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20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说呢,宝贝?」
  「怎么样了?」我紧张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刚刚去了冰窖,血蛋已经被卡洛斯放好了……回来的时候顺便把老头的马车给封了,他回不去了。」
  我差点笑出声来,想了想又问道,「修的魂魄还好吧……」
  一场灵魂移体,拉斐尔魔力虽高,但修恐怕是累的不轻。刚刚坐在我身旁的拉斐尔,就能感受到修的魂魄呼吸的困难。
  「宝贝,你真是残忍。修用我的身体坐在这里一动不动就好,我可是用修的身体使用的天冰地晶呢……」
  我嗔瞪了他一眼,含着几丝妩媚噙着几丝诱惑。邀功也没见过他这样「刚才修用你的身体亲我了。」
  「他敢?」拉斐尔眉毛单挑。
  我缩在他怀里,嗤嗤地偷笑。
  拉斐尔揉了揉我的脑袋,「刚刚我不在,老头没为难你吧?」
  我摇了摇头,「他还是坚持五千。」
  「没关系,宝贝,这老头抠门惯了的。」拉斐尔柔声安慰,「卡洛斯的异能可以坚持四个小时。我们必须哄这老头在四小时之内,看到卡洛斯用异能幻化的血蛋。」
  「血蛋?」艾斯碰巧听到最后一个词,忙问道,「对了,还有我的血蛋……你把他放哪了?」
  「冰窖。」我回答,暗自嘲笑这位叔叔的记性,「冰窖这么冷,艾斯殿下就不必亲自去看了。你该相信拉斐尔。」
  「冰窖?笑话,冷又怎样……本王现在就要去看血龙蛋!」艾斯被我一激,忙起身悻悻道。「相信他?更是笑话。」
  啧啧,还在耿耿于怀。
  「师傅别急,带你去便是。」听拉斐尔第一次开口叫艾斯『师傅』还真是别扭。
  ……
  去冰窖的路上,我悄悄问道,「卡洛斯的异能是什么?怎么可以让艾斯看到血蛋?」
  拉斐尔抿唇摇了摇头,「冰窖里冷,宝贝你在门外等着。卡洛斯的异能……回来的路上再告诉你。」见我撅着嘴,又笑着转移话题,「宝贝,我可是专门为了安抚你的守护花,跑去拿艾斯的血蛋。」
  湛蓝色的眸子,带着浓浓的暖意,在洒满月光的路上,格外的清新与干净。
  「只是……顺路借用一下密党的军队而已。」拉斐尔无辜的耸了耸肩。
  我抬头,半眯起眸子,「你知道么,沫……我只是想和你接吻,才喝掉的那颗血……呜……」
  拉斐尔低头,堵住了我的唇。
  刹那间,艾斯锐利如同老鹰的眸子转了过来,「你说什么?」
  「没什么?艾斯亲王殿下。」拉斐尔一脸正经。「我只是让我的宝贝在冰窖外等着。」
  艾斯看了看半倚着拉斐尔的我,满是好奇,「对了,本王好像还没问你的名字?哦,你就是拉斐尔的那个儿子?玖?」
  『那个儿子』……我嘴角抽搐,近似于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记得在哪儿见过你……不过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艾斯转回身,跟着领路的仆人,继续自言自语。
  「不可能的,艾斯亲王殿下,玖是人类,变成血族也就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拉斐尔轻笑着反驳艾斯逻辑上的错误。
  「唔~也对……」艾斯想了想,又道「啧啧,再过几十年就退位了,待血蛋孵化出小龙,我也就圆满了……到时候拉斐尔,你若是欺负我那刚即位不懂事儿的儿子,我可饶不了你。」
  血蛋?小龙?
