让她看着自己。他可不愿意在这么多人的注目礼下,上演一场**大戏。
    黄可可依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神色闪烁着不知道如何是好,没想到这个在低谷期连感情都不敢承认的男人,现在却这样的霸道与强势,过了良久,终于慢慢恢复了心跳,脸上的红潮渐渐褪去,轻声说道:“血魂来了!”
    “血魂?”风笑天瞳孔剧烈收缩,沉声问道。
    “是的!矛头,直指慕斐然和你!”黄可可点了点头,脸色凝重。
    “看来,白云峰和独藏道成,是想出血本,不达目的不罢休啊!”风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起眼前的SUZE,静静地看着酒杯里的灿烂,没有喝却又轻轻地放下,眼里开始透露着浓浓的杀气,满脸豪气与霸道,“血魂有何惧?即便是孤月剑道亲自来,又有何惧?”
    “你这样一个男人,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黄可可温柔地看着他的眼睛,怔怔地说道。
    “你说,如果我们今晚再来一次巫山云雨的话,会不会很刺激?”风笑天缓缓站起身来,拉起她的手,向酒吧外面走去,脸上又迅速恢复了那招牌似的坏坏的笑容,轻佻地说道。
    “滚!”黄可可娇羞地轻啐一口,想要骂他一顿,却发现找不到用什么词语,可以对这个脸皮足以厚过城墙的混蛋起到作用。
    那个勾引风笑天未遂的风骚女人,依然幽怨地看着两人,十足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如果你还是**的话,我不介意更你春风一度!哈哈……”两人露过女人身边,风笑天突然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随即大笑一声,拉着黄可可的手,大步走出了酒吧。
    “砰!”又一声酒杯破碎的声音……
    【强烈推荐好友燕山赤侠的经典之作和沐清泉的;支持狼的朋友可以前去瞧瞧!大力求各位的支持啊!订阅啊!】
第五十三章 血魂
    街上的华灯,依然灿烂地绽放着,绚丽的霓虹,闪耀得刺人眼球。来来往往的人们,仿佛已彻底从白天的忙碌与生活的压力中解脱出来,沉醉在这一片纸醉金迷的夜色中。
    一阵凉风吹来,黄可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风笑天脱下身上的外套,温柔地披在她身上,再帮她理了理衣领,“你说,这灯火辉煌背后的黑夜,隐藏着什么?”
    “世界总是美好的,黑夜,仅仅是时间更迭的一个过程而已,不是它隐藏着什么,而是人心的深处,隐藏着什么,不是吗?”黄可可似乎想逃避这一个沉重的话题,淡淡地说道。
    风笑天点了点头,有些赞赏地看着这个娇小可爱的少女,“也许,你说的是对的,黑夜并没有错,错的,只是人心!”
    “不管怎么样,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复杂的想法,才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多彩多姿!”
    “欲望,堕落,强肉弱食,轮回,罪恶,杀戮与鲜血!”风笑天仰头看着天上那几点闪烁的星光,眼里透出重重的痛苦与矛盾,“口乃心之门户,为什么我眼里的黑夜,全是这些东西?难道真的是我太邪恶?”
    黄可可没有说话,轻轻拉起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哈着热气,仿佛想要给他一点温暖,直击入心!她突然发现,他的手好凉,好凉。
    “有时候,我真的很厌倦这种感觉,但是,人生又有太多的无奈!”风笑天有些感激地看着她,帮她撩了撩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你争我夺也好,尔虞我诈也罢,明天,终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风笑天如此,天下苍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你生活中的点滴,也许很多我都读不懂,但是我唯独深深地理解着,一个爱喝SUZE的男人的心!”黄可可有些感慨他的释然,嫣然一笑,“如此华美夺目的鸡尾酒,虽然堪称鸡尾酒中的经典,可真正让人心醉的,却是其中淡淡的苦涩!”
