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2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2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此时她不禁开始责怪起昨晚的小小懒散,要是昨天上床前如平日的习惯将隔天的衣服先找出来,现在也不必面对一橱子散乱的衣服头疼。
    挣扎几秒钟,她终于抽出一件黑色T-Shirt,跟着拉出一件黑色牛仔长裤,几下工夫就将衣物套进略显娇小的身躯,最后再审批一次镜中的自己,又两三下随手耙了耙一头短发。
    踏出房门前,她先是像小偷般左右张望了一番确定没有人,才用最快的速度穿过走道、冲出客厅抵达院子。连热车的时间都等不及,开门将三五机车牵出家门后,她一启动机车便疾速驶离。
    从她步出房门到离开家门,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比种偷还快!
    她那么尽速高家的原因无他,因为今天她穿了一身黑,偏偏她心爱的外婆最看不顺眼的就是黑色,为了避免一顿叨念,她只能尽快逃离。
    没吃到外婆一定会帮她准备的早餐,她有些沮丧,但比起要挨上一阵叨念,那丁点沮丧还在她能忍受的范围内。
    往医院的路上,她决定今天不吃早餐了,等离开医院后,到补习班附近再找吃的。
    八点整,她抵达院内大厅服务台,只看到义工林妈妈一个人。
    “林妈妈,早啊!”她哼着曲子一蹦一跳的到了服务台。
    “小琦,早。今天来得比较早,昨晚没去约会?”
    “哪有人会约我!还不都是我外婆,我穿这个样子被她抓到就惨了!我只好放弃早餐,赶紧逃出家门。”
    “不只你外婆,连我都想说说你,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偶尔也打扮一下嘛。”
    “唉呀!林妈妈,我好不容易逃家成功,你别说了啦!”方茵琦做了一个小鬼脸,“我今天要帮什么忙?”
    “你喔!真担心你嫁不出去……”
    “林妈妈!”她提高声音,以示抗议。
    “好,我闭嘴。现在的年轻人,都说不得。”
    “我可爱的林妈妈,你别这样嘛。”她的声音突然甜了好几分。
    “少来这套,你外婆一定就是被你爱撒娇的模样,哄得服服贴贴的,这招对我没用。”
    “我外婆要那么好哄,我也不必每个星期六‘逃家’了。”她摆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
    “懒得跟你说了。病历室希望上午有人过去支援,器材组也是,你选个地方吧。”
    “是!我去器材组,昨天小玲打电话给我,说今天上午有新器材进来,需要几个搬运工,就当作我处罚自己惹你不开心好了!我去当搬运工喽。Bye!”
    “你这丫头,怎么净挑些没人想做的工作?”
    “当义工就是要做别人不想做的事才有意义嘛。”说完,方茵琦哼着曲子离开服务台,往器材组去。
    ××
    近正午的炙热艳阳,烤得让人几乎要发狂,她的黑色T-Shirt,早被满身的汗浸湿了。
    一般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已经热晕了,哪还找得到搬东西的力气!而方茵琦不只忍受了连男人可能都受不了的热度,还卖力地将一箱箱重量结实的器材,由卸货区搬进器材室。
    她这个不支薪的义工,工作的勤奋度恐怕连支薪的员工都望尘莫及。
    十一点半,终于搬完所有器材,剩下组装的后续动作已经不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带着一身湿热狼狈状,她离开器材组回到大厅服务台,打算跟林妈妈打声招呼再离开。
    不过她才刚靠近服务台,对着林妈妈开口说了两个字,“林妈……”接下来的话,就全被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堵在喉咙里。
    当然,不只是她,几乎是医院大厅内的所有人都被那场面冻结掉手边的动作。
    连着七辆黑色长形豪华轿车,陆续停在大厅前的暂停车道,前六辆车子一停妥,每辆车内皆有六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迅速下车,并且有秩序的走进医院大厅分别站成两列。最教人惊讶的是,那些站成两列的高大男人们,全是外国人。
    到底是谁,连进医院都要这么劳师动众、讲究排场?这问题八成在大厅的每个人心里转着。
    没多久,第七辆黑色轿车停妥后,只见两个男人下车。步下车的男人略有年纪,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有四五十岁年纪,接着下车的是穿着最不正式、一身米白色休闲装的男人。
    看来,那个米白色休闲装就是这群人的头头了!茵琦非常努力地想,但怎么也想不出那个身穿“米白色”、浑身似乎散发着怒意的男人是何方神圣?虽然她平时对八卦新闻没什么兴趣,不过能摆下这么大排场的人,应该有家喻户晓的名声吧!
