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44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44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蚴俏抻肼妆鹊娜儆筒聘唬裕淙荒讯群艽螅谌说娜惹槿锤吡恕
  

☆、第一百零一章

  “此次的任务地点是夏国统管史记的内阁大臣居所,白稣的庄园,白家是历史上极富盛名的史记家族,从蔚文帝开始更是一直持续至今,但在九十多年前,白稣突然失踪了,连皇室都失去了他的踪影,直到几年前,皇家侦探才查到了些线索,白稣的失踪与莎曼迪魔镜有关,莎曼迪魔镜又称神之镜和魔镜。”
  夏均刑的话再次掀起了一轮热烈的议论声。
  “是上世纪莎曼迪女王用的那个据说被诅咒了的镜子?”
  “我怎么听说是可以实现愿望的神之镜?”
  夏均刑适时打断众人的众说纷纭。“关于莎曼迪魔镜,世人有两种说法,同烈火残瞳一样存在正负两面,传说,在特定的条件下,不同的人在魔镜中能看到不同的幻象,这些幻象成就了一些人,也毁灭了一些人,因此,莎曼迪魔镜也有裁决之镜的说法。”
  “而根据皇家侦探调查的资料来看,魔镜很有可能在白稣的手中,但他运气十分不好,成为了被诅咒的一方而失踪并死亡,这最后一件拍品就是白稣庄园的相关信息,虽然排位赛的任务到最后的获取方法有很多,但此次拍卖的相关信息绝对是最全面的,当然也是最早的,对于这场赛事而言,时间的重要性想必大家都明白。起价,五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千万。”
  起拍价一出口,不少跃跃欲试的人都偃旗息鼓了,这个价位真的太高了,先不说能不能完成,就是拿到手,也难保不会被人抢去。这排位赛的任务可是中心街盯着的东西,想拿到它不只是有钱就可以,至少要拥有可以抗衡中心街街主的实力。
  “二十亿!”上等间阁外站着一人,身穿白衣,锋芒内敛,英挺容貌上一双深沉睿智的眼眸尤为引人注意,周身散发着似乎能掌控一切的淡然自信。
  “夏家!”夏家近几年被打压严重,而且夏仲羲似乎是有让夏末蓝掌权的意思,夏家内部交替似乎也并不顺利,夏家在中心街也仅仅掌控着第十街,今年这是要打算晋升了吗?
  忘夜归的中心街共分为十个街区,数字越小街区的面积,财力,权势也越大,自从君城崛起后,中心街的势力基本稳定下来。君澜帮掌控一三街区,红家二四六街,夕家七八街区,雪家五街区,夏家十,六(后被红家夺走)街区,还有个九街区,一直比较混乱,上一届排位赛第九街街主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暗杀了,所以街主一直在更换中,此次排位赛,不少人均看好内街的两大势力晋级中心街,即,暗夜,鬼影两大帮派。
  “四十亿!”另一处上等阁外紧接着传来声音。红莲随意倚靠在扶手上,与对面的夏末蓝遥遥相对,随意将价格提升一倍。
  从拍卖开始,四大家族的人就一直没有动作,看来真正的目标都在这最后一件拍品上,或者说,从君城崛起后一直维持的平衡终于要在今年被打破了!
  这最后一件拍品无论落入四大家族中哪一家,都会给其带来巨大的利益,甚至极有可能改变中心街的格局。
  

