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2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迪恩,好啦。」我那句话八成是真的戳到他的痛处了吧。「不哭,我给你喝我的血。」
  话刚刚说完,迪恩的小脑袋立马弹了起来。
  ……
  于是,我就后悔了。万一它把我的血给喝干了,我变成了一具僵尸。
  于是,僵尸重生……
  一阵黑线。
  ……
  还在我无限遐想之际,只听「啪嗒」一声清脆,黑色珠子般晶莹剔透的泪水,夹杂着丝丝鲜红,从迪恩的眼里蹦出。滚落到了地上。
  蝙蝠还会流泪,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更何况,小猪的泪竟然是黑色的,里面夹杂着红色的丝缎,更显耀眼。
  「啪嗒」。
  迪恩装可怜,又硬生生地从眼睛里挤出一颗珠子。
  这次的没有上一颗大,我心里暗笑,借此机会忙转移话题道,「迪恩,蝙蝠的眼泪都是黑色的?怎么里面还有红色?」
  「哼。」
  他赌气的昂了昂小脑袋,我估计它要是有眉毛,早就该骄傲地挑到天上去了。
  「普通的蝙蝠怎么能跟吸血蝙蝠比,东方玖,你真笨!」小家伙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更何况迪恩我的魔力,还是大主人亲自赐予的,自然与众不同。」
  我发出「嗤嗤」的轻笑,黑绒绒的小胸脯一抖一抖,雄赳赳的可爱小样子,倒是跟它小脸上残留的泪渍,形成极大的反差。
  还在我轻笑之际,小家伙突然眼睛一亮,「东方玖,你刚刚说什么?」
  我吐了吐舌头,如果它要是逼我的话,我就来个死不承认,我可不想做个僵尸投胎。
  ……
  好吧,我知道,我很不守信用。
  在殇沫面前也是。
  曾经答应过他很多次,以后再也不酗酒,结果每次都是他跑到酒吧,抱起醉得不省人事的我。
  曾经答应过他很多次,不在公路上飙车,结果每次都是捅下了几场「意外的」交通事故后,楚楚可怜地跑去找他出面摆平。
  曾经答应过他很多次,不再接手组织派下来的任务,结果还是当着他的面,吻他的额头,与他告别。
  那天,夕阳很美,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以后,再也没见过。
  真真没有。
  我一直这么固执地认为。
  ……
  「那个……」
  迪恩小心翼翼地挪了挪步子,慢慢靠近我,黑漆漆的小眼睛满怀期待地瞅着我,讨好地乞求道,「小主人,我就喝一点点,就喝一点点。」
  这个举动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飞扑到我肩膀,在我的耳边轻声轻语,「就尝一口,小主人千万不要告诉大主人,好不好?」
  「一口啊。」我松了口气,「喝吧。」
  手指伸到肩头,递给了小家伙。
  ……
  它一口一个大主人,我也不清楚是谁,到时候不说就是。
  听说,指尖的痛点最多,于是,我等着感受小猪锋利的小尖牙刺破我皮肤,捅入我的血管,产生的刺痛的快感。
  其实,痛一点,也不错,起码能提醒我,在与殇沫离别后,什么是悲伤。
  ……
  猝不及防间,眼前,黑暗中突如其来的一道精光闪过,活生生地将迪恩打落下我的肩头。
  「啊啊!」小家伙惨叫连连。
  可怜的迪恩,一定被摔的很惨,扭头看着被甩出好远的小蝙蝠,它连我的血都没来得及吸到。
  「迪恩,你的嘴巴可真是越来越馋了呢。」黑暗中的声音,冰冷无情,「待本王将你的嘴给封起来可好。」
  「大……大主人……」
  远远地听见迪恩可怜兮兮地嗓音。
  不需要这么残忍吧,不就是一点血嘛……我嫌弃地朝黑暗中看去。
  黑魔法球如期从我眼前掠过,小迪恩估计现在连爬都爬不起来吧。
  我咬了咬牙,用身子一挡,豁出去了。
  如果迪恩不幸一命呜呼,我岂不是连重生的机会都没了!

