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49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49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哦,爸爸也在天堂,爸爸出差去了那里,可是过了好久都没有回来,如果天使哥哥看到爸爸,让爸爸回家好不好,宝贝和妈妈很想他啊!”无知的童言说愣了众人。
  年轻妈妈也愣住了,宝贝自从丈夫去世后变得很内向,这让她一度十分忧心,没想到宝贝会突然对一个陌生人这么有好感,并且重新变得活跃。
  “嗯。”水之墨轻轻应道。
  “谢谢天使哥哥!”小女孩开心的站在了椅子上,搂着水之墨的脖子,对着水之墨嫩嫩的脸颊就亲了一口。
  一旁的左暄和雪恋石化,天呐!墨墨被吃豆腐了!
  “喂!小丫头!这么小就学会吃豆腐了!”一只有力的手突然伸了过来,拎着小女孩的衣领就将小女孩提了起来放到了公交车座椅中间的过道上。
  红莲一脸不爽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只到膝盖的小女孩。
  雪恋和左暄再度无奈,这都是什么人啊!能拿出点正常的态度对待孩子吗?悄悄捂住耳朵,准备迎接惊天动地的哭声。
  但是出人意料的,小女孩却并不畏惧红莲的气势。“大叔!宝贝不喜欢吃豆腐,大叔喜欢吃吗?宝贝没有抢啊!”小女孩无辜的望着红莲。
  红莲僵住,显然也被大叔两个字打击的不轻,可是又不能对一个孩子真的发火,只能瞪着眼睛和小女孩对视,周身不断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表示他现在心情十分不爽,甚至连一旁的几个学生都被气势所震,望了过来。
  本来还万分紧张以为再次惹到不良少年的年轻妈妈轻松了口气,虽然也染着红色头发,但气质完全不一样,不但没有丝毫痞气,而且耀眼如阳,温暖如火,又强势如王。
  看着对视的一大一小,不由得放下心来,虽然这个男人不简单,还很危险,但却不用担心对宝贝不利,这就是区别,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强者通过不断挑战强者证明自己的强大,弱者通过不断欺凌弱者来掩饰自己的弱小。
  “哇!大叔也好厉害!变的宽敞好多哦!”小女孩突然放弃与红莲对视,转着小脑袋环视一圈,对着红莲狂闪星星眼。
  再次被大叔两个字打击,红莲无奈放弃,小孩子这么难搞定吗?怎么这么无力呢?只是什么叫变的宽敞好多,小孩子说话都这么跳跃吗?
  “好了,宝贝不要闹了,我们要到站了。”女人拿起椅子旁放置的购物袋和包包。
  “要到家了吗?这么快!天使哥哥跟宝贝回家好不好。”小女孩迅速钻了过去,抱着水之墨的腿不放手。
  “宝贝,天使哥哥还有事要做的,不要缠着哥哥,会给天使哥哥添麻烦的。”
  “哦,这样啊。”不情愿的松开手。“天使哥哥记得叫爸爸回家哦。”
  公交车已经到站,后门已经打开,女人抱着小女孩向后门走去,透过肩膀,小女孩拼命的挥着手。
  下了车,车门渐渐关闭,依稀传来小女孩脆脆的声音。
  “到家啦,车上好挤啊!宝贝都快被挤扁扁了!”车门关闭,将所有的声音均关闭在了门外。
  车内几个人的视线瞬间转向了车外,公交车已经启动,车外的人影渐渐远处。
  左暄和雪恋良久才收回视线,互相望了一眼。车上?太挤了?!左暄的身体僵住了,是童言无忌,还是……
  “墨墨!那个小朋友说的……”
  “下车再说。”
  公交车内听到那最后一句话的人显然不止左暄和雪恋,其他参赛队伍的人也隐约听到了那天真的童言,稍稍放松点的气氛瞬间又跌入低估,一个个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不敢动作。
  没有受到影响的恐怕只有那几个半路上错车的高中学生,几个人的注意力早已经集中在了开车的司机身上。其中那个爆炸头的女生将嘴里嚼的口香糖顺手黏在了司机座椅的椅背上,只要司机靠在椅子上就会粘住。
  “什么嘛,好无趣,跟着机器人似的,一点其他的反应都没有。”不知过了多久,等不到恶作剧的女生小声的抱怨着,这个司机也太尽职尽责了吧,这已经多长时间了,一丝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他是怎么做到的?