    “你是一个很有情调的女人!有时候我很纳闷,龙组那古板而又机械化的工作,怎么没有将你同化!”风笑天摸了摸鼻子,脸上洋溢起淡淡的笑意。
    “可我终究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女人,不是吗?”黄可可做出一个鬼脸,调皮地反问道。
    这时候,一个大概八九岁的小女孩,捧着一大束花走了过来,单薄打着补丁的衣服包裹住她那瘦弱的身体,有些发黄的脸蛋深深地藏在花里。
    “哥哥,给姐姐买束花吧!”稚嫩的声音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看得出来,她似乎十分紧张,两眼期盼地看着风笑天。
    黄可可心疼地看了一眼小女孩,但却忍住了没有说话。她更愿意站在这个,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身后不说话。
    “好啊!不过你得告诉我,哥哥和姐姐看上去是不是很有夫妻相?”风笑天低下头,摸了摸她的脑袋,怂恿着说道。
    “是啊是啊!哥哥和姐姐一定会很幸福的!”小女孩机灵地点头叫道,脸色十分高兴。倒是黄可可却有些羞愤,真想拿把尺子上去量一量,看看这个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占自己便宜的男人,脸皮到底有多厚。
    “乖!”风笑天十分满意她的配合,掏出十元钱,递给小女孩子,从她手里接过一束含苞欲放的玫瑰,手里却多了一张纸条。
    小女孩长舒一口气,仿佛完成了某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一般,转身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送给你!”风笑天转过头,将玫瑰花放到黄可可面前,温柔却又充满不可抗拒地说道,十足一个痴情男人的模样。
    黄可可十分尴尬,有些不知所措,木然地接过花,顿时满脸被玫瑰花映得一片绯红。
    “你是我第一个送玫瑰花的女人哦!”风笑天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十分臭屁地说道,不过这倒是一句真话。
    “去!你肯定对每个女人,都这样说的吧!”黄可可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相信他的这句话。
    “为什么我说真话,别人总不相信呢?”风笑天一脸憋屈,郁闷地摸了摸鼻子。
    “哈哈……难道我相信的,都是你的谎话?”黄可可难得地反击了一把,开心得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随后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正色问道,“刚才那小女孩,递给你的纸条是什么?”
    “哦?有吗?”风笑天一本正经,夸张地反问道。
    “虽然我自认身手没你厉害,可眼睛还不瞎啊!”黄可可没有理会他的赖皮,毫不留情地追问道。
    “这个……上面写着一个小宾馆的电话,要不我们去开房?”风笑天露出一个十分淫荡的表情,诱惑道,十足一个拐骗小女孩的坏大叔,着势就要拉住她的手,马上行动。
    “滚!想跟本姑娘开房,你小子就慢慢等吧!”黄可可啐骂一声,随即满脸娇羞地转过身,跑了开去。她真的很相信,如果自己再跟这小子呆下去,会被他拉去开房,对于这个男人,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的。
    风笑天意犹未尽地看着黄可可跑远的身影,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随即又渐渐沉了下去,脸色开始渐渐凝重。
    “明日子时,西山湖畔,诚邀风少前往,生死以断!”血魂,没想到我没去找你,你倒先找上我了!风笑天将纸条捏在手里,随即丢了出去,顿时如一片唯美的雪花,随风飘散。
    【从今天开始;狼决心一天两更;累死累活就为了各位能看得舒心;订阅得开心!各位是帮狼顶起来啊!强烈推荐好友燕山赤侠的经典之作以及沐清泉的;支持狼的朋友可以去瞧一瞧!】
第五十四章 苦涩的苦丁茶
    华正雄独自一人站在书房的窗户前,出神地望着外面,苍苍的白发与窗外的一片萧索与肃杀交相辉映。脸色凝重,可眼里透露出的阵阵坚毅与倔强,却让这位英雄暮年的老人,浑身散发出浓浓的不可侵犯的威严。
    “臭小子,没想到你倒挺会折腾事!”华正雄自言自语道,脸上透出一股慈祥的溺爱,“不过,你越会折腾,我倒越喜欢!我华家男儿,就当藐视苍生而傲立群雄!”
    随即又很无奈地摇了摇头,正了正身上的黑色中山装,“不过,你小子不该把这样一个烫手的山芋丢给我,自己却乐哉乐哉地跑去谈情说爱啊!”
