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14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只是摇了摇头。
  他曾说,我令他失望,透了。
  我翻个身子,继续睡觉。
  他又安慰,即使拉斐尔原先爱的是德伊,现在,他爱的是我。
  我顺手捞起被子,蒙住了头。
  他说,我若是再这么心不在焉下去,吃苦的不会是别人。
  我的心一阵刺痛。
  ……
  一个月了,一个月未见到拉斐尔,未听到过他的消息。就连迪恩偶尔在我面前滑稽地露下脸,对于他的大主人也闭口不提。
  勒森巴的亲王凯撒能驾驭圣力,若乌利亚战败,我便跟穆迪去见凯撒。
  我的左眼快痊愈了。
  每次换药的时候,总会从镜子中看见那耀眼的金色。
  凯撒,那位驾驭圣力的血族……
  ……
  腹痛微缓,我抬起头,眼前赫然多了一个高大的黑影。
  还在我未将右手的无名指扣起,使用魔法之际,男子一个箭步扣住我的手腕,刚劲有力地将我的手,裹进他的手心。
  心理一阵诧异,不会是穆迪口中的凯撒吧。
  据说这次玄冥之战,凯撒也亲临了战场。
  心脏一紧,「呜呜……」地开始挣扎。
  黑影仿佛预料到这一切,一手堵住我的唇,反手拧住我的胳膊,俯身将我毫不费力地揽入怀中。
  我惊惶地抬头……
  刹那间的窒息。
  空气如凝脂,阻塞着我。我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有没有想我,宝贝儿?」低沉而华丽的嗓音,吞吐着我再熟悉不过的湿度。
  我的世界,天崩地裂。
  ……
  「拉斐尔!!拉斐尔你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你……」我用胳膊肘用力撞着身后结实的胸膛,想转身却被他的手臂牢牢的扣住。
  我要骂死你!我要掐死你!我要打死你!我要吸他的血!
  哼哼。
  一个月没有消息,一个月让我天天想你,让我难过了一个月!
  拉斐尔,你个大坏蛋!大坏蛋!
  拉斐尔弯腰,吻住我的后颈。
  浑身的活力,瞬间被这一吻,吸得再无反抗之力。
  「呜恩……」我一阵娇吟,却被他从身后探来的唇堵住了余音。
  冰冷的薄唇,咬住我的唇瓣,一阵戏谑后,长驱直入挑开牙关。一手钳着我的后脑勺,一手托住我的臀。将我整个身体侧转过来,紧紧靠在他身上。
  一场醉人的吻,甜蜜而温柔。
  几乎窒息的时候,拉斐尔才将舌移开,一手挑着我微红的脸蛋,拇指抹掉了我的泪珠。
  「你……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侧着脸,贴在拉斐尔的胸膛。再也没有刚刚的惊悸激愤。如同一只温顺乖巧的小猫,满足地享受着拉斐尔的怀抱。
  「我来接我的小宝贝回家。」
  「你知道么……」我闭上右眼,贪婪的嗅着他身体淡淡的香味,「拉斐尔,我是玖,不是德伊。」
  我的语气很平淡,带着半分苦涩。
  「小呆子,你在说什么傻话?」拉斐尔拍了拍我的脑袋。又转头看着乌利亚交战的地方,噙着温和的笑意道,「现在不方便,待今晚好好教教你这个小呆瓜。」
  刚刚说完,弯腰,胳膊揽住我的膝窝,毫不费力地打横抱起。
  「我才不是……拉斐尔,你的右眼……」被抱在怀里时,我才得以看到拉斐尔整张脸。
  右眼同样也是一个黑色的眼罩。
  拉斐尔没有理睬我,抱着我朝乌利亚的方向走去。
  「我可以揭开么?」
  这句话根本没有打算得到拉斐尔的同意,我缩在他怀里,伸手扯掉了眼罩。
  金眸。
  衬着浓密而性感的浓眉。
  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手中一滑,眼罩飘落在地。
  毫无瑕疵的金色。
  带着属于阳光的明媚,我喜欢的色彩。
  「宝贝儿,你可真调皮。本想给你一个惊喜。」拉斐尔低头,轻轻地吻了吻我。
  『瞳络。受此诅咒的两人,一人若死,另一人必亡。』
  惊喜?
  这怎会是惊喜。
  拉斐尔。
  我的殇沫。
  
  嗷嗷嗷,下一章可能有肉肉肉!!

