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7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7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一次,她则是自车子驶进花园大门后,便睁大了眼睛看,从大花园车道两旁美丽的假山假水到进入大厅的玄关摆设……有钱人的生活,果然是极尽奢侈之能事!
    这一刻,她真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太大、太远了,如同她跟“严家”的距离—一
    茵琦甩甩头,不懂怎么会莫名其妙想起“严家”!
    是瑞斯一路上过于严肃的表情使然吗?让她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压迫,仿佛有什么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
    一直跟在他身后东张西望的茵琦,没发现走在前头的瑞斯停下脚步,一下于头便撞上他刚转过来的胸膛。她发出一记闷声,瑞斯则出她意料之外用左手挽住她的肩膀,再伸右手抚了抚她的额头。
    接着,被他锁在胸怀前的茵琦,听着他吐出一串她听不懂的语言,才知道他说话的对象不是自己。
    “对不起突然停下来,害你撞到我。”他拉开一点距离,低头看着不及他肩膀的她。
    茵琦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回他话,而是看着那两个听完瑞斯刚说的话后,旋即消失的跟班。
    她转头对瑞斯说:“你不说外国话,我真的会以为你是道地的中国人。你刚刚说的是德语吗?好像很有趣!我从来没听过德语。”她完全没意识到此刻过于亲密的姿势,所有心思全在那句听不懂的德文上。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教你说。”她娇小柔软的身躯,贴在他胸前。
    这一秒她是清醒的,清醒的靠着他—一这想法让瑞斯渴望能紧紧收住揽着她的手,但他不想吓着她,因为他接着想要的,会远远超过让她贴紧着自己的念头。
    “不要,听起来好难,我才不想伤脑筋。”她嘴上说不要,却很想问他,怎么用德文说他的名字?
    “可不可能有那么一天,你会为了我学德文?”他低声说,努力克制着想碰触她唇瓣的欲望。
    如果她不是“她”、不是能在瞬间汲取他所有情感的方茵琦,他会毫不犹豫以野人的方式占有她的身体。
    他不是圣人,也有过不少女人,有些女人对他来说,纯粹仅是身体上的关系,当然也有些女人能引发他“喜欢”的情绪。只是从没一个女人,才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唤醒他整颗心。
    他不会以往常对待女人的方式对待她,然而也还没想清楚该拿她怎么办?一天的时间,太短了。
    “大概不会吧。”她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他看她的样子,像是打算亲吻她—一
    “小琦,你是个勇敢的女孩吧?”他用手托起垂首的她。
    “什么意思?”她不得不再度看他,她发现他眼里的情绪不同了。
    “因为等一下我要告诉你的事,需要你的勇气。”
    “是我外婆—一”
    瑞斯点点头,拉着她的手,往卧室走。他要告诉她的,比她原先知道的,还要糟。
    上午在医院里他跟闵渝说的“结果”,其实还太乐观。在今天晚上看过外婆后,加上看了附在病历内的检查报告,他认为外婆拖不过两个月,也许连要拖上一个月都嫌勉强。
    第5章
    血型小语——A型男子:对社会及个人皆负有某种程度的使命感、对不同环境的适应力强。
    O型女子:实行力强、乐观开朗、擅长言辞运用。
    “小琦,可以的话,后天就帮外婆办住院。”
    这就是他拿着病历,对她解释了一个多小时的结论吗?
    茵琦怔怔坐在地板上,满脑子转着瑞斯刚才资时解说的医学名词,试着消化他最后说的、比蓝闵渝告诉她还要残酷的“宣判”。
    什么心肺衰竭?她不懂!不想懂、不要懂……他为什么不干脆承认他能力不够,救不了她外婆?偏要归咎于重病加上身体自然衰竭!她当然知道人本来就会衰老,可是也有人活了一百多岁啊!外婆才六十六,距离一百多岁还二、三十年,不是吗?
    她又是这种恍惚表情,他该拿她怎么办?
