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5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5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似乎只要他在距离她十公尺的范围内,她的脑袋就会糊成一团,天知道她还得非常尽力,才能勉强维持脑袋的运作呢!
    隐约中,她记得他询问了她家在哪儿,发现她家不远后,他竟然提议要陪她散步回家!
    但事实上再怎么不远,也得走上半个多小时啊。
    最奇怪的是,她脑子想着要拒绝他,嘴却在他的凝视下吐出一个“好”字。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种怪异状况,他陪她走路回家,而他们身后还跟了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外国男人。
    她一点都不奇怪别人去过来的好奇眼光,谁教他们的组合怪异到想不引人侧目都难。
    可是,回头想想,经过他那番惊天动地的“表白”,她还能记得后来的事,算是很了不起了!
    不过,他那段让她无言以对的话,算是表白吗?又该算是哪种表白呢?他既没说爱她、更没说喜欢她,事实上,他只说对她有些—一感觉。
    感觉这种东西,既危险又暧昧,灯光美、气氛佳的时候,只要一点点感觉就能点燃可怕的火光,或许男女之间所产生的火花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切结束后听能会产生的后果!
    而且,感觉这种东西,很容易蒸发,到最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能藏多深就藏多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她已经当了二十六年不负责任、虚幻短暂的男女感觉“制造品”,深受其害的程度还不够吗?不她一定要牢牢记住外婆的告诫!
    “在想什么?”瑞斯问,一路上她未发一语。
    他的问题不知怎么地让茵琦转头,看了跟那两个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外国人,其中一个手上还帮她拿着一束花。他们正经、冷漠,穿着西装拿花陪着他们走路的样子,实在有点好笑。
    回过头,她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不用担心,他们听不懂中文。你笑起来,很可爱。”瑞斯注意到她回头的动作。
    “你都这样吗?别人只要一个动作,你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她略过他的“赞美”。
    若非他的回答,她还没意识到原来方才回头是因为地潜意识担心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那两个人不高兴,那两个男人看起来很不好惹。
    “大概是职业病,为了能更精确诊断病情,我会很仔细观察病人的反应,再由反应推断可能的原因。久而久之,观察别人就变成我的习惯,不管是对病人,或者是对身边的人。”
    “病人?你是医生?”
    “对。”
    “我以为所谓的‘王子是那种整天无所事事,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公子,没想到你还是个医生!对了,你跟蓝闵渝很熟吗?”她想起在医院里,他跟蓝闵渝握手、交谈。
    “我说过我现在只是平凡人,不是王子。你也认识闵渝?”瑞斯直觉想起闵渝要他看的病历,该不会……“
    “他是我外婆的医生,就是他今天告诉我—一我才—一”算了,她何必跟他说这些。
    瑞斯皱下眉,非常不希望事情跟他心里的推测一样。
    “你外婆的名字是方纹英吗?”
    “你怎么知道?”这回,她不只讶异的停下脚步,说话的声音也跟着提高了。
    瑞斯沉默,吐了声浅浅叹息,继续往前走,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茵琦跟上他的速度,再次追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外婆的名字的?”
    “你外婆是你今天哭得那么伤心的原因吗?”
    他还是没回答她的问题,只带给她更强烈的震撼!
    她做什么动作吗?否则就算他再怎么敏锐细心,也不可能推论得出她外婆的名字!
    “你家快到了,等一下请让我进去看看你外婆。”
    他的脸色十分严肃,用的不是商量、询问的口气,却也没强烈到能归列为命令。
    “瑞—一”该死,她想连名带姓大声叫他,以示她的恼怒程度!但是他的名字长长地一大串,她怎么可能只听一次就记住。“瑞什么的先生,你的名字太长了,我记不住,不管你叫什么名字,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他原本缓慢向前的步子霎时停止,用既严肃又认真的态度对她说:
    “瑞恩桑德斯。格里尔特。维希四世,喊我瑞斯。就算一时之间不能,以后你也一定会记住我的名字。不过现在你最少要记住我的昵称——瑞斯。请你喊次我的名字。”
    他用两手锁住她的臂膀,那模样好像她若胆敢不喊一次他的“昵称”,她的脆弱臂膀就会在他有力的掌握了粉碎。
    “瑞斯……”她发誓,她真的不是心甘情愿喊得那么亲密,好像他们两个有多熟!只是,在他专注的凝视下,她唯一能找到的反应就只有顺从了。
    “好多了,现在你若想用力、气愤的喊我,最起码也有个称呼。”他放开双手,继续走路。
    被他看穿自己想大声喊他的意图,茵琦有些尴尬。
    “你能不能别老是猜测别人的想法?或者就算你看透别人的想法,也请假装不知道。”
    “你希望我对你不诚实吗?”他淡淡说,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心里正想着什么要紧的事。
    很好,他竟然轻轻松松就把问题丢回给她,还逼得她似乎非得说,拜托你看透我吧!这样才算诚实吗?可恶。
    她选择忽略他的问题。
    “瑞斯先生,你到底要不要回答我?你怎么知道我外婆的名字?”
