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8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8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好多了,谢谢你。”茵琦被动地随他“处置”,靠在他胸前,淡淡地说。
    瑞斯用了强制性的力道,托起茵琦低垂的头,直视她摇明了回避他的视线。
    “告诉我,你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
    茵琦靠着瑞斯裸露的胸膛,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错综复杂的情绪,只好摇摇头不说话。
    后悔吗?不,她一点也不后悔刚才发生的事只是心里酿着一股酸酸、怪怪的滋味,还加上一点疼痛。
    她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过一句话——性,是最好的麻醉剂。
    刚刚她用自己的身体印证了那句话,但瑞斯真的仅是她过度难过的临时麻醉剂吗?似乎不是。
    只是,就算瑞斯对她的意义,远超过临时麻醉剂,她在一时间也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他是男人,男人在面对女人主动的时候,十个有九个找不到拒绝的力气,方才的一切是她主动的,她还没悲伤到丧失记忆的地步,而他的回应,有九成可能性是出于男人的“本能回应”。
    她又能怎么办?
    在他没开口说任何“具意义”的话之前,她要说什么才不会让他觉得她愚蠢?
    她不想步上母亲的后尘,可是现在这一切与母亲当年走的路,有多大不同?假使外婆知道现在的事,一定是既伤心又难过—一
    她又躲进他碰不到的世界里,瑞斯挫败的想着。
    “小琦,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胡思乱想,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瑞斯,我真的想回家了。”
    “好吧。”她不想说他也拿她没办法,瑞斯口气无奈,“我送你回去,但是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给我一个吻,这一次我要拥有吻你的主动权。”语毕,瑞斯不等她反应,直接覆住她柔软的唇。
    沉浸在她的柔软里,他真觉得自己可以醉上一辈子—一他的舌在她的唇齿里尝到人间最甜膨醉人的滋味,而她的轻吟回应,更是他耳际响过最纯美的乐音。
    他很想继续将她留在这张床上,再要她几回,再听她因陷入纯然感官而吐出的呻吟—一
    天啊,他真的为她疯狂、为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声欢吟、为所有的她而疯狂!
    过了长长久久的时间,瑞斯才不甘不愿放开她以低哑的声音说:
    “方茵琦,不管你人在哪儿、在做些什么,都要记住,有一个人不顾一切地为你疯狂!”他的口气像是宣誓般慎重。
    说完,他动作敏捷离开了她,好像才一眨眼的时间就见他穿好了衣服。
    茵琦还想着他最后那段话。
    是啊!他终归要回到他的国家、回到属于他的地方—一
    她真要走上母亲的路吗?不要,她不要!
    ③③
    手术后,在医师专属更衣室里,只剩闵渝跟瑞斯两个人。
    姿岚阿姨的心导管手术,顺利地在最短时间内完成。
    而今天外婆会住进医院,他打算等会儿探望阿姨后,就到外婆的病房看看。
    闵渝无声地换好了衣服,面对也换好衣服的瑞斯,他有一大堆话要说,只是不知由哪开始。
    “小琦应该已经帮外婆办好住院手续了,等一下你先过去看她们,我要先到阿姨的病房跟姨丈、表妹打声招呼。”瑞斯说。
    “我—一能跟你谈谈吗?”
    瑞斯停住整理衣服的动作,专注着向闵渝:“谈小琦吗?”
    闽浙点头。
    “也好。”他原想另外找时间,现在既然闵渝主动提起,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何况他也觉得欠闵渝一个解释。
    在医院地下室的自助式咖啡馆,两个男人各拿了杯冰咖啡,找了没人的角落位置。
    “对不起!闵渝,我——”才一坐下,瑞斯就主动说。在这件事上,他真的认为自己是亏欠的一方,虽然他觉得爱情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但闵渝是他的朋友—一
    “不需要说对不起,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是我单方面喜欢茵琦。你没做错什么,不要跟我道歉。我想找你谈的原因是—一”闵渝非常认真看着瑞斯,“其实该说抱歉的人是我,就算茵琦最后选择你,我还是没办法停止对她的关心,我真的喜欢她。”
    瑞斯努力克制心里的酸意,却没有多大效益。即使闵渝是他的好朋友,但听他述说对茵琦的情感,瑞斯仍是无法压抑近似吃醋的酸楚滋味涌上来。
    虽说如此,他依旧泰然自若的面对闵渝,没将真正的感受表现于外。
    打从听瑞斯毫无芥蒂的在他面前喊“小琦”那一刻起,闵渝就明白自己跟茵琦没有任何可能了。尽管他很疑惑,为什么原本不认识的两个人,会在两三天之内就有那么大的变化!
