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13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13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就是有一天能创造和君城一样的奇迹。”一提及君城,左暄就格外兴奋。
  “木木,你不要转移话题!有点危机意识行不行,你那个入学成绩很容易被抓到啊!”
  “什么意思?”水之墨依旧无动于衷的看着左暄。
  “校园祭的内容不止是展示,更重要的是迎接各个学校的挑战,坦白说就是面对各大院校的刁难,校园祭期间,别的学校的学生会千方百计的让斯美为难,而按照成绩表的排名,最后压线的一些人很容易被逮到。”左暄十分担心水之墨那倒数第一名的分数。
------题外话------
 
  

☆、第二十五章 准备

  “被抓到的人会怎样?”水之墨不禁想起了之前的那种奇怪预感,夏木的入学成绩恰恰卡在了分数线上,斯美平民的倒数第一,想必是个很好的目标。
  “被抓的人如果让学校丢脸,将会受到斯美所有学生和老师的排挤和刁难。所以以往被抓的人基本都撑不过一个月就主动退学。”想想上一次校园祭的情况,左暄心里十分没底。
  “我会注意的,早点睡吧。”如果只是排挤应该没什么问题,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和恐慌,对于她来讲似乎毫无作用。
  周一再次开学的时候,水之墨明显感觉到了斯美学校气氛的变化,每一个人都是匆匆忙忙,不伦是文艺方面,还是学习方面,每个人都格外的认真。
  这样的气氛下,水之墨倒成了最淡定的人,正如现在,某人正呆呆的坐在音乐练习室,平静的看着面前跟古筝较劲的左暄。
  水之墨十分诧异,左暄音乐课选修的两种乐器:古筝和横笛。斯美的学生音乐课要选修至少两种以上的乐器,而水之墨选择的则是古筝和萧。
  “木木!你不要总是看着啊!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左暄满头汗的拨弄着琴弦,断断续续,或轻或重的琴音让人听不出曲调。练习室里大部分人都受不了的离开了,从头至尾一直留下的只有一脸木然的水之墨。左暄感慨水之墨耐力强大的同时,更加纠结的注视着琴弦。
  “音乐是让人来享受的,而不是用来折磨人的。这么难听的音乐,何必再练呢?不如请这位同学将练习室让出来给其他同学吧。”门口传来如音乐般优雅的声音。
  水之墨与左暄同时抬头,左暄的表情有少许呆滞,但在昨天见了夏木的样子后,承受力明显强了不少。呆滞过后,左暄只剩下愤怒,可愤怒归愤怒,她当然也知道自己无法同音乐天才少女计较什么,更何况夏末紫的家庭背景。
  没有了左暄拨弄琴弦的声音,练习室突然安静下来,水之墨静静的看了眼门前的夏末紫,黑白色贵族校服衬得她高贵无比,修长完美的身材可以让所有男士神魂颠倒,优雅的脸庞似与生俱来的带了分魅惑,这样的尤物确实有资本高傲。
  其实若细看之下,还是可以发现夏末紫与夏木的样貌有几分相似,但在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下,让人无法察觉罢了。
  左暄觉得,夏末紫的容貌虽然堪称绝色,但若跟昨天的木木比起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夏末紫虽然高贵优雅,但木木昨天的那种神态和气质早已经超越了对高贵的限定,两者比起来,一个最顶级也不过是个贵族,而另一个则完全是一种轻视天下的俯视之姿。
