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重生之笑天公子 >

第63章

重生之笑天公子-第63章

小说: 重生之笑天公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要不在,那怎么能一睹慕总如此风流潇洒的风采,一闻慕总那独到的研究评论呢?”柳玉琪婉尔一笑,音若莺啼地说道,不过话语中的意味,却更是让人琢磨不透。
    “柳总真会说笑!呵呵……”中年男子十分尴尬地打着哈哈,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齐刷刷直往下掉,“我不过是平常无聊,开开玩笑罢了!要论风流,哪比得上风公子……”
    “什么?”柳玉琪眉头一挑,大声喝问道,似乎有些生气了。
    “没什么,没什么!”中年男子那张老脸更红了,尴尬得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忍不住一阵汗颜,这丫头还没过门,就这么护短了,过了门那还了得,谁不知道柳玉琪柳大总裁是风家所有人钦定的媳妇啊!
    别看这丫头在风家一副乖媳妇的模样,在风笑天跟前更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可Z国那些少有的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老头子都知道,这丫头整起人来,也一点不马虎。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子!这句流传千古的话,自有它的道理!
    “恐怕即使我们风少爷有点花花肠子,也是你教坏的吧!”柳玉琪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继续说道。
    “这……哪敢,哪敢……”中年男子忙摆手否认倒,想要争论,却又怕对方倒打一耙。对面这个坐在座位上,依然一脸悠闲自得模样等着看好戏的色狼,眼里都已经笑开了好几朵狗尾巴花,让他忍不住想要脱下脚上的名牌皮鞋,狠狠地在他脸上抽两下,可一看见柳玉琪那快要杀人的眼神,终于强行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不停地默念着“阿弥陀佛,冲动是魔鬼;阿弥陀佛,冲动是魔鬼……”
    这个色狼,哪还需要自己教,早已无师自通,而且早以将色狼的水平,发挥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最悲哀的是,自己还不能表示不满。
    “我说慕总啊,好歹你的女儿也是这混蛋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你这样怂恿他做一个跟你一般的满脑子**思想的混蛋,难道不怕今后你女儿日子也不好过吗?”柳玉琪偷偷地吐了吐舌头,有些满意对方的表现,随即转过头来,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扑哧……”中年男子被气得差点咬舌自尽,什么叫跟自己一般的混蛋,难道自己很混蛋吗,况且还是从一个小丫头嘴里说了出来。中年男子心里那个憋屈啊,真想从飞机上直接空投到CD,突然有一股想要杀人的冲动,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
    “老婆,你说什么?他女儿是我未婚妻?他是谁?”风笑天那灿烂的脸终于不再灿烂,十分吃惊地问道,感情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位跟自己同样猥琐,可以说是色中同道的中年男子,是何身份。
    “是啊,堂堂华润集团的慕洛书慕总你都不认识?”柳玉琪也微微有些诧异,大声说道,“他女儿就是慕斐然,似乎在NJ你还差点将别人骗到被窝里去吧!”随即狠狠地瞪了满脸无辜的风笑天一眼,伸出纤柔的手指,使劲在他的腰间拧了一把,真不知道这色狼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为之!
    “哦……”风笑天并没有如意料之中的惊喜,相反,脸色突然暗淡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瞳孔剧烈收缩着,满眼的阴沉与冷漠,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心低一沉,仿佛连周围的空气,都瞬间下降了几度。
    “风,怎么了?”柳玉琪能感受到此刻他的落魄与心痛,尽管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怔怔地摇了摇他的手臂,轻声问道,不由得有点恨自己,为什么要惹他不高兴,虽然并不知道在哪惹他生气了。
    “没什么……”风笑天投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又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缘分这东西,所有人都看不清楚,也说不明白!如果一个女人,怎么也走不出一个看似天意造化而成的禁锢,她眼中所说的爱,在我看来,也无非只是一种苍白无力毫无根据的言论,更或者,她根本不懂什么叫爱,什么叫缘分!”
    慕洛书沉思良久,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似乎懂得了什么,又似乎有点模糊!或许当年跟大哥风道明的一个约定,而造就了今日女儿的感情,注定是那么多的凄苦。可这一切,今天却已无法改变,甚至他这个做父亲的,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女儿的路,还得她自己去走,自己,仅仅只能做一个观赏者,仅此而已!
