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59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59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真的不该惹这个人。
  “奈何无解。”水之墨冷漠说道,淡淡的眼神看得莫迟一阵发冷。莫迟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奈!奈何!”奈何是莫家独有的药物,经历了多少代的传承,却无一人配置出奈何的解药。不但是解药,奈何毒药的配方也十分珍贵,所以莫家中知道并有资格拥有的人只有家主一人!
  “你!你……”莫迟指着水之墨,磕磕绊绊的说不出完整的话。
  “我的母亲,是莫然。”水之墨冷冷的黑瞳中闪过一丝温暖,想起了在莫家生活的片段。“能死在奈何之下,你也无憾。五脏皆伤,六腑俱损,七窍流血,八魂尽散。”
  随着水之墨的话语,莫迟的神色更加惊恐,她惧怕死亡,但她更惧怕的是奈何的诅咒,奈何的创始者是谁已经无法考证,但是奈何的传说却一代一代的流传下来。服用了奈何的人,要么坠入地狱,永生无法前往极乐净土,要么魂飞魄散,从此不存于世。
  莫迟的身上开始渗出更多的血液,血液的颜色一成不变,呈现暗黑色,甚至衣服已经全部被血液浸湿,湿答答的贴在莫迟的身上。
  最终,不过一分钟,莫迟终究还是倒了下去,身体在地上不断抽搐,徒劳而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满屋的寂静,良久无声。
  高莹捂着嘴,无法相信莫迟竟然死了,就这么简单的死在了墨爱的手里,那个少年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一步,可是看着地上那虽然死亡却依旧往外渗着黑血的尸体,高莹一阵身体发寒。
  

☆、第一百三十四章

  莫然是谁?在场中人或许并不了解,莫家的相关信息都经由西伦国保密,莫家人的资料更是归属于西伦国的最高机密档案中,莫家除了其出神入化的医术和毒术,其他的状况似乎都与世界隔着一层面纱,神秘而强大。
  但是,莫迟最后眼中定格的那抹惊骇和恐惧却是如此明显,眼中那不可逾越的畏惧已经说明莫然恐怕是她无法企及的存在。
  “墨墨的母亲?好想见见啊!是不是很漂亮?”对于从来没有提过家里情况的水之墨,左暄和雪恋对墨墨的身份好奇很久了,但是一直没好意思询问。
  “很漂亮。”水之墨平淡却肯定的回答,莫然的美十分出尘,对外人冷漠而无情,就好似冰山血莲,神圣不可侵犯。“会见到的。”
  “你也是莫家人!”夏末紫终于醒悟,语气十分奇怪。墨爱?难道正确的写法是莫爱?可是解读起来不就是不要爱的意思?谁会给自己的孩子取这么不详的名字?
  灯火通明的楼阁中,满屋凌乱的血迹和浓烈的血腥味构成了一副血色的图画。看着神情冷淡在那里泰然自若讨论问题的一队人马,在看看地面上那具还未冷却的尸体,高莹和姚雪霏神色各异。
  高莹一是震撼于莫迟的死亡,一是惊讶于墨爱的身份。另外就是遍布全身的寒冷,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与那些人的差距,那种冷漠和对生死的漠视不是现在的她能够拥有的。
  而身披黑袍的姚雪霏身体微微颤抖,从战斗开始,她就不断的向后躲,生怕自己被发现,强烈的恐惧让她失去了最初的勇气,墨爱根本不是她可以战胜的!根本赢不了!即使有预言也没有用,似乎未来在墨爱的身上都出现了扭曲。
  水之墨没有回答夏末紫的问题,而是淡淡的看向一旁一身黑袍的鬼塚。
  鬼塚的身体僵住,无形的压力让他有些透不过气,他斗不过莫迟,那个女人的身份太神秘,而且医术和毒术都十分高明,甚至可以说在夏国是无敌的存在,自从她出现,鬼影帮内部裂痕不断扩大,父亲和三鼎的失踪更是雪上加霜,这次排位赛他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任务,而是除掉莫迟。
  莫流和墨爱的出现让鬼塚看到了机会,虽然不知道莫流的身份,但莫迟明显十分惧怕莫流,而莫迟对于裁决之镜这类玄之又玄的物品似乎有着偏执的疯狂迷恋,也或者在查询着什么重要的线索。
  “没有下次。”水之墨转开视线,她的冷漠和懒散并不代表她愚钝,鬼塚明显是想借她之手除掉莫迟,刻意激怒莫迟,让莫迟失去最基本的判断与自己交手。她可以不在乎,也可以装作不知情,但是今天显然水之墨的心情十分不好,情绪也十分不稳定,若不是因为三鼎的关系,鬼塚今天已经无法站在这里了。
  鬼塚松了一口气,这个少年实在是诡异,究竟是怎样的经历和生长造就了这样年轻却强大的他?不过好在计划总算成功了,但是这个决定现在看来太过草率了!