  几个年轻人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偶尔传来笑声。
  路程漫漫,看不清前路,漆黑的夜色中,亮着红色光芒的公交车驶向了未知的旅程。
  “大叔!你怎么开车的?!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临城都能逛个遍了,怎么还没到百峰?!”
  长时间的寂静终于引起了几个学生隐隐的戒备之心,爆炸头女生不满的冲司机喊着,同时状似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车内的乘客,心头顿时涌上了一种诡异的恐慌,似乎自从上了车,这一整车的人都太过沉默了,即使不认识,也不应死寂到这般程度,一个个就好像奔赴刑场一样。
  “小帅哥,你到哪里下车?”女生中一个染着几缕紫色长发的女生转头向着水之墨询问,没办法,这个正太的长相实在是太具吸引力了,想不注意到都难。
  水之墨抬头看了一眼问话的女生,无聊的重新望向窗外。
  “你!装什么装!哪个学校的!”
  “切,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也太嫩了!”
  “小子,叫什么?哪个学校的?居然敢不给我们祁姐面子!”
  几个学生咋咋呼呼,不满的叫嚣,但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毕竟刚刚那个红头发的男人气场太强大了,不知道有没有关系,可是看车内这沉默的气氛又完全不像熟识的人。
  “砰!”一只剽悍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对拍靠外的座椅上,钢制的椅背夸张的凹下了一个弧度。
  “安静点!”左暄淡定的收回拳头,继续倚靠回椅子上。心里舒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不少,本来就精神紧张,这几个孩子还唧唧歪歪的没完没了,彻底点燃了左暄的火。
  看着变形的椅子,几个学生愣愣的长大了嘴巴,这是人该有的力量吗?好恐怖啊!偷偷瞥了眼另一边的剽悍女,几个学生终于老实了下来。
  公交车再次经过了两个站台,但奇怪的是名字却十分陌生,直到午夜两点左右,终于听到了让人心跳狂乱的名字。
  “终点站白家庄园已到达,请各位旅客携带好物品下车,感谢各位的乘坐,444路公交期待再次为您服务,下一次发车时间为九月十九日。”机械的女声响起,惊醒了沉默的众人。
  车门开启,靠后门最近的人逐渐按着顺序走下了阶梯。公交车上,几个学生却彻底慌乱了。
  “等一下!什么终点站!百峰学院呢?!难道过了吗?你得负责把我们送回去!”爆炸头女生暴怒,直接向着司机而去,一路上都十分不爽这个目中无人的司机,终于忍不下去了。
  一把揪住司机的衣领,想要将人提起来,但是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任凭怎么用力,就是无法撼动司机分毫。女生脸憋得通红,显然觉得自己十分丢脸。
  手上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司机似乎终于感觉到了不适,慢慢的转过了头,抬起脸。
  女生的身体猛地一颤,随后如烫到了一般,尖叫着松开了手,跌跌撞撞的冲开其余几个学生跳下了公交车,抚着心口剧烈的喘息。
  随后又是几声尖叫,几个学生争先恐后的从车上跳了下来。直到公交车开走,几个人仍旧在瑟瑟发抖,脸色发白。
  公交车内,司机依旧端坐在驾驶位上,僵硬的操作着公交车驶向黑暗。惨白冰冷的灯光下,依稀可以看见司机青黑色的皮肤,干瘪的皮肤似乎粘在骨头上一般,整个人好似一个裹了一层皮的干尸。而那双长久不曾转动的眼睛中一片白色,只有眼白,没有黑色的瞳孔。
  虽然不知道几个学生看见了什么,但显然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从踏出公交车的那一瞬间起,似乎温度骤降,秋风并不猛烈,但却寒的直入骨髓。
  马路虽然平坦,但路旁却没有路灯,漆黑的夜幕中只能靠着微薄的星光视物,隐隐约约似乎能看见一栋颇具规模的木质楼阁。
  “天呐!真是难以置信,居然还存在保存如此完好的古老木质楼阁!”高莹的队伍中一直沉默的古板中年男子脸上激动的甚至有些抽动,狂热的眼神带着让人无法理解的疯狂。相信如果不是碍于无人动作,恐怕早已经冲出去了。
