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嗨,我的男人 >

第2章

嗨,我的男人-第2章

小说: 嗨,我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可不行,我说。
  又指指他摆在窗口得小簿,里面不是有规定吗?按规矩买票。
  我又拿钱扇风,而且那啥,我们又不熟。
  呵,我不是开玩笑么。他这么说着,我却没见他笑。
  我后面的人已经在催了,他又看了我一眼,站起来,朝外喊,楚江,过来代一下票。
  一男生吧嗒吧嗒跑来,进到售票室。
  他拿过我手里的100块钱,指指那边的长椅说,请到那边坐一下。
  不晓得是不是我心里有鬼,觉得他的“请”字里有无数把菜刀。
  秦科跑出去换零钱了。
  我坐在活动中心的椅子上仰着头看电视里播着的还珠格格(三)。
  活动中心的小姑娘忒没品味了,怎么看这个?
  我不敢跟她提意见,因为从刚才起她就一直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不能一次在这地头上得罪太多的人,而且,表面上,是我“理亏”。
  @@@@@@@@@@@@@@@@@@@@@@@@@@@@@@@@@@@@@@@@@@@@@@@@@@@@@@@@@@@@@
  秦科回来的时候,额发都被汗粘在了额头上,往昔的小白脸也被晒红了。
  我基本上是个好人,小学时我还年年三好学生来着。
  所以看到他这样子,我还是有点小内疚的。我在心里说,只要你不惹我,以后咱们就算了。
  秦科亲手把票交到我手上,还笑盈盈的。
  他眉毛弯弯,嘴角弯弯,比弥勒佛笑得还慈祥:“没完呢。”他笑着擦汗,“我是说电影,赶快去吧,等下占不到位子了。”
  他在那笑着,我只觉得四个大字在脑海闪现。
  “笑里藏刀”啊……。

  这个男子不寻常(3)

  后来,我成了活动中心电影院的常客。
  我没有再拿一百去买票,毕竟揣着一大……把零钞也不是很方便的事。
  可是每此我正经地在他那买票的时候,秦科都会在我面亲摆弄一个铁盒。
  那个铁盒,那个原先装月饼的铁盒,里面躺着成百的硬币……
  我想,幸亏我是善良的,要是我继续拿一百块钱买票,我拿什么装那98个钢蹦啊。
  每次秦科收我钱的时候,都会笑得慈祥又惋惜,“怎么不是一百的啊?”
  每每此时,我还发作不得。
  我对妹妹说,我们学校啊,有个活动中心,活动中心里啊,有个售票室,售票室里啊,有个叫秦科的。他可坏了坏透了,他喜欢摇着铁盒说:唷,这次怎么不是一百的啊?
  妹妹想了想说,姐,其实“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这个故事的作者是你吧?
  我拉枕头翻身。
  妹妹又说,姐,你的第一春终于到了。姐,你们这种,言情小说给分类成“欢喜冤家”。
  我把凉被蒙在了头上。
  妹妹说,老处女还害羞。
  我一脚把她蹬下了床,我在被子里说,“你再不积口德,你将最终走上我这条路。”
  没吃过猪肉也吃过牛肉,我知道这些时脑子里都是秦某人的原因。
  是滴是滴,我对他有非分之想!
  我也不知道事态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就是这样了。
  我在考虑怎么将他收为裙下之臣。
  缠绵悱恻的写情书?热情如火的告白?
  没有目标时乱冲一汽,有了目标反而踌躇不定。
  万一他拒绝呢?万一他被吓跑了呢?
  这就是没谈过恋爱的弊病,惶恐不安,黔驴技穷。
  我那颗风雨飘摇的少女心哪!
  姐妹们说,对待心仪的男人要像饿狼扑食,要又稳又准又狠。
  这番话说得我兽血沸腾,恨不得当下就钻到秦科的寝室去。
  隔天,我气势腾腾地在活动中心拦下他,说要和他一起到奶茶店喝东西。
  当时,他还笑眯眯地问,是他请呢还是我请。
  我看他一眼没说话,心想,到时候你请我请都一样了。
  到了奶茶店,坐下来,点了两杯东西。
  他坐在对面笑脸盈盈地看我,我只能盯着手里的杯子,心里反复念叨着“稳准狠稳准狠”。
  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我竟不敢抬头看他。
  昨晚写了两遍的“真情告白”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我不禁对自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怎么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我还搁在那儿纠结,对面人说话了。
  “你喜欢我是吧?”
  我一惊,那口在喉处的原味奶茶当时就逆流成河欲从鼻中二孔喷薄而出。
  我想起了那个玉米从鼻孔里出来的同学,异曲同工之妙哉!
  我不说话,仰着头拼命吸,想把那口奶茶吸回来。
  等我吸完了,我还是仰着头,鼻孔朝天。
  我怎么也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样,我不是一个有急智的人,我得想想怎么办。
  我那眼睛瞟他,他左手支着头,笑地颇为气定神闲。
  这时候还笑,他以为他上辈子是弥勒佛吗?
  我摆正脑袋,豁出去了:“是又怎么样?”
  “我答应你啊。”说着那个支着头的手盖在了我的爪上。
  额滴神哪,十万伏特啊!
  事后我问他,当时怎么就敢这么问是不是喜欢他。
  他说:“你没照镜子,一看你表情就知道你是来干嘛的。卡了半天说不出来,最后还是我帮的你,我好吧?”
  他笑得奸,我不死心,又问:“那你喜欢我么?”
  他说:“要不喜欢你,能跟你糊这么久?”
  我满意,我得意,嘴角都咧到了耳根。
  呵,眼前这个白净的男人从此就是我的男人了!