  深夜,各支队伍分别在二楼找了房间休息,窗外是还未停歇的狂风骤雨,嘶吼着仿佛要摧毁整个世界,楼阁内是不为所动的长明灯火,一如曾经的那个夜晚,那个绯瞳乍现的雨夜。
  房内的左暄和雪恋已经睡下,水之墨轻轻离开了房间,靠在门外的栅栏上望着满眼的灯火发呆。突然旁边传来轻轻的响动,同样失眠的红莲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了裹了层淡淡光晕的水之墨,飘渺的不似真实。
  “睡不着吗?”走到水之墨身边,同样靠在栏杆上,红莲询问。
  “嗯。”一动不动,水之墨低低的应答。
  “因为莫流?”红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一些,但仍旧有些咬牙切齿,这五年他究竟错过了多少?不甘心!
  他以为会自己走完漫长的一生,除了夕暮他从不信任任何人,哪怕是他的父亲,更不要说女人。
  直到遇到了她,冥冥之中的缘分,奇异的让他渐渐认识了她,一点一点改变着他的认知,慢慢的悄无声息的驻扎进心脏,可是,还未来得及告诉她,看着雪崩的山岭,那一瞬间,似乎他的心中也有什么跟着一起崩塌了,从此陷入疯狂。
  水之墨沉默良久,才吐出两个字。“不是。”
  这两个字却成功的点亮了红莲的双眸,但又有些懊恼,小墨在这方面似乎尤其迟钝呢?
  红莲的心思水之墨没有兴趣猜测,现在的她迷惘不已,虽然找回了一些记忆,可是还有很多很多被遗忘过去没有想起,例如那首出现在脑海中的诗,例如只有声音而没有画面的片段,而且她的记忆仿佛出现了断痕,连接不起来。
  那个雨夜,白家灭门,可是之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独自离开,甚至留下了那具尸体和那个洋娃娃。
  寂静的夜还很长,空荡明亮的楼阁中低低传来红莲的声音,偶尔还伴随着水之墨淡淡的应答声。
------题外话------
  今天有事情耽误了,匆忙补上,字数有点少撒~忘妖正在考虑加快发展,尽快完结本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时近清晨,水之墨才重新返回房间。红莲浅笑望着水之墨离开的身影,眼中情绪波涛汹涌。
  今日在地下的那间工作室中,裁决之镜碎裂,碎片被狂风席卷四散,而恰巧有那么一小块碎片自他眼前滑落,在那小小的不规则的镜面之上,他,仿佛看到了未来。
  “小墨,希望那未来只是幻觉。”红莲火红的发,柔柔的,暖暖的,却带着患得患失的绝望。
  裁决之镜虽然破碎,但排位赛的任务仍旧要继续,没有了裁决之镜,众人的目标自然转向了白家楼阁中其他有价值的物品,比如说——白家未曾对外公布的私家笔记!
  进入楼阁的第二个清晨,各支队伍重新整装,纷纷准备向着楼阁上的四楼前进,但是苦于没有上去的路,楼梯处的机关也无法打开,还有那数量惊人的未知怪物,所以都没有擅自离开,而是等待着墨门的出现。
  而此时墨门的房间房门依旧紧闭,房间内依稀传来打呼噜的声音,夏末紫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冷哼一声,放下了敲门的手。
  房间内,左暄裹着被子呼呼大睡,丝毫没有醒来的自觉,另一边的雪恋迷迷糊糊的穿着衣服,还不时摸一摸床头的黑伞,水之墨静静的抱膝坐在床上,望着窗外不断冲刷着玻璃的雨水发呆。
  洗漱完毕,叼着带来的压缩饼干,左暄打开房门的瞬间差点噎住,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多人一个个的全都站在她们门外,而且看样子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了。
  “呦!大清早的各位是来请安的吗?”左暄三两口解决完饼干,不雅的打了个哈欠。
  “早?!已经九点多了!摆什么架子!”夏末紫不悦的提醒,当然后面的那几个字是嘀咕着说的,对于墨爱的实力,她还是有些畏惧的,而且左暄和雪恋的实力也不弱,真的打起来,夏家讨不到好处。
  “才九点啊!左暄要不要睡个回笼觉?”雪恋懒懒的询问,气得夏末紫一阵咬牙。
  终于水之墨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在场的人纷纷打了个寒颤,怎么感觉这墨门门主今天的气息更加冰冷压抑了?难道是没睡好?