  EPISODE ⅩⅣ

  夜。
  罂粟庄园。
  别墅。大厅。
  「哦,拉斐尔,你还知道回来看看玖。」艾德里安这话是对着拉斐尔说的,敞开的怀抱却是迎着我。
  「伯爵大人。」我眨了眨眼睛,第一次没有躲开艾德里安法国式的见面吻。
  只见拉斐尔慌忙扯我入怀,「雷,好久不见,不介意本王今晚住在这里吧。」语气平淡,不乏霸气。
  艾德里安一脸悻悻的瞅了瞅拉斐尔。
  「主人,属下罗德参见主人。」
  「属下修参见主人。」
  闻声而来的两人,无视了一旁独自窝火的艾德里安,走到拉斐尔面前,单膝跪下。
  拉斐尔冷冷的瞟了他俩一眼,道,「你们俩,倒真是悠闲。」
  声音不算轻,带着天生王者的怒火,原本气势就强大,提高了音调,猛若雷霆。
  「都迟钝的可以,看来本王是白养你们了。」冷冰冰的毫无温度的话语。
  整个大厅的仆从也都吓了一跳。
  大气不敢喘,罗德和修更是带着一丝颤抖。一言不敢发,硬生生地跪在地上。
  乌利亚朝拉斐尔怀里的我挤了挤眼。又匆忙低下头去。
  「哎,拉斐尔。」我轻轻扯了扯拉斐尔的衣角,解释道,「今天轮到乌利亚教我课程。他俩一直在帮我办另外一件事。」
  「宝贝儿。」拉斐尔眼光刹那间变得温柔如水,低头揉了揉我的脑袋,「乖,先上楼,洗个澡。」又冷冰冰地对罗德和修,「玖今天碰到了魔党,如果不是本王到的即时,恐怕现在还回不来呢。这帐该算到谁的头上。」
  「属下该死。」两人异口同声。
  「哼。」拉斐尔一阵轻笑,犀利而残酷的道,「确实。」无名指指尖冒出纯黑色的火焰。
  我吓了一跳,他俩怎么就不知道解释一下啊!!真是!!
  忙大嚷道,「哎呀呀,我的眼睛该换药了~~拉斐尔上楼帮我换药~~」不顾一切将拉斐尔往楼梯上扯。
  ……
  刚拉进屋内,还未开灯,拉斐尔一个反手,将我摁在墙壁上,随后锁上了门。「怎么,宝贝儿,帮他们求情?」
  压过来的胸膛,紧紧贴着我的身体,我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
  一只冰蓝色的眸子,一只冰金色的眸子看着我,「好,告诉他们,下不为例。」话音刚落,拉斐尔低头,托住我的下颚,深深的堵住了我的薄唇。
  不是很深的吻,黏烫的唇舌便离开了我的口腔,顺着我的脖颈,一路向下。一手探向我的下身。
  牙齿触碰到大动脉的时候,一阵刺痛。
  「啊哈~~」我不由得加速了喘息,昂起了头。胸腔被拉斐尔强有力的压着,我呻吟,「拉斐尔,你……唔……」
  犬牙戳破了我脖颈坚韧的血管,我浑身一震,便听到拉斐尔『咕嘟咕嘟』地吞咽我血液的声音。
  一手从下面撩开我的衬衣,探入,饥渴万分的抚摸我的胸膛。另一只手隔着裤子布料,温柔地抚摸着我软软的分…身。
  「啊啊~~」我从来都不掩饰我的兴奋,伴随着拉斐尔吞咽着的节奏,下…体传来的刺激而酥麻的快感,让我心跳呼吸加速。
  不小心扫视到拉斐尔那颗金眸,近在咫尺的灿烂辉煌的金,耀眼而炫目。暖流从那颗金眸满溢出,他也注视着我,宛若优雅而慵懒的豹,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即将宰杀的小兔子。金眸笑了笑,停止了吞咽,用濡湿的舌抚摸着刚刚因吸血而咬破的伤口。
  忍着脖子微微的刺痛,我伸出颤抖的手指,抚上他的羽睫。
  「拉斐尔,」我还是念念不忘,「德伊的血好喝,还是我的血好喝?」
  「啧啧……」殇沫抬手揉了揉我的红唇,右眼的金刹那间消失,双眸呈清澈的蓝,宝石般,在黑暗中熠熠夺目。深情无铸地看着我,像极了殇沫看我的眼神,美的深邃,美的动人。
  「玖,我以前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东方玖一人。」
  一字一顿,奢侈而华丽的性感,轻柔而坚定的嗓音。
  我心中又是一股说不出的暖流,勾住他的脖子,呢喃道,「我记得……我记得……」
  淡淡的泪花湿润我的眼角,我怎么会不记得。前生的悲伤与难过,转化成我现在无声的泪,嘴角疼痛,无话可说,我趴在拉斐尔胸膛,竟像个小婴儿一样,哇哇大哭。