  哦,可怜的艾斯……我心里默默地哀悼。
  「放心,本王绝不欺负弱小。」
  「唔……恩?你!拉斐尔,你!」
  「哈哈,师傅别生气。」拉斐尔调侃着。
  ……
  卡洛斯的异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拉斐尔不愿意告诉我。偏要等到回来的时候才说。
  送拉斐尔他们走进冰窖,我独自一人懒散地靠在入口旁。
  异能是每个血族自身带有的特殊的能力。比如透视,远视,巨力,预言,灵嗅,催眠,精神控制等。异能可以看成撒旦魔主赐给每个血族与生俱来的礼物……
  咳咳……这个恶心的比喻自然是从艾德里安伯爵口中学来的。
  先前拉斐尔从未跟我提起异能。
  因为拉斐尔的异能是圣力……天生被诅咒的力量。这种力量要么会让他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耀,要么会将他牵扯进万丈无比的深渊。
  「修?」我看到从远处走来的身影。
  「殿下。」
  「刚刚和拉斐尔『魂魄移体』,还好吧?」我实在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拉斐尔有高深的魔力护体,但是修就不一样了。「如果太累就先回去。」
  「可是……主人专门吩咐属下,照顾好您。」修毕恭毕敬。
  「看你的脸色,还是回去吧~你这样,即使来个小魔兽,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我戏谑道。
  「殿下……」修面色尴尬。
  「待会儿拉斐尔他们就出来了~」我笑道。平日里和修他们练习暗黑魔法术,早就打成一片。直到拉斐尔来了,才想起了必要的礼节。
  「多谢殿下。」修离开几步,后又转身对我道,「刚刚诺亚来别墅之前,去了MUSE。」
  我身体浑然一颤,「修,话不可以乱说。」
  「属下亲眼看见诺亚进了MUSE,怕是里面有凯撒的人,没跟进去……在门外等了很久,想着艾斯亲王也该来了,才从玄冥之城赶来……那段时间,诺亚一直在MUSE。」修的声音坚定而有力。
  「你想说什么?」我的脸色黑沉了下来。
  「诺亚和魔党绝对……」一团冰黑色火焰,不偏不倚直中修的胸膛。修猛地一阵闷吼,稳定不住身体,半跪下,单手撑地。「呜……」
  我下手不是很重。只是因为修的身体经过魂魄移体比较虚弱,所以无法抑制口中吐出的鲜血。
  「我不信。我要证据。」无名指仍然冒着冥冥的黑色火焰,我淡淡地俯视跪在地上的修,「要么诺亚自己承认,要么让我看到他与魔党的交易。」
  「殿下,属下可从未开口说,他与魔党在进行什么交易。」修费力的开口,仰视道,「您既然都已经猜到他与魔党在进行交易,为什么……还不信属下。」
  语气缓和,「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不相信背叛。给我证据,修,比如下次诺亚再去MUSE,你要告诉我。」
  用随身带的小刀划破指尖,沁出嫣红的鲜血,我对修说,「快点,在皮肤愈合之前,我给你手臂上画血阵。若是诺亚有什么事情,把你的血滴到上面,我会有感应。」
  没错,我的异能在艾德里安多次验证以后得到的结论,是血液灵性。简称血灵。
  我的血液的一半有单独的灵性,简单的说就是特殊的灵魂,跟我的灵魂分开。所以守护花会……呃……比较有个性,说好听点==
  修微有一愣,忙费力的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开始手忙脚乱地捋袖子。
  「要快哦,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的。」我皱了皱眉头。
  『嗤……』修猛地拉开胸膛的衣襟,道,「殿下,就在这里吧……袖子……」一直面瘫的修,此时也会有害羞的时候,支支吾吾道,「你知道,这袖子揭开比较麻烦。」
  看着面前□的胸膛,白皙却魁梧健壮,我笑着抬头看他,道,「我会尽快的……否则被拉斐尔看到,又以为我们做了什么呢~」
  修的脸刷一下红了。
  ……
  夜。
  艾斯的马车旁。
  「¥%#¥%@#!!!!!……哦,撒旦,谁把我的马车给封了!」

  EPISODE ⅩⅪ

  实在想不明白拉斐尔有什么用意封艾斯的马车,偌大而华丽的马车,镶着完美而精致的深蓝色边框,被冰蓝色的『天冰地晶』绑得稳稳当当。
  拉斐尔的魔力,用在艾斯身上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要是束缚起来,别说一辆马车,一座城堡都能被固定的妥妥当当。