  男朋友@女朋友(1)

  秦科问我,这是你的初恋么?
  我囧,我长着一张老实的处女脸么?
  一般人不是会问“我之前你谈过几次恋爱?”怎么搁他这儿,就这么问了。
  要命的是,还确实如此。
  不晓得是谁说过,大学里没谈过恋爱的人分为三种。一种是长的变态,一种是心理变态,剩下的一种么,两者兼备。
  这简直是谬论!
  我对秦科说,哪能呢,追我的人从雷锋塔排到大雁塔呢。我的初恋男友长得可像金城武了,后来到美国留学去了,他本来想带我一起去,可惜我舍不得妹妹和妈妈,所以只得分手。
  我把眼睛睁得溜圆,力图让他相信。
  他说,呵呵,那真可惜。
  我说,你都不吃醋么?那你呢?你的初恋呢?
  他说,我的初恋在幼儿园,牵着她的手送她回家,不过现在名字都不记得了。
  我说,你别耍花腔,你究竟谈过几个女朋友?
  他不说话。
  一阵静默。
  他还是不说话。
  我说,你倒是快回答我啊。
  他说,别吵,我正在数呢。
  关于秦科究竟谈过多少个女朋友,我始终没问出来个准数。
  妹妹鄙视地说我笨,我说如果我笨我还能念到研究生么?
  所以不是我笨,而是敌方太狡猾。
  有一次我问他,他就把问题七绕八绕扯到西班牙去了。末了,还拍拍我的头,正经八百地说,乖,历史是用来被遗忘的。
  我想妹妹如果在,会拿榔头砸死他。因为妹妹是历史系的。
  又有一次,我拿食指指着他鼻子,大声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结果,这厮身子前倾——含住了那根食指。
  娘嘞,我立马就连亲妈都不记得了,谁还管他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
  好吧,我也不再问他那些事儿了,管他以前天花乱坠,现在的他,不是在我手心儿里么。
  我们做一切情侣都做的事。
  不要想歪了,我指的是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
  以前吃过无数顿饭,走过无数条街,看过无数场电影,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
  光是看着他,靠着他,那种从心底里冒出来的愉悦止也止不住。
  和他在一起,随处即天堂。这大概就是恋人的幸福。
  我发觉,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姐妹们问我,你们亲亲了没有?
  我说,亲了脸。
  她们说,亲脸算屁,你要做好准备。
  亲嘴的准备,我能怎么准备。
  每天一有空,我就躲在一边含着自己的手练习接吻。
  可谓千锤百炼。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
  那一天终于到来。
  电影院里,我刚喝了一口可乐,听他喊我的名字,我转头,他的嘴就上来了。
  娘的个神哪!
  谁说含手跟接吻差不多?!
  我全身上下都在颤抖!
  那是种什么滋味啊……只能说比吃燕窝的滋味还好!
  黑暗中,我还在脸红,还在激动。
  旁边的他又低声笑起来。
  我含羞的望着他。
  他把手扣在嘴边,笑着说,你还说你谈过恋爱,骗鬼呢。
  娘的个神哪!

