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22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22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奇之下,维络前往寻找,但他低估了那里的落后和封闭。三个月的时间里毫无收获,村寨根本无迹可寻。然后,很戏剧性的,维络失足滑下斜坡,醒来后发现自己就身在一直寻找的村寨。
  村寨的人不合常理的保持着东方人的面孔,肤色,甚至是饮食习惯,语言等。这让维络差点误以为自己在昏迷时被救回了国。
  修养一个星期后,摔伤的小腿已经完全康复,这种严重摔伤作者以前也受到过,在尖端的医疗手段和药品帮助下,也是三个月才能下地走路。维络对此除了诧异,也只是认为是祖传秘方一类的。
  村寨很少有外来者,当地人也十分热情,除去生活中的诸多禁忌,那里不失为一个养生的好地方。
  三个星期后,维络便见到了一直期盼的海市蜃楼。第一眼便被深深震撼,除非亲眼所见,否则无法体会那种感觉。
  虚影中的画面不是现代的高楼大厦,也不是乡村风情的田园村庄。而是似几千年前的华夏城池。高耸的城墙,巍峨的石雕,朱红的城门,纵使飘渺依然让人想要朝拜的霸气凌然眼前。
  海市蜃楼所呈现的仅仅是城池的一角而已,却不影响人们对它的崇敬。村寨的人向着虚影跪拜,祈福。
  短短十几分钟,海市蜃楼便消失不见。但从此维络便被它深深吸引,沦陷其中,无法自拔。甚至在村寨中逗留了长达一年的时间。并把每次看到的偷偷勾勒出来,之所以是偷偷的,是因为当地人坚信,那里是仙人居所,不是他们可以冒犯的。
  维络当然不会相信这类说法,他猜测虚影中的画面应该是某处还未被发现的古代遗迹,并且保存十分完好,如果能够找到,一定会成为震惊世界的奇迹。
  一年后,维络离开了,并开始探索寻找,一边收集古书资料,一边调查遗迹可能存在的位置。
  很多人都认为他疯了,他所勾画出的图像也只是他的幻觉。如此巨大的城池,加上未勾勒出的部分甚至比得上一个小型国家了。如果存在,怎么可能千年不被发现,而且史书中没有任何记录,难道说历史缺失了一部分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为了搜集证据,他试图返回村寨,但却都无功而返,那个古老的村寨也仿佛消失了一般。维络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出现了幻觉,甚至到医院做了全方面的检查,想看一看自己是不是神经出了问题。检查结果是除了有点胃炎,其他一切正常。
  这样的困扰一直持续到一部古书残卷的出现,那是记载在竹签上的古老文字,是他在古玩交易市场发现的。
  “幕海之南,有水氏一族,帝若得之,犹得天助。”竹签下角刻有一个图案,模糊不清,但仍能依稀看出七叶莲花的图形。虽说天下莲花的图案多不胜数,但这个图案却有能让你过目不忘的神奇力量。
------题外话------
  回来的前九天:这个月马上就结束了啊!那个啥,那个,就是,那个,妖很不好意思的说一句“月票,评价票神马的貌似,大概,也许是不用入V也可以用的,亲们有的话甩出来吧!”⊙﹏⊙‖∣,我想知道,还有亲在吗?忐忑中……
  

☆、第四十三章 最后一餐

  这个图案维络曾有过一面之缘,在村寨的最中心,有一间矮小又陈旧的小屋,但村寨里的人却对它十分敬畏,屋子里似乎只住了一个老妇人,很少出屋,至少在他在那里的一年中从未见过她。
  每隔七天,村寨里的人都会到小屋前祷告,祷告时偶尔会听到屋里传出沙哑苍老的声音,所说的话保留着古代的排句和格律,且晦涩难懂。
  只有一次,从门内伸出一只手,枯槁消瘦的手背上醒目的刺着一朵盛开的七叶白莲,在苍老枯黄的手背上显得格外醒目。
  这个不算上证据的提示,却让他重新坚定信念,并开始调查竹签上所提到的水氏一族。
  其中的艰难和阻碍已不必提及,但最终的结果却让人灰心。五六年的成果写在A4纸上竟然只寥寥几行,且大部分都是残句,或语意不详的文字。
  文字被记载的时间最早可追溯到七千年前的初始王朝封朝,最近的则是一千年前的文朝,自文朝之后,水氏一族仿佛消失了一般没了丝毫记载。水氏,这个奇迹般贯穿了几千年文明,却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关注的神秘氏族似乎在一千年前,被历史的长河抹去,不留踪影。
  二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已将作者从一个年少轻狂的探险者打磨得头发灰白,人生已过大半,作者决定再次前往南幕洋,并不再返乡,除非他成功找到了那座海市蜃楼中的城池。
  此书也是在他临行之前所着,当作他一生的总结。书籍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水之墨沉默的坐在床上,这个姿势已经维持了一夜。
  根据作者的推测,水氏似乎与每代帝王都有牵涉,并掌握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能力,才能在各个王朝的不断更替中独善其身。
  而那个村寨,可能是水氏中的一小分支,联想到当时在村寨中的种种,作者猜测,水氏的能力可能是炼丹,占卜这类虚无却能让各朝帝王欲罢不能的力量。
  “命运,轮回,天机,这些看似虚无的词藻……”细细品味书籍的简介,水之墨直觉上认为书作者隐瞒了什么,书籍大部分更像一部奋斗史,简介有些离题,应该是他在调查中发现了什么,却因为某些原因而没有写在书中。
  可推算时间算来,书作者如果还活着,应该已经有一百多岁了,恐怕是找不到人了。而且书中的水氏于一千年前就仿佛消失了一般没了记载,这样的话还会与自己有关吗?