    “小琦—一”瑞斯喊着恍惚的她,大掌覆握住她的肩膀。
    “你知不知道我外婆对我来说很重要?”她忽然抓住他的衣服,“没有其他办法吗?蓝闵渝说你很厉害,你为什么不救我外婆?只要你愿意救我外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虽然我没有很多钱,但如果你要很多钱,我会想办法去赚。还是你要的不是钱……”
    “冷静点,小琦,你听我说—一”对她不在预期内的失控,瑞斯竟有些慌了。
    “不!我不要听,我求你告诉我,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救我外婆?要你说出来,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就算要我陪你上床,我都会答应你。求求你,我不能失去外婆,求求你—一”她紧紧抓住他的衣服,没有任何放手的迹象。
    假使在正常情况下,瑞斯一定会为茵琦这番话而笑。但现在,他除了心痛,找不出其他感觉。
    “小荷!不准再说了!如果我能救得了外婆,不需要你付出丝毫代价,我都会尽力。我说的话,你听懂吗?”
    瑞斯不得不放大声量说,他不确定以茵琦现在混乱的样子,能否全盘接收他的话?
    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她会这么失控?他能理解失去亲人会有的伤痛,却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给他的感觉是,若失去了她外婆就等于失去一切?
    “你要通知其他家人吗?”瑞斯问。
    “家人?我没有其他家人!外婆是我惟一的家人……”
    瑞斯现在才理解茵琦不寻常的慌乱,“你的父母呢?”
    “父母?你听不懂吗?我没有其他家人、没有父母、只有我外婆而已—一我妈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只剩外婆—一怎么办—一如果外婆不在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一”
    茵琦用双手圈住自己,她知道瑞斯的结论已经是无法更改了!
    中午接到蓝闵渝的电话,她觉得痛苦难过,但心里还怀有一丝希望,想着别的名医也许会有办法医治外婆。所以尽管她伤心、哭泣,都还怀有一点点期望—一
    但是现在,她是彻底绝望了!
    她忘不了瑞斯刚到医院时,那群列队欢迎的医生,以及追着他想访问的记者,加上蓝闵渝的背书——种种迹象都显示,瑞斯已经是“更好的医生”了,不是吗?
    她好不容易才安了百分之一的心,全是因为她以为外婆还有一线希望啊!
    此时此刻,她的一线希望全然灭绝,霎时,她像处在没丝毫光亮的黑暗里,让恐慌的情绪,彻底吞没。她的四肢泛着冰冷,有种找不到方向的无依感,她的身体禁不住地一阵一阵颤抖着。
    “小琦—一”瑞斯察觉了她的颤抖,轻声唤她却得不到回应。
    在她的喃喃自语里,瑞斯注意到她并没有提及她父亲,他本想询问,然而她的模样,很明显的再也禁不起刺激,而直觉告诉他,“父亲”会是个具强烈刺激性的话题。
    他决定抱起坐在地板上的茵琦,将她放上他的床。
    “小琦,记得我刚刚告诉你的吗?要勇敢。我知道你是个勇敢的女孩,你—一”望着她原本忍耐在眼眶里,此时终于滑下的泪,瑞斯停住了想说的话,用拇指拭过她肌肤上眼泪滑落的痕迹。
    靠在床上,茵琦看着瑞斯无助地说:“我不勇敢、一点也不勇敢,不要叫我勇敢—一我不能—一”
    这脆弱模样的她,让瑞斯不禁躺到她身边,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
    瑞斯的下颚抵住她的头,低声说:嘘……不要说话了,我们都不说话了。不想勇敢,就不要勇敢。“
    他传来的体温,给无助的她,一阵暖暖的热流。
    原本瑞斯只定单纯地想安慰她、想止住她无声的眼泪、想给她些讲安全感、想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但怀里的茵琦,双手竟不安分的抚上他的胸膛,她的脸颊也跟着在他胸膛磨蹭……仅是单纯的安慰,在瞬间走了样。
    理智在这个时候根本不管用,她害怕心里空空的感觉、害怕无依无靠的念头,他适时给予的拥抱让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虽然她明白他的拥抱是暂时的,但至少现在的拥抱,缓和了她的痛苦。
    他的身体真的好温暖,贴着地宽阔的胸膛,似乎就能减少一些难过。刚刚在她四同泛起的冰冷也随之褪去许多。
    此时的她只剩感觉,凭着感觉,她只想在他身上寻求更多温暖,她想躲进他的身体里,借由他拥抱的力量,让她的恐惧、慌乱与茫然少了点。
    她没法儿多想,只能顺由感觉导领,往他怀抱里更深的地方靠去……
    瑞斯得花上千般力气,才能离开她无意识的索求行为,因为他明了茵琦无法体会她此刻的行为足以拨撩男人的欲望。
    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离开她,否则再继续下去,他一点也不能保证能克制住自己。
    “不要离开我——”茵琦拉住才挪开一点距离的瑞斯。
    瑞斯望着模样可怜而无助的她,感到进退维谷。
    “小琦,我不想离开你,但是现在我必须离开你,因为我想要你—一”他叹了气,知道他有多不愿离开这样的她,“我不能在你这么伤心的时候……”
    她仍是紧紧拉住他,没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你想要,我愿意给你。”
    “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听话,我送你回家。”
    茵琦没说话。如果光靠着他,就能淡化痛苦,那么若是要得更多,是不是就能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
    他说了,他想要她,那么她愿意让一切发生,如果一切到头来都注定要失去,那又何必挣扎着能不能要呢?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能不能存在,只有要或不要!
