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10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10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良久,茵琦抬头注视着瑞斯,低语:“谢谢你。”
    “希望有一天,我不再只是你致谢的对象,而是个能让你全心依靠的男人。”
    “你不知道吗?其实我早就赖上你,打定主意要靠着你了。”这样的和风与阳光,在他的凝视底下,茵琦不觉吐了句近乎泄露情感的话。
    第一次听见她“甘愿交托”自己到他手上的话,瑞斯竟因满满的感动而无法言语。
    良久,瑞斯才在她右脸颊边要了一下轻啄,然后在她耳边以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
    “我们回家好吗?我好想要你。”
    “嗯。”茵琦点点头,拉着他的手,离开这个他们才刚到不久的海边。
    此时此刻,她跟瑞斯的欲望,该是同等的吧。因为,他说要她的用语,一如她没出口的念头—一
    第7章
    星子传说二
    天神赋予每颗星星传颂百代的称号命运则让每颗星子拥有各自的风貌与光度不同月份、不同日子在黑色夜空里流浪的星星皆有相异的轨道与特性于是星星有了人们的幻想与情爱有了记忆与脾气有了生命与传说
    谁也没料到维希夫人会突然出现。
    别墅大厅各自三两成群的随从,有的占据一方桌子玩着桥牌、有的则看着体计摆放球赛、有的则是翻看着杂志或报纸,这阵子他们的日子过得挺闲适的。
    在“平和安详”的气氛中,没人预料到会有一阵突然而至的的狂风暴雨!
    大厅在瞬间,涌进数十名衣着一致的随从,由大门通往客厅的空间。自动站成两列,形成一条由人排出的走道。
    这会儿,不用先看即将进门的人是谁,原来那群显得散漫、三两成群的随从也猜得到谁来了。
    平和的气氛瞬时蒸发,关电视的关电视、放下报章杂志的动作也显得慌乱、至于散落一桌的扑克牌则完全来不及收拾——一道严厉、说着德语的女声彻底改变了“闲适的情况”。
    “我不在,你们就放胆过得随便,着来我平常的要求还不够严格!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把客厅收拾干净,去换掉你们一易脏衣服。”
    一分钟时间到,谁要敢再让我看到不干不净的样子,就自己坐飞机滚回德国去!还有,去把德理叫来。“
    三十几个随从没敢再多待一秒钟,一哄而散,连一声“是的,夫人”都不敢多吭!没多久,德理来到维希夫人面前,弯着腰说:
    “夫人,您好。”
    维希夫人则上下略略扫视,带着虽不满意但可以接受的口气。
    “这阵屋子,大概就只剩你一个人,还懂得守一点规矩!”她指的是德理整齐的西装穿着,“等会儿帮我把房间打扫干净,也把瑞斯隔壁房整理一下,让洁妮丝住那个房间。
    整理完到花园找我,我跟洁妮丝到花园散散步。记住,不准让瑞斯知道我跟洁妮丝来了!我要给他一个惊喜。听懂了吗?“
    “是的,夫人。”尽管心里慌张,但多年的管家训练,德理很能控制自我,不外露真实情绪。
    “你可以下去了,叫人把我跟洁妮丝的行李提进房。”
    “是,夫人。”
    @@
    回到房里的维希夫人,拿出行李箱中一叠整开的文件,看了又看!
    她至今仍不能相信,她那个眼高于顶的儿子,会看上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要家世没家世,要美貌没美貌,甚至连清秀都沾不到边的男人婆!
    更要命的是,那个女人竟还是个“父不祥”的私生女!她当然知道那女人的父亲是谁,她了解得一清二楚!包括她父亲根本没打算认女儿、只是玩玩女人,不小心有了女儿这回事!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有一个专挑有钱人下手,渴望当只凤凰的母亲,会生出一样想找有钱男人下手的女儿,一点也不叫人惊讶!
    她只是没料到,她向来引以为傲、聪明绝顶的儿子,会被那种私生女给迷惑了、会摆着正事不做在台湾一待就是一个多月!
    现下的状况逼得她不得不亲自出马,不过这样也好,既然她亲自来了,这回她不单是要叫那女人彻底死了当凤凰女的心,还要带瑞斯回德国,更要完成她早想做的事——让瑞斯眼洁妮丝订婚!
