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12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12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哿Γ硗猓本跞隙艘痃嵋蟆⒒岣馐偷幕帷
    接下来的事,却让瑞斯停住脚步、让闵渝钉在原处——
    察觉瑞斯进门的闵渝,本能地想放开茵琦!但他怀里的茵琦竟意外的踮起脚跟,然后—一主动吻上闵渝的唇,甚至还用双手圈住闵渝的颈子。
    贴上蓝闵渝瞬间,三个人的动作胶着在原地持续了好几秒!
    碰着闽浙双唇的茵琦,满脑子只剩一个想法一一她不要像她母亲一样,追着平凡世界以外的高贵男人。
    严凯立是对的,她跟瑞斯差太多了!就当作瑞斯对她是一时新奇,看上她这么一无所有的平凡女人吧!他对她的好根本不可能是真的,即使是真的也不可能永远!
    这种情况下,她最不需要的就是瑞斯的怜悯!如果他没办法明说他早有了未婚妻、如果他没办法在她这么“窘迫难堪”的情况下离开,就由她来吧!
    闵渝让她突如其来的动作震住了,无法移动。
    至于瑞斯,除了持在原地静止不动,没其他任何反应,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他的想法。
    放开了蓝闵渝,茵琦转过身面对瑞斯时,不忘用手亲昵地挽住闵渝一只臂膀,空气顿时充斥一股迫人的静默压力——
    蓝闽浙对一切感到莫名,不能理解自己究竟卷人什么状况中!
    茵琦只是静静看着瑞斯,没打算先说话。
    而瑞斯从头至尾就是等待着。等待着她可能会有的“解释”。
    沉默太久了,压得快令人无法吐气。
    “我错过什么吗?”瑞斯说话了,看着闵渝的茫然,他十分确定这只是一场“演”给他看的戏!他想不懂的是为了什么?就为了他母亲单方面宣布的订婚?
    她是用如此轻率的态度,看待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连一个该有的“询问”动作都没有,就直接判他出局?
    就算要判他出局,她也不该随便找个男人当理由!
    他以为这一个多月来他的用心,她能感受到;以为经过一个多月,他们之间不一样了,茵琦对他会有基本的信任度,看来他错了!
    “你没错过什么,相反的,该看见的你都正好看见了。”
    “然后呢?”瑞斯努力压住即将爆发的怒气,他自小到大没如此愤怒过。
    抱着最后一丝期望,瑞斯等待着茵琦的道歉与解释。假使这一刻,茵琦能告诉他,她是一时愤怒冲动,他愿意将刚刚的事当作没发生过!
    他可以包容茵琦因为悲伤靠在闵渝怀里,甚至她若因为他的母亲受到委屈,他都愿意任由她将气愤发泄在他身上,她可以打他、骂他,都无所谓。
    他惟一不能容忍的,是她随意、轻率对待他们情感的态度。
    难道这一个多月他在她身上的用心,对茵琦而言什么都不是吗?他的付出换不到她丝毫信任?哪怕是一点点信任也好!
    如果茵琦对他有起码的信任,会先给他解释的机会、会先问他是不是真订婚了?或者问他要不要对她负责?而不是像现在先找个无辜的男人气他!
    “你既然都已经看见了,还希望有什么然后?”茵琦一脸“你该走了”的无谓态度。
    这样的态度,分明是种挑衅!
    “你是这样看待我们的感情吗?可以让你随便开始、草率结束?”瑞斯上前一步,扣出勾着闵渝手的茵琦,他无法再忍受她故意亲近其他男人的样子,就算那个男人是他们共同的朋友也不行!
    瑞斯的话犹如引信,将茵琦的狂乱情绪全部点燃了。
    是啊,她就是个碗便、草率的女人,而且还是个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重,妄想攀上高贵“末代王子”的蠢女人!
    所有在宴会中经历的羞辱、委屈,全重现在她眼前,她父亲的怜悯目光、瑞斯母亲摆明了的轻视、那些来自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异样目光、那个漂亮得足以让她自卑的“公主”、还有最后彻底失去依靠的伤痛—一
    所有在瞬间爆发涌现的情绪,让茵琦突然发了狂,口不择言大吼了起来:
    “我就是随便、就是草率怎么样?你早该看清楚了。我认识你第一天就跳上你的床,那个时候你就该知道我有多随便!别告诉我,你现在才着清楚我!