    他的疑惑延伸为担心,担心身为“外国人”的瑞斯,会不会只是将茵琦看成以往在他身边打转的女人?毕竟外国人的想法比较开放、比较不同,这就是他担心的原因。
    “瑞斯,你有没有考虑过跟茵琦结婚?我知道我这样问很无礼,也太奇怪——”
    “我懂你的意思。闵渝,我只能说,我会用最认真的态度对待小琦,我跟你一样不愿意伤害她。可是我无法跟你保证一定会娶她,因为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
    他很想说只要茵琦愿意,他就会毫不考虑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她!然而,这种连他都不太能说服自己相信的念头,又怎么期望在说出口之后得到别人的相信?
    这也是在那个拥有她的晚上,他没告诉茵琦——“他爱她”的原因,他不认为茵琦会相信!
    所以瑞斯打算将时间花在行为付出上,直到茵琦愿意相信他不仅喜欢她,而且愿意相信他已经不可自拔爱上她的事实。
    “你不担心你母亲反对茵琦吗?”闵渝问出另一个忧虑,只要是瑞斯出口的话,他就相信;只要端斯是认真的,他就能安心。
    “放心,我对我母亲再好、再容忍,也不允许她干涉我的感情选择。”
    “茵琦看起来很坚强,但实际上她有很脆弱的一面。她是个很认真的女孩子,星期一到暑期五白天在广告公司上班,晚上在补习班兼课,每个星期六上午还会到医院当义工,然后下午再赶到补习班上课。
    “我没看过像她那么拼命的女孩子,也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工作。我说这些只想告诉你,像她这么好、这么善良的女孩子,请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瑞斯没说话,仅是点点头。
    经过闵渝这番话地更深刻领悟到,他对小琦一点也不了解!
    这就是他想努力、必须努力的地方,他不要他们的激情如沙地上的建筑,他要了解她、完完全全的了解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得经由别人的口中才知道她的工作、她的生活。
    第6章
    血型小语——A型男子:为人亲切、对任何事物皆认真负责。
    O型女子:情感浓烈、意志坚定、乐于助人。
    “谁说我一定要住这种豪华病房?我要换病房!”外婆才踏进头等病房,就嚷嚷着要换病房。
    “外婆,我们昨天不是说好了?”茵琦试图安抚不甚高兴的外婆。
    “说好了?我只答应你跟那个瑞恩桑德斯住进医院,可没答应你们,我愿意住这种花钱的病房,我是来治病,又不是来度假。”
    “可是瑞斯说——”
    “瑞斯、瑞斯!你这丫头开口闭口都是他!去,去,去把那个大块头给我找来,我倒要听听他今天用什么方式,说服我住这间病房。”外婆非常不耐烦,对茵琦挥了挥手。
    茵琦无奈地被赶出病房,这时候她能到哪儿找人啊?她根本不晓得瑞斯在哪儿,只记得昨晚他送她跟外婆回家时告诉她,他今天要帮他阿姨开刀,忙完他才会过来。
    病房外的长廊上,茵琦来来回回不知游荡了几趟。
    其实她真的很感激瑞斯,若不是他,只怕谁也劝不动外婆住进医院!
    昨天,瑞斯带着她跟外婆去了垦丁一趟。刚开始外婆非常不高兴,可是往垦丁的的车程上,瑞斯不停跟外婆聊天、安抚外婆的情绪,一旁的她几乎插不上话。
    偶尔,外婆会被瑞斯的话逗笑了。事实上,外婆让瑞斯逗笑了的那几回,她真的好惊讶。
    到了垦丁之后,她才知道瑞斯在了一艘足以容下几十个人的豪华大船,要带她们出海赏鲸。
    她问过瑞斯为什么不雇艘小一点的船,毕竟他们三个人再加上他的四个跟班,也不过七个人而已;而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听到他的回答时的那份感动,他说:“外海风浪大,小船的摇晃太大,外婆会不舒服。”
    因为那份感动,她才在前一夜立下了与瑞斯“保持距离”的决定,有了动摇。她想着,也许她跟她母亲的遭遇会有所不同、也许瑞斯是不一样的男人。
    毕竟,瑞斯早就得到她的人了,大可以不再理会她,不是吗?可是在得到她之后,他非但没对她置之不理,还关心着、照顾着她的家人—一虽然她仍然想不透瑞斯那句“不管你人在哪儿、在做些什么”的话,背后究竟有什么涵义。
    不管怎么样,昨天她真的好快乐,因为她没见过外婆那么快乐的样子。
    当他们出海看到浮在水面上的大鲸鱼,还有绕在船周围的海豚时,外婆脸上的笑容大到让她感动得想落泪!