    他既然要她,她也愿意承认她想要,因为此时此刻他像是她的止疼吗啡,没有任何痛苦难当的病人,会拒绝吗啡止疼,是吧?
    茵琦吻上瑞斯的唇,碰触到的刹那她只能模糊地想着:她早该这么做了,原来人能在亲吻里,感受到如遭电流芽过的震颤感—一没有触电的疼痛感只有像是被人打通四肢血脉的暖暖舒服—一
    她陷在极度的温暖舒服里,周遭一切全转为模糊,她的手紧紧围住他的颈项,带点生涩地伸出舌头舔尝他的唇瓣,脑子残存的意识模糊想着:他的唇尝起来暖暖、甜甜的—一
    好一阵子,瑞斯仅能僵硬着身在原地动弹不得,任由她的手、她的唇、她的手在他颈部以上,胡作非为。他找不到力量抗拒她的芬芳与索求,薄弱地想推开她却又矛盾的渴望占有她,这大概就是“煎熬”的感觉了吧!
    其实才过了一分钟,他却觉得仿佛煎熬了一辈子,要她的念头太强烈,他决定投降了。
    瑞斯由被动转为主动,他用唇一点一点吸吮着她伸出来的舌,由缓慢到激烈。
    接着他让茵琦躺在床上,在将手伸进她的上衣前,他困难万分地问着:“你确定吗?不后悔?”
    茵琦摇着头,全部的感觉都在他停在她腰间的手上。而他的指掌在她摇头之后,立刻毫不迟疑探进她的T-Shirt里,贪婪地享受着她光滑肌肤带来的绝美触感。
    才几秒他便无法忍受衣服的阻隔,迫不及待地褪去她的上衣。
    这会儿瑞斯才知道在衣服包藏下的她,比他想象的还要娇小许多,他的手膜拜似的抚摸过她纤细的颈子与肩膀、纤细的腰、平坦的小腹。
    她看起来竟是如此纤弱,他会不会弄伤她?他突然有些不确定—一
    身下的她,颤抖得如此明显,瑞斯以为自己弄疼了她,然而他不过是褪掉了她所有衣物,用自己的身体覆盖上她的身体,想体会跟她肌肤相贴的感受—一对他来说,一切甚至还没正式开始!
    “我弄痛你了吗?”
    “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一好冷又好热……”她低语。
    瑞斯轻笑,为着她纯真坦率的形容……
    她等待气息调匀,经历一场激昂的情欲之旅,她需要一些时间回复。
    瑞斯来回抚摸她如丝光滑的背,很想知道现在的她有着什么样的念头。刚刚的亲昵,似乎正逐渐消失中,一切停息后,她没再发出任何声响,只是静静的靠着他。
    空气里回荡的静默,让瑞斯觉得十分不舒服,他猜不出她的心思。
    第一次在拥有一个女人的身体之后,他竟觉得对方更难以捉摸,而自已更觉恐惶、更害怕失去她。
    良久,她撑起身子,一件一件拾回散落的衣服,穿回身上。
    瑞斯看着茵琦的动作,正要问她的想法时,她也正巧转过身面对他,若无其事地说:
    “我该回家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去?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叫计程车。”
    “你还好吗?”瑞斯将刻意保持一段距离的茵琦拉进怀里。
    “我好多了,谢谢你。”茵琦被动地随他“处置”,靠在他胸前,淡淡地说。
    瑞斯用了强制性的力道,托起茵琦低垂的头,直视她摇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