  “墨门主,我们商量了一下,一起寻找进入四楼的方法,进入四楼后能拿到什么各凭本事!当然对于一些东西,墨门具有优先选择权,你的意思呢?”书魅妖娆的倚在栏杆上,只是语气中多了分敬畏和戒备。
  水之墨抬头漠然的看向站在最靠外的君城,最后终于开口。“不,能上去的,只有他。”伸手指向君城,君城抬头,面具下的情绪看不真切。
  “凭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去!”除了愤怒夏末紫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墨爱这是什么意思?“不用你!我夏家一样能够上去!哥!我们走!”
  伸手去拉身边的夏末蓝,但夏末蓝却不为所动。“哥!”夏末紫不依,难道连哥哥也放弃了?怎么可能?一向最不服输的哥哥怎么会在还没尝试过时就已经放弃了。
  “小墨,我们在下面等你。”即使墨爱没有说,红莲也知道能上四楼的条件一定极为苛刻,白家这栋楼阁不合常理的地方太多。
  “那我去睡觉了,墨墨早点下来。”左暄挥挥手,拉着雪恋回了房间。
  屋外,一行人神色各异。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夏末蓝并不恼火的询问。
  “没必要。”冷漠的回答,水之墨已经转身离开。一旁的君城起步跟上。
  夏末蓝被噎,大概很少有人如此不给面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却也知道墨爱的回答没有丝毫恶意,真的只是简单的没必要而已。夏末蓝轻笑一声。“还真是一个简单的人。”
  跟着水之墨返回一楼,君城没有任何询问的意思,水之墨轻轻的沿着墙边走动,手掌缓缓在墙壁上滑动。熟练的将硬币嵌入墙壁之内,暗门开启,踏入黑暗的暗道之中,情节仿佛重复昨夜一般,楼梯向下延伸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但很快,楼梯的角度开始发生变化,随后逐渐上升,黑暗之中两个人谁也没说话,纵然有着千百种疑问和谜团,君城也没有开口询问的打算。
  停下脚步,几声硬币的清脆响动后,熟悉的微光传入。随着水之墨的脚步,君城也踏入了那抹光辉之中。
  满目的白,仿佛置身到了一个无暇的世界。如果到过三楼,君城一定会发现,这里的构造和三楼十分相似,只是少了那诡异的黑色雕像,雕龙附凤的朱红原木柱子,质地特殊而轻轻晃动的轻纱,只是颜色由艳丽的红转变为了无暇的白。
  随着两个人的进入,轻纱的浮动渐渐变大,并不断传播开来。另外比较特殊的是房间没有窗子,所有光明的来源是那真正的长明灯盏,不会随着太阳的升起而熄灭,真真正正燃烧了千百年。
  长明灯呈阶梯式依次摆了九层,环绕着房间,整齐的紧邻墙壁排列,从上方看下去,房间的灯火如一个一个的正方形,不断缩小,好似凹陷下去了一样。
  白家楼阁,四层亡灵,三层祭奠,二层居所,一层待客,地下轮回。
  缓步向着中心而去,君城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中心的方亭之中存在着的,就是他一直寻找着的。
  几分钟后,两个人站在了亭子的边缘,飘摇的白纱遮挡着视野。
  “想知道答案,进去即可,君城,或许我该叫你白酥。”水之墨食指在白纱上轻滑,平静的仿佛在陈述,眼睛也不看向身体瞬间紧绷的君城。
  君城的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杀气,亭子周围的白纱也仿佛感受到了君城的杀气,猛然凌乱翻飞,唯有水之墨食指间下的那一抹轻纱依旧轻轻缓缓的浮动。“你!是谁?”
  “吾名,水之墨。”水之墨的食指在白纱顿住,轻轻继续说道。“若想知道,进入即可。”
  水之墨?君城的脑海中有什么若隐若现,这三个字仿佛深烙进灵魂,即使转世也不应该忘记的,可是想不起来。凝眉,君城终伸出手,遮开亭子上的白纱。“裁决之镜!”
  

☆、第一百三十六章

  方亭之中的物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