    有哪个正常女人,会根本还不认识一个男人,就主动对男人说:“我愿意给你‘?有哪个正常女人会男人明明不要她,她还主动黏在人家身上,求人家要她?我第一次是怎么跟你上了床的情形,你不会是全忘了吧?
    我那些不知羞耻的随便行为,够证明我是个从头到脚都随便的女人!我不只随便,还是个花痴,跟你有了关系之后,还跟蓝闵渝勾三搭四的正要发生关系,这样——“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终止了所有声音,连呼吸声都停息了好几秒。
    瑞斯落下的大掌,收在身侧紧握成拳。他的心有多痛,只有他自己清楚,打了她这一掌,等于是打掉了他心里对茵琦的最后一丝期待,期待她能够“尊重”他们的感情、也尊重她自己!
    他下手的这一掌,没留情。
    茵琦的脸因他重重落下的一掌,偏向了另一侧,脸颊立刻泛起的红肿与嘴角微渗的血丝,证明了瑞斯打下的力道不轻。
    瑞斯放开另一只仍然抓住茵琦的手,他的动作唤醒了震撼中的闵渝,使得闵渝上前企图隔开两个人的距离,他怕瑞斯又一次失控。
    他实在没料到瑞斯会动手,更没料到茵琦会说出那中毫无理性的话—一这两个人到底怎么了?
    瑞斯退后了一步,对闵渝说:
    “放心,我不会再动手。你能不能让我单独跟茵琦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我保证不会再碰她。”
    病房内终于只剩他们两人——
    “你是第一个让我动手的女人,也绝对是最后一个!这种时候,我应该说对不起,可是我没办法。因为我不能相信,我爱上的是个盲目至此的女人。
    就算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可以让你不在乎到轻视的地步,你也该尊重你自己。
    这一个多月,我在你身上的用心,你盲目到连一点点感受也没有吗?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连问我一声也不愿意!
    你可以问我啊!我就在你面前,你大可以问我是不是要娶别的女人?你为什么不问?为什么宁可找闵渝当你的挡箭牌!这样算什么!你想证明什么?证明你随便吗?
    我还没无知到连自己爱上的是哪种女人都弄不清楚,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你是哪种女人,就算你第一天就跟我上床,在我眼里你依然是我爱的那个纯洁自爱的女人。
    我相信你、尊重你,即使看见你跟闵渝做了那些事,我还是相信你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因为我了解我爱的人,从来就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一个随便的女人会到二十六岁还是个处女吗?
    你听懂了吗?这是我对你的信任。而你给我的信任又有多少?怕是一分也没吧。否则你会看得到我对你的付出、会相信我对待你是用了心、会怀疑我母亲安排的订婚晚宴有多少真实性、会向我求证。
    我打你,不是因为闵渝、不是因为你企图让我产生的愤怒,而是因为你竟然用这种方式,践踏我对你的感情、践踏你自己。你若要我走,只要开口说,不用刻意贬低自己、不用作那些难堪的事。“
    瑞斯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视着不移不动的她,深深重重地叹了口气。
    “没想到,我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你说我爱你,在这种你努力想逼我离开的情况下。你要我走,我会很干脆的走开,如果这是你要的结果。”
    只要她开口留他、只要她说不要他离开,他就会为她留下来—一
    然而,她终究一语不发,连句再见都吝于出口。
    他等待许久,等到的是一阵无声静默!在他说了这么多、在他向她说了“我爱你”之后,她依然不言不语。
    这样的她,算是将“意愿”表达得很清楚了吧——她根本不要他、不希望他留下来。
    瑞斯看了她最后一眼,不再留恋地大步离开病房。
    仍站在原地的茵琦,在瑞斯的背影消失一秒后,着急地才跨出一个步子,整个人就完全陷进黑暗里失去了意识—一
    @@
    宴会仍进行着,满身怒意的瑞斯,无视于沿路向他致意、招呼的宾客,一踏入大门,他旋即看见被另一群宾客包围的母亲。
    他的冷漠与怒意明显到,令原本交谈声四起的宴会大厅,逐渐安静下来,好奇的目光更是一路紧跟着他。
    维希夫人先察觉到周遭不寻常的安静,才看见走向她的瑞斯。对于他的出现,夫人没有丝毫讶异。
    “母亲,请你立刻停止这个宴会。”瑞斯第一次顾不得为好面子的母亲保留情面,此刻的他有的是满腔无处宣泄的愤怒!
