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32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32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琴家。莫麟的妻子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一天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昏睡……”漠然可以说是听着父辈的传奇长大的,而莫麟就是父亲那一辈最崇拜的英雄形象,他为莫家创造了很多奇迹,莫家如今在西伦国有如此地位,莫麟关系重大。
  傍晚十分,莫家众人被通知到了主殿,家主莫清神采飞扬的端坐主位,大厅正中的大屏幕上还显示着考核的结果。莫漠那一千的满分让莫清禁不住满面红光,笑意盈盈。如果之前是因为漠然的关系对水之墨爱屋及乌,那么那毋庸置疑的成绩则让莫清真正的认同了这个孩子。
  与莫清的神色相反,莫询的脸色则十分难看,莫漠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甚至连莫麟都来横插一脚,怎么好像老天都在跟自己作对,看着志得意满的莫清,更是如鲠在喉,万份难受,这个老东西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疯女儿随便捡回个孩子都能通过莫家的家族考核。言儿怎么还不回来?
  “询老,不好意思呀,看来只有下次才能为你的孙子记入族谱了,真没想到,漠儿这孩子的运气这么好。”莫清不软不硬的话气得莫询脸色发白。
  “此次的成绩既已经确定,那么,莫漠,莫流,莫裟的名字将依据参考次数,成绩总分,考核难度等多方面的评估给予家族不同等级的权利和职位。”
  “等一等!”莫言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主殿门口,看她风尘仆仆的样子,似是匆匆赶来。
  “怎么?莫言你对本次考核有异议吗?还是怀疑莫麟的判断能力?”莫清隐隐有了些怒气,莫家是不是该重新整顿一下了?
  “莫言不敢怀疑主考官大人的判断,但是,敢问家主,若有夏国人蓄意混入莫家,且这个人的身份还不简单,又该怎么办呢?”
  莫言的话顿时让主殿里的氛围紧张了起来,莫家虽然不是那种死守家族技艺的古板世家,但若有人蓄意偷学莫家医术用于不正当的行为,莫家也不得不重视。
  “是吗?言阁主说的是莫漠吧。”莫清当然不傻,莫询,莫言的小算盘打得不错,而且,莫漠这孩子是在边境山脉捡回来的,身份本就存在争议,如果她是个平庸无奇的孩子也就罢了,毕竟莫家还不是养不起一个吃白饭的,但是这个孩子不但短短一个月进修医药学,并以此一举通过家族考核,如果记入家谱,对于莫询来讲,又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不管她以前是什么身份,今日以后她只是我莫清的孙女!言阁主还有什么疑问吗?”莫清语气更加平静,但莫家稍微有点资历的人都知道,家主这是要暴动了。
  “即使她只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甚至妄想嫁入夏国皇室,贪慕虚荣的贱人!家主还要认她为莫家人吗?”莫言冷笑,夏国国内现在混乱不堪,牵扯到皇室,任谁都得思量思量。
  莫清的气势陡然发生改变,强大的气场瞬间遍布全场,不怒自威的双眸扫过莫言,莫言只觉得胸口发闷,不敢正视主坐上的人。终于发怒了吗?很好,她这几天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那个好面子的莫清会怎样处置夏木呢?
  “莫漠这个身份她根本不配拥有!更不配成为家主的孙女。她名为夏木,是夏国夏家的私生女,在夏家苟且偷生十八年,后被姚家……”
  “闭嘴!”
  暴怒的声音响彻主殿,莫言心头一颤,耳朵都有些轰鸣。莫清发起怒来居然如此恐怖?那似乎可以碾压一切的气势只能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是了,莫麟创造了莫家的,而莫清稳定了莫家。不过这样更好,夏木!恐怕今天是……
  “我的孙女!也是你可以侮辱的吗?”
  

☆、第六十四章

  莫言诧异的望过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家主!我说的都是事实,一切都可以查证。”
  “言阁主年纪轻轻,听力就衰退的如此严重吗?还是说想从莫家除名呢?”莫清凌厉的眼睛扫过主殿中的每一个人。
  “我再重复最后一遍,不管她以前是什么身份,今日以后她只是我莫清的孙女!”莫清真的火了,他不知道是怎样的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孩子,不言不语,冷清世事。夏家的私生女?贪慕虚荣?真是瞎了狗眼!
