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嗨,我的男人 >

第25章

嗨,我的男人-第25章

小说: 嗨,我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是,又回到了他在床上搂着我腰的情形。
  
  他手在我腰上摩挲着,忽然说道,怎么感觉你的腰变粗了啊。
  
  我嘴角抽了抽,哈,刚说了原谅他,他就这样回报我是吧?
  
  我扒开他的手,走到椅子旁,拿出包里的那件法宝——战马。
  
  我注意到秦科看到那匹战马时脸色一僵。
  
  我把那匹战马的腹部对着他,露出下流公子逛窑子的表情说道,诶,这是什么啊?999颗人工雕刻的心啊!不是有人正色说,不信那些么?不是有人不屑说,刻那些的人很幼稚么?那这是谁刻得啊?啊?谁刻得啊?哎呀,原来是我们秦公子啊!999颗心哪,寓意携手到老呢!哎呀,原来我们秦公子还会做这~~~么肉麻的事呢!做了之后还藏起来生怕被人看到呢~~
  
  那时我一副小人得志般的嘴脸,嚣张到了极点,所以难怪秦科会做出反击。  
  他选择了一个令我闭嘴最简洁的方法——以吻封唇。
  
  所以当秦妈妈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秦科把我扣在病床上肆意妄为的情形。  
  之后,秦妈妈还笑着说,我了解,年轻人嘛,血气方刚,正常正常。
  
  在秦科出院回到学校那一天,我妈居然来了。
  
  我妈看着秦科的妈,笑着对我说,我是来给你送拖鞋的。
  
  啧啧,我妈对越抹越黑这种事儿还是这么擅长。
  
  OK,两家母亲相见,那就是七仙女对霸王花,居然还擦出了极其和谐的火花。  
  饭馆里餐桌上,我妈挥手豪迈地说,干脆等他们毕业就把婚结了。
  
  秦妈妈微笑,我也觉得这样挺好。
  
  哈,这就是我们的订婚宴?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和秦科的分手事件总算和平落幕了。
  
  后来我问秦科,你是不是打过严晃老师三拳?
  
  秦科看了我一眼说,问这做什么?这么关心他?
  
  我说,俺好奇嘛。
  
  他拍拍我的头说,乖,他是坏人,你要离得远远的。
  
  我说,他给我空调吹,还给我奶茶喝,他是个好人。
  
  他皱眉,你是什么?流浪狗么?给点吃的就觉得是好人?
  
  我哭,啊,你凶我,在医院你明明很柔弱很可爱的~
  
  他冷笑,不那样怎么把你骗回来?你要认识清楚我们的关系,我是狼,而你是只能被我吃的那只羊。
  
  是的是的,在医院时我是女王,而和好后从医院出来,咱俩的相处模式就又变回了从前。  
  我占上风这种情形,果然只适合昙花一现哪。
  
  再后来,偶然从张灵的男友刘政那儿得到了答案。秦科确实打过严晃三拳,一次是在我寝室楼下,一次是在街上严晃和他妹妹在一起时,而第三次是在那间小酒吧。
  
  据刘政说,那天他和严晃,陆品一起去酒吧,然后看到了准备离开的秦科。当秦科已经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严晃却走过去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结果秦科就像被激怒了一样给了他一拳,然后面色冷凝地说了句什么就走了。
  
  哈?还真有三拳?知道了这些,也算是解开了系在严晃身上的一个小疑惑。  
  不过,被我周围人尤其是田兰所津津乐道的有关严晃的最大谜题却是,他当初为什么会提出和我交往?
  
  当然,答案是五彩缤纷的。
  
  有人说,纯粹为了好玩儿;有人说,因为严老师人帅所以心肠好(什么逻辑?!),来解救我这个在情路中困惑的少女;还有人说,他被我的纯真善良美丽给吸引了(其实只有我一人支持这个版本)。
  
  至于严晃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有人太过在意,答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对了,对于那些同样想要用酒精中毒来挽回伴侣真心的“痴心人”,奉上一句“自求多福”。  
  因为,很久以后戳穿这件事时,秦科说了,那时他的本意是喝成轻微的酒精中毒,躺在医院打个点滴就行的那种。只不过后来有情绪的干扰,一时没控制好,就喝成必须洗胃了。  
  是了,这才是上一章中“自作孽不可活”的真谛。
  

《嗨,我的男人》漫漫红糖水 ˇ凡事都有第一次ˇ 
      
    秦科出院得很及时,正好可以赶上了这一年的情人节。
  
  情人节前夕,他眨眨眼神秘地对我说要送我一个会让我觉得既开心又特别的礼物。  
  我暗自揣测着,什么礼物呢?有什么礼物会让我觉得很开心又特别呢?
  