    他受够了这一切、受够了周遭不切实际的“王室美梦”、受够了他母亲总是企图主宰他的生活。
    “你的礼貌到哪儿去了?没看到有这么多贵宾吗?今天晚上我已经宣布——”
    瑞斯根本不打算再听下去,他直接转身愤然走往大厅放置麦克风的地方,对着麦克风说:
    “请各位在一分钟之内离开这栋屋子,否则我会请保全人员‘帮忙’各位离开。”他直挺挺的站着,任谁都看得出他罕见的狂暴表情下,正预告着一场风雨。
    显然地,各方宾客还算识相,在瑞斯挑明了“送客”的状态下,纷纷尽速离开。
    当大屋只留下自家保全与服务人员后,维希夫人来不及抢先发标,瑞斯先开口了:
    “除了保全人员,其他的人请全部离开。”他指的是那些外偿服务员。
    “你眼里当真没有我这个母亲了?”服务员离开后,维希夫人终于说话了。
    此时大厅除了几个保全,只剩瑞斯、维希夫人、德理,以及那个自始至终没开口说过话的洁妮丝。
    “德理,去把所有保全人员都请到大厅,我有事要宣布。”
    “是,主人。”回了瑞斯的话,德理接着要离开大厅。
    “等等!从现在开始,不管在谁面前,就算是在我母亲面前,都请你喊我瑞斯,我不要再听到‘主人’两个字。”
    “我了解了,瑞斯。”德理非常有效率地立即执行瑞斯的交代,然后离开大厅。他想着,维希家今后就要不一样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维希夫人的脸色之难看,已经到了青红交替的地步。
    “做一件我早该做的事。让人送你回我在慕尼黑买的房子、再把洁妮丝送回比利时,直到你明白我只是你儿子、不是任凭你操纵的玩偶前,请你别再回到康仕坦士。”
    “你疯了吗?我是你母亲,你怎么敢用这种态度对我?”
    “等一下,你就会明白,我不只敢而已,并且说到做到,以前我容忍你随便爱做什么,纯粹因为你是我母亲。
    “可是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我明白告诉你许多次,我不可能娶洁妮丝,我不要、更不会达成恢复王室的目标,我对政治完全没有兴趣!
    现在我再说最后一次,雷恩司王朝已经结束,而且会永远结束!我要做我自己、过我想过的生活、娶我想娶的女人。你听不听得进去是你的事!
    为了表达我的认真程度,从现在开始,我会改变你能动用的金钱额度,每个月我会定期拨钱到你的户头,除此之外你不会再有多余的金钱,花在无法实现的王朝大梦,因为我不允许!“
    “你不能这么做!”维希夫人大喊。
    眼前这个“无情”男人真是她儿子吗?是她那个一向温文尔雅、不轻易动怒的儿子吗?他从不敢用这么决绝的态度对她说话、从不曾拂逆过她,即使他曾表明过对王朝没兴趣、不愿娶洁妮丝,他也不曾如此刻般疯狂无礼!“
    维希夫人只喊了一句话,就再说不出其他言语,她实在太过震惊了!
    瑞斯根本不再理会维希夫人,他甚至看都不看洁妮丝一眼。至于总是身处优异环境的洁妮丝,也从未碰过这么“火爆”的场面,自然手足无措的失去应对能力。
    洁妮丝弄不懂,那个总是挂着淡淡笑容、气度优雅从容的高贵王子,怎么会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此时德理与一群保全人员进了大厅,瑞斯望着五、六十个保全人员,有些无奈地浅浅吐了口气。
    今天会弄成这样,他其实要负上一部分责任。
    若不是他平日的纵容,他母亲又怎会认为他真能随她安排呢!
    “今天跟夫人来的,等一下我会让德理帮你们包一架飞机,请你们送夫人回慕尼黑。其他的人,明天跟我回康仕坦土。今后,只有我说的话才算数。”瑞斯简单地对那群保全交代了话,才转头再次面对维希夫人。
    “母亲,您不该以为我会容许您决定我的婚姻!既然我用说的无法让您明白我的决心,从现在起我会以行动向您证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