  EPISODE Ⅲ

  眼前一沉,昏暗眩晕。
  我身子被那团黑魔法,重重地击倒在地。痛感电流般从脊椎袭遍全身。
  胸腔几欲被震裂了,真是强大的可怕的力量。
  ……
  于是,心底莫名地一阵撩痒,一种想将这种力量据为己有的疯狂。
  抱歉,杀手贪婪嗜血的本性,让我天生对力量产生本能的渴望。
  尽管跟他的实力悬殊实在太差,如果他执意要封了小家伙那张小嘴的话,我着实阻挡不了。
  最终却还是笨拙缓慢地直起了身子。眼神射向远处无边的黑暗。
  于是,很容易地捕捉到他在毫无预兆间,又发出的一道黑魔法。
  ……
  「哇……」
  脸痛苦地扭曲着,我捂住了再次被黑色焰火侵袭的胸膛,一股铁锈的血腥从口中喷涌而出。
  痛。好痛。
  无力双膝跪倒在地,弓起了身子。
  从胸膛处传来的烧焦味钻进了鼻尖,令人心悸的撕裂感。
  「呜哇……」
  胃里又是一股翻涌的鲜血。
  我单手撑地,近似于疯狂的吐血,一边捂住撕裂的胸膛。那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任何损伤的胸腔。
  ……
  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不是么。
  刺激的痛感。
  猩红的魅力。
  死亡的味道。
  黑暗的力量,狂野,美丽得让我窒息。
  于是,让这种快感来的更猛烈些。
  糜红的血液。
  灭顶的疯狂,我要得到这种力量,诱人而强大。
  ……
  「真不愧是东方玖。」男人走到我身边,声音中却带着赞许的笑意。「很不错。」
  半跪下身,手掌托起了我的下颚。「应该说是,棒极了。」
  我伸出右臂,将口角边的淋淋鲜血拭去。又用舌尖,回味美食般,舔了舔唇角边残留的血渍。
  膜拜神祗一样的眼神,我仰视着他,目光留恋着他尖锐的喉结,性感的锁骨,湛蓝色的眸子。
  ……
  湛蓝色。
  那日,黄昏时的大海,也曾是这种颜色。湛蓝色,静谧安详的可怕。
  殇沫的眸子也曾是这种颜色。
  美的纠结,美的落拓。
  ……
  「痛么?」男人扬了扬眉。
  我摇了摇头,刚刚想开口回答,胃中又是一阵翻涌,鲜血源源不断的从我口中吐出。
  「呵呵。」男人见状,轻笑。「很少有人能连续承受两个魔法球的冲击,你能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玖。」
  「有什么奖励么?」一嘴甜腻的腥味,我轻声逼问。
  男人仿佛没有预料到我会如此主动,微有一愣后,笑道,「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拥有的力量。」语言毫不含糊。
  「呵呵,你说想学会怎么汇聚发射黑魔法球?」
  「不,你所有的力量。」我扬了扬下颚,「我想,你的力量不只是会黑魔法球这么简单。」
  半晌,男人没有开口。
  他眯起狭长的湛蓝色双眸,美丽的如同一头优雅慵懒的花豹,上下打量着我。
  他说,「宝贝儿,你很贪。」
  他说,「我不喜欢。」收起先前的轻佻,带着些微的失望。
  ……
  我对他咧出一抹微笑,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将脸凑到他面前,暧昧地看着他。
  带着血腥黏湿的舌尖舔上了他冰冷的薄唇。
  我说,「亲爱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像蛇一样,贴上他的胸膛。
  *********************************************
  朦胧中,真是可笑。总以为这种饱胀的舒适感只有殇沫能给我。
  其实,他也可以给我。原来,每个我看中的,想利用的男人,都可以给我。
  都是一种下身要被炸开,却欲罢不能的刺激的快感。我喜欢。
  沫,你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我到底爱你么。
  好吧,我现在承认,我爱你……我只是爱你的权势,有时偶尔爱你湛蓝色的眼睛。
  而现在,我爱正在干我的男人……
  哈哈,沫,我很愚蠢,是不是……
  ……
  「宝贝儿,为什么不看着我。」
  他停止了抽 插,看着侧躺在地,眼神有些迷离的我。蓝水晶的眸子,刻着我的记忆。那深深刺痛我的记忆。
