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38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38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媚娟衙糯锏角八从械摹蹦腥说幕懊荒芩低辍
  左暄那看起来已经不可能造成任何威胁的身体暴起,一拳打在了男人的心口,男人喷了一口血,满脸的震惊,没有借助任何武器,单靠拳头的力量震碎了男人的心脏,随着男人身体的倒下,他们看到了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左暄。
  身体斜斜的单靠一条腿支撑着没有倒下,但那张脸上前所未有的杀气让人似乎看到了死亡,左暄如同一个将军一样,站在满地狼藉血腥的战场之上,屹立不倒。
  “帝王血脉怎能居于他人之下!能站在我左暄之上的人只有一个,而你!不配!”狠厉响亮的声音震慑耳际,经久不散。
  那日的话,那日的人,让他们甘心俯首,可是今天,这是什么意思?
  “安静!”左暄一声大喝,大厅里瞬间没了声音。“以后,他将是木暄门真正的主人,我曾经说过,能站在我之上的,只有一人,也将是我左暄的老大。”左暄的目光转向水之墨,眼睛里的目光满是坚定。
  “我不同意!凭什么!同甘共苦这么多年,木暄门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他凭什么!除了老大你,其他人我雷鸣不会承认!”虽然对那个少年有好感,可是要做他的老大,就凭他那副瘦弱的仿佛沾风就倒的小身板吗?还是那张比女人还娇嫩精美的脸?
  “我们也不同意!木暄门的老大是个未成年,说出去,我们丢不起这个人!”底下反对声四起,左暄的行为太过突然,木暄门走到今天受到过多少屈辱,遭到过多少质疑,死过多少人,突然这一切都要交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天望,你呢?怎么想的?”左暄也不着急,墨墨的能力绝对在自己之上,这些人,如果墨墨想留,对墨墨而言轻而易举,除非,墨墨不在乎。
  被点到名字的人是那个戴眼镜的人,长相很书生的那种,有一种公子如玉的温柔感,但是大厅内的人目光却全部聚集了过来,显然这个人在木暄门的影响力不低。
  被称作天望的人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激动,从头到尾都十分冷静。“继续争吵下去绝对是下下策,导致的结果也是最差的,能让老大承认的人自然拥有过人之处,而且,看起来也已经得到了雪恋的认可。”
  天望的眼镜片反射出光亮,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那个少年不简单,可是外表看上去除了气质冷然超群外,似乎实力很弱,而且太过年幼。天望觉得,连旁边那个妖娆的男人都比那个少年有实力。
  可是却能同时得到老大和雪恋的认可,到底为什么呢?老大的认可?子染?夏木?雪恋的认可?尸体?药品?
------题外话------
  忘妖大概又要出门了,存稿实在不多,在外也不能上网,所以文文只能缩水了,亲们样样吧,等忘妖回来争取补上
  