  莫非,是秦科的肉体?!
  
  这么想着,我兴奋地两眼通红,愣是一晚上没睡好。
  
  隔天起来,兴奋过后是莫名的紧张,我焦躁地在寝室内走来走去,田兰问,你怎么了?内分泌又失调了?
  
  我扑上去握住她的手,怎么办田兰?秦科要来抢夺我的处子之身了!
  
  田兰耸耸肩,你这个囤积多年的滞销货终于要清仓了吗?
  
  我泪光闪闪,怎么办,我好紧张~
  
  田兰说,没紧张好什么的,脖子一伸,眼一闭,牙一咬不就过去了。
  
  我继续泪光闪闪,我怕我做的不好。
  
  田兰挥挥手,放心吧,有你老公在又怎么会“不好”呢。
  
  于是在不断的自我暗示和心理建设下,我迎来了这个玫瑰色的情人节。
  
  2月14那天晚上吃完饭,秦科微笑地对我说,那接下来,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我脸一红,含羞地点点头。
  
  车在路边停下,我看了看四周疑惑,江堤?
  
  秦科牵过我的手,笑着说,跟我来。
  
  在长长的江堤上走着,我心里直打鼓,好一会儿,他停下来侧过身说,好,就是这里了。  
  我心里一紧,抬头问,真的是这里吗?!
  
  他微笑着点点头。
  
  我揪着衣角,眼神躲闪地说,这里也不是说不好,我也听说过在外面可能会比较刺激。。。那个,可是,可是我,我还是觉得,第一次在室内比较好一些。。。。。。
  
  我再一抬头,却看到秦科手里拿着戒指讶异地望着我。
  
  一阵风吹过。。。。。。
  
  我捂着脸掉头就走,不活了不活了!完全没脸了!
  
  秦科跑过来拉住我,脸上却笑得不停。
  
  我红着脸大声说,不许笑!
  
  他边笑边说,真是没想到你这么的想要我啊。
  
  我揪他,你还笑你还笑。
  
  秦科努力平静下来,拿出戒指说,这下怎么办,完全没气氛了。
  
  说完又“扑哧”笑了起来。
  
  我猛推了他一把,恨恨地往回走。
  
  他又追上来,跑到我前面拦下我说,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咱们说正经的。  
  我看着他。
  
  他拿起戒指又牵起我的手,缓缓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说,这枚戒指套住的可不只是你的手指,我要套住的是你的一生。
  
  我抬起手,看着手指上那枚银环在月光下反射出温柔的光。
  
  我嘴角忍不住要咧开,却叉着腰昂着头说,你也知道最近我很红,这个戒指太瘦弱不保险,你以后要用10克拉的钻石才能锁得住我。
  
  他上前轻轻拥住我,在我耳边说轻笑着说道,恩知道了,我记住了。 
  
  我回抱住他,幸福地笑开了花。
  
  良久,我们分开,在月色下,他看着我微笑着很诚恳地说,你好像很饥渴,如果你肯出钱,我就辛苦点陪你上旅馆。
  
  这样的一句话后,在那个有着微风的江堤上,猛然惊现出一男子的痛呼,就连天上的月亮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寒假过后再开学,秦科就是研究生的最后一学期了,他在外面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搬了进去。
  
  他的众多家具中有书籍电脑,有锅碗瓢盆,另外还有一个我。
  
  当我表示我要搬出去住时,寝室的各位都露出极端不上流的表情。
  
  田兰摇摇头说,啧啧,秦科的动机也太明显了。
  
  我说,他只是租的房子太大了,避免浪费才要我搬进去的,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单纯。  
  田兰拿手指戳我的脑袋,笨!他就是故意的好不好?他要真想一个人住会租那么大的房子?你再在这么笨下去肯定会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
  