    “在我们国家,没人会在昵称后而加上先生,你应该只喊我瑞斯。”
    茵琦想继续这样跟他磨下去,可能一辈子都等不到他的回答。她正要开口问他最后一次,就听见他说:
    “闵渝很喜欢你——”
    这句上下不连贯的话,让茵琦差点要破口大骂,因为他依然没回答她的问题!
    没给她骂人的时间,他立刻又说:“是他拿你外婆的病历给我看,我才知道你外婆的名字。”
    “为什么他要—一”他总算给了答案,却让茵琦困惑。
    “把你外婆的病历给我看吗?瑞斯接完她的问题,”他希望我能帮你外婆开刀。“
    “可是蓝闵渝今天在电话里告诉我——”
    “我知道他告诉你什么,是我请他尽快告诉你真正的状况。他一直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以为我能医治你外婆,所以才没在第一时间就把情况告诉你。”
    “这么说,你的医术很好了。”
    “不,还不够好到能救你外婆。”他有些遗憾,“你家快到了吗?”
    “到了,就在前面。”
    ××
    一间矮小的平房,有个顶多能放下三部机车的小前院,穿过前院,拉开老旧的木头纱门,门内是约为四坪大的小客厅。尽管空间狭小,却十分整齐雅致,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很爱干净。
    还好瑞斯将那两个跟班晾在小院子,否则她不确定她家小小的客厅,能有足够的氧气供三个大男人呼吸。
    “外婆,我回来了,我带了客人。”茵琦朝客厅往内延伸的走道喊,然后转头对瑞斯说:“我外婆等会儿就出来,你先坐一下。”她原打算转身进外婆房间,却被他拉住。
    “我已经进你家门了,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蓝闵渝没告诉你?我还以为你无所不知呢!”她的口气有明显的揶揄。
    “没有。”
    “我叫方茵琦。”茵琦从皮夹里拿了一张名片交到他手上,接着一溜烟就从客厅消失。
    瑞斯自己找了个位子坐,把玩着她给的名片。他注意,她是个很“中性”的女孩子。
    更实在的说法是,她已超过了中性的界线,多了好几分男性化,从她的穿着打扮、她的动作语言、她用的皮夹—一在在都少了一份女性柔美。
    唯一例外的是她那双水蒙蒙的眼睛,会不经意流露出微微的迷惘,像是在迷雾中找不到方向的模样。
    “他是谁?”
    一会儿,瑞斯看见茵琦扶着她外婆走进客厅。
    他发现婆婆原本温和的表情,在看见他之后,好像有点“不满”。
    “他是蓝医生的朋友,也是个医生,蓝医生拜托他帮忙着外婆的病。”
    基于礼貌,瑞斯起身想帮忙扶持。
    但茵琦的外婆一点也不领情,假装没看见瑞斯伸来的手、没听见瑞斯的礼貌招呼,就近坐上张藤椅。
    “小琦,外婆跟你说几次了,叫你跟蓝色鱼说,别老借我一点小病就想找机会接近你。现在还找了个‘啊豆啊’到我们家,那只蓝色鱼这次又打什么坏主意?”