  “忘夜归真是大手笔呀!先是公交车,然后是年代古老,保存程度完好到可以写入世界遗迹史的木质楼阁,这么做不显得太浪费吗?”鬼影帮中男子嘲讽的笑着。
  “可惜做的还是不够细致,公交车的样式虽然采用了二十多年前的方式,但车内的设施大概因为搜集困难,只采用了十多年的样式,最大的失误却是车子的制动,行驶都十分平稳,这是二十多年前的公交车所不具备的,车内座椅质量毫无灰尘,虽然不是新的,但质量仍旧算上乘,这根本不像长达二十年的使用情况。”夕暮冷静的分析着,丝毫不受黑暗而诡异气氛的影响。红莲赞同的拍了拍夕暮的肩膀,显然并不相信鬼神之说。
  “话不能这么说!是真是假只有试过才知道。”为了今天的排位赛,夏末紫特意穿了身方便行动的休闲服。夏家拍到了忘夜归拍卖会中关于任务的提示,而提示中的信息,恐怕即使是君城也无法全部知晓,因此,可以说夏家是目前知情最多的队伍。
  “切,当来开演唱会的吗?居然还背着小提琴!”对于气质长相均高自己不止一大截的夏末紫,高莹天生带着敌意。
  夏末紫看了一眼高莹。“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哭着求我演奏。”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激烈之感。
  

☆、第一百一十五章

  “走吧,看看排位赛的任务还能带给我什么惊喜,希望不要太无趣才好。”红莲率先走向黑暗中的楼阁,红色的发在夜色中十分醒目。
  “大小姐?”古板的中年男子有些激动,跃跃欲试。
  “走吧。”高莹也不踌躇,跟着红家和夕家走向了黑暗之中。
  其他队伍也纷纷紧随其后,鱼贯而去。
  “这里是哪里?你们去哪!喂喂!”五个学生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四面都是浓重的黑色,如同浸在墨水中一般,看不清,望不透,而因此更加恐惧。
  “慌什么!管他什么地方,既然别人能去,我们为什么不能去!而且看样子,这栋楼很古老的样子,没准能发现什么值钱的古董之类的东西,岂不是发了!”爆炸头的女生很快将公交车上的一幕当作是灯光下的错觉,取而代之的是对冒险的兴奋,和对金钱的贪妄。
  “你小说看多了吧!不过我们看起来无处可去了!”
  几个学生争论之际。
  “墨墨,我们走吗?”左暄站在水之墨身边,看着神色凝重的水之墨,很奇怪,一向面瘫的墨墨居然有了其他的表情,只是,她宁愿墨墨仍旧面瘫下去。
  “墨墨,我感觉很不好!”虽然是黑夜,雪恋却打开了雨伞,似乎在伞下更容易让她获得安全感。长年和尸体打交道,雪恋虽然从来没有目睹过鬼魂的存在,但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十分敏锐。
  水之墨拿出了一枚一元硬币,硬币在指尖灵巧环绕几圈,最后被水之墨轻轻弹上了半空,硬币旋转着,升高又下落,最后撞击在马路上,吸引了还未走远的一众人的是视线。
  “那个墨门门主在做什么?”雪恋伏对着旁边的管家询问。
  身穿黑色西服的管家皱眉思索,显然也不太明白。最后不确定的答道。“可能是某种占卜吧。”
  “无聊……”雪恋伏无趣的转身离开,其他人也陆续离开。
  而这边,左暄三人却在静静等待硬币的停止。银白色硬币旋转逐渐慢了下来,最后竖立在马路之上。
  “小帅哥,你占卜出什么了?”还没走的学生围了过来,对着立在地面上的硬币研究。
  “走吧。”水之墨神色终于舒缓,带着左暄和雪恋跟上了队伍,几个学生对视一眼,快跑几步跟上了队伍的脚步。
  众人离去之后,冰冷的柏油路上,阴阴的风不断吹过,立在马路上的硬币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去。
  公交车停的位置距离楼阁还有一段距离,延伸向楼阁的道路约有一百米,路两旁是枝叶未尽的老槐树。隐隐绰绰的枝条随着秋风轻晃,似乎某种欢迎仪式。
  不到一百米的路程走得格外漫长和压抑,好似走向的不是一个木质阁楼,而是一方断头之所。
  “天呐!”站立在楼阁之下,众人纷纷驻足仰望,不由得心生敬畏。黑暗之中,楼阁中无半点灯火,漆黑一片,但是却更显神秘。
  木质楼阁远比想象中宏大,建筑风格保留了千年前的古代造型,上翘的屋檐,原木色的窗棱,外部悬廊甚至不止一层,浓重的夜色中隐约可见四五层的样子。
  楼阁整体高约十四五米,因为看不真切,大约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