  男朋友@女朋友(2)

  班级qq群留言板上的消息,第一条是万年不变的“守望2008中国奥运会”,第二条就是“惊悚!!!江雯找到男朋友了!!!”
  瞧瞧这堆乌龟王八鳖!
  我把秦科的照片传到群上,立马赞叹声此起彼伏。
  我在电脑面前大声狂笑,要你们以前看不起我!男的,自惭形秽去吧!女的,流口水去吧!
  隔天,群里的留言板上第二条消息改了,“悬疑???江雯找得到这样的男朋友???”
  气得我差点提着刀到群主家砍他去。
  小卷发消息过来:你的男朋友看起来不错。
  我发了个趾高气昂的表情:不看看是谁的男朋友。
  他又发:他对你好吗?
  我回:欧服扣丝!他见了我跟李莲英见了慈禧似的。
  他说:那就好。
  我说:我下午要和我家小秦子出去压马路,下了88。
  他回:88。
  下午我把在群里留言板的事情跟秦科说,他说,好巧啊。
  我问,什么好巧。
  他说,我把你的照片发到群上,结果群里的消息改成了“哀悼……秦科找了这样的女朋友……”
  我抓起他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
  寒假前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聚餐,秦科拉上了他的兄弟,我拉上了我的姐妹。
  话题刚开始是围绕我们的,集体回顾了一下我们是怎么在活动中心那么纯洁的地方勾搭上了的。
  大家一直感叹秦科有本事,说在方寸之间的小小售票铁笼里也能充分施展个人魅力钓到女朋友。
  再然后,大家喝high了,捶桌子的捶桌子,摇椅子的摇椅子,一个个都撕掉了禽兽的外衣,露出更为禽兽的本质。
  吃完饭,各自散伙,秦科拖着我的手在街上走。
  夜色下,周围灯光点点,暖暖照在心上。
  秦科说,今年这个寒假我不能回家,要一直呆在学校的实验室。
  我说,怎么这么忙啊,那我也呆在学校陪你。
  他说,不行。
  我拦在他面前,怎么不行?难道你实验室里藏着小蜜?
  他把我的围巾整了整,又拍我的脑门说,你脑壳里是不是第四空间?都装些什么呢?我在实验室,你要过来我肯定没时间陪你。你想想啊,大过年的,你一个人搓着手,抱着脚,孤零零地坐在电视前嚼花生米,惨不惨?嗯?你说惨不惨?
  我猛点头,惨,确实惨,怎一个惨字了得!
  他也点头说,那你就呆在家里老老实实养肉。
  我说,我要是想你怎么办?
  他笑,贼眉鼠眼的,有那么想我啊?
  我踢了他一脚往前走。
  他跟上来,把我的手揣他荷包里说,走,哥哥请你吃肯基基。
  我停下,肯什么什么?
  他说,肯基基,肯德基的爷爷给他取的小名。
  ……这是哪门子的小名?

  男朋友@女朋友(3)

  寒假回家的那天,我还想着十八相送,没有缠绵悱恻,也要婉约勾缠一点。
  谁知竟成了这样。
  他说,不要去招惹小白脸。
  我说,还有哪个小白脸的脸能有你白?
  他冷笑,那确实。
  我拍巴掌,呦呦呦呦,看过你无数种笑,终于盼来冷笑了。
  他看我一眼,别拍了,跟女猩猩似的。
  ……
  亲娘啊,我从前天起就酝酿好的离愁别绪就这样被搅黄了。
  回到家,推开门,迎接我的不是春天般的温暖。
  老娘坐在椅子上板着金刚脸瞪视着我。
  我差点跪倒,娘啊,俺可是你亲闺女啊。
  我妈掀起一边嘴角嗤笑起来,还亲闺女?有亲闺女谈了恋爱小半年了都不告诉妈的么?看你小时候多乖啊,小时候干什么都支会我一声。现在呢?啊?谈恋爱不告诉我,考研不告诉我,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养你干嘛?我要你干嘛?
  我妈怒视着我,我怒视着我妹,我妹怒视着我爸,我爸哀怨的看着我妈。
  四角型生物链嘿。
  收拾我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