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29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看守员来接人了。」电灯泡的艾斯看了我俩的举动,不忍催促。
  我僵住了。
  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来。
  拉斐尔也在沉默。
  如果这个时候犹豫,拉斐尔说什么都不会同意我来监狱。
  起身,跺了跺脚,「拉斐尔,我下了这马车,就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现在还不亲我一口。」
  「宝贝儿,要吃早餐,否则……」
  「知道了,知道了~」我装作不耐烦,蹬蹬脚,咬住下唇,推开他的怀抱,一步跳下马车。
  「冬天了,要是冷了,宝贝儿你这么怕冷,这怎么可以?不行,宝贝儿你给我回来……」
  我哭着往远处跑去,拉斐尔的声音消失在微薄的空气中。
  血族的监狱,确实如同拉斐尔所说,是另外一个世界。

  EPISODE ⅩⅩⅦ

  格拉迪奥,密党第五监狱。
  密党专门关押违犯盟约的血族,背叛者,忤逆犯上等等囚徒的牢笼。
  密党共有五所监狱。从低到高,按照关押的刑犯危险程度安排。
  第五监狱,也是最高监狱。
  艾斯只说有位很强大的血族锁在格拉迪奥。也只有格拉迪奥能锁住他。
  夜晚的森林和山地。
  光秃秃的岩石,冷漠笔直的参天大树。
  厚重的铁门,在呆板的机械操作控制下,沉沉打开。金属与巨大岩石的碰撞产生出冰冷的刺耳。
  表面毫无生机的监狱,里面隐藏着多少不甘命运蠢蠢欲动的血族魔物。
  「东方玖。血龄45天。初拥父母不明,无所属氏族。故意杀人罪。」
  看守狱警饶有兴致地读完我的资料之后,『啪』地将档案摔在桌子上,绕过办公桌走到我面前。仔细上下打量了好半天,「啧啧,小崽子,你跟典狱长什么关系?」
  我暗地里皱了皱眉,抬起头装作不明所以。
  在拉斐尔软磨硬磨之下易容之后的我,以后确实无法再利用长相优势,但确实能躲过不少莺莺燕燕的纠缠。
  「别跟我装,独眼龙崽子!!」看守狱警火气不小,却也硬生生地收回想打上来的警棍,暗自愤愤骂道,「他奶奶的,格拉迪奥几百年铁打不变的规矩,昨天变得翻天覆地~老子当了几百年狱警,如今也被逼着背新规矩。」
  我低头,不经意间翘了翘薄唇。
  「刚刚进来几个偷盗艾斯亲王陛下的血蛋的笨贼也就他妈的算了,」狱警转身离开,嘟嘟囔囔,「故意杀人罪就能进格拉迪奥的,我还真没见过几个!」
  「报告!威廉上尉,布鲁赫前几天来的那个囚犯又把杰克中士的血给吸了。」门外传来恭恭敬敬的汇报声。
  狱警皱紧眉毛,不耐烦冲门外人,「如果又是杰克自己招惹那只兔崽子,就不要来找我告状!你们又不知道新规矩!老大改了新规矩!!该死!」充满敌意地朝我瞟了一眼。
  「是……是。」门外唯唯诺诺地应道。
  应该不是罗德他们,罗德他们是昨天才进的监狱。
  我小心捏了一把冷汗。
  「小崽子!」狱警喝道,向一直沉默的我发泄着内心的极度不满,「新规矩,不撒消毒粉!集体淋浴改成单人淋浴!三个月一次淋浴改成三天一次!一日必须三餐!每餐必须至少400CC血浆!!八人狱房改成三人狱房!狱警需得到许可后才能进入牢房,否则造成的损失自负!!该死!!这他妈的是在饲养宠物……啥时候改成一人牢房,是不是就成旅店了!……他妈的!放风时间竟然变成每天五小时!……重中之重,不准同性恋!!」
  『咯吱咯吱』威廉一屁股坐进椅子上,悻悻地数落着。
  这些应该是拉斐尔吩咐下去的……我背后一阵冷汗,终于知道造成这位狱警无比愤怒的原因了。
  「威廉长官,对不起,规矩不用改,一切照原来的……呜……」
  话还没说完,衣领就被威廉扯了起来,他扬起眉毛的动作十分狰狞,「你他妈的说话注意点!这是我的地盘!!还不需要你指……」话音戛然而止,别有意味地笑道,「你说什么?小崽子,你狂妄的可以!」
  我微乎其微地冲他笑了笑。
  因为易了容,更刺激我莫名的突然想好好地挑战一下。