  在现代,水姓虽然不常见,却并不是没有,究竟哪一个,才真正与自己有关?不过现代的水姓应该也多少与水氏一族有关,或许同时调查,收获更大。
  一阵规律的敲门声使水之墨的目光终于从书册上离开。
  “有事吗?”打开门意外的看到管家。
  “老爷,夫人叫夏木小姐去吃早饭。”管家似木雕一般的面孔出现在门外。语气一如既往的机械化。
  “知道了。”回屋简单洗漱后,水之墨跟着管家前往主屋,参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家庭聚餐。
  餐厅里,紫淑雅端坐于主位,夏末紫,夏末蓝分别坐在左右两边,而夏仲羲并不在场。
  看到夏木到来,紫淑雅立即拉开紧挨着自己的椅子。
  “夏木,坐干妈旁边。”亲热的态度让纵使迟钝的水之墨也起来鸡皮疙瘩。
  拉过呆立的水之墨,紫淑雅一边夹菜,一边盛汤。“以前呐,是干妈不好,误会了你,今天你就要去姚家了,干妈也没什么送给你,就叫人准备了这一桌饭菜,你尝尝合不合口味。”
  “妈!她又不是没长手!”夏末紫对于母亲的转变十分不解,顺带更加看不惯夏木,却在母亲凌厉的眼神下咽下讽刺的话。
  “他呢?”仿佛没有注意到现场诡异的气氛,水之墨静静问道。
  紫淑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仲羲本来也是要一起吃早餐的,可惜临时有急事离开了,我们先吃吧,一会儿菜凉了。”
  “哦。”随手抽了一张餐用布绢,在紫淑雅殷勤的布菜下,水之墨悠然自得的吃了她重生以来最丰盛的一餐。
  早餐结束在一阵诡异的笑声中,紫淑雅看着夏木面前已经空掉的布菜盘,诡异的窃笑慢慢扩大,最后不可抑止的狂笑起来。
  “你吃光了,很好。他竟然说我疯了,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一大早就去联系医院了,呵呵,真是个好丈夫,不是吗?”紫淑雅的声音扭曲的充满恨意。
  夏末蓝的眼神有一瞬的暗淡,夏末紫则被母亲的话震惊的不知如何反应。
  “夏木啊夏木,看来一直以来都是我低估了你,你昨天究竟跟他说了什么?让他这么迫不及待的将我踢出夏家!哈哈……没那么容易!我去哪!你就得跟着去哪!就算是地狱,我也一样拉着你!”最后几个字被咬得格外的重,下一秒,紫淑雅又诡异的轻笑起来。
  “想不想知道你吃的菜里加了什么?其中两道菜里我可是特意为你准备了特别的料理,是哪两道呢?不用着急,先说说效果吧,吃了的人会经常出现幻觉,频率会随时间慢慢变高,直到再也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哦,对了,幻觉里看到会是你一直想要逃避的,且,无药可解,你会……”
  “是这两道吗?”水之墨有些不耐烦的打断紫淑雅的滔滔不绝,并拿出之前抽取的餐用布绢,几块肉丁和两根青菜被放到桌子上。
  桌子上的菜虽然多达十几种,但在紫淑雅能碰到,夏末蓝,夏末紫又不会夹到的前提下,剩下的只有几种。而且无论装作多么正常,在夹取这两道菜时,行为,情绪都会有细微的差别。
  几秒钟后,紫淑雅才从那张布绢上移开视线,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
  “猜的,多谢款待。”不想多做纠缠,水之墨起身准备离去。每次看到紫淑雅都会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那种强烈的执念,仿佛能凝成实质般刺激着她的神经。
------题外话------
  回来的前八天:如果真的争取到宽大处理的话,没准这个时候妖已经在家了哦,开心ing……不过,好像错过了西瓜节呢?555……偶的西瓜吖!关于紫淑雅,这个人我只能说,精神真的不太正常……月底了吖!马上就九月了,以往的这个时候,妖应该是背着书包,拉着皮箱上学去的,现在……唉!时间嗖的一下就过去了吖!
