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极品天秤男人 >

第9章

极品天秤男人-第9章

小说: 极品天秤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外婆——”此时的瑞斯,面露难色。
    “说!我是冲着你那句别让小琦难过,才答应住进医院。你们非得要我住进医院,不就是因为我活不久了?现在我要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外婆突然张开了眼睛,盯着仍有迟疑的瑞斯瞧。
    “说吧,我想知道我还剩多少时间。”
    “一个月至两个月。”瑞斯说,迎视着外婆的目光。
    “一个多月—一”说着,外婆又阖上双眼,难怪最近她老觉得心上一口气透不过来。“瑞恩桑德斯,我能不能放心把我外孙女交给你?”
    瑞斯久久没答话,久到令外婆不得不再度睁开眼,“怎么?你还没想清楚要喜欢我外孙女多久吗?看来你脑袋没想清楚,动作倒是快了一步,我那个笨外孙女已经是你的人了吧?”
    “外婆,我——”瑞斯没能给一个答复,没别的原因,仅是认为口头上的承诺,不具意义。
    外婆打断瑞斯的话,不让他说下去。
    “我早跟你说过,我这双眼睛好得很。前天你三更半夜才送小琦回家,隔天小琦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我光看就知道那个笨孩子,一定跟你有了什么。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一个老人家也没力气拿着刀逼你照顾小琦一辈子,可是—一唉—一”外婆停了一下转了话锋——
    “真要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我放不下的,就只有小琦了。当年我女儿生下小琦,却大量失血,我女儿临终前拉着我的手,哭着说她对不起我,要我帮她照顾小琦。到现在我都还忘不了她最后一句话,她说:”妈,别让孩子跟我一样,不要让她跟我一样不幸,说完话,她就走了。
    瑞斯看着外婆的眼角微湿,脸上隐约透露着当年的悲伤痕迹,他静默无语。
    “我丈夫是个飞行军官,早年出任务就为国捐躯了。靠着政府的抚恤金,我只能带着小琦过不算宽裕的生活。
    小琦的童年过得辛苦,不只是物质生活贫乏。没有完整的家庭,还要受着一些调皮孩子的嘲笑。你一定很好奇小琦的爸爸在哪儿吧?“外婆露出淡淡笑容,却不是出自真心的笑容,老迈的容貌显得沧桑。
    “小琦的爸爸是个富家子弟,他们家在台湾是有权有势的望族,虽然我在心里诅咒他们家几百万次了,可惜老天少了一个眼睛,那个害死我女儿的男人,到现在还是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
    “小琦的爸爸当年追我女儿时,已经有妻小了,他对我女儿根本是玩玩而已,是我女儿笨,自己一头热,不听我的劝告。直到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要对人负责,才看清楚那男人的真面目。
    所以,小琦是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但她却是个很懂事勇敢的孩子。小时候邻居孩子嘲笑她,她再难过都没到我面前哭过,只会找人家打架。
    唉,到现在她还是一副男孩子的模样,剪得短短的头发,一天到晚穿着棉质衫、牛仔裤。我一直都知道她很难过、很自卑,可是又能怎么办?人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吗?“
    瑞斯摇着头,心里却为刚刚听到的话隐隐作疼。他不断想象着孩提时期的茵琦,要忍受其他孩子嘲笑的画面,而为了那些嘲笑而打架的她,心里承受的是怎么样的伤痛?
    他忽地想起两天前,茵琦听到外婆的状况后,无助的反应;想起她口口声声说她只剩外婆一个人;想起她脆弱无助的颤抖—一此时他完全明白了原因。
    然而明日之后,他的心更痛了。叶婆对茵琦的意义,是全部、唯一的依靠……而他,竟什么忙也帮不上!
    “我答应过女儿,不让小琦跟她一样不幸。所以从小我就灌输小琦,男人不可靠的观念。因为这样,使得小琦很保护自己。我敢说小琦在认识你之前,比一张白纸还纯洁,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只是现在她大概不知道该如何去相信男人、更不知道如何跟男人相处,这对她来说是幸也是不幸。
    我其实也很矛盾,一方面希望小琦远离男人一方面又希望小琦找到幸福。
    “唉—一说这些,是想请你多多包容我们家小琦。你跟其他男人不同,你诚实多了,我愿意把小琦交给你。我剩下的时间既然不多,怕是看不到你们的未来了。
    “外婆想拜托你,帮我好好照顾那丫头。帮我教她‘信任’好吗?能不能互相信任,关系着你们能不能幸福,外婆希望你们能幸福。”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照顾小琦。”
    “谢谢你。解决了一件事,现在我们来说说另外一件事,我不要住这间病房,太贵了。一个早晚都要死的人住这种房间,简直是浪费钱。”
    “外婆,你愿意把小琦交给我,你就是我的外婆,让你住这个房间是我的心意,用你接受好吗?”况且如果你答应住这里,小琦也会觉得比较舒坦。“
    “这次我是冲着你说,我是你的外婆才答应,这表示你一定会好好照顾那丫头,是吧?”