  看看能不能用这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蛋勾引到这位~威廉大人。
  威廉浑身被制服勾勒的性感魁梧的胸膛,在我微微弯起眼角的时刻狠狠颤抖了一下。
  尖锐的几乎要刺破脖颈的喉结,来回滚动。
  就在我认为有成功的可能时,一个毫无预料的巴掌劈头盖脸冲我扇过来。
  以为他会打得很重,缩起脖子,闭上眼,之后却迟迟感受不到巴掌落下。
  「你叫什么名字?残眼的小猫咪~」他的嗓音有些变调。大手扣住了我纤细的脖子。
  「东方玖。编号B132602。」
  「在几号房?」
  「刚刚您说的,布鲁赫区13层26号。」
  「我刚刚说的那些规矩都给记清楚没?」
  「记住了。」
  「记住了什么,重复给我听。」威廉的嘴唇温润而性感。
  我重新抬眼,直视他的眼睛,「这是您的地盘,我只听您的。」
  看来我的回答他很满意,「还有,不要冲别人笑,残眼的小猫咪。」他挑起我的小下巴,逼我重新不得不仰视高大魁梧的他。凑到我面前,压低嗓音带着邪邪的笑意,「不要跟别人搞同性恋。」
  「当然。」
  我跨出大腿,轻轻蹭着他双腿笔直制服之间禁欲的下…体。
  规矩只是用来限制弱者。
  「胆子不小。」威廉笑的更加邪恶,放开腰上的警棍,大手不怀好意地抓住我的下…体。
  「啊恩~~」隔着衣裤,突如其来的揉捏让我浑身一震,触电似的往后跳开,「威廉长官,您自重。」
  「连最后的矜持都是在调情么?小猫咪?叫的还真他妈骚…贱。」威廉冲我似笑非笑,「我可不敢违抗新规矩,老大传话下来,违犯规矩可是要灭族的。」
  拉斐尔还真是……帮倒忙……
  我低头咬了咬牙,连普通的交流感情都限制的话,让我怎么打听那位伟大的血族的下落!
  ……
  虽说没把威廉套到手,但在去狱房的路上,心里一阵暖流融化了格拉迪奥给我的陌生感。
  沫,安啦。
  要是连手铐外面都裹着一层绒布,我恐怕真是要哭笑不得了。
  艾斯说,在格拉迪高,监狱最高层14层。
  神秘血族在14层。
  既然他们把我安排在了13层,就是最靠近那位神秘血族了。
  可是刚刚用电梯时,很可笑的,这栋监狱楼13层就是最高层。
  「新规矩威廉都已经告诉你了?」年轻的带路的狱警将我领到13层,站定脚步冷冷地问道。
  他和威廉的军服肩章一样,应该是同样地位。
  我点了点头。
  刚刚走过的一道石门,不知用什么方法,明显抽走了我体内的魔压,虚弱的差点栽倒在门槛上。
  他看了我半晌,「B132602号,你的脸苍白的很厉害,才是只幼雏怎么就来格拉迪奥?」
  我低头笑了笑,原来很多人都在疑惑我入狱的原因。
  「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么?」沙哑无力的嗓音,我苦笑地看着这位年轻的男子。
  「这里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清白的……直走到头,然后左拐五道门,第六个就是。放风时间是在傍晚,现在延长到午夜。对了,『格拉迪奥的子民』都不畏惧阳光,你这只幼雏别闹哄哄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开口说话声音很轻,只有我俩能听见,有种冷傲在里面,禁欲的美。
  「谢谢。」我点了点头。看着他取出钥匙,麻利地给我的手铐开锁。
  「以前有只雏,被那群人硬生生地拖出去看夕阳,我没制止住……」
  「他死了?」
  「他是我弟弟。我知道他们是冲我来的……」
  也许我目前的脸色,给人一种柔弱感,让这位年轻的狱警起了瞬间的怜悯之心。
  可惜只是瞬间而已,狱警的怜悯心再多也不会施加到囚犯身上。
  被他猛地推进走廊,踉跄了几步,又跨过一道石门,更加感到无比吃力。体力一点点被抽走,连召唤体内残存的魔性支撑脚步,也毫无作用。
  这些石门,造成的结果和还原类似。
  一边思考着,一边头昏脑涨地独自往前走去。
  怪不得格拉迪奥是露天监狱,连放风时间都可以随意囚犯走动,开放极了。
  抽走瓦解囚犯体内大部分魔性,那就是没了火药的炸弹。
  走廊并没有因为夜晚的原因而昏暗阴沉。白色的灯光应该也是拉斐尔安排新换上去的。
