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

第7章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第7章

小说: 重生之绯瞳言灵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绻裉旎鼓芑钭爬肟蔷透嫠桑箨研α恕
  “遗言说完了?说完了就送你们上路!”许离看着木呆呆的夏木,眼里泛起了浓浓的杀意。
  “嗯。”面前的书呆子头也没抬,淡淡应了一声,众人无语。
  许离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别太在意,否则会被气死。不再多言,快步冲到夏木面前,砸向她的右腿。
  周围的学生却没有动,一个书呆子而已,离姐一个人就能轻易解决掉,他们不过是来撑场子而已,学生打架都有自己的气场,而且这也是使新加入的成员承认许离这个领导者的一种方式,见识了许离的手段,才能使一些心高气傲的家伙彻底臣服。
  面前的夏木还呆在原地,许离手中的铁棍已经近在咫尺。就在铁棍即将打在夏木身上的时候,一抹亮白的光芒划过,快的让人看不清是什么。
  许离眼前一花,手指便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惨叫一声,铁棍脱离了手心,由于惯性,铁棍从夏木身侧飞过,而一只手横空伸出,竟然快的抓住了即将溜走的铁棍末端。
  周围的学生困惑的看着面前的形势,他们根本无法看清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本应在许离手中的铁棍瞬间转移到了夏木的手中,而许离则不住的颤抖,似乎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第十三章 利息贵了点