    好会儿,她注意到那个“米白色”满脸怒意扫视着已经站成两排的高大男人,然后以几乎察觉不到的方式轻叹了口气。
    跟在“米白色”后面那位年纪最大的男人,则诚惶诚恐地追着“米白色”的脚步。
    最夸张的部分最多就这样了,意欲回头跟林妈妈说话,这才发现大厅里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米白色”那边。
    过没多久,又是一阵小小骚动,让她的目光不得不再次回到“米白色”身上!
    只见几辆采访在暂停在车道上,几个记者陆续跑进医院大厅,他们的对象显然是“米白色”先生。不过,那位“米白色”回头对跟着他的人露了一个眼神,没几秒那两排护卫,便轻松利落挡下想采访的记者。
    更夸张的是,眼前的骚动似乎没停止的样子,医院里几位主任级以上的名牌医师,竟也整齐地以列队方式走进大厅,迎接“米白色”先生。
    如果只是这样就罢了,如果那几位名牌医生里没连她的“准男朋友”(这称号是茵琦的好友给的,她个人对蓝闵渝一点感觉也没)也出现了,她的吃惊状态大概就到此为止!
    至于她的“准男友”不光是出现而已,似乎还跟那位“米白色”很熟,因为“米白色”又跟他握手、说话……
    奇怪,她根本没听蓝闵渝提过“米白色”这号人物!
    她的方向此时只能看见“米白色”的背与侧脸,从刚刚到现在,她都没能仔细看清对方的正面,因为服务台离大厅入口有一段距离。
    很快地,“米白色”与那位四、五十岁的随伴跟一群医生,眼看就要离开大厅了。
    不知有没有机会看清楚他?茵琦才转了这个念头,老天立即像是要回应她的想法般,下一秒“米白色”竟不知何故回过头,视线毫不犹豫穿过大半个大厅空间,与她的视线相逢在同一条空间线上。
    那双眼睛——是如茵的绿,才一瞬间就让她有仿佛跌进一片广阔草原的错觉,一种熟悉又陌生得无法给予正确解释的感受,像狂潮般涌向她。
    怎么可能?他们隔着的是那么遥远的距离……她想停止脑袋里一堆毫无理智的杂乱念头,却注意到“米白色”停下脚步,那双绿色眼眸底下闪过千分之一秒错愕。
    他们的视线交会,以真正的时间来算,仅只是短短的一秒多钟,然而一切过程,却像是被放大、放慢缓速影片,几乎令茵琦窒息……
    也许在那一秒里,所有情境全出于她夸大的想象、他的目光焦点并不是她……茵琦在他收回视线后,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因为在茵琦知觉上的“长长”一秒过后,“米白色”可说是无所迟疑地收回了目光,而她的心在他转头同时,兴起了莫名的、浅浅的,却教人忽略不得、否认不得的失落。
    那短短一秒里,她感到某种难以言明的“完整”,他似乎是她穿越了旷远时空想找的一缕情愫,一缕寻着了就能让她完整的……那感觉真的好难形容。
    某种像是沉睡了千百万光年的知觉,在望见他那双绿色眸子的瞬间,苏醒了,并且以热烈的温度在她心里发酵、酝酿。
    看他终于消失的背影,茵琦慢慢找回理智。当理智全都归位后,她立即把那秒的短暂失神解释为——从没见过“大场面”的震撼!
    他们绝不会有任何可能的延续,那一秒相望就只能是“那一秒”,如此而已!
    只不过在人的一生里,能碰见多少深刻难忘的“一秒钟”?绝大部分的人恐怕是一次也没吧。
    至少她活了二十六个年头,还没碰见对她而言像方才那般惊心动魄的“一秒钟”。
    只是,光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那个“米白色”泰半是不可能在她面前再次出现,而她对“米白色”的意义,也多半仅是芸芸众生里,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影。她甚至无法确定那一秒里,“米白色”看着的是不是她!
    须臾,转过头面对林妈妈的茵琦,本想开口却先听见林妈妈说:
    “你说他像不像从童话故事里跑出来的人?”