    瑞斯点头,眼神再坚定不过。
    “好吧,我累了,你去找小琦还有那只蓝色鱼。”
    瑞环将外婆扶上床,为她盖好被子,再将特别护士唤进病房。
    “晚一点我再跟小琦过来。”
    外婆紧闭着双眼,浅浅应了一声,在瑞斯才踏了一步离开床边,她突然说:“瑞恩桑德斯。格奥尔特。维希四世,为了谢谢你昨天带我去看那群大鱼,我花了好久的时间记住你的名字。”
    外婆的眼睛没张开的意思,唇边染上微微的笑意。事实上是,她已经将他当成外孙女婿,才愿意记住他的名字。
    “不客气,外婆。”瑞斯回头对着床上的老人家笑了笑,然后离开病房。
    @@
    “这种东西好吃吗?”瑞斯看着茵琦送到他手里那只烤得焦黑的墨鱼,上头不知涂了什么油淋淋的酱汁。他侧过头看同样拿了一支烤墨鱼的茵琦,发现她已经开始吃着手上的墨鱼。
    瑞斯跟着茵琦走往海滩,拿着那只还热腾腾的墨鱼,在吃与不吃之间犹豫。
    带着咸意的海风,拂得人心旷神怡,傍晚的天空满是粉粉橘橘的绚丽颜色。星期天的旗津海边,游客要比平日多。
    茵琦感觉到瑞斯的注视,一偏头就迎上他的视线,接着注意到他手上的烧烤还完好如初。
    “你不敢吃烤鱿鱼?”她看着瑞斯,目光不经意瞥见他T-Shirt上那只可爱的贱兔图印,她又一次得苦苦忍耐着要出口的笑声。
    “鱿鱼?我以为这是墨鱼——”
    茵琦皱了皱眉疑惑地说:“鱿鱼跟墨鱼不是一样的东西吗?应该是一样的吧,只是我们都习惯说这是烤鱿鱼,你不觉得讲‘烤墨鱼’太正式了吗?”
    瑞斯耸了耸肩,说:“没什么感觉,这真的能吃?”他还是犹豫的看着那支“烤鱿鱼”。
    “能啊,你看JJ和TP吃得很开心。”茵琦回过身望着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随从,笑容更深了。
    这一个月下来,不只瑞斯改变大,连他的跟班都改变甚大。从穿着到伙食,简宜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现在的瑞斯穿着再轻松不过的卡通T恤、白色百慕达短裤;至于一天到晚固定得跟在后面的两个随从,打扮也由原先硬邦邦的黑色西装,变成跟瑞斯一样轻松的穿着。
    不过老实说,她这个始作俑者到目前为止还不太习惯。原因无他,纯粹是:一个男人虽然穿“平民”服装,身上却透着一股不搭轧的“贵族”气息。
    怎么看怎么怪异!
    没想到,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时间累积了她对瑞斯的认识深度,随着日子过去,瑞斯不再是个让她莫名依赖的“陌生人”。
    坦白说,这些日子瑞斯为了她改变许多,她一句他的穿着太正式、太高贵,瑞斯就努力让自己穿得“轻松”,而且不光是他,连他的随从都跟着穿着闲适。
    她习惯家常小吃,瑞斯也为了迁就她,努力适应着在他眼里看起来怪异的食物,像现在他看着“食物”而迟疑的表情,不是第一次出现。
    她不是个没感觉的人,当然能感受得到瑞斯为她做的改变,但越是这样,她越是无法明白,像他这样的男人,为什么愿意迁就她这样平凡的女人?
    开始,她会不停在心里质疑,只不过随时间过去,她慢慢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她想等待时间给她答案!