  许离用左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右手腕,企图减轻疼痛。剧痛惨白了她的脸颊。要她怎么相信,自己根本没有看清面前的书呆子是怎么出手的,而自己的右手已经废了。
  除了大拇指,其余四根手指一瞬间碎了,不是断掉,而是不知道被什么撞在了关节处,四根手指被撞碎了。狠狠咬着牙,许离如同刚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湿了。
  “啊!”许离又一声惨叫,周围的学生都被吓住了,这一次,他们清楚的听到了骨头被折断的声音,许离的双手从手腕处被折断了。
  “这双手,拿了我的钱,现在该还给我了,不是吗?不好意思,利息有一点点高了。”平静的话说的如此理所当然。
  许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由自主的开始后退。她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这怎么可能?面前的那个贱民连动都没动,就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那平静的语气此时听起来却如同死亡通告般毫无感情,让人无力抗拒。
  许离直到感觉不到那种冰冷的压抑才停了下来。自认为退到了足够安全的距离。“你们还发什么呆!还不给我上!”忍着揪心的痛,许离只能将一切赌在了身后的学生身上,夏木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许离喊完却发现身后毫无动静,不由得有些慌了,这些没用的东西,有事的时候怎么一个能用的都没有。
  “你们这群废物!都聋了吗?”许离转头望向身后,却只看到身后已经没有一个人站在原地,所有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的昏倒在了地上。
  许离一阵眩晕,坐在了地上。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她只感觉前所未有的绝望。
  “你做了什么?”从夏木一踏进这间屋子,距离她最近的人始终是自己,可是,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出手的?那可是十六个人啊!怎么会哼也没哼的就晕了。
  “把他们打晕了,就不会有人看见是我杀了你。”水之墨终于抬起了头。而许离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空白了。
  昏暗的屋子里,仅剩的一抹夕阳投进窗子,却照耀了一双灿然若红宝石的绯瞳。诡异,唯美,绚丽到了极致。
  一阵手机铃声适时响起,拉回了许离的理智。之前被许离扔到左暄身上的手机已经落在地上,正焦躁的响个不停。许离瞪着几步外的夏木,恐惧的颤抖着,一种诡异的直觉告诉她,那个手机一旦接通,带给她的只能是毁灭。
  随着手机铃声的回荡,许离惊恐的看着夏木迈开了步子,可是她却只能僵硬的坐在原地,无法动弹。
  夏木走到墙边,在左暄震撼的目光中拾起手机,平静的返回许离的身边,按下免提。“许离小姐吗?许弃小姐被人杀害了!请马上到医院来……”
  空荡阴暗的屋子里,电话里传出的话充满了黑暗,使许离本就混乱的世界更加沉重。“小弃……”许离喃喃的念着许弃的名字,悲伤已经让她忘记了恐惧,眼泪还在继续。
  “找不到你,我就去了医院。”面前的人依旧面无表情,那双血瞳平静的如同早已死去一般。只是望了一眼那双眼睛,许离强烈的杀意瞬间溃散,她赢不了夏木,这是大脑里反射的唯一信息。她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狼狈的自己,而夏木,就如同地狱的主宰,低头俯视着悲哀的她,她的怨恨,她的悲痛在这个无情的人面前是多么的无力。
  许离死了,用她那双折断的手夹着一把水果刀自杀了。而根据警方的调查,许离,许弃是死在了同一把水果刀上。
  一时间,许氏姐妹的离奇死亡成了斯美的热点话题。各种猜测层出不穷,有说许氏姐妹是得罪了哪个强大的帮派,也有说许离杀死了许弃,后有自杀的。
  至于跟随许离的那些人却对此绝口不提,他们并没有见到许离的死亡,甚至怎么晕倒的都不知道,但是夏木的身后一定有一个十分强大的人在帮她,不然凭那个书呆子又怎么可能伤得到跆拳道黑带的许离。一定是夏木身后的人杀掉了许弃,许离。许氏姐妹都惹不起的人,他们怎么敢惹。
  “木木,许氏家族的人真的不会找麻烦吗?”自从外城被夏木救回来后,左暄就改口叫夏木木木,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奇怪的是却没有任何人来找麻烦。甚至许离许弃的父母都没有出现过,这让左暄很不解也很不安。
  “不会。”水之墨躺在吊竹板上,竹板床已经在左暄的威逼利诱下铺上了厚厚的床垫,还有一床软软的被子,这导致水之墨更喜欢窝在上面了。
  “原因呢?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别再让我提心吊胆了。”左暄看着优哉游哉的夏木很无奈,说实话,那天的夏木带给了她太多的震撼,夏木出现的时候,她更多的是感动,可是在见识了她简简单单几句话,几个动作逼死许离之后,左暄真的被震撼了,那双诡异绝美的血瞳,能够轻易的让人放弃希望和抵抗。
  “直觉,许离,许弃本就是被抛弃的人。”她们的父母已经有了各自新的生活,怎么会毫无顾忌的来追究她们的死,何况还是在不知道许离,许弃得罪了什么人的情况下。至于那些贵族学生,则更没有这个胆量。
  “但许离,许弃毕竟是他们的孩子呀!亲生父母怎么可能会不管。”
  “亲生?父母?算什么?”水之墨冷漠道。夏木窝囊的被咬死在狗窝,如果不是自己重生,夏家人恐怕没人在意吧。
  左暄沉默了,是啊,她都差一点忘了,自己不也是被抛弃的吗?
  “左暄,明天开始,我会出去打工。”经过这几天的折腾,夏木的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水之墨不想也不可能向夏家伸手要钱,上周的事情,让水之墨更加迫切的想要变强。所以之后,水之墨用夏家给的并不充裕的生活费买了一些东西,当然,在左暄看到夏木买的东西后,直接定义成一堆妙明奇妙的东西。
  

