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11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11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挥型乃担弁弁邸胂刖秃猛纯喟。∏滓堑门级白排莅。俸伲绻惺奔淙ネ傻幕埃峄馗吹呐秪爱你,还有所有一直默默潜水看书的亲们,也爱你们哦~<( ̄︶ ̄)>。
  

☆、第二十一章 左暄

  “小家伙,你去哪?我送你。”见水之墨要走,红莲几步追了上去,也不管水之墨是否同意,一把抱起站不稳的少年。
  “放开。”
  “不放!”
  “我自己走。”
  “我抱着你走!”
  “你有病!”
  “好像是吧。”
  “……”
  门外传来两个人的对话,屋内的红祭灭终于反应过来,一双暴戾的眼睛盯着门口。“拦住他们!”
  几分钟后,先后从红家别墅里走出了两个人影,前面的自然是一脸漠然的水之墨。后面的则是被暴怒老爸踢出家门的红莲。
  “小家伙,现在我为了你可是都无家可归了,你可不能丢下我!”红莲一副惨兮兮的样子跟在水之墨身后。
  水之墨头也没回,毫无反应的继续走路,她很怀疑,那些左暄提供的情报是哪来的?地狱红莲?说是地痞无赖更贴切才对。
  经过这几分钟的折腾,那杯酒的作用已经逐渐缓解,只须再等几分钟,水之墨就有自信能够甩掉红莲,她实在不想和红莲扯上什么关系,难怪这一阵子红莲没有去找自己的麻烦,原来是被私事缠住了,而现在自己貌似阴差阳错的帮他解决了麻烦,越想越乱,水之墨只感觉前途堪忧。
  等待酒醒的几分钟格外漫长,而红莲却大有水之墨不说话就不罢休的意思。终于在经过一条相对昏暗的林间小路时。水之墨脚步一转,人已经消失在路口。
  而红莲只是稍稍楞了一下,随即,嘴角上扬,很有意思的一个人,除了夕暮,这是第二个他不排斥靠近的人。
  水之墨在斯美外围附近的几条街转了一阵,确定无人跟踪后翻墙回到了斯美。
  夜凉如水,清凉,沉静的夜依旧宁静,仿佛从未被打扰,纯白的平民宿舍公寓上,一抹小小的白色身影如猫一样游荡在墙壁上。短短十几秒,水之墨已经爬上了八楼,打开落地窗,悄无声息的回到房间换下了一身的装扮,返回到阳台的吊床上,水之墨终于沉沉睡去。
  清晨,天空还灰蒙蒙的未亮,水之墨就被一阵电话铃惊醒,电话响了一会,也没见左暄来接电话,无奈,水之墨跃下吊床去接电话。
  “左暄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水之墨看了看左暄的房门,觉得叫醒她的可能性不大。
  “我是她的舍友,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达。”
  “舍友?”另一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疑问和惊讶,沉默片刻后。“我叫子陵,来送子染的骨灰回家,麻烦你转述给左暄,谢谢。”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水之墨盯着电话,直觉告诉她似乎出了点事。
  “左暄,起床。”水之墨晃了晃还在蒙头大睡的左暄,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继续睡。
  水之墨接着淡淡道。“刚刚有个叫子陵的女生打电话来,说是要送子染的骨灰回家。”
  床上的左暄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子染?回家?”左暄机械的呢喃。“木木,陪我走一趟。”
  约半个小时后,左暄和水之墨站在了外城北部的一所孤儿院,左暄一路上都十分沉默,而水之墨也只是静静的跟着没有说话。
  看着面前的孤儿院,水之墨终于明白了左暄周末不回家的原因。孤儿院似乎倒闭很久了,大门已经锈迹斑斑,墙上画着幼稚的涂鸦,围墙破损严重,看样子怎么说也已经倒闭十多年了,可是左暄今年才十八岁,那么她这十八年难道都是生活在这倒闭的孤儿院里?