  我苦笑,摇了摇头,「你的眼睛会让我叫不出来……你是想听我叫,还是想看我哭?」
  「看着我,叫。」男人的声音轻柔却不容抗拒的强硬。
  「不要。」我挑了挑眉,示意着我的权利。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他的眼神让我看着很不舒服,仿佛一眼就能把我准确无误的看穿,再加上凌厉而刻薄的讽刺。
  绣金衬衣完全被扯开,我轻轻地,用冰冷的指尖慵懒地滑过他赤 裸 裸的腰际。华丽邪魅的黑色曼陀罗,缠在上面。
  「好漂亮的纹身。」我忍不住轻声赞叹。
  「喜欢么?宝贝儿,好不好看?恩?」
  他绅士地俯下身,却丝毫不绅士地,狂吻我。魔性的笑着。
  性感的嗓音,带着熟悉的陌生。
  湿热的唇舌敷上我的肌肤,我本能地昂起脖子,半眯着眼睛,翘起嘴角,享受着酥麻的快感。「讨厌,我要比你更好看的……」我娇嗔。
  「好贪心的宝贝儿~~」舌尖舔着我垂下的眼睫。
  「我才不贪心~」我的唇角翘起一抹弧度。
  ……
  他给了我很多次高 潮,狂狷放浪。最后一次,他的尖牙划破了我脖颈处的大动脉,咬着我,吸我的血,把我吸的晕晕乎乎之后,又将铁锈腥味的粘稠,强行灌入我的喉中。
  胃中又是一阵翻涌,呕吐的欲望,让我痛不欲生。
  弓起身子,捂住口,缩进他怀里。
  他的手扶上我冰冷的脊背,缓解我的痛苦,放松我的神经,「重生之后,去找我。宝贝儿,我叫拉斐尔,拉斐尔·克劳德·布鲁赫。……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父亲。」
  「唔嗯~~」我无意识地哼哼唧唧。
  他轻笑几声,在我额上印下一吻,「乖,不要再诱惑我了。」
  我白了他一眼,毫无力度的眼神,在我甩出去之后就后悔了……
  「呵,看来是我刚刚不够努力~~」他捏了捏我的屁股,噙着邪笑,又继续道,「宝贝儿,你会爱上这种力量的。」磁性的嗓音,致死的温柔。
  「拉斐尔……」刚刚开口才感觉道说话的吃力,但是我实在憋不住了。「迪恩在看着呢……」
  拉斐尔微有一愣,就呵呵地笑了,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他可一直在看着……一直躲在这里呢……」眨了眨明亮的眸子,手指指了指自己腰上缠绕着的黑色曼陀罗纹身,解释道,「刚刚怕我惩罚他,自己乖乖地躲回他出生的地方来了。」
  我偷偷地瞄了一眼站在一旁,识时务地低着头的迪恩。心里一阵狂悔,还亏我当时这么好心帮他挡黑魔法球。
  「呐,拉斐尔,他出生的地方,是这些曼陀罗纹身?不是听说是曼陀罗花下吗?」我悄悄吐了吐舌头。
  「迪恩是我的守护蝙蝠,就是有些好吃懒做,我把它打发走了……偶尔召唤下处理下工作,平时都随他去的。」拉斐尔看着在一旁默不作声,小黑豆眼睛乌溜溜的看着我俩的迪恩,道,「听说他跑到雷那里……」
  「守护蝙蝠?」我有些兴奋,打断了他的话,坐在他怀里,轻轻地蹭着,道,「我也想要。」
  「玖,宝贝儿,你会有的……」修长的手指撩起我额间的软发,「玖,守护蝙蝠是自身能力的附带产物,不要放在心上。」
  我噘了噘嘴。
  刚刚想开口问的问题又咽进肚中。
  ~~~~~~~~~~
  听迪恩说,这是罂粟庄园。
  华丽而优雅……我的新家。
  有花有草,有鸟儿有树荫,数不尽的自然美景。而且,还有我最喜欢的阳光。
  啧啧,我生前就喜欢阳光将我身体包围住的感觉。
  「德伊,不要站在窗前,阳光这么猛烈,会灼伤你的眼睛……」背后,一个温柔而有力的臂膀搂住了我。「谢天谢地,迪恩终于把你救活了……」主人享用下人一般,唇舌不经过我的允许便开始啃咬我的肌肤。
  「喂~~」我皱了皱眉,想挣开他的怀抱,却发现着实是徒劳。只能侧过脖颈,拼命躲藏。「喂~~喂~~谁同意你这么放肆的~~」
  可恶,他根本不理我嘛~~
  「喂~~你咬人真TM疼啊~~」
  不行啊,他要是在吻下去,就能看见我胸膛上~~拉斐尔留下的吻痕啦~~
  这身体,怎么一点劲儿都使不出,还是因为刚刚成雏儿,重生的半路上又跟迪恩打了一架,才弄得浑身无力?天……
  然后……
  脖颈大动脉处,猛地一阵刺痛……我龇牙咧嘴,他在咬我……
  不……他在喝我的血!!
  一阵眩晕。
  好吧,喝吧,反正我无所谓。只要别再碰我就好。
  刚刚僵硬的身体刚刚想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