☆、第七十七章

  “我的建议很简单,只要他赢了我,雷鸣,子陵,那么木暄门可以暂时听他调遣。”天望的建议得到了认同,反对声弱了下去,确实,争吵下去意义不大,而且,能赢得了雷鸣三人,那实力自然没话说。
  “墨墨?”左暄询问道。
  “可以。”水之墨淡淡点头。
  “我先来!比什么你来定,别说我雷鸣以大欺小。”雷鸣率先上前,这看似冲动的举动其实是最好的顺序,自己是主攻人员,可以趁此试探少年的实力,为了不输掉比试,少年一定会选择自己最擅长的方面,这样可以为后面两个智慧型的人提供资料。
  而且,无论是比力量,速度还是暗杀,他都绝不会输给这个小个子。
  少年缓步上前,走到雷鸣面前,无波澜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雷鸣呼吸一顿,瞬间有一种无所遁形的压力。
  少年缓缓伸出手。“猜硬币。”冷漠的吐出三个字。
  “什么?”雷鸣有些反应不过来。
  “比猜硬币。”少年不慌不忙展开拳头,手掌心上赫然是一枚泛着银光的一元硬币。
  雷鸣的身体僵住了。
  “噗……”左暄忍不住喷了。
  大厅里一众人都有些傻了,那个少年脑子没问题吧!这种时候居然用这种开玩笑的方式来决定胜负。
  雷鸣的身子抖啊抖,最后。“你在侮辱我吗?”雷鸣咆哮了。
  面对抓狂的雷鸣,少年依旧神色淡淡。“给你十次机会,只要猜对一次,你赢。”硬币已经被少年夹在食指与中指指尖。
  雷鸣努力深呼吸几次,终于平复了呼吸,正视少年。“好,我猜!”
  话音刚落,硬币“叮!”的一声脆响,飞上了半空,达到最高处又翻滚着落下,最后被少年稳稳握在手心,平举在两人中间。
  “正面。”雷鸣随意说道,大厅内的人纷纷张望过来。
  少年打开手掌。“反面。”清清淡淡的说出正确答案,雷鸣不以为意,反正还有九次机会,总会猜中的,他也不着急。
  随着一声脆响,硬币再次被弹上半空,复又落回少年手中。
  “正面。”打开手掌。“反面。”
  银光再次划过。“正面。”“反面。”……“正面,反面。”
  雷鸣开始有些怀疑,硬币再一次落回。“反面。”视线紧紧的盯着少年的手掌,手掌绽开。“正面。”
  雷鸣的额头开始出汗,硬币没有问题。
  “反面”“正面”……“正面”“反面”硬币似乎跟雷鸣作对一样,没有一次猜中。猜测的时间在慢慢拉长,雷鸣的情绪越发焦躁,大厅内的气氛也越来越宁静,安静的大厅上只回荡着两个声音。
  “最后一次了。”少年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雷鸣却死死的盯着少年指尖上的硬币,那神情似乎和那枚硬币有着十八辈子的不解之仇,在硬币即将飞起时。
  “等一下!最后这一次,我自己接!”雷鸣不相信自己的运气有这么差,如果硬币没有问题,那就是人的问题。
  “好。”没想到少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不在意的随意将硬币弹上半空。
  雷鸣立即伸出手掌,硬币落回,握住。
  

☆、第七十八章

  “正面。”迟疑良久,雷鸣才说出猜测,此时大厅中所有人的注意都已经完完全全被一枚小小的硬币所吸引,气氛从抛硬币开始就诡异的向着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大厅里死寂一片,每个人的思绪都有些微妙。
  雷鸣展开手掌,硬币安安静静躺在手心之中。那印刻其上的花纹图案似在嘲笑他一般。
  “我无话可说,我输了。”雷鸣低头认输,奇怪的竟然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这几分钟过得实在太折磨人了,比打他一顿还难受。终于结束了,将手中的硬币还给水之墨。
  雷鸣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硬币虽然是少年弹上半空,却是他自己亲手接住的,并握住后猜测,那个少年完全没有做手脚的机会,可是硬币没有问题,人也没有问题,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运气太差了,雷鸣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原因。
  “你叫什么名字?”不管是什么原因,自己确实输了,也终于开始正式这个身高只到自己肩膀的小个子少年。
  “墨爱,水墨之爱。”少年的情绪依旧如初,没有因为赢了比赛而有任何异样,这让雷鸣窘迫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爽朗的伸出手。
  “雷鸣,雷电之鸣。”两只手握在一起,雷鸣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好像有危险临近一般(好像~),但很快消失,雷鸣疑惑,难道是错觉吗?
  大厅里的气氛十分古怪,众人望向水之墨的眼神多了分探究,少了分轻蔑。
  雷鸣输了,输在了猜硬币上,众人均有一种被噎了的感觉,仅仅靠一枚硬币就得到了雷鸣的认可,是那个少年的运气太好?还是雷鸣的运气太差?
  雷鸣还不知道,今天这一场猜硬币的阴影将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雷鸣才对着水之墨感慨“小哥!你当初为什么第一个就坑了我!”
  “那么,下一个,我来好了。”站在中间,那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女生走了出来。
  根据天望所说的,这个女生叫子陵。子陵?子染?左暄?孤儿院?墓地?水之墨恍然,是那个当初给左暄打电话的女生。
  子陵在左暄说让出木暄门门主之位时就明白了那个少年的身份,若不是因为知道当初左暄那一次宣誓追随,并带着她来到墓地挑明关系,左暄又是一个认准了就一头扎到底的性格,追随者不可能改变,子陵也不可能将面前的这个绝色少年和五年前那个傻傻的书呆子女联系在一起。
  “看起来你的运气十分不错,很巧合,我的运气也一向很好。”子陵拿出了一个玻璃瓶。
  “这里有一百颗药,但是解药只有一颗,找出解药,就算你赢。忘了说了,刚刚雷鸣将硬币还给你的时候,我就在硬币上下了毒。三分钟内不服下解药,就会毒发,全身奇痒难忍,七窍流血,口不能言,耳不能听,目不视物,面目变得奇丑无比,三分钟内不服下解药,便无药可解,当然,不会致命,我还不想惹老大生气。”
  子陵,木暄门的医务人员,医术药理都十分擅长,虽然武力值不是最高的,但却是最麻烦的对手,和她对阵要时时提防,处处留意,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当然,如果你现在认输,我可以立刻将解药给你,你自己选择。”子陵将瓶子举在两人中间。
  