    “外婆告诉我,晚上她想吃炖羊肉,你知道要去哪里买吧?”琼斯说。
    他终于咬下一小口墨鱼尝了尝味,有点讶异这烤得乌漆抹黑的墨鱼,味道竟然比他想的还好许多这会儿,他才褪去所有犹豫,安心吃起来。
    他们走到沙滩前的造景栏杆,茵琦靠在栏秆边看着瑞环吃烤鱿鱼。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她也记不得,但她光是看瑞斯吃东西的模样,就觉得比起她的粗鲁,瑞斯跟她绝对是那种分处两种世界,一辈子也碰不着面的人。
    可是,命运多么奇怪,不但让他们碰上了,还让她爱上了!
    是啊,她爱上了他。
    然而,在她发现自已爱上他之后,茵琦选择将这个事实当成天大的秘密般,苦苦守在心里,不愿透露一分一毫。因为她害怕像母亲当年一样,她的心意最后会换得他的轻看。
    在瑞斯什么也没表示之前,她绝不要先承认对他的感情。
    她无法摸透瑞斯的想法,这一个月来,他们几乎天天同睡在一张床上,不是他到她家,跟她挤着那张小床睡,就是她到他的别墅。
    事实上,瑞斯到她家的时间比较多,因为她真的无法习惯,自然地在他那株豪华别墅里走动。
    每回去,她都怕自己会碰坏了什么东西,她曾跟瑞斯说过她的想法,虽然瑞斯说东西坏了就坏了,就算她有心将他整棕屋子毁掉,他都不介意。
    唉……他到底当她是什么呢?女朋友?未来的妻子?还是临时情人?
    她真的不知道!
    只是再想几百遍,这烦人的问题也不会有答案。与其浪费时间在空想上,她宁可抓紧每分每秒能与瑞斯相处的机会,只要她不透露真正的情感,等有那么一天瑞斯要离开,她就不会太没“尊严”了。
    瑞斯从不跟她说“爱”,这是她感谢他的地方,如果他打算要走、打算只拥有她一阵子,那么至少她对瑞斯不会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一
    瑞斯留意到茵琦盯着他瞧得认真、又似乎显得遥远的表情,他轻手推了推她的手臂。
    “小迷糊,你在想什么?”对她太常出现的神游表情,瑞斯已经逐渐习惯,也慢慢喜欢上她神游的模样。虽然总让人猜不到她迷茫神情下藏了什么惊人想法,但她那股神秘气息,却让平时大而化之的她,多了几分少见的女人昧。
    “我啊!我在想外婆为什么跟你说她想吃什么却不跟我说,难道她忘了我才是她外孙女吗?”
    “你在吃醋?”
    “哼,”茵琦轻哼了一声,撇过头不想看他。
    “这要怪你自已,老是限制外婆不准吃这个、那个,她当然不想告诉你。”
    “我是为她好—一”
    “小琦,真的为外婆好,就让她做她想做的事、吃她想吃的东西吧。”瑞斯模了摸她脸颊边的短发,希望她能懂得他的话。
    “我知道你认为外婆时间不多,她要什么就尽量满足她。可是我不能!因为我希望能多留她一些时间,多一大、两天、一星期、一个月……甚至一年你懂吗?我很贪心,我奢求外婆能撑过秋天、冬天,再到明年春天,虽然你跟蓝闵渝都跟我说不可能,可是我不想放弃!”
    茵琦的想法他当然了解。但他更明白,抱了过多期望,到头来的失望,会让人更难承受,他不要茵琦经历多余的情绪,毕竟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就已经够苦的了!
    瑞斯将茵琦的头揽上肩膀,顺着她脑后的发丝他在她耳边低语: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记得,有我陪着你。如果你觉得无法勇敢起来,要记得还有我,我会帮你勇敢,别傻傻的想着你是一个人。”
    茵琦感受他颈间的温热,听着他柔声的劝慰,她明白他是想给无助的她一些委慰、想减低她孤军无依的感觉,她完全明白。
    在海风的温柔里,茵琦的唇贴上瑞斯的颈项,随着他温热的肌肤游移而上,来到他的唇瓣。在游客熙来攘往的海边,她全然忘了这样亲呢的举动,会招来旁人多大的注目。
    对她来说,这一刻她只能感受到瑞斯给予她的温柔,他的给予让她也想给予。
    她柔软的唇一送上他的唇边,瑞斯立刻回应了她,他急切的以自己的唇瓣,占据了她贴近的唇,辗转吮尝着她罕见的温柔甜蜜。
    在广阔海天的见证下,他知道他的心,已经让怀里这个娇小女子填得满满的—一
    良久,茵琦抬头注视着瑞斯,低语:“谢谢你。”
    “希望有一天,我不再只是你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