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66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66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肝ⅲ匆鄣亩崮浚郎煌
  “墨墨,我会等着,你不要失言。是你的诅咒让我永存于世,所以你要负责的……”水之墨没有回头,君城却知道,她听得见。
  这一别,两人又将天各一方,曾经的岁月那么遥远,即使时间已经模糊,那些画面,那些誓言却如此清晰,永远印刻在心头,无法言明的情,不说不是因为不在意,而是愿意用永生来等,等你自己醒悟的那一天。
  那一夜,君城在那里站了一夜,细细回忆着曾经的一切,从白家楼阁门前的初见,到点滴的相处岁月,有宠溺,有欢笑,有争斗,有心痛,还有那滂沱大雨中的绝艳血色……
  即使厌倦了勾心斗角,但若这是你所想,且试天下又有何不可。踏出这间房,小小白只会在你回来的那一刻苏醒,而在你回来之前,他依旧是那带着面具的君城或者夏君无邪!
  冰冷的海岸线上,冬季的风凛冽的刺骨。
  “三王子,我们回吧,两位王子已经走了。”看不见的暗处,侍者小心的询问着,生怕这位体弱多病的王子染了风寒,但是仍旧如之前一样没有得到回答。
  

☆、第一百四十三章

  此时的蜃楼之中,灯火逐渐熄灭,只余下必要的灯光。奔波之后,众人也纷纷陷入了沉睡。
  无垠的大海宁静如常,接受一切,又仿佛是吞噬了一切。
  次日,睡到自然醒的左暄打了个哈欠,终于离开了床,赤脚踩在地毯上来到窗前拉开了窗帘,耀眼而温暖的光顿时倾泻而下照进屋内。
  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蓝,左暄愣了许久才恍然响起目前的处境。
  “终于起来了,大厅正在开会呢,走吧。”另一间屋子中传来雪恋的声音。
  “所以说!怎么没有人叫我!”左暄扶额,之前是宴会迟到,这一次是开会迟到。
  “前提是有人能叫得醒你。”拿着黑伞,雪恋和水之墨穿戴整齐的出现,闲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左暄手忙脚乱。
  几分钟后,三个人出现在了宽敞的大厅之中。“不好意思,来晚了。”
  几个人的视线转了过来,在场中都是涵养极好的人,对于三个人的迟到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既然墨门的三位也到了,我也就进入正题。”夏君无凌示意三人坐在沙发上,平静的说道。
  “关于此次遗迹的具体位置还未有准确的数据,只有大概的经纬度,但这些远远不够,否则也不会经历了千百年仍旧无人发觉,我们首先要找到的是一个古老的村落,一个可以频繁看到海市蜃楼的村落。”
  “海市蜃楼这种需要诸多条件才能看见的光学现象如果太过频繁的出现就不再是偶然了,找到村落后,确定村落的坐标,再结合大概的经纬度就可以推测出遗迹的具体方位。”
  “我有点听不懂唉!”左暄打断夏君无凌的话。“海市蜃楼和遗迹有什么关系?难道海市蜃楼反射的就是遗迹的映像吗?”
  “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海市蜃楼中反射出的画面经过无数次的比对,发现不是任何世界上已知的建筑,而且反射出的建筑物很像我国远古的建筑风格,所以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遗迹。”
  “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恐怕海市蜃楼中看到不止建筑物而已吧,你说呢?无凌王子。”红莲斜斜的倚在沙发上,似开玩笑的说着。
  “红少果然厉害,在众多海市蜃楼的照片中,发现了几张同一处建筑的照片,但是却有些许的差别,而这些差别更像是人为造成的,并且,有一个亲眼目睹了海市蜃楼的皇家侦探死前说过在海市蜃楼中隐隐约约有影子晃动,起初他以为是光学现象造成的,但后来随着映像的渐渐清晰,那些更像是人影。”
  夏君无凌微微皱眉,似乎对于自己所说的话也有些许疑问。
  “看来连王子殿下都不太相信自己所说的。那个侦探死因是什么?”
  “死因不明,他是唯一一个活着回到夏国的人,但是不出几天,他的血液流速迅速变慢,最后凝固,尸检的结果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好诡异,雪恋听说过这种情况吗?”关于尸体方面的信息,左暄转向一边的雪恋。
  雪恋打着黑伞坐在沙发上,手中不断旋转着伞柄,黑伞缓缓的转动着。思索一会,雪恋终于开口。“见过,但是不知道原因,似乎和白家有关系。”
  “没了?”等了良久,左暄无奈,这么简洁?