    要人传来德理后,维希夫人阖上那叠她研究了几次的文件,对德理说:
    “你晓得方茵琦教书的补习班在哪儿吧?”
    “晓得。”德理面无表旧地回答。
    “很好,今天晚上瑞斯在XX医院有座谈会,大概要十一点多才会结束,我的消息没错吧?”
    就算德里极力表现平静,此时也忍不住泄露了一丝惊讶。
    看来维希夭人把一切调查得清清楚楚的,连瑞斯在台湾的行踪也掌握得清二楚。
    “怎么?我的消息不对吗?”
    “没有,夫人。”
    “既然这样,今天晚上我要你开车到方茵琦教课的补习班接她过来,就告诉她瑞斯办了一个宴会,要给她一份惊喜。懂了吗?”
    “可是方小姐晚上有课——”
    “我当然知道她有课,不然就不会让你到补习班接她了,要她请一天假,就说是瑞斯的意思。”
    “可是——”
    “我不要再听到‘可是’了,你只要把我交代的事办好,谁要你那么多废话。我再说一次,从现在到晚上的宴会结束为止,不准让瑞斯知道我来了,我的意思你应该懂。你可以下去了,七点半准时把方茵琦接来。”
    “是,夫人。”他猜不到维希夫人的意图,以目前的状况,他似乎只能遵守命令了。但不晓得为什么,他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一
    $$
    德理接了茵琦上在,陪着茵琦坐在加长型礼车后头的德理待车子出发就说:
    “方小姐,你需不需要先回家换套衣服?”他看着身穿长裤套装的茵琦。
    他原来会说中文!茵琦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瑞斯的管家不会说中文。
    “瑞斯希望我换比较正式的衣服吗?”她困惑着因为瑞斯从不干涉她的衣着。
    “呃—一没有,只是我个人的建议,今天的晚宴应该会有不少人,所以我以为方小姐会想回去换套衣服。”
    哪次维希夫人办的宴会人会来得少?一次也没!他猜想维希夫人是想看看了主人正交往的对象如何,就他对夫人的了解,依方小姐此时的打扮,大概给不了夫人太好的印象。
    “如果瑞斯没特别交代,我穿这样应该没关系吧?”
    “呃—一应该没关系。”德理只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再提出枉何“建议”。
    “那我穿这样就可以了。”
    天空飘起蒙蒙的雨,望着车窗外突然下起的雨,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场雨,看着而一滴一滴飘落,茵琦没来由的兴起莫名感伤—一
    $$
    她没等准备下车帮她撑伞的德理,直接下车淋着雨跑进门廊下。
    雨虽然不大但也不小,淋了一些雨的茵琦,着起来有点狼狈。不仅头发微湿,上半身衣服也湿了一点点。她拨去发上、肩上残存的雨滴,等着刚下车的德理。
    其实她是让刚刚看到的景象震住了,整个花园停了二十几部豪华轿车,连别墅外的街道两边也停满了车,整幢别墅看起来像是完全没在灯光里!
    她望见的每扇窗都透着灯光,花园里更是没一盏灯是暗的,明亮得几乎与内画不相上下。
    她这才理解为什么德理问她,要不要先回家换套衣服?看来这是个十分盛大的晚宴,现在她有些后悔没回去换套衣服,尽管就算换了衣服也不见得有多正式,但至少会比此时她身上穿的好一点。
    不管了,反正瑞斯没特别要求她换衣服,既然瑞斯不介意,她又有什么好介意的!
    德理走在她前头,领着她进别墅大厅。
    这已经是她算不清第几次进这大屋了,不过却是她第一次紧张到能听见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甫入大厅,茵琦顿觉自己像闯错场景的人,大厅里放眼望去所有男男女女皆穿着正式礼服,更显出她的格格不入,才一下子,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手边动作,张望着“怪异”的她。
    她的衣着甚至不及在场端着食物、饮品穿梭的服务员整齐正式!
    茵琦没来得及理清思绪,一个身着枣红色晚礼服的高贵女人向她走来。
    一会儿已定在她面前,她毫不掩饰地用着让茵琦非常不舒服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茵琦。
    “你就是方茵琦小姐?”对方的声音不疾不徐,脸上虽挂着淡淡笑意,却没一点真正快乐的样子。
    “我是方茵琦,请问您是—一”茵琦疑惑着这个看起来十分严肃、高贵的女人是谁。
    “我是瑞恩桑德斯的母亲。”
    “伯母,您好。”茵琦睑上拉出一道真诚的笑容。
    然而瑞斯的母亲听见她的礼貌问候却稍微皱了眉,似乎不满她的问候。
    “方小姐,你若能称我夫人,我会比较习惯。”
    这会儿,皱眉的人换成了茵琦。
    称她“夫人”?那对方究竟将她当成什么了?佣人吗?