  

☆、第四十四章 看不透的疯狂

  “想走!没那么容易!”水之墨的动作使濒临崩溃的紫淑雅失控的拿起餐刀对着水之墨的脖子扎了下去。
  但下一瞬,一双象牙筷子就出现在了她的双眼前,在几毫米的距离下堪堪停下。紫淑雅的动作瞬间定格,瞪着眼睛不敢动作。
  “妈!”夏末紫,夏末蓝同时站了起来。
  “夏木,纵使我妈有千般不是,但夏家收养了你十八年是事实!否则,你早就冻死饿死了!”夏末紫意在提醒夏木不要在这关键时刻做出恩将仇报的事。
  “紫淑雅,你该庆幸自己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就在水之墨准备收手时,紫淑雅却自己迎了上来。
  事情的发生太过突然,水之墨也只来得及微侧脖子,避开大动脉,锋利的餐刀三分之一已没入纤细的脖颈,最后卡在锁骨上。
  “妈!”夏末紫的声音嘶哑而颤抖。
  “哈哈……末紫,快看看那个小贱人死了吗?哈哈……”紫淑雅的双眼已经鲜血淋漓,象牙筷子虽然没有刺入大脑,但眼球已经被完全刺穿。
  紫淑雅后退,使象牙筷子与眼睛分离。殷红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顺着下巴滴落在洁白的地板上。
  “妈!妈!……”夏末紫扑上来想扶住乱晃的紫淑雅,却被疯狂的紫淑雅甩开。夏末蓝已经联系医生,场面混乱不堪。
  “仲羲,我们中间终于没有阻碍了,你会陪我一辈子,我真傻,早该这么做了,就不会痛苦那么久了!呵呵……”紫淑雅对着空荡荡的黑暗伸出手,却再也找不到执手之人。
  “不要富可敌国,不要权倾天下,看尽万千风景,你说过的啊!”泪混合着血水不断涌出。时间改变和磨灭的,又何止曾经的誓言,不知不觉间它带走了太多。
  水之墨松开夹着筷子的手,沾血的象牙筷子摔落在桌角。
  伸手按住脖颈,另一只手迅速拔出餐刀,因为避开了要害,所以出血不多,当仍旧叫人触目惊心。冷漠的看了一眼跌跌撞撞的紫淑雅便转身离开了。
  混乱的别墅里竟也无人阻拦,或者说故意视而不见。毕竟在一般人的认知里,脖子被插了一把刀,还把刀拔出来的情况,怎么看都很难活下去。
  室外的低温使水之墨脖子和手上的血液逐渐凝结。单手按着脖子,径直离开了夏家。
  时近春节,街道两旁的树木,路灯都被挂满了饰物,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艳丽的红,那样刺目。
  在超市店员诡异的目光下付款,水之墨围上新买的红色围巾向斯美而去,悠闲的步调更像散步。
  耳边充斥着行人三三两两的交谈声,有孩子的吵闹,有情侣的细语,有夫妻的拌嘴,水之墨仿佛行走在另一个世界般,格格不入。
  停下脚步,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一种深沉的压抑感让人透不过气。水之墨揉了揉眉心,看来紫淑雅是下了死手,仅仅是筷子与食物的短暂的接触也让她受了影响,这种不受控制的负面情绪让人十分烦躁。
  “呦!是你呀!怎么?姚家居然舍得你一个人出来逛街?”一头张扬的红发出现在水之墨的视线。水之墨觉得她和红莲可能是八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