  估计是纯粹地无聊,恶作剧惩罚这个自视清高的老头……我悄悄地吐了吐舌头。本作品由下载论坛 “御华夜”整理收藏 
  但当我看见一个字母的时候,就放弃了鄙视拉斐尔小小的想法。一个硕大的字母【S】,刻在马车下的土地上。
  S……Sabbat?撒巴特?也就是刚刚一直谈论的魔党。
  我瞥了一眼身旁悠然自得,等着看好戏的拉斐尔。
  我一身冷汗。
  ……
  把封印老头马车的罪责栽赃给魔党,于是,我们又毫不费力地得到了三千的军队。
  回来的路上,一边听着艾斯咒骂魔党的声音,一边小声问道,「怎么样了?血蛋,艾斯信了?」
  「在冰窖,艾斯年轻时因为喜欢养龙蛋,出入冰窖时被冻过一回。」拉斐尔噙着一脸邪气的笑容,「他对冰窖有恐惧……他看一眼确认卡洛斯幻化出的血蛋后,就想离开了。」
  我点了点头,听到拉斐尔提到卡洛斯,又忙问道,「对了,卡洛斯的异能是什么?我不管,你要告诉我!」
  「卡洛斯的异能?」拉斐尔似笑非笑,「就是探心术。探测到内心最渴望的东西后,就会变成那个东西的模样呈到自己的视线里。」
  「哇塞!」我双眼放光,「我也要看!!坏殇沫,你为什么不让我也进去!!」
  「冰窖太冷,别冻着你。你以后可以去找卡……不,以后我可以陪你一块去找卡洛斯,让他再用一次探心术便是。」拉斐尔在我的屁 股上狠狠抓了一把,又狠狠强调道,「不许独自一人去找卡洛斯,听到没有?」
  我嗷嗷叫着,埋怨着他每次都打我屁 股,一边道,「沫,那你看到了什么?你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小呆子,我要看住艾斯,万一他一冲动想要跑去抱住血蛋,岂不是露馅了。」说完,又在我屁 股上掐了一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了他一眼,「别老打我的屁 股嘛~疼死了!」
  大手邪恶的盖在又圆又翘的臀上,拉斐尔在我耳边轻哈着热气,「这是疼爱。」
  ……
  直到有一天,我在拉斐尔的监督下,拽来了卡洛斯,使用了他的异能。同样也让他对拉斐尔使用了探心术。
  结果,拉斐尔看到的是一片空白。
  我看到的是一片漆黑。
  艾德里安也凑热闹,结果他说,探心术对自己根本没用,眼前没有任何变化。
  于是,我得出结论:探心术,真是无聊……
  艾德里安自命不凡地得出结论:他永远是特殊中的特殊,例外中的例外。卡洛斯的异能对自己毫无作用。
  拉斐尔一言不发。
  咳咳,这些都是后话。
  ……
  走在白玉铺成回来的路上,一阵绵绵细雨后,竟然下起了小雪。
  「哦,该死的鬼天气,一遇到撒巴特那群野蛮人就准没好事!」艾斯仍旧喋喋不休的咒骂着,一边为自己撑开幻术结界屏蔽雪花。
  夜晚的雪,是零零星星的白色。若不仔细看,根本觉察不到的那种细碎。
  哎,天气是越来越冷了。
  ……
  还没进别墅大门,刚走进玄关,便看见六个身材玲珑,面容娇俏的人类少年双膝跪在地上。他们是血奴。
  到了冬季,别墅就改用血奴喝血。当然,主要是为了取暖。
  艾德里安他们想也没想,直接将外衣扔给旁边的男仆,双手一搭,跪着的人类少年还没来得及呻吟,便被轻而易举的卷走了。
  我用的是最后一个。
  我伸出犬牙戳破他的大动脉,喝血,一边把手伸进他宽松的毛衣内抚摸他,放松他的身体。精瘦而柔韧的小胸脯,特有的手感。
  「千万别露出这种眼神给自己的敌人。」一切完毕后,我用食指指腹轻轻抚平他的伤口,看着虎头虎脑的他,一股子阳光的味道。虽不敢仇恨我,但是我感到了莫名的敌意。「你这种眼神会撩起男人的占有欲。」
  「是,殿下。」小孩子咬牙切齿,却仍旧不敢反驳。因为他听见了刚刚跟自己跪在一起的男孩的痛苦的呻吟与哀求。
  ……
  「王子殿下。」又是一个少年走了过来,打断了我俩的谈话。
  苍白的小脸,让我感到不舒服,更是他冷漠的眸子。
  看着他手里拿着众人的大衣,估计是刚刚被伯爵吸了过分的血液,没有体力再陪伯爵做 爱了,便被打发来收拾好我们的外套。
  我皱了皱眉,想快速把外套脱给他,打发他离开。
  递给他外套的时候,触碰到他的手。冰冷如霜的温度。少年俊俏的脸上,瞬间咧出邪恶的笑容。
  突如其来莫名的杀意,我心里猛地一寒,本能地缩回手。
  「你是谁?」我冷冷地盯着他。少年意犹未尽般,伸出小舌舔舐着刚刚与我接触过的手指。
  「你说呢?布鲁赫的小宝贝。」
  心脏猛地一紧。
  「宝贝!小心,光剑斩!!!」拉斐尔一语叫醒还在懵懂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