    “不过我作为一个晚辈,还是希望慕叔叔,能替我保守这一个秘密,我不希望这其中的内幕,再有更多的人知道!如果是真的缘分,我相信她会走出我预计中的那一步的!”风笑天突然沉声说道,语气中终于少了些许冷漠,有那么点跟长辈说话的意味,可眼里的坚决,还是显示了他的执着。
    慕洛书没有再说话,缓缓走会自己的座位,呆呆地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玉琪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身边这个似乎情绪低落不少的男人。她知道,这个在外人面前下流下贱到及至的色狼,对爱情的追求,恰恰要比所有人都高,他要的,更是完美!——
    强烈推荐好友燕山赤侠的经典之坐《卧底生涯》,都市激战,缠绵不休的爱情,错综复杂的故事情节,不看实为作为男人的一大遗憾!
    我媳妇城市颠覆的作品《颠覆午夜城》,为你讲述一个上半身寂寞,下半身也寂寞的故事!
    本月继续冲击订阅榜,各位大大还是加油为狼定起啊!你们的一个订阅,将无限放大为我码字的动力,才有更多精品献上!
第一百零六章 狼铘已冷却?
    在经过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飞机终于在CD双流国际机场平稳降落。
    风笑天和柳玉琪并排走出机场,都没有说话。没有刚才在飞机上的沉闷与冷寂,更多的,却是一种宁静与平和。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自己还没来得及细细品位过的城市,不知道这一次带给自己的,是艳遇,还是又一番杀戮,或者都有!
    毕竟,这也算得上自己的半个家了,或者说早已超过了半个!
    “风……风公子……”身后突然响起了慕洛书那有些患得患失的声音,风笑天并没有诧异,只是很自然地转过头来,便看见他正一手夹着公文包,气喘吁吁起跑了过来。“风公子,等等……”
    “什么事?”风笑天眉头微微皱了皱,沉声问道,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难道慕叔叔还希望小侄能留下来,跟您一起好好品鉴品鉴一下CD的辣妹子?或者是跟您好好探讨探讨是大腿重要还是胸脯重要的问题?”
    “这……”慕洛书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声音却异常尴尬,“风公子真是幽默!我只是想求风公子一件事!”
    “哦?什么事?”
    “不管怎么样,我始终跟你父亲是最要好的兄弟!”慕洛书理了理思路,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我这个做长辈的,只希望你跟斐然,不论结局如何,都请你不要伤害她!”
    风笑天沉思一会,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其实别看她在外面多么强势与锋芒毕露,其实我知道,她内心真的很脆弱!”慕洛书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满脸的担忧与溺爱,继续说道,“作为一个父亲,也许这是我唯一的一个希望吧!其实你父亲应该知道,我慕洛书很少求人的,今天我只能求你这一点,希望你能答应我!”
    风笑天背负着双手,低下头静静地看着脚尖,过了半晌,终于才慢慢抬起头来,点了点头,“我会的!”
    慕洛书满脸的紧张,这才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谢谢你!”说完,便转身向机场外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宾利走了过去,坐了进去,随即便嗖地向市区开了出去。
    风笑天呆呆地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一脸严肃。对于这样一位父亲,不论如何,都是值得任何一个人去尊重的,哪怕他是最自私的或者是最无私的!
    天下最难的角色,恐怕就是为人父母了!
    “走吧,我们回家!”柳玉琪拉起他的手,轻声说道,就要拉着他向不远处的一排豪华的印着“盛华保全”四个金光闪闪大字的黑色车队走过去。
    “你先回去吧!”风笑天的脸色,突然又变得异常阴冷,淡淡地说道,脸上闪过一丝杀戮与冷酷。
    “你……”柳玉琪轻叹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她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想要劝阻,却知道根本无法左右他的任何一个想法,“你要去哪?”
    “杀猪!”风笑天远远地看着机场外半山腰一座废弃的工厂,眼里充满了浓烈的杀气,一字一顿地咬牙说道。
    “小心点!”柳玉琪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毕竟在她的世界,赤裸裸的杀戮,离她却是那么的遥远!尽管她知道,眼前这个霸道而又温柔的男人,有时候更像是一个吃人嗜血的恶魔,有着她所不能理解的世界,甚至在那里,他飞舞得更加自由自在,但是在她眼中,终究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存在!