  “左暄,你来了。”灰暗的孤儿院内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女,听声音,水之墨知道了她是打电话的那个子陵。
  “走吧,其他人都到齐了。”女生说完,转身进了孤儿院。
  左暄和水之墨紧随其后,进入孤儿院后,水之墨才发现孤儿院远比想象中的大,也要比想象中的荒凉。宽阔的路面延伸至一栋二十多层的宏伟建筑,这样的建筑物在二十多年前也是十分罕见的。道路两旁是绿化带,绿化带里还有陈旧的滑梯,秋千这样的娱乐器材。建筑物前是已经干涸的喷泉池,池子中央是略有些被风侵蚀的圣母雕像。
  绕过爬满青苔和藤蔓的大楼,后面是一片已经荒芜的花园,四处长满了纠缠的野草和不知名的花卉。中间是一条因长年有人行走而成的狭窄小路,曲曲折折蔓延向远处的松树林。十几分钟后,三人穿过了松树林,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水之墨沉默的望着眼前一片荒凉的墓地,因为天还未大亮,墓地里缭绕着诡异消散不去的雾霾,因此也看不清墓地的尽头在哪里。三个人停在了一处墓碑前,而那里已经站了四个人,其中一个还是熟人,暗夜酒吧的染尘。
  “左暄!你带了外人!”四人中两男两女,其中一女生充满敌意的盯着水之墨。更是刻意咬重了外人两个字。其余三个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从水之墨却感觉到了浓浓的冷漠和抵触。
  “不是,她是我决定要跟随的人,所以,此次之后,希望再也不见。”左暄高大的身影站在水之墨的身边,认真的语气让水之墨有些意外,似乎这样的左暄,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一次不仅是刚刚说话的女生愣住了,其余的几人也是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你疯了吗?就这个看起来又呆又傻的矮子!你要追随她!”女生呆了片刻,声调陡然升高,伸出食指指着水之墨。女生的话激怒了左暄,却得到了其余几人的赞同。
  左暄还没发怒,另一个重磅炸弹又被染尘扔了出来。“我们也找到了追随者,如果没有别的事,以后应该不会见面了。”冷酷的染尘和昨天嘻嘻哈哈的酒鬼判若两人,若不是那相同的容貌,水之墨都要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们这些胆小鬼!”女生恨恨的说道。几人相对无言,安放完子染的骨灰盒,天已经亮了,只是挥不去清晨的冷意,各怀心事的几人很快不欢而散。临走前,水之墨回望那一片墓地,却发现,虽然阳光已经大亮,可墓地上那些缭绕的烟雾仍旧未散,连阳光都在这里止步,隐隐约约的墓碑似乎无边无际。
------题外话------
  妖又来了,想到要离开一个月就好舍不得啊!嘛~就利用题外话当日记好了。离开的第一天: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首推(好吧,妖也是潜水党,都木有和编辑大交流的习惯,完全不了解实时动态啊!),妖还是有点点紧张,有点可惜,不能守在电脑前面。亲们要时刻注意着啊!如果有首推的话,帮妖在评论区拉拉人撒~鞠躬~谢谢~
  

☆、第二十二章 校园祭

  回来的路上左暄依旧沉默,水之墨能从她身上感觉到悲哀,不安的负面情绪。
  “木木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快到斯美时,左暄终于忍不住了,真的是木木太迟钝了吗?
  “什么?”水之墨不解的看着左暄。
  “木木不好奇我今天见的是什么人吗?”
  “跟我有关系吗?”
  “呃,好象没有,走吧。”左暄无语,果然是太迟钝了。可是这样的夏木却让人心甘情愿的折服,左暄永远忘不掉外城时的情景,那双诡异却唯美的红瞳,还有那种冷漠一切,蔑视天下的气势。木木,你呢?你究竟又有着怎么样的秘密?选择追随你,是对还是错?
  “时间来不及了,我不回学校了。”看了看时间,水之墨决定直接去打工。
  “你还没吃早饭!”