    “我想依辈分来算,我理应称呼您伯母。”茵琦收起原先的笑容,对方傲慢的态度,激起她少见的“自尊”情绪,她没办法卑躬屈膝!就算对方是瑞斯的母亲,也不能要她当个没尊严的人。
    “好吧,既然方小组坚持的话。谢谢你今晚拨空参加宴会,你父亲已经先到了,我带你过去找严先生。”她根本不等茵琦说话,径自转身就走。
    茵琦似乎没别的选择,只能跟着走在前头的她。
    不,或许她有选择,或许她可以选择转身离开这个眼看似乎“不怀好意”的宴会。但她不想,她的骄傲不容许她作个逃兵!
    不论今晚瑞斯的母亲有什么打算,她都要坚持到底,既然瑞斯的母亲能厉害到,把她从没见过的“父亲”给找来,那她倒要看看“她的父亲”究竟要拿她这个“私生女”怎么办?!
    “严董事长,您好。刚刚忙,没过来跟您打声招呼,实在很抱歉。”维希夫人面对着一位衣着、气度不凡的五十几岁男人。
    “哪里,夫人。承蒙您看得起,邀请我参加令郎的订婚喜宴。”男人态度客气但从容。
    这就是她的“父亲”?茵琦陷在乍见“亲人”的震撼里,不知如何反应,只能呆站在一旁。
    她不明白自己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样的心情?是恨?愤怒?还是其他—一
    而他,若知道她就是他女儿,又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因为过度震惊,她完全没听见男人后面那句“订婚喜宴”。
    “严董事长,我身边这位方小姐,刚跟外面的随从说是您女儿,我就让人带她进来了。她真的是您女儿吗?”
    茵琦完全不懂瑞斯的母亲究竟有何意图?更不懂她为什么要说一堆,跟事实完全不一样的话!
    严凯立双眼转至茵琦身上,表情有好些震撼,沉默半晌后,立刻又恢复仇稳,说:
    “没错,她是小女。”他的表情已看不出任何变化。
    “可能是我很多年没回台湾了,我以为大部分孩子都是从父姓,我本来不相信方小姐的话,因为她姓方、而您姓严,刚刚对方小姐可能有些不客气。既然方小姐真的是严董的干金,还请二位包涵我刚刚的无礼。
    因为这是小犬的订婚喜宴,我不想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进晚宴,对没有邀请函的人难免会比较严厉些,加上令爱没有穿着正式晚宴服—一
    总之,真的是很抱歉。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请严董与方小姐务必留到宴会最后,待小犬订婚仪式结束,我一定过来特别招呼二位。“
    @@
    究竟那位“高贵夫人”怎么离开的?茵琦早没有印象了,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严凯立那句“没错,她是小女”。她甚至无法思考瑞斯的母亲撒下的那堆谎言,背后究竟有何意义与目的!
    原来他认得她、他一直就知道她!
    “我给你的钱不够你买几件好衣服吗?你一定得穿这么寒酸的衣服来见我?你觉得这样就能让我感到愧疚吗?如果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我这几年给你的钱够你花上两辈子了。”
    钱?他到底在说什么,她怎么都听不懂?他真以为她特地跑来这个冥会,就为了见他吗?他真的让她惜愕!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没收到你的钱,没拿你一分一豪!况且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要见你。”
    她为他“毫不亏欠”的态度感到愤怒、为他指责她的衣着寒酸感到羞获,打从进这扇大门起,她就觉得处处不如人,不如这堆衣着高贵的人!
    她不偷不抢,就算没这群富裕分子的昂贵衣着又如何?她不是个虚荣的人,又为何为自己的寻常衣着而羞愤?达她自己也想不懂—一
    是瑞斯的母亲那份高傲态度刺伤了她?还是眼前这个嫌弃她穿着的父亲伤了她?或者是,再怎么自认不虚荣的人,灵魂里都深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