☆、第十四章 雪恋

  “不行!许离,许弃的事才刚刚平息一点,而且一旦离开斯美,很有可能碰到红莲,你要是缺钱,我可以给你。”一听到夏木要离开斯美,左暄就开始头疼,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虽然她的实力确实很恐怖,但红莲也不是吃素的,而且上周五从外城回来后,夏木就一头扎到吊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两夜,如果不是因为要上学,恐怕她还要睡上更久,这样看来,夏木那犹如开外挂的力量也不是随便能用的。
  “左暄,我不可能一辈子呆在斯美,而且你的经济状况也不好吧。”水之墨知道左暄的好意,但是躲躲藏藏又有什么意思呢?
  转学到斯美已经两个星期了,红莲也没什么动作,没准他早就忘了,现在也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左暄的经济条件似乎也不好,而且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家里的事。
  被说中要害,左暄一时哑口无言,确实,她养活自己还可以,再多一个夏木,不过她之前已经想好了,自己会出去再多找一份工作,这样,养活两个人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只是这个想法一直没有对夏木说,因为她知道夏木不会同意的。
  “你放心,遇到危险我不会硬碰。以我的实力,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水之墨淡淡的分析道。
  “算了,反正从一开始你就决定不会听我的,我反对也没什么用。不过那天你打伤许离用的是什么?”知道劝不住夏木后,左暄也就放弃了,不过立即又把兴趣转向了夏木诡异的武器,只是隐约看见是个银光闪闪的东西,当时也只是一闪而过,左暄根本没有看清。
  不止是夏国,世界各地对于武器专属的问题都很看重,就好像提及红莲,必定会想到红莲手中那两把名为夜鸣的手枪,提及君城,则必定知晓黑金双刀君邪。如若一个人走在街上,并且配备了专属武器,这个人一定是个被认可的强者。
  “你说这个?”水之墨伸出右手食指,手上轻轻一晃,一枚硬币发出微微的空灵声,灵巧的在水之墨的指尖上旋转。耀眼的银色光华跳跃在那纤细的指尖,硬币如同有生命的精灵,依赖于水之墨的手指。
  左暄不由得目瞪口呆,难怪她要出去打工,有她这么用钱的吗?不过这样看上去确实很拉风。“怪不得你的衣服里藏了那么多的硬币。”想起上一次不小心扯掉夏木的衣服,结果自己被一堆大大小小的硬币砸中。但由于当时的情况太过紧急,左暄也就忘记了。
  “这样,就不必为武器发愁了。”水之墨点点头,硬币对于她这个无钱无势的平民来说,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远攻,偷袭,近防均可,而且不必担心不够用,夏木虽然很缺钱,但一元一角的硬币还是支付得起的,自己又不会有事没事的扔着打人。
  “看不顺眼,就用钱砸死他!”夏木娴熟诡异的指法让左暄羡慕不已,难怪当时许离身后十几个学生都无声无息的倒了,不过也就夏木这身手才能嚣张的用钱砸人吧。这样一来,左暄也总算安心了一点。
  “木木,你是从哪颗星球来的呢?”呆板的外表,诡异绯瞳,凌厉的身手,残忍的手段,奇怪的为人处事风格,左暄发现自己对夏木还真是一点了解也没有,左暄也只是开玩笑的问了一句,根本没盼望毫无幽默感的夏木会回答,然后吊床上却传来懒懒的三个字“不知道。”
  决定了出去打工,水之墨周六清晨就出了门。依夏木这身装扮想去高等点的地方打工是不太现实,不过还好,水之墨并没有打算把主要的经济来源寄希望于夏木的打工,所以水之墨只在一家小型的甜品店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
  当时的老板盯了水之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把水之墨留了下来。水之墨的工作量也不是很大,甜品店铺的客人不多不少,客源很稳定,水之墨的工作时间也只是在周六周日,工资按天结算,店主是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虽然年近六十,却神采奕奕,而且十分和蔼。
  水之墨那与外表完全不符的灵活身手也很快得到了甜品店内其他成员的认同。其实说是灵巧,大家也只是感觉,却看不出来,因为夏木总是一副慢吞吞的样子,却总能即使的处理好一切,所有的事情到了她的手上都会被她不紧不慢的恰当解决。
  “一杯咖啡。”角落里坐着一个娇小的女生,虽然在点饮品,脑袋却始终望着窗外。
  “好的,请稍等。”水之墨记下后转身离开了。
  这个女生她认识,却不记得名字。是同班的贵族学生,很奇怪如果不是她出现在这里,水之墨不会想起存在这么一个人。将咖啡放在女生的桌子上,水之墨不禁打量了一下,很可爱的女生,像个陶瓷娃娃,按理说,这样的一个贵族学生应该很受欢迎才对,可是回想一下在班级的时候,似乎没有人接近她,她的桌子也是同现在一样在角落靠窗的位置,班级里的人好像都在刻意回避她。
  晚上八点半,甜品小屋才停止营业,离开前店长结算了水之墨的工资,除此之外还给了夏木很多店里的小甜品,甜品店出售的不仅是甜品,从紫菜包饭到生日蛋糕,奶茶,冷饮一应俱全,所以当水之墨抱着一堆食品回到宿舍后,左暄的嘴巴就没有停下来过。“早知道有这么多好吃的,我也不会拦着你,不让你出去啊!”左暄一边吞着蛋糕,一边含糊的对着水之墨说道。
  水之墨躺在竹板床上,望着外面漆黑的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