  「坏殇沫!!坏殇沫!!呜呜……啊恩……我~~啊恩~~恨死你了!!」我在他宽阔的胸膛,像个小猫一样,乱蹭鼻涕泪水。
  原先早已结成冰的心脏,霎那间被融化,融化的温温顺顺,服服帖帖。
  「坏~~啊恩~~」我吸着鼻子,抽抽搭搭,「坏~~殇沫~~」
  被他双臂抱起,放到床上。
  我勾住他的脖子,眼里闪着泪花,死活不肯松手。
  「又怎么了,宝贝儿?」殇沫噙着笑,看着我。
  「我~~我饿了~~抱我先去吃饭~~」
  「那我唤人把饭菜端来。」殇沫轻轻扯开我的衬衣。
  「还是跟伯爵他们一起吧,」我咽了口唾沫,虽然跟殇沫两人吃饭更加浪漫些,「难道你没感觉到卡洛斯亲王的气息?」
  殇沫啄了啄我的唇,「是的,刚刚就感觉到了。」
  于是,殇沫又重新抱起我,「那,走吧,宝贝儿,去见见卡洛斯。」
  「沫,魔党占领了玄冥之城,卡洛斯估计是为这件事来的。」
  殇沫的眼神变得从容而镇定,清淡却不乏霸气,道,「凯撒这次做的确实过分了点。」
  ……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了……」刚刚踏进大门的卡洛斯,眼尖,便见到拉斐尔抱着我下楼。
  「确实不是时候,卡洛斯殿下。」我堵住了拉斐尔刚要开口的唇,帮他说道。
  衬衫微敞至小腹,袒露出我玉石般白皙细腻的肌肤,长发也在刚刚激烈的交吻中显得凌乱不堪。脸蛋更是赤 裸裸的红晕。
  「呵,小美人,你可真动人。」卡洛斯丝毫不在拉斐尔面前掩饰对我的赞美。
  「哦……我……可爱……的……玖……你怎么可以这么折磨我……」艾德里安看着我,想碰却不能碰,想摸也不能摸的无比的痛苦。
  在我还在嗤笑之际,罗德走来,跪下,道「殿下,属下已经照您的吩咐,在玄冥之城周围布置好了还原结界。」
  「恩。」我点头,示意拉斐尔放我下来。赤 裸着双脚的我,踩在地毯上,软软的如同我现在的心情,「丽莎,开饭,我饿死了。」走到罗德面前,扶他起身,亲了亲他的额头,「真是谢谢你了,罗德。」
  拉斐尔猛地把我拉回身边,「哦,宝贝儿,你这样做,我可不喜欢。」
  「嘻嘻。」我勾住拉斐尔的脖颈,踮起脚尖,凑上去吻住了那吃醋的薄唇,「罗德确实辛苦,瞒着魔党,一个人在玄冥之城周围布置结界。」
  「那也不行。」拉斐尔话语里满是宠溺,双手握住我的纤腰,一把又将我抱起。暗地里又邪恶的揉了揉我的下 体。
  「哎呀!」我娇呼,一阵轻颤。他的手掌包裹住的下身,毫无预兆的快感。
  「宝贝儿,我真后悔不该抱你下来。」拉斐尔凑在我耳边,轻声道,一边咬住我圆润的耳垂,哈着热气。
  我脸一红,像个鸵鸟似的,呜咽着,塞进拉斐尔温和有力的臂膀里。
  ===========
  这顿晚餐吃的极有戏剧感。
  拉斐尔抱我坐在他腿上,一口一口喂我吃三分熟的牛排,完全置那两人于不顾。
  恩,原先他们三人就比较熟络吧,见面也没啥好说的……我一边转了转眼珠解释这冷场的局面,一边张嘴,像只残疾的小鸟,等着鸟爸爸来喂食。==
  「哦,卡洛斯,自从罗德他们来到罂粟庄园,我的好日子就结束了。」艾德里安一脸郁结,碧绿的眸子眨都不眨地注视着我和拉斐尔。
  「雷,别这样,你现在的表情更像个嫁不出去的女人。」卡洛斯抿了一口水晶杯中的血浆。「要不,本王也帮你去异界,拉个美人儿回来玩玩?」
  艾德里安白了卡洛斯一眼,「玩够了你才舍得给我吧。」
  「哦,雷,你这话倒真像十足的怨妇了。」卡洛斯说话,句中带刺,艾德里安英俊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你亲王的王位,卡洛斯,」艾德里安悻悻地切着牛排,「哼,要是有天我做了亲王……」
  「你会去异界,骗一沓美人?」卡洛斯笑着,接着艾德里安的话茬儿。
  【注:穿越异界,是亲王以上级别的吸血鬼的权利——拉斐尔就是这样把玖给拽来的。】
  「哼,」艾德里安咬着牛排,小声威胁道,「我会先上了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