  我笑,呵呵。
  
  她问,你笑什么。
  
  我捂住脸不好意思地说,一想到他要吃我,我就觉得好害羞~
  
  诸位看着我齐齐地打了冷战,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
  
  当然,对于搬出去住的事儿我也跟我娘报备了,最后她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六个字——凡事,注意安全。
  
  周末搬家的那天我很开心,先有戒指,然后又有房子,好像真的结婚了一样。  
  搬过去的第一天,我和他牵着手在菜场里买菜,心情仿佛小学生春游前做准备那般愉悦。  
  我跟卖葱的大娘说,我老公帅吧?
  
  卖葱大娘笑呵呵,帅。
  
  我说,帅就再加两根葱吧。
  
  秦科斜眼看我,你讨价还价的方式真别致。
  
  我摸摸他的小白脸说,亲爱的,我这叫物尽其用。
  
  回到家,他负责淘米,我负责煮饭,他负责择菜,我负责炒菜。
  
  可能会有人质疑我的做菜能力,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可是号称“FOOD GOD”的女人。连秦科吃了后都赞不绝口地说,上帝给人关了门和窗,果然还是会留个排气孔。
  
  吃完饭,秦科坐在电脑前写论文,我进洗漱间洗澡,看着那套新的粉色系内衣裤,我嘿嘿地笑了。
  
  洗完澡,我立在门前抚了抚额,对电脑旁的秦科说,啊,好累,我先睡了啊。  
  他笑着点点头,被子盖好。
  
  卧室里摆着两张小床,中间隔了有半米的距离,可那半米的距离对秦兽来说算啥啊,那就是一缝儿。
  
  哎呀哎呀,有点危险哪,我躺在床上想着。
  
  秦科进来时偶然发现我了的美色,心痒难当之下猛扑过来。
  我大惊失色地护住胸喊道,啊~你做什么?
  他抓住我的手奸笑说,你今天就从了我吧。
  我怯怯地看着他,不要~
  他大笑三声,哈哈,美人儿,你不觉得现在说不要太迟了吗?
  然后——啊——不要——@#¥%。。。。。。
  
  嘿嘿,我真是担心哪。
  
  本来想这么一边躺着一边等着,可能是真的累了,居然还真睡着了。
  
  居然,还就这么一觉到天亮了。
  
  我睁开眼,秦科在我的头顶上方说,赶快起来,你上午第二节有课吧。
  
  我掀开被子看看自己,真是比和氏璧还完璧。
  
  秦科坐在电脑前摆弄他的破论文说着,我今天不用去学校,鸡蛋和水在桌上,你吃完就自己去,在楼下搭车要花些时间。
  
  我把俩鸡蛋揣荷包里,“哦”了一声,关上门走了。
  
  出去了五分钟之后,我才拍了拍自己的脸,有什么好遗憾的啊,真是幼稚啊幼稚。  
  下午回来时,他还在赶他的论文。
  
  我凑上去,你不会一天都在电脑前吧,怎么这么辛苦啊。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饿了吧,饿了我去热菜。
  
  我拦下他,我来吧,你休息一下。
  
  菜是昨天的剩菜,翻两下就行了。
  
  我在那翻着,背后的他忽然贴了过来,他拥着我说,对不起啊,江雯,最近有点忙,可能没什么时间陪你。
  
  耳旁的卷卷发被他的气息弄得痒痒的,我推开他扬着下巴说,开玩笑,我可是很贤明的,怎么会跟你计较,行了行了,快出去,不要妨碍我。
  
  吃完饭,秦科在外面洗碗,我在洗澡间看着这套新的水果样式内衣,虽说不大可能,但是万一呢,还是穿上这套吧。
  
  结果,又是一个平静的夜。
  
  在学校碰到田兰,她朝我暧昧地眨眼睛说,你们,啊,有没有?
  
  我摆出高中校长做晨会时的那种严肃表情对她说,无聊,你真是穷极无聊。  
  自上次情人节一役我就被她笑了个半死,如果现在再告诉她是这么个光景,不要,坚决不要!  
  一天这么过去了,两天这么过去了。。。。。。n天这么过去了。。。。。。  
  谁说同居男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