    “放心吧!你老公不会有事的!”风笑天扭头温柔地看了满脸紧张的柳玉琪,无所谓地笑了笑,伸手将她揽在怀里,用手轻轻撩拨着她眼前有些凌乱的发丝,慢慢地俯下身去,终于慢慢地,慢慢地,四片嘴唇轻轻地重叠在一起。
    过了良久,才又分离开来。风笑天**地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满脸玩味地看着柳玉琪那张红得发烫的脸,“真香!你赶紧回去吧,把身子洗干净,等我办完事回来,继续我们的赌约,看看我风笑天的儿子是不是你说的那样猥琐!”
    说完,便转身大踏步向机场外走了出去,两只手却慢慢摸向了怀里,不知道那把寂寞的“狼铘”,似乎已经冷却!
    柳玉琪静静地看着他那冷漠坚定的背影,脸色充满了矛盾,又有些哭笑不得!
    “真是个随时都满脑子**思想的混蛋!晚上我才不跟你睡一起呢!”忍不住自言自语道,随即又感觉到怎么自己也满脑子那种事情,狼狈地摸了摸滚烫的脸,娇骂了一声,逃也似的向等候在路边的豪华车队走了过去。
第一百零七章 连我的女人都敢打?
    虽然农历新年刚过,但是在这样一个繁华的都市里,还是渐渐少了些许喜庆的气息。或许越是繁华的城市,人们便越淡漠与势利!新年带给人们的应该有的欢乐,似乎早已随着依然没有解冻的寒冷,完全地包裹。
    街道上的行人们,依然紧紧缩在那庞大的羽绒服里,低着头匆匆忙忙地行走着,不时发出几声微微的叹息,不知道是在期盼温暖的到来,或者是在抱怨着冬季的漫长与萧索。
    但是值得肯定的是,那严严实实的封闭,虽然抵挡住了阵阵寒意,更多的,却是禁锢了他们那颗苍白的心。
    市西郊外一座并不高大威猛山上,凄凄的枯草犹如一根根蜡黄的发丝,在寒风中忍不住瑟瑟发抖,显得那么的楚楚可怜,又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仿佛在对命运的微弱申诉中。
    半山腰一座废弃的工厂内,破旧的墙壁正沙沙地向下掉着泥土,几架已经锈迹斑斑的机床,也歪歪地倒在一边,上面长满了青苔。那扇本应该一片大红色的铁门,也被风雨洗刷掉了昔日的风采,颓废地虚掩着,被风吹得呜呜着响。
    工厂最里面的一间空旷的车间内,能搬走的废旧物品早已不知被哪位拣垃圾的老大爷全部清理干净,真是不留下一点云彩!
    中间空旷的地上,正斜坐着五六位M国青年,强壮彪悍的身材,穿着清一色黑色西装,脸上带着大的的墨镜,满脸冷酷与凶狠。
    甚至还有两名黑人,胸前股股的两团,将西装高高地撑起,足足38C,要不是因为满脸的烙腮胡子,倒真会让人以为是难得一见的波霸!
    几人异常整齐地站成一个圈子,谁也没有说话,从他们标准笔挺的站姿,一看就知道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黑社会成员,而且,身手还相当不错!
    几人的中间,放着一把吱呀作响的木椅子,上面正紧紧地绑着一位身材绝佳的女人,女人双手被反拷在背后,本该十分飘柔的秀发,此刻也只是凌乱地撒落在胸前,削瘦微微有些红肿的脸颊上,看得出她似乎之前受过不少伤害。让人奇怪的是,女人并没有眼泪,只是仇恨地看着周围的黑社会成员们,那凌厉的眼神中甚至透露出几丝不屑与藐视!
    林雪雅,居然正是匆匆回到CD的林雪雅!
    她的仇恨,不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伤害,更多的,却是因为给他造成了担心!她的蔑视,不是一种为挽回最后尊严的苍白,而是她知道在那个男人跟前,他们无非只是一个只会斗蛐蛐的小丑!
    仅此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害怕!她相信,她一定会来救她,至于为什么这么坚定地相信,或者说她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在她面前,她不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