☆、第一百零二章

  “夏家被打压了这么久,今年忍不住了!”
  “看来今年忘夜归的排位赛会十分精彩啊!”
  下层席位上感慨的有之,看热闹的有之。
  “一百亿。”似乎早料到红莲的竞价,夏末蓝也并不在意,今天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红家,这是早就料到的结果。
  夕家因为红莲的关系不会参与竞价,君城似乎是皇室有些牵扯,相信这份关于排位赛的任务提示也并不会太过看中。只是……
  夏末蓝的目光微微扫过二楼的一处包厢,暗夜,这个意料之外的因素还真是让人不得不在意,铂瑞晶卡,不要说夏家,就是夏王恐怕都没有拥有的资格,那么,那个蓝发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又是为了什么而来?
  “三百亿。”
  “五百亿。”
  “……”
  最后一件拍品的争夺逐渐演变成了两大家族的对阵,飙升的价位让气氛陷入死寂。纵使是历届的拍卖中,任务提示的相关拍卖也从未高于一千万,但是如今,夏均刑的最后落锤,敲定了一千七百亿的高价。
  夏家是疯了吗?即使靠这个提示得到三个街区,没有三五年也赚不回这竞标价。还是说,这个传说之中的裁决之境真的存在不可思议的力量?
  “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有钱人的世界。”二楼包厢里,左暄窝在沙发里感慨,一千七百亿啊!这是什么概念?就拿来换了个高难度并且有生命危险的线索。
  拍卖会落幕,众人还在回味刚刚的竞价,包厢里突然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仿佛被撕裂的惨叫声夹杂着诡异的奇怪配音让暗夜包厢里的众人齐齐僵住。
  “喂。”雪恋淡定的拿出手机,按下通话键,诡异的惨叫声终于消失。留下屋内一头黑线的众人。
  “好…好特别的铃声…”莫小北擦了擦额头,个子最小的他(最矮的他也有一米七的身高)一向是个萝莉控,今天从见到雪恋开始就一直出于激动状态,好像洋娃娃啊!虽然照小哥还有很大差距,但是他只控萝莉,不控正太。
  可是这个奇葩到吓人的铃声是个怎么回事?莫小北冷汗,现年月的萝莉都爱好这个吗?
  雪恋的眉头轻皱,似乎有些不耐烦,电话里传来低沉听不清的男声。终于,雪恋嗤笑一声。
  “不必!你的恩赐对我来说只能是耻辱!从被除名的那天起,我就和雪阁没有任何关系,大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我这样称呼你,你也不用拿父母来压我,我想我的任何决定,爸爸妈妈都不会反对。”
  雪恋的情绪似乎有些失控,挂断电话后对着手机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左暄起身走到雪恋身边,叹了口气,拍了拍雪恋的肩膀,语气诚恳道。“雪恋,咱能换个手机铃声不?”
  雪恋“……”
  虽然被噎了一下,但很快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啊。”
  看着笑得分外诡异的雪恋,左暄突然有种毛毛的感觉。“额,要不还是别换了,这个其实也还不错。”
  

☆、第一百零三章

  “雪恋,你真的有进入白酥庄园的方法吗?”左暄趴在桌子上,无聊的吃甜点。
  拍卖会已经结束近半个月了,各个门派都忙着做任务,临风几人加上子陵几个分头外出工作,就连莫流都去做任务了。墨门目前剩下的人就只有墨墨,雪恋,左暄三个。
  值得一提的是,拍卖会结束后不久,暗夜就对外宣称改名,并归入墨门门下,这一消息犹如炸弹一样,打的众人措手不及。
  暗夜!这两个字在短短几年内造就了太多的奇迹,完成了太多看似不可能的任务,这可不是木暄门这样刚刚崛起的新生力量,暗夜这两个字已经是忘夜归中不可抹杀的存在。
  而且,暗夜,黑暗中的王者,其中的成员各个桀骜不驯,性格不羁,这样的一个组织为何突然间加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墨门?这墨门门主究竟有何能力?让狂妄如左暄,自由如临风都为之俯首,束缚。
  忘夜归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墨门没有参与,一是因为目标太大,容易惹人觊觎,虽然烈火残瞳的珍贵程度不在任务提示之下,但在这个时间段内,明显价值不敌最后的那件压轴品。而另一个原因就是,雪恋拥有关于白酥庄园的信息,虽然信息没有提示来的全面,但相信也有不小的收获。
  “当然,白酥庄园其实对很多人来说都有耳闻,毕竟在史记方面,没有任何一个家族的声望能超越白家,尤其是几十年前的突然消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人遗忘。”
  雪恋躲在太阳照不到的沙发北侧,懒懒的抱着一本书,同时回答左暄的问题。
  与之相反的,水之墨散漫的窝在太阳下的沙发南侧,猫一样的晒着太阳,黑宝石般的眼睛半眯着,不知有没有在听两人的谈话。
  “这么说,你没有遗忘了?不对呀!拍卖会上夏均刑说白酥是九十多年前失踪的,那个时候别说你了,你爸妈都没出生呢吧!”
  “白酥失踪时不过二十五岁,但是,我应该见过他。”雪恋的神色突然也有些困惑。“而且还很年轻。”
  “你没开玩笑吧!失踪时二十五,那现在岂不是一百多岁了!”左暄抖了抖,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不老这一说?还是,雪恋见到的根本不是人?!
  “我父母都是历史爱好者,尤其喜欢从各国历史中挖掘相关药物典籍,所以对白家也谈得上了解,我也在很小的时候见过白家一些人的照片。至于白酥,应该算得上极少数与父亲交好的人之一。”
  雪恋的思绪渐渐飞远,雪恋从出生开始就与普通的孩子不同,因为她从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她看见就是无止境的黑暗,盲童。
  但这不是最特别,特别的是,她的记忆是从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开始出现,普通的孩子也许五岁之前都不会有太多记忆,但她却可以记得一切想要记住的。
  虽然如此与众不同,但父母将她保护的很好,雪恋一直生活的很安逸,如同普通的孩子一样。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晚了,忘妖在这里道歉啦~
  