    “外婆,蓝闵渝没有的你想的那么坏啦。”茵琦忍不住为蓝闵渝辩解,虽然她也明白蓝闵渝确实是想接近她。
    “我才——”茵琦的外婆才要开始一串叨念,却让瑞斯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话。
    “你干什么!”外婆花了一点力气想收回被瑞斯握着的手,不过她薄弱的力量,到底敌不过瑞斯的掌握。
    “趁外婆对小琦训话的时候,帮您量脉搏。外婆可以继续讲话,假装我不在这里。”
    “你会讲国语?”这个外国人,讲了一口标准国语,让原本怀着莫名敌意的外婆,好奇起来。
    “是的,外婆。我母亲是台湾人,在家里我都跟母亲说中文。”
    “谁准你叫我外婆?你又不是我们家的什么人!”
    瑞斯的眼底堆满笑意,原来茵琦的“急性”与小小的“坏脾气”来自她的外婆。
    “你笑什么?”
    “外婆,我没有笑。”量完脉搏,瑞斯靠近老人家的脸,仔细检查了她的眼睑,其实他是为了要近一点听听她的呼吸声。
    “你的脸没笑,但你的眼晴在笑,我人虽然老,可是眼睛好得很,你不用再费力气检查我的眼睛了。
    “对不起,外婆我错了。”
    茵琦惊讶的看着外婆跟瑞斯的一来一往,但最教她吃惊的是,经过第一次想把手拉回来的抗拒后,外婆就乖乖的任由瑞斯摆布,尽管嘴上仍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抗议着。
    “错了?哪里错了?是不该检查我的眼睛?还是不该说你没有笑?”
    “是不该说我没笑。”
    从头到尾,瑞斯都十分有礼,而且有问必答,碰到外婆无礼时,他也顶多是沉默回应。
    “那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原来小琦的脾气是外婆传授的。”说完瑞斯转向茵琦问:“家里有没有血压计?”
    “有,我去拿。”茵琦离开客厅。
    “你是在骂我吗?”
    “不是,外婆。”
    “你喜欢我们家小琦?”外婆问得突然。
    “是的,外婆。”
    “你打算喜欢多久?”外婆的眼睛稍微眯了起来。
    瑞斯想了想,此时茵琦拿着血压计回到客厅,瑞斯看着她,接过她拿来的血压计,开始量血压。
    过了一会儿,他认真地看着外婆说:“我还不知道。”
    第4章
    天秤星——档案二:九月二十三日星子特性:丰富的求知欲、拥有医学方面的卓越天分、注定在爱情上失意。
    天蝎星——档案二:十月二十九日星子特性:性情略为急躁、具崇高人格与充沛精力、天生的梦想家。
    ××
    悠扬的乐音回荡在咖啡馆里,这是间有独立包厢的咖啡馆。
    关了门的包厢,两边站了那两个一路安静无声的随从。
    “他们这样跟着你,不无聊吗?”茵琦搅拌着服务生刚送进来的热咖啡,她好讶异、不清楚瑞斯在外婆身上施了什么魔法,居然让外婆点头同意他带她出来喝咖啡!
    “这是他们的工作,没办法。”瑞斯看了他们一眼,回头面对茵琦,耸了耸肩。
    “你为什么不好心的放他们在家休息?”
    “如果可以,我比谁都希望能把他们放在家里,但若我执意要他们留在家里,他们对我母亲不能交代。”瑞斯的表情有些无奈。
    “我以为他们听你发号施令。”看来,这位“末代王子”似乎有个很厉害的母亲。
    “不尽然,我母亲跟我的命令若有冲突,他们通常会顺从我母亲,因为大致上我会选择妥协。”
    “你该不会是那种对母亲百依百顺的男人吧!”茵琦心想,这种乖乖牌“王子”,她应该—一保持一点距离,以策安全。
    “要看什么事,大部分的事,在我愿意妥协的范围内,我会假装看不见。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是那种会躲在母亲身后寻求保护的男人。我只是不喜欢争吵,而且母亲只有一个。”
    “你干吗跟我保证?”他的口吻让茵琦忍不住想—一抗拒,只是,究竟为何抗拒,她又不清楚。也许是想低抗他不时流露的温柔与情意、抵抗他总是用那双绿色眸子盯得她心慌意乱!
    “因为你看起来很担心的样子。”瑞斯浅笑,她说话的拒绝口吻,真的很像外婆。
    “我……我哪有……”她有点心虚的否认。
    他总是这样,老用那双比X光还厉害的眼睛看她,害她连想要否认,都找不到足够的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