    “什么意思?”林妈妈的问题,让茵琦迷惑。
    “你这丫头,明明年纪还小,怎么比我这个老妈妈还不懂做梦啊?你不觉得他像童话里的完美王子吗?英俊、富有,一身不平凡的贵族气息。”林妈妈摘下老花眼镜,一手撑着下颚,带着对茵琦略微不满的口气,解释着!
    “林妈妈认识他吗?不然怎么知道他富有?还有,我都不知道您的鼻子这么灵,连没味道的贵族气息,您也能闻得到。”
    “唉!我说丫头啊,我活了这一把年纪,光是在这医院里看过的人就多到数不清了。刚刚那个混血儿,一定来头不小。”
    “他来头小不小根本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来跟你说声再见,我要走了,下星期六见,不要太想我喔。”只花了不段时间,她便将刚刚怪异的感觉清空了——或许该说,收好了,收在心里一个很隐密的角落。
    谁说她不懂做梦?
    “将来爱上你的男人,八成有苦头吃。”
    “那您就帮我告诫身边的男人,别自找苦吃啊。哈!我把蓝闵渝先生交给您。拜拜。”
    林妈妈来不及回嘴,眼睁睁看着茵琦迅速“逃走”,想来想去,那女孩最擅长的事,就属从老人家面前逃走这个本领最厉害了。
    ××
    在医院一间讨论室里,只有蓝闵渝跟瑞斯两人。
    瑞斯与蓝闵渝两人,一年前在日内瓦一场国际医学研讨会上认识。蓝闵渝在那场研讨会里发表了一篇论文,让瑞斯注意到这位来自台湾的年轻心脏科医师。
    虽说两个男人年龄相仿,但蓝闵渝只能算是国内稍有知名度的心脏科医生,但国际上,他其实没没无名。
    至于端斯则早已是名扬国际的心脏科权威,他就像是为了行医而生的天才。所以当时瑞斯主动在会后找蓝闵渝说话时,蓝闵渝除了受宠若惊,还是受宠若惊。
    但很快地他就发现,瑞斯其实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完全没有一般“权威者”常见的骄傲。不只是这样,瑞斯还拥有对医学少见的热情。
    那份热情真的很少见,蓝闵渝认为,十个学医的人,大概只有零点五个拥有行医的热情,也大概只有零点五个是为了“救人”而学医。
    “对不起,用那么惹人注目的方式到医院。我母亲……很抱歉。”瑞斯随意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他的怒气从一出机场,看见那六辆和车开始沸腾!他压根没想到他的母亲竟会将家里的保全人员,早他一步送到台湾,而且一送就是三十几个!
    “没关系。”闵渝给他一个了解的笑容,这一年来他们除了交换特殊病例的医疗心得,也会偶尔聊聊“家事”,他多少了解瑞斯不寻常的家族状况。
    坦白说,就算要认定他们是知交也不为过。像瑞斯这样的人,一般人恨不得能攀上丁点关系,虽然靠近他的人很多,但以纯粹情谊对待琼斯的人
    其实少之又少。
    闵渝多少能了解瑞斯的心情,因为他身后也背负了一个在台湾算来庞大的家族。尽管比不上一个真正的王族之后。但这份近乎同病相怜的了解,加深了他跟瑞斯之间友谊。
    这一回,瑞斯为了他阿姨到台湾,对闵渝来说是个难求的“奇迹”他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为了茵琦。
    “瑞斯,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知道你是为了你阿姨才到台湾,并未打算帮其他人诊疗,可是等会儿在你看完你阿姨的病历后,能不能帮我看一份……”
    “不用等,现在拿给我看看,阿姨的病情我已经大致了解了,我先着你要代看的那份。”
    “谢谢。”
    “拜托,请不要跟我客气好吗?我很不习惯。”
    第2章
    星座小语——天秤男子:心思灵敏、诚实温和;重视情感,无论友情、亲情或爱情。
    天蝎女子:天生具备奇异气质与动人魅力,不自觉地魅惑他人。
    五分钟后,瑞斯脸色略显歉意。
    “是家人吗?”瑞斯问。
    “不是,是一位朋友的亲人。”看瑞斯的脸色,不用问也知道情况大半是不乐观。虽然这在闵渝意料之中,但瑞斯来到之前,他还怀抱着最后一丝期望。
    “很重要的朋友?”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