☆、第一百零四章

  这份安逸持续到雪恋五岁的时候,她记得,那一天是新年,下着漫天的大雪,白白的,软软的,小小的她跑在前面,留下一串串小脚印,爸爸妈妈像从前一样手牵手走在身后。
  三个人一起到爷爷家拜年,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呢?是回家之后吧。爸爸突然生病了,高烧不退,醒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爸爸妈妈不在手牵着手逛街,爸爸不在围着围裙为妈妈和雪恋做好吃的饭菜,不在给雪恋讲故事,甚至到后来和妈妈吵架,打架。最后,不在回家。
  那个时候的她不懂,不懂为什么人为什么会改变?虽然雪恋很聪明,虽然爷爷夸雪恋是天才,但是雪恋就是不明白,生活的转折点究竟错在了哪里,她好想去改正,可是,做不到。
  “小恋,别怕,爸爸只是生病了。”生病醒来后,面对冷漠的爸爸,妈妈笑着这样说。
  “小恋,爸爸有事不能回来了,妈妈陪你睡好不好。”第一次爸爸不回家的时候,妈妈这样说。
  “小恋,爸爸只是太生气了,才会这样,别怕。”第一次被爸爸打的时候,脸上带着伤的妈妈哭了。
  直到有一天,爸爸领着另外一个阿姨回家,妈妈什么也没说,抱着雪恋在房间里发呆,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似乎是天黑了,又天亮了,重复了两三次,雪恋快要饿晕的时候,妈妈突然笑了。
  “小恋,妈妈教你化妆好不好?等你学会了化妆,爸爸妈妈就会永远陪着你,不分开了。”妈妈的眼镜很亮,藏着雪恋看不懂的光。
  “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但只要妈妈高兴,雪恋就去学。而且,妈妈说,学完了,爸爸就不会离开了。
  就这样,在别的孩子堆积木,玩玩具,上学念着单纯的字母,画着简单的数字,笔画时,与雪恋为伴的则是各种各样的化妆工具。
  雪恋没有玩伴,因为她看不见,但是她有一个秘密伙伴,是住在隔壁的大叔。他长得很高,也很好看。当然,这是趁着大叔睡着的时候雪恋偷偷摸出来的,小气的大叔很少让人碰他。而且大叔很神秘,很厉害,除了雪恋,别人都没有发现他。
  虽然大叔多次校正要自己叫他哥哥,但是执拗的雪恋一直不肯,雪恋的童年很单调也很短暂,单调的童年终日与化妆品,药物为伴,孤独的除了大叔和家人,不认识其余的任何人。短暂的她还没来及细细品味世人所说的欢乐和天真就已经结束。
  “我的宝贝真是个天才!这样爸爸就能回家了。”妈妈抱着八岁的雪恋重重的亲在雪恋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
  “雪恋就是天才,大叔也是这么说的!”雪恋咯咯的笑着,骄傲仰着脑袋。
  “什么大叔,又胡说。”妈妈不在意的点点雪恋的额头。
  雪恋无奈的吐吐舌头,没办法,虽然已经三年了,但是大叔每次都会躲起来,不见外人,大叔说他姓白,名酥。好难听的名字呀!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雪恋感慨,被大叔好一顿修理。
  雪恋从未想过,妈妈说的那一天会来的如此突然,如此的措手不及。
------题外话------
  雪恋和左暄这两个角色都是忘妖比较喜欢的,所以以后也会陆续有两个人的故事。
  

☆、第一百零五章

  “雪恋!你神游到哪去了!”左暄将一小包零食扔了过来,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