    当她看见外婆主动拉着瑞斯的手,要那些准备在桶子里的鱼,打算喂食不停跃出水面的海豚时,她突然好希望,他们是一家人、是没有任何忧愁的一家人—一在那一刻,她真的好希望快乐能无止尽地延续下去。
    瑞斯还特地准备了相机帮她与外婆照了许多相片,最后下船前,瑞斯请人帮他们三个人在船前头拍了惟—一张合照。
    下了船之后,瑞斯刻意支开她,然后陪外婆走回车上,却让她到便利商店买了几份零食。
    她不清楚那段时间,瑞斯究竟对外婆说了什么,当她买完零食再回到车上,就听见外婆告诉她,她答应了瑞斯隔天就住进医院。
    唉—一瑞恩桑德斯——一个明明该算是她半生不熟的“朋友”,此时此刻,她竟不可思议地需要他安抚她的外婆。
    茵琦低头沿着走廊墙边没有目标的走着,以至于没看到朝她靠近的瑞斯与闵渝,直到肩膀被一只大掌握住,她抬头才望见那双绿眸。
    “外婆说要见你,她不肯住你帮她安排的病房,我不知道要怎么办。”看到瑞斯,茵琦总算松了口气。但这一刻她跟着醒悟到——才过了三天时间而已,她对他的依赖是不是过重了?
    瑞斯拉开一抹笑,手拨了拨她显然没注意梳理的凌乱短发说:“我们进去看看外婆要跟我说什么。”
    闵渝想,或许人跟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有“天生注定”这回事,如果没有缘分,怎么强求、努力,最后都只会落得徒劳无功的结果。看着瑞斯与茵琦拉着手走向病房的背影,给了闵渝这样的联想。
    三个人一踏入病房,就听见外婆不高兴的大声说着:
    “瑞恩桑德斯,你终于来了!”然后,外婆手指着闵渝说:“你!蓝色鱼,把小琦带出去,随便带她去喝咖啡还是去哪儿都好,我要单独跟这个外国人谈谈。”
    闵渝跟茵琦一脸疑惑地看着对方,瑞斯则对两个犹豫疑惑的人说:
    “你们到楼下喝杯咖啡聊聊天,我跟外婆说完话就下接找你们。”
    闵渝、茵琦离开后,瑞斯也将他先前请来的特别护士支开,病房内剩下瑞斯与外婆。
    “外婆,您可以坐下来说话,骂起人来会比较有力气。”
    “你又知道我想骂人了?少跟我耍嘴皮于。将来我要躺着、坐着的时间多着呢,现在趁我还能站着,我就是想站着说话!”外婆走到个边,老实说,这间病房十分舒适,窗外看出去就是一整片花园草坪。她背对瑞斯,好一阵子没说话。
    过了许久,外婆才转身坐上靠窗边一张椅子,她的体力已经差到不能久站的地步了。
    “听小琦说,你的全名是瑞恩桑德斯。格奥尔特维希四世,我记得没错吧?”
    “是的,外婆。”
    “你能不能说话轻松点?别老正经八百回答‘是的,外婆’、‘好的,外婆’、‘我知道,外婆’,你说的不累,我听的都累了!”
    “好。”
    外婆满意地点点头,果然是个反应快的孩子。
    “小琦说,你是个医生?”
    “嗯。”瑞斯轻松地发了个单看,再点了点头。要是让他母亲听见他这么“随性”的说话态度,只怕会气得脑充血吧。
    “家里还有哪些人?”外婆靠着椅背,已经把眼睛闭上休息了。
    “我母亲。”
    “嗯—一”外婆沉吟了半晌,“瑞思桑德斯,我问你,我还能活多久?”
    “外婆——”此时的瑞斯,面露难色。
    “说!我是冲着你那句别让小琦难过,才答应住进医院。你们非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