  「殿下!」罗德他们恐怕早已等的来不及了,见我一个人走来,便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的牢房里小声唤道。
  我看见罗德,乌利亚和诺亚三人从铁窗里露出的脸,眼睛一热,差点哭了出来。
  「罗德,诺亚,乌利亚,我浑身好疼,刚刚跨过两道……」
  习惯性娇嗔诉苦的话语却戛然而止。
  「殿下,殿下您说什么?」远处的诺亚稚嫩而焦急的嗓音。
  深夜,我们的交谈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没,没什么。我在26号房,就在前面不远处。今晚早点休息,明晚放风再安排。」换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涟漪。
  「殿下,殿下您没事吧?刚刚过得两道门槛有没有感觉不舒服?」罗德试探道。
  「我很好。」说完,我继续往我的狱房走去。
  「殿下,半个小时后迪恩会来……」乌利亚在旁边说道。
  「狱警已经开始怀疑,这几天我还是别见迪恩好了~」我双手插进口袋,头也不回往前走,一边低头交代,「让迪恩帮我告诉拉斐尔,他定的那些新规矩都收回去。」
  「恩?」三人都是诧异。
  我摸了摸下巴,思考了片刻,又道,「那个……禁止同性恋可以留下,其余的规矩都撤了吧。」
  「是……是殿下。」
  又走了几步,「以后叫我东方玖,小心被人听到。」
  ……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揉了揉太阳穴,我咽了下唾沫,打算推开26号的房门,猛地屋内沉重的喘息声。
  苦苦压抑快感而加速的呼吸,伴随着肉体交…合的碰撞声……
  靠!
  三人房!拉斐尔,你看看你安排的好事!
  我脸一红,悻悻倚着冰冷的墙壁,听着屋内销魂的呻吟。
  头部又是一阵眩晕,浑身无力,指甲狠狠地抠住墙壁想支持住身体,结果迷蒙时分,身子还是猛地瘫软下去。
  「啊恩~」
  捂住『咚』地一声,与坚硬地板亲密接触的后脑勺,我坐直了身体。疼地龇牙咧嘴,但也清醒不少。
  敲门吧,总不至于在门外睡一晚上。我犹豫地站在门外。
  「哦,维拉,我快不行了——你,你别走啊——求——」
  脸还没来得及再红一次,门就被打开了。
  八成是刚刚我昏倒的声音太大了。
  开门的是个少年,不符合年龄的冷漠与强势。银色的眸子在见到我的一霎那猛地颤了颤。
  我似笑非笑,轻松调侃道「你真大胆,做…爱做到一半就敢来给我开门。」余光瞟到不远处的1号床上。浑身却狠狠惊了一下。
  一个成年男子竟然穿着警服,□着下半身,侧着躺在床上。毫不掩饰张开的大腿内侧,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白浊。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哀怨的眼神目不转移地盯着给我开门的少年。
  「他……他是狱警??」我张大嘴,吃惊地看着给我开门的少年。
  少年银眸里的亮光在见到我的时候更加熠熠夺目,他抿唇转身冷冷吩咐床上的男人,「转过头去,闭上眼,闭上耳朵。」
  又抬臂将手里带血的皮带扔到床上,单膝对我跪倒在地。
  「属下维拉接驾。回王子殿下,他正是格拉迪奥监狱布鲁赫区狱警总管,叫杰克。」
  杰克?就是威廉在教育我的时候,那位被吸血的男人。
  这可不仅仅是被吸血的问题啊。
  我暗自咋舌地看着男人正在床上不舒服地扭动。
  「属下维拉接驾。回王子殿下,他正是格拉迪奥监狱布鲁赫区狱警总管,叫杰克。」
  少年见我没有说话,又毕恭毕敬地重复道。
  「王子殿下?你认错人了吧!」我错过单膝跪着的维拉的身体,走到2号床边坐下,这位叫杰克的说不定哪天就把我的身份给抖出去了。冷笑道,「劝你快把狱警大人送回去,威廉长官说,新规矩,不可以同性恋。」
  「是,属下明白。干狱警比较有感觉~」
  维拉反应和领悟力很强,冷冰冰地把死活也肯走的杰克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