    这时候,一阵低沉的敲门声响起,走进来一位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夏秋冬,早已收起他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脸恭敬地站里在门前,呆呆地看着华正雄那苍老而又挺拔的背影。
    “你来了,坐吧!”华正雄早已恢复了严肃的表情,转过身来,礼貌性地招呼道。
    “夏老,不知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夏秋冬缓缓走到书桌前面的椅子前坐下,正色问道,对于这位为共和国的建立以及保卫付出了一生心血的老人,他有着发自骨髓的尊敬与景仰。
    “这茶,也许很多人都不屑一顾,但是在我眼中,却珍贵得很!”华正雄走到自己的沙发椅上坐下,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一小辍有些陈旧,看上去极为普通甚至有些发霉的茶叶,放在茶壶里,倒上滚烫的开水,静静地看着一片一片的墨绿色,在开水中翻滚,然后慢慢舒展开来,将茶壶捣鼓成一片浑浊。
    “当年,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这味道极其枯涩的苦丁茶,便成为了我跟你爷爷最奢侈的享受了!”华正雄不紧不慢地回忆着往事,眼眶渐渐有点湿润,又有些欣慰地看着夏秋冬,“只可惜,他去得早。只有在这浓浓的苦涩中,才能品出当年我们在血与泪的岁月中的点点记忆。”
    “所以,您这一辈子,就只喝这种品质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十分低劣的茶叶?”夏秋冬只感觉心里堵得慌,患得患失地问道,声音有些哽咽。
    “其实这些年来,我都很少喝茶,因为,已经找不到这种茶叶卖了!”华正雄轻轻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而这点,也只是我保存下来的最后一点了,甚至有点变质!”
    说完,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上一杯,再给夏秋冬倒上,十分享受地品了一口,慢慢闭上眼睛,完全地陶醉在回忆中。
    夏秋冬也缓缓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重重的霉味和极度的苦涩,让他难以呼吸,只感觉胸口被一块重物狠狠地压着,喘不过气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悄然落下,淹没在墨绿的茶水中,更添了几分苦涩与沧桑。
    “很小的时候,爷爷曾跟我说过,他的一生中,最庆幸的一件事,便是跟您在一个战壕,战斗过!”夏秋冬站起身来,恭敬地向这位让人肃然起敬的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沉声说道,“他说,您不仅是他的妹夫,更是他的知己!”
    “得此一句话,我的一生,当无遗憾了!”华正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分满足地点了点头,随即神色一转,淡淡地问道,“我家那臭小子,你应该已经见过了吧!”
    “是的,很有趣的一个男人!”夏秋冬坐下身来,神色严肃,他知道,接下来的话题,更是今天华正雄找自己来,最主要的内容。
    “你怎么看?”华正雄有些好奇地问道,脸色渐渐温和起来。
    “嚣张,玩世不恭,张扬而不可一世!但是这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智慧与处事之道!”夏秋冬略微沉思一下,摸了摸鼻子,轻声说道,“一个将人心与谋略,控制得近乎完美的家伙!而这些,远远超过我!”
    “你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你太专情!”华正雄脸上渐渐涌起一片慈祥与温暖,正色道,“而这一点,正是影响你成大事的重要因素!”
    “这么多年了,我跟她的结合,您还是不能释怀!”夏秋冬一脸苦笑,尴尬地说道。
    “你跟臭小子一样,我都当作自己的孙子看待!而他,却可以在多情中做到无情,甚至连感情,也可以成为他枭雄手段的一种,而这点,正是我最欣赏的!”
    夏秋冬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对于这一点,短短几天时间,他倒是深有体会。
    “他在SH的这件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只可惜,牵涉的面,太广了!广得连我都有些应对乏力!”华正雄静静地看着眼前渐渐冷却下去的苦丁茶,脸色凝重。
    “你是说,BJ的那两个老头子?”
    “本来也没多大的事,我完全能解决,只是,牵涉到对RB的问题,所以我,只好叫你来坐坐了!他很快,就要回SH了,你应该能理解,我这个当外公的心思吧!”
    “我懂了!”夏秋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