  “我会在路上吃的。”不等左暄回应,水之墨已经跑开了。
  “木木,晚上早点回来,商量一下校园祭的事!”左暄望着逐渐缩小的人影叮嘱。
  离开的水之墨远远只听到了校园祭三个字,突然意识到,貌似这次的斯美校园祭恰好是下周六呢。
  夏木脑袋里关于校园祭的信息少得可怜,类似于这种群体活动,夏木都不喜欢参加,自卑的她一向是能躲就躲。
  校园祭每年举办一次,每个学校开办校园祭的时间也不相同。校园祭期间,学校对外开放一天,本校内会有各种展示活动和文体活动以此展示学校的特色吸引前来就读的学生。
  活动期间,其它各学校也会参加,总之,校园祭类似于一个平台,既可以展现自己,也要迎接其他学校的挑战,想来想去,水之墨只能想到这些信息。看来,关于校园祭的细节,只有回去问左暄了。不知道为什么,水之墨有种预感,这次的校园祭恐怕无法像以前一样逃掉了。
  水之墨不紧不慢的向着甜品屋走去,手里端着一杯热豆浆,嘴里咬着半根油条。
  而就在路旁一家高档西餐厅里坐着两个人,红莲,夕暮。解决了家里麻烦的红莲心情舒畅的吃着早餐,红莲眼睛不经意的扫了眼窗外,恰好看到经过的某人。砰!的一声,红莲手中的叉子狠狠的钉入桌面。
  “你没事吧。”被红莲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夕暮不解的顺着红莲的目光望去。
  而红莲则很快平静下来,拔出没入桌面的叉子,看着完全没有变形的叉子。“这家餐厅的餐具质量不错。”闻声赶来的侍者听此一个趔趄,差点滑倒。您老这惊天动地的举止合着就是为了验证一下餐具?
  红莲有些残忍的笑着,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了。一旁的夕暮也饶有兴趣的看着窗外。
  水之墨本打算在路上放松一下,毕竟昨天经历了太多的事,很晚才休息,天没亮又跑去了外城北部。再怎么强悍的人也撑不住啊,何况夏木的身体本就羸弱。迷迷糊糊的走着,缓慢的速度也不会撞到人。
  只是麻烦却自动找上门来。迎面走来五个高中生模样的人,打瞌睡的水之墨没有在意。走在最前面的女生和水之墨撞到了一起,突然的冲撞使水之墨摔坐在地上,手中的豆浆脱离手掌,迎面撒下。
  滚烫的豆浆淋湿了夏木厚厚的刘海,模糊了大大的眼镜,被豆浆溅到的皮肤瞬间通红。周围响起了一片哄笑,想必水之墨此时的样子一定十分滑稽。水之墨在倒地后才反应过来,不得不说,只要放松警惕,水之墨确实迟钝的可以。
  “真是不好意思,撞到你了。”头顶上传来女生道歉的声音,水之墨却感觉不到那话里有分毫的歉意,反而幸灾乐祸的成分更多一层。
  “咦?好巧哦,这不是我们的老同学夏木嘛!”声音还在继续,却不见有人伸手拉一下夏木。
  水之墨低垂着头,摘下眼镜,缓缓擦干净后重新戴上,才慢悠悠的站起来。抬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五个人,发现竟是夏木没有转学之前的同班学生。
  印象里夏木并没有和他们有什么交集,甚至名字也没记住。这几个人在班里学习不入流,整日不是逃课就是打架,现在突然出现,能有什么事?
  “夏木,贵族学院怎么样?一定很不错吧,这么久没见面,你是不是该请我们几个朋友吃顿饭啊,自己发达了,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些朋友。”
  撞倒水之墨的人十分友善的单手搭过水之墨的肩膀,其余四人也是一脸笑意加亲昵的望着水之墨。周围本打算看好戏的人见无戏可看也纷纷收回了视线。
  面对五个笑意盈盈的“老同学”,水之墨平静甩出两个字。“没钱。”
  估计是没料到水之墨敢拒绝,或者说是拒绝的理由这么简单干脆,五个人一时都有些愣。面前的这个人应该就是夏木啊,那个胆小怕事,软弱到不敢反抗任何人的书呆子,他们应该没有认错人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没钱还能混贵族学院,况且以前没转学的时候我们几个也算照顾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进了贵族学院,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说话的女生本搭在水之墨肩膀的手轻轻卡住了水之墨的脖子。威胁的目光盯着水之墨的眼睛。
  她相信,此时的这个书呆子一定吓傻了,再也不敢拒绝,只要掌控了这个书呆子,以后让她每周从斯美的贵族学生那里偷点东西出来,还用愁钱的问题吗?
  “怎么了?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吗?”看着手中的人半天没有反应,女生笑得有点得意,只是下一秒,她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水之墨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面前这个人所说的照顾,最后猜测也就是指没像班里其他人一样欺负夏木吧。但那也是因为夏木没有让他们欺负的价值。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没空。”拍掉自己脖子上的手,水之墨准备走人。
  “看来不送你点见面礼,你是不会把我的话当真了!”五个人各站一角将水之墨围在了中间,过路的人小心翼翼靠边离去,也有饶有兴趣停下来围观的。学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