  “没了。”雪恋似乎不愿多言,淡淡的回答。
  “白家刑法锁魂,通过催眠扰乱人体正常的代谢,体内的神经,细胞会不受控制的工作,死亡时间几分钟到几年不等,过程极度痛苦,也被称为体内凌迟。”水之墨的声音突然淡淡的响起,而内容更是让人惊愕不已。
  “白家楼阁的墙壁上有记载。”似乎是知道众人的疑问,水之墨继续说道。
  “墨墨,你是过目不忘吗?”左暄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想起白家楼阁那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而且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那是什么朝代的字体都有,有很多字体她都不认识。
  “可以。”水之墨平静的回答,一点都不知道这答案有多么的让人无语。如果不是熟悉了墨爱的性格,恐怕真的是要认为性格高傲了。
  几个人又讨论了一下白家的问题,以及行程的问题。期间说起目的地,在夏君无凌告知真正的目的地是南幕洋后,场面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渡轮上的生活十分单调,虽然蜃楼上的娱乐设施一应俱全,但想到此行的凶险,恐怕没有人会有兴趣在这里浪费时间,当然,不排除个别的意外。例如泳池中玩的不亦乐乎的左暄和雪恋,泳池旁的躺椅上,水之墨静静的睡着,惬意的享受着阳光,蜃楼行驶的方向靠近热带,温度越来越高,一下子脱离了冬季的严寒,反而让人有些不适。
  “墨门主,不知可有兴趣做个交易。”旁边的躺椅上突然传来声响,似乎有人坐在了那里,而声音的主人赫然就是夏君无凌。
  夏君无凌饶有兴趣的注视着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少年,白皙而细腻的皮肤,消瘦的身型,如果不是那身浑然天成的压迫气息,恐怕他更容易相信,面前的少年根本就是个少女。
  “墨门主不说话,我可就当墨门主是默认了。”夏君无凌自然知道椅子上的少年根本没有睡着,对于水之墨的不理睬也不羞恼,只是浅笑着压低了身体,在水之墨耳边轻轻说着。
  果然椅子上的少年睁开了双眼,平静的与上方的夏君无凌对视。无声的较量在彼此眼中交汇。
  “大王子当真好雅兴,居然在这里游泳。”听不出喜怒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两人间沉默。
  随后,水之墨感觉身体一轻,人已经窝进了一个有力的怀抱。而一双手已经遮上了她的眼睛。
  “彼此彼此,红少不也是如此吗?只是不知道红少感兴趣的究竟是这池清水还是池边的人呢?”夏君无凌直起身子。
  “大王子呢?对什么比较感兴趣?”
  “我感兴趣的恐怕和红少的一样呢。”夏君无凌的话刚落,强烈的杀气便席卷而来。
  “红少大可放心,开玩笑而已,我感兴趣的东西永远只有一样而已,或许我们还有合作的可能。”夏君无凌笑意不减,对红莲的杀意视而不见。
  “大哥在和红少说什么?看来并不是很愉快啊!”夏君无胤的声音响起,只是话还没有说完,红莲已经抱着水之墨离开,留下两双若有所思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来。”一处安静的被风区,红莲将水之墨放了下来,两人坐在阶梯上,水之墨开口询问,以红家的权势和红莲的性格,根本就不在意什么国姓。
  “你为什么要去?”没有回答水之墨的问题,红莲反问水之墨。从白家之行后,他便有了很强烈的危机感,一种患得患失的不安。
  “找答案。”水之墨抱膝坐着,即使感觉到危险,但依旧要去,仿佛是宿命一般,而且感觉到,那里将解开一切的谜团。
  “那就当是陪你找答案吧。”相对于以前,红莲的话也变得少了很多,阴郁的眼神中隐藏了太多的情绪。
  “哦。”水之墨不在追问,似乎是真的相信了,也似乎并没有兴趣去了解为什么。
  红莲望着无边际的海面放空了视线,小墨,你可知道,一个人最大的悲哀不是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而是爱上一个没有心的人!你的心究竟丢在了哪里?为什么你永远不在乎?