  夏末紫缓缓走进练习室,她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音乐天才的练习当然使很多人趋之若鹜,若不是校园祭来临,这位传说中的天才少女也不会出现在公共练习室里。
  不多时,优美的小提琴音荡出了练习室,夏末紫当然不会选择使用练习室里的乐器,而是有专用的小提琴。
  琴音荡出去很远,悠扬的声音也带了丝丝魅惑,静静阐述着演奏者的忧伤和快乐,就连左暄也深深沉沦,天才少女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
  一曲终结,众人还沉醉其中。夏末紫默默的收好小提琴。
  “想要让你的音乐具有吸引力,除了必不可少的技术,还要注入你的感情,只有演奏的人相信它是有生命的,其他人才会相信,至于某些连技术也没有的同学,可以选择换一条路,毕竟音乐也是要有天赋的。”
  夏末紫的视线越过左暄,看向了夏木。纵然她从一开始就只字不言,且毫无反应。但只要看见她,夏末紫就不舒服,因为母亲是在夏木的母亲出现后才改变的,夏木就是夏家的污点,是夏家所有人的耻辱,是她改变了那个曾经温馨的家。
  练习室的不愉快使左暄受到了打击,连续两天都没有再去练习室。同样十根指头,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那个夏末紫看着就讨厌!不就是夏家二小姐嘛,高傲的跟个孔雀是的,以为自己会点音乐就很了不起吗?果然只有木木你能理解我的天籁之音。”
  水之墨“……”
  左暄的“天籁之音”确实是只有她一个人能忍受,至于夏末紫,孔雀也有掉毛的时候。从重生之后,她虽然没有碰过乐器,但夏末紫的那种水平既然不能打动自己,就说明夏末紫还差得远呢。水之墨继续慢吞吞的咬着午餐。
  一周的时间过的很快,斯美终于在全校,甚至全城的期待中迎来了建校八十年的校园祭。
  清晨四点多,水之墨就被左暄从吊床上拎了下来,匆匆洗漱后就出了门。水之墨有些惊讶的发现,校园里已经满是人。
  九月多的时节,四点时太阳还没升起,斯美校园却早已灯火通明,而且炫丽到了极点。
  斯美的校园祭一向走古典路线,这次也不例外,莹白的路灯被各式各样的花灯所取代,校园道路上目光所及全部是柔软的红地毯。水之墨感叹,贵族学校就是不一样,放眼望去,整个斯美笼罩在一层浅薄的红色光晕中。
  水之墨跟着左暄回了教室,还未进门,就嗅到了淡淡的水墨清香,水之墨整个人精神为之一震。
  教室里的课桌拼在了一起,组成了几个较大的桌子,桌面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
  教室的墙壁上也挂满了各具韵味的墨宝,甚至不难见到各个朝代文人墨客的真迹。不由自主的,水之墨伸出了手,轻轻抚过桌子上的一方砚台,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温度,慢慢凝成脑海中并不清晰的声音。
  水之墨闭着眼睛,想努力听清那人的话语,很遥远,很温柔的声音。
  “信手书尽天下事,笑踏红尘万骨枯。
  乱世烽火千军殁,无道倾国为红妆。
  不恋江山妃子笑,只为佳人点朱砂。”
  声音飘渺的似乎随时消失,无论怎么努力,水之墨依旧只能听见声音,而无法看到一丝一毫的画面。
------题外话------
  离开的第五天:据说培训时如果表现的好,可以提前回家!妖会努力,争取早日回来!(为什么会有一种争取宽大处理的错觉?(⊙o⊙))
  