  “家主这是在威胁莫言吗?”已经到了这一步,只有孤注一掷了。
  “难得你脑子还没有听力衰退的严重。”莫清一脸欣慰的说道。
  莫言听此差点吐血。威胁也能如此光明正大。主殿上的众人也纷纷汗颜,家主这样子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突然还有点怀念。
  莫麟创造了奇迹,而莫清将奇迹稳固于那最高点,将莫家定格在最辉煌的时期。但随着家主唯一的女儿漠然的陨落,家主明显有些力不从心,重心偏移,莫家内也出现了越来越深的裂痕。
  “若家主执意认夏木为莫家人,那么莫言宁愿从莫家除名!”一个神女漠然,如今又出现了一个天赋不弱于漠然的夏木,若再加上莫流,莫家很快就会没有她的立足之地,还不如趁此赌一下,赌莫清还不想这么早与父亲决裂。
  “哦。既然如此你就除名好了。”莫清云淡风轻的说道。
  莫言愕然,忘了接下来该如何反应。
  “家主真的思考好了?”莫询有些坐不住了,没想到一向爱面子的莫清竟然为了一个野丫头做到如此地步,弄到今天这个地步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思忖着过早决裂对自己的益处不大,打算补救一下。
  “询老也想从家族除名吗?没想到你们父女如此情深,那么我就成全你们好了。另外还有想离去的大可站出来!我莫家最不缺的就是人才!莫家不会因为认领一个孩子而崩塌!莫家的天我撑着!莫漠的天我撑着!莫询!今天我把话搁在这里,莫家,只要有我在一天,就绝无你翻身之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话语缭绕于众人的心头,长久不散,这才是他们的家主!
  水之墨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自己的手一直被漠然握在手心,未有一丝松动。莫清的话让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笑意渐深。似乎在五年前,她只身站在夏家的别墅,拔掉了脖子上的刀,清冷离去。
  光芒一闪,水之墨愣住。
  “小漠漠这倾城一笑我要独家珍藏了哦~”莫流晃了晃手机,心跳依旧没有平复,莫流清楚那绚丽的笑颜将会成为他一生的执着,永生无法放下。
  莫询的话卡在喉咙里,他不相信精明如莫清会不懂自己想要退步。但这样被一棒子打死,莫询着实憋屈。事情至此,也没有了丝毫回旋的余地,莫询索性放宽心。
  “莫清,想不想知道你的乖孙女和我做了什么样的交易?”莫言突然笑了起来,既然已经鱼死网破,她又怎么能让莫清,莫然好过。
  “你的乖孙女可是为了区区五千万准备出卖莫家呢。”莫言拿出一个白色的录音笔,得意的看着那个坏了大事的贱丫头。
  “漠漠,是吗?”莫清回望一旁的小人,语气毫不在意,他不觉得冷漠如漠漠会在意钱财,但是莫言为何如此笃定呢?是还有什么手段吗?
  “没有。”水之墨木然的看着莫言,小小的脸颊没有丝毫变化,让人不自觉的想要相信。
  “莫言,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一次性说完后马上滚出莫家。”莫清不耐烦的倚在主位上,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他居然在漠漠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丝戏谑。
  “夏木!你可不要太自信!”莫言按下录音笔。安静的主殿内一时间只有莫言的声音在回荡。
  “没想到你真的醒了。”
  “我叫莫言,是莫家的二女,我儿子莫语过几天也会来,而你,不管以前是什么身份,现在起就是莫家的长孙女,直到那个疯女人死掉,事后我会给你五千万,你也就自由了。”
  之后是良久的故事陈述,主殿里的人也从最初的全神贯注,慢慢疑惑,然后是不耐烦,最后则是以一种你脑子果然有问题吧的眼神看着莫言。
  随着录音的播放,莫言的神色逐渐变得焦躁,她居然没有注意到,当时的夏木虽然一直站在旁边,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冷汗,滴下。
  录音很快播放完毕。
  “莫言!你是在愚弄老夫吗?”不止是莫清,在场的众位都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拿一个自我演绎的独角戏来当证据,她是觉得听的人会有多么蠢才会相信?
  莫言将求助的目光转向莫询,她也没料到事情竟会这样。
  “莫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把话说明白,一年后,墓地集会,我一定会取代你成为西伦的又一个莫家!”莫询撂下狠话,领着莫言,莫语等人匆匆离开了,这一场闹剧也落下帷幕。
  莫家一下子走了近三分之一的人,但莫清却毫不在乎,正好借此机会给莫家换一换血。“没出息的东西,要做就做史无前例,如若是我,就绝对不会成为又一个莫家!”