  半个月后,蜃楼停在了西大陆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耶伽,耶伽地处西大路最南角,水路尤为发达,是海上至关重要的转着点,大部分船只都会在这里进行交易或补给,而蜃楼停在这里的原因则是接人,各国的探险队已经事先到达了这里。
  蜃楼驶进渡口的时候依旧是在深夜,同夏国时一样,选择了冷清的方位,渡轮只短暂的停留了不足十分钟,便再次起航。
  几支队伍陆陆续续出现在灯火通明的大厅之中,首先进入的是西伦国的队伍,其后便都是西大陆的探险队,完全不同于中亚大陆的体形,肤色,五官。前前后后共出现了四支队伍,加上夏国的队伍共五支探险队。
  “想不到夏国的队伍只有四人参加,夏王还真是自信啊!”西大陆的队伍中传来声音,由于不是母语,所以说起来显得有几分生疏。由于此次任务的目的地明显是中亚的古迹,所以此次参加探险对的人员至少会讲中亚语言。
  “诸位不要误会,我们的队员有三位已经睡下了。会有佣人带领各位前往居住的楼层,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也不急,毕竟我们要一起在这海上渡过很长的时间。”夏君无凌啪的一声合上书本,不间断的说完后便离开,一旁的三个人也纷纷起身,似乎对于其他国家探险队的迎接只是个形式。
  而睡的安稳的左暄根本无知无觉,不知道船上已经多了二十多人。雪恋和水之墨也只是感觉到了渡船的停顿。
  蜃楼上种植园,养殖区一应俱全,整个渡轮基本上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在这里可以吃到天然无污染的蔬菜水果,喝到纯净的鲜牛奶,而这些则成了左暄早起的原因。
  对于一个绝对的吃货,即使是舒适的大床也留不住她的人影,除了最初的一天,左暄起晚后,从第二天开始,左暄已经成了三人套房中起的最早的一个。
  一边哼着歌,左暄心情愉快的收拾床铺,拉窗帘,洗漱。并且不时喊另外两个房间的雪恋和水之墨。
  几分钟,三个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明亮宽敞的餐厅中。虽然船上的人不多,但食物却一样不少,从各式糕点,面点,饮品,甜点,只要你想得到的,这里都能找得到。
  “今天怎么换口味了?”转了一圈,左暄端着餐盘回到餐桌,餐盘中多了几样西式糕点。
  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左暄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由于做的位置视角很开阔,所以一眼便能看到餐厅的入口处。
  餐厅的门再次打开了,只是出现的却不是熟悉的夏国探险队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一个身材修长,凹凸有致的天生尤物,金黄色的大卷长发,西方人特有样貌和蓝眸更给她添了分妖娆。
  左暄呆了两秒,下意识的挺了挺胸,随后才反应过来。船上怎么有不认识的人。
  顺着左暄的视线,水之墨和雪恋的视线也转移了过去,妖娆女子身后陆陆续续跟着走进了七八个衣着统一的人,或男或女,但无一例外都行动有素,步伐稳健。
  这还没有结束,几秒钟之后,又一队衣着统一的队伍出现在餐厅之中,与刚刚的队伍相比,队伍人数相当,只是全部是男子,身材十分健壮,手臂上的肌肉清晰可见。随后,其他的队伍也纷纷出现,各个队伍之间并不熟悉,所以没有什么言语,各自聚在各自的地方吃早餐。
  “早啊!”夏国队伍的人终于出现,人刚进门,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夏君无胤端着一张天真无邪的面孔笑嘻嘻的隔着很远对水之墨三人打招呼。
  相对于夏君无凌略显老成的微笑,夏君无胤似乎由于年纪尚小,脸颊还有些婴儿肥,甚至笑起来还有浅浅的酒窝。
  餐厅中其余几支队伍的视线有意无意扫过了餐桌上的三人,虽然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但直到现在才确定,这三个人就是夏国队伍中那另外的三个人,但是,为什么会有一个未成年?
  “早。”雪恋浅浅的回道,而另外两个则根本没有回答的打算,夏君无胤仿佛也习惯了一般,简单选了几样食物就走了过来。夏君无凌,红莲,夏末蓝则平静的紧随其后。
  “这些是其他国家的队伍?有这么多?”左暄低低的询问,突然一下子多出这么的人,着实让人意外。
  “对,昨天晚上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