☆、第七十九章

  几秒钟,十几秒,几十秒,两分钟渐渐过去了,可少年却丝毫没有接瓶子的打算。
  “在搞什么?要么认输,要么动手!”
  “这就怕了!”
  “看来人家很在意白白净净的小脸。”
  “怎么,你羡慕?”
  “滚!”
  “……”
  人群中低低的议论声传来,子陵轻笑。“你是认输了吗?”说完,欲收回瓶子,少年却在这时伸出了手掌。
  子陵一愣。“你考虑好了?”
  “嗯。”水之墨冷漠应道。
  子陵不再多言,将瓶子递了过去,水之墨接住,打开瓶塞,将瓶子里的药丸倾到进早已准备好的盘子里。
  随着哗啦啦轻轻的响动,白色磁盘上布满了一颗颗圆润的暗棕色颗粒,色泽,大小完全看不出任何差别,想要在一百颗中挑出解药,这可比买彩票惊险多了。在众人均以为要花上一时半刻的时候,少年却动了。
  只见少年一丝停顿都没有,随意的捡起一颗就吞了,在前面看得清楚的人吓了一跳,这小子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吗?只是,还没来及惊呼,少年紧接着又拿起了一颗,然后,第三颗,第四颗……
  大厅里的人呆立的看着少年轻轻松松将一颗颗药丸吞进肚子,直到盘子空空如也。
  “吃完了。”少年平淡的声音响起,声音似乎还带了一点点可惜,一定是听错了!
  “我赢了。”水之墨将瓶子还给子陵,子陵僵硬了好一会才将瓶子收回。
  “我叫子陵,我想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子陵伸出手与水之墨相握。
  “嗯。”水之墨淡淡应道。
  “这样也算赢了吗?分明就是投机取巧!”水之墨的行为多少让人觉得有些钻规则空子的嫌疑。
  “不!他吃的第一颗就是解药。”子陵缓缓解释道“硬币上没有毒,瓶子上才有毒,玻璃瓶壁上是第一种毒,瓶塞上是第二种,瓶子内封有无色无味的气体是第三种毒药。”
  子陵的话还没说完,大厅里不少人都抖了抖,果然,最毒妇人心什么的不愧是千万年传承下来的真理,宁可得罪老大,也绝对不要惹到子陵!
  “每一种毒药各对应一种解药,但是这三种解药的服用顺序必须与中毒顺序相对应,否则会引起新的药理反应,如果说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墨爱,你真的赢了!”不过,这真的是仅仅靠运气就能完成的吗?子陵疑惑了。
  子陵全部解释完毕,大厅里一片哗然,子陵这手段也太变态了点吧。但是,那少年的运气也太好点了吧,这样都能过关,还是说,那个少年真的存在不一般的手段和能力。
  “看来只剩下我了。”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让人冷静的力量响起。“我可不相信什么运气,所谓的运气不过是概率学中极少数的例外。”
  天望推了推眼镜。“听人说,你踢飞了高莹,虽然有点偷袭的意味,但你应该是会武的,你的观察力很强,那就陪我玩玩吧,只要一分钟,一分钟后你还能站在这里,就算你赢。”
  话音刚落,天望就伸手欲摘掉眼镜,眼镜摘掉的瞬间,周围众人顷刻退了个干净,整齐的效率让水之墨都有些意外,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仿佛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第八十章

  一股强大的杀气突兀的出现,转瞬充斥满整间屋子。天望摘掉眼镜的瞬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