  莫清不屑道,这大概就是莫清能稳稳坐在莫家家主位置的原因,而莫询,视线也只能停步在莫家。两人的差距,因简简单单一句话高下立分。
  莫询走后,主殿的氛围明显好了很多。按照流程,莫漠三人的名字被正式写入了族谱。在此之前,莫清问了水之墨的名字,水之墨平静答道“就叫莫漠好了。”她知道莫清是不想让自己觉得是莫漠的替身。但是,无所谓,替身也无所谓,她只是她,不会因为名字而取代别人,或被人取代。
  随后,三人被考官莫辄叫到了莫家供奉排位的祠堂。祠堂光线昏暗,空间很大,至少比刚刚所呆的主殿还要大。但除了入口,其他三面都整齐的依阶梯形式摆满了漆黑的排位。那冰冷的木牌仿若一双双眼睛,静静凝视走入的四人,使得进入的人不约而同的升起敬畏之心。
  

☆、第六十五章

  “自名字正式记入族谱时起,你们才真正配得上莫家两个字!在你们周围的,都是莫家先辈的灵魂。莫家没有什么严苛的教条和家规。但只有一点你们要记得,仁爱,忠诚,守护,是莫家的精魂所在,如若有一天你们真的能达到那个高度,你们自然会明白这六个字的含义。”看着面对如此场景依旧泰然自若的三人,莫辄突然觉得,也许莫家人千年都解不开的谜有了破解的可能。
  此时的主殿里,莫家众人略显兴奋的离开了。家主的暴动让众人有了重回十多年前的感觉,再加上莫询的离去,神女回归,让他们预感,莫家似乎即将进入一个新的台阶。
  “父亲,谢谢!”漠然神色严肃,她也想过莫漠的身份问题,但是并没有想到会这么复杂。而一向爱面子的父亲能做到这个地步也让她意外又感动。
  “谢什么谢!我帮我孙女还用得着谢吗?于公于私我都希望莫漠留在莫家。这个孩子虽然冷漠,但却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就连最难以琢磨的莫流也被吃得死死的。”想到刚刚在主殿上,莫言一开口,莫流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旁,如果当时自己真的听信了莫言,恐怕他会在第一时间以自己为人质,以此保证莫漠的安全。唉,莫家多出痴情男女,但碰到冷情的莫漠,究竟是莫流的幸运还是不幸。
  “漠漠,你真的舍得离开妈妈吗?”人前冷傲如仙子的漠然此时正死死抱着水之墨,一副被抛弃了的怨妇样子。
  水之墨无语,为什么漠然的性格相差这么大?“我只是暂时离开,一年后的墓地集会我还会回来的。”
  “那也不行,你怎么舍得让妈妈独守空房长达一年之久!”想到莫言所说的关于夏木的信息,漠然更加不放心,莫漠为什么非要回夏国,呆在莫家城堡有什么不好?
  “然儿,你这个样子,漠漠怎么走的安心啊。”莫清在一旁语重心长的劝解,莫漠这个孩子的世界,绝对不会局限于莫家,甚至是夏国。那份放得下一切的洒脱,注定她能得到更多。
  水之墨更加黑线,这个莫清,说的怎么好像自己死了一样。
  “漠漠非去不可吗?”漠然一脸伤心欲绝,虽然知道放莫漠离开才能让她真正成长,但经历过一次失去,她真的放心不下。
  “嗯。非去不可。”
  漠然抱着水之墨,良久无声。“记得给妈妈打电话。”说完之后,漠然像怕自己会忍不住反悔一样迅速离开了。
  第二天,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主殿门外,男装打扮的水之墨和莫清站在车子旁边。
  “我走了。”水之墨淡淡说道,漠然没有出现,水之墨隐约知道为什么。
  “莫家在夏国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势力,但关键时刻一些人也许还能帮得上你,这是你考核之后确定的身份,权利同然儿一样。”莫清将一个小巧的墨绿色方形玉佩交给水之墨。
  “若是不想呆在夏国了,就回家来。”夏国现在的形势很乱,不管是四大世家,还是皇室内部都纷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