☆、第二十六章 再次相遇

  “木木,你还好吗?”水之墨有些怪异的神色引起了左暄的注意,刚刚是她的错觉吗?她竟然看到了木木的情绪,有些焦急,又有些烦躁。
  “没事。”水之墨睁开眼睛,眼中空空荡荡,哪里还有一丝情绪。
  “那我们来裁宣纸吧,这些是给来访的学生准备的,六点开校门之前要弄完的。”左暄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沓未裁剪的宣纸,教室里人很多,还有几个主要负责人已经换上了古装。
  校园祭期间,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主题,很明显,夏木的班级正是以笔墨纸砚为题。
  “木木,你的手法好熟练啊!”左暄惊异的看着水之墨那晃晃的身影,整齐的裁好宣纸,又不紧不慢的研墨,平时那看起来太过缓慢而迟钝的人,研起墨来却恰到好处,别具韵味。
  清晨六点,斯美贵族院校的校门准时打开,门口已经有很多不同颜色校服的学生在等待了,校门开启后,一群人在学生会的引导下进入了斯美。
  左暄说,这并不是真正的高潮,校园祭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在晚上,白天的活动主要是展示,晚上才是挑战的时间。
  水之墨和左暄一边向来校的学生发简易地图卡片,一边还要回答某些学生的问题。问题很多,又基本上都是小事。例如,斯美的作息时间,食堂饭菜的质量,选修课的分类等。
  左暄很快不耐烦了,交代晚上回来找水之墨后,就领着几个初中生直奔食堂而去,校园祭期间,食堂全天开放,还会提供很多免费的食物让学生品尝。
  水之墨的工作很枯燥,刚刚左暄在还好一点,现在就很少有人会问水之墨问题。试想一下,面无表情,呆呆木木的人站在那里,毫无情绪的重复着发卡片的动作,会吓到很多初中的小朋友吧。
  白天来校的基本都是即将升学的初中生,天色渐渐暗下去的时候,高中的学生开始渐渐增多。
  水之墨的工作早已结束,有些散漫的在校园里闲晃。夜幕下的斯美艳丽的惊人,满天飞扬的红纱又让它多了分神秘。校园里人很多,都是学生,这也是校园祭的规则之一,校园祭期间,学校内不能出现除学生以外的人。
  不知不觉间,水之墨远离了人群。看来,不只是夏木不喜欢喧哗,自己也是一样。这算不算自己和夏木的共同点呢?
  “真的不能给我个机会吗?”挂满红纱帐和红色花灯的长亭内突然传来声音。正在神游的水之墨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望面前被夜色和灯光称的有些朦胧的亭子。
  透过薄纱,依稀能看到亭子内的两个身影。亭子外面还有几个人,由于隐在暗处,无法看清样子。
  “让开!”有些轻蔑,有些不屑的语气却偏偏不失优雅。
  “末紫,我知道配不上你,但……”声音还未结束就被不耐烦的打断了。
  “既然知道,就不要再来烦我。还有,谁准许你这样叫我的!”晚风吹过,夜,静得诡异。红纱被一双白皙的手掌挡开。
  “你怎么在这!”夏末紫脸色不善的看着亭子外的夏木,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水之墨淡淡的看了眼夏末紫,转身准备离开,她本来就是没事闲逛而已,没想到会碰到夏末紫,更料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既然大家都不想见到对方,那离开就是了。
  然而,水之墨的沉默在夏末紫的眼里却成了不屑。
  “站住!没听到我在和你说话吗?”夏末紫高挑的身材两三步就拦住了夏木的去路。本清冷的亭子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有事?”水之墨退了一步,与夏末紫保持距离,毕竟两个人的身高不是差了一点点。
  水之墨的询问让夏末紫愣了一下,没想到夏木仅用两个字就改变了被动的局面,让她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夏末紫皱眉,似乎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末紫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因为她发现,除了这句,她根本无话可说。这是怎么回事?就仿佛在棋盘上,自己被对手掌控,只剩下一条路可退。
  “散步。”丝毫没有察觉到夏末紫的窘迫,水之墨淡然的神情差点让夏末紫抓狂。
  “没事我走了。”等了许久都不见夏末紫说话,水之墨准备离开。
  但是一声不合时宜的嗤笑让水之墨再次停下了脚步。倒不是那笑声有多让人恼火,而是那声音充满了魅力,想不吸引人都不可能。
  “什么人!出来!”夏末紫当然不会感受到声音有丝毫魅力。除了嘲笑,她想不出那人发笑的原因,今天真是撞邪了,先是被一个想吃天鹅肉的疯子追着不放,又碰到自己最讨厌的人,还被人嘲笑。
  “夏家二小姐,音乐天才,斯美的校花,不过可惜,见面不如闻名啊。”如弦音一般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
  迷蒙的夜色中,渐渐走近一个高挑的身影,人影最终步入嫣然的红色灯光中,颀长的身体散散的靠在长亭的石柱边,任由身后的红帐飞扬,一张唯美魅惑的脸庞,明明是一个男人,却能如此妖魅而不沾丝毫女气。
  一幅唯美让人沉醉的画面使周围没了声音,轻纱缓缓浮动,不知过了多久,四周响起了一片抽气声。
  能把魅惑发挥到这个地步的,怕是无人能超越了。这个想法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多年以后水之墨遇到了某个变态。
  “你是哪个学校的?”夏末紫微微晃了下神,每天面对临城四君子之一的夏末蓝,早就让她的审美观异常的高。虽然这个人的出现让她心神乱了一下,却还不至于让她失态,而且,刚刚的评论让她十分不爽。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感兴趣的是她,而不是你。”亭边的人依旧笑得邪魅,一双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几步外那个看起来呆呆的,却用七个字解决一场纷争的女生。她,也是现场唯一一个没有被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