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嗨,我的男人 >

第30章

嗨,我的男人-第30章

小说: 嗨,我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仰着头看他说,陆嘉维,两年没见了哪。
  
  他用胳膊抬了抬我的手臂点头,唔,你的体重又上了一个数量级。
  
  我掐了他一下,笑着拉着他往酒店走,看着秦科高兴地对他说,跟你说跟你说,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走到秦科边上,我一手挽着陆嘉维一手拉着秦科,对陆嘉维笑道,嘿嘿,这个小美人啊是我的老公,秦科。
  
  秦科就着我的手顺势一带,轻轻搂过我对陆嘉维笑道,表哥好。
  
  陆嘉维也笑,恩,你就是秦科啊。
  
  我奇怪道,你知道他吗?
  
  陆嘉维看着我,上次回来时,叶帆告诉我你有个男朋友叫秦科。
  
  我还准备问什么,陆嘉维指了指里面说,再不过去,我妈估计就要发飙了。  
  我挽着秦科的手和表哥一起走了酒楼。
  
  陆嘉维一走进去,自是一片喧哗,都说是陆家的儿女个个都有出息。
  
  笑笑闹闹,到了快开席的时候。
  
  陆嘉维在他和姨妈之间空出右边的一个位置,拍了拍对我笑道,雯雯,坐这里。  
  姨妈笑骂,你这孩子别添乱,这样子小雯男朋友坐哪?
  
  陆嘉维微笑这看着秦科,不好意思,都忘了这一层了。
  
  秦科也笑得和煦说道,没关系,雯雯说了,她和表哥的关系很好。
  
  说完,他转过头朝我笑道,对吧,雯雯?
  
  秦科平时都是对我直呼全名,这样的一声“雯雯”让我惊出一层疙瘩。
  
  江晴招着手指指她旁边对我们说,姐,姐夫,坐这里。
  
  陆嘉维看着江晴,笑得眼睛弯弯地说道,上次回来没见到小晴,两年没见,果然女大十八变,居然变漂亮了啊。
  
  江晴皮笑肉不笑道,那当然是比不上我们的表哥啊,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难辨雌雄啊。  
  陆嘉维笑得越发灿烂了。
  
  长辈只当他们是感情好耍耍嘴皮并不在意。
  
  我还是坐到了陆嘉维的左边,拉着秦科坐到我另一边,我对江晴抱歉地说道,兄妹如手足,姐妹如衣服。
  
  江晴瞟了陆嘉维一眼,靠倒在刚走过来坐到她身边的我娘身上哭声道,妈啊,你给我怎么生出这样的姐姐啊。
  
  她老人家也是一门心思把眼光放在陆嘉维身上,果断地把江晴的脑袋顺手一推,把她推到旁边杨阳怀里。
  
  然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笑道,诶,我发现秦科和嘉维挺像的嘛。  
  我朝两边看了看,还真是,俩小白脸哪。
  
  陆嘉维拾起前面的一颗巧克力,剥开递给我笑道,雯雯六岁时就到处嚷着,以后要找一个像哥哥一样的丈夫,那时我和佳宁还笑她傻。
  
  秦科伸手把我手里的巧克力截下,重新又包好对陆嘉维笑道,她最近蛀牙得厉害,前几天牙疼的时候还赖在我身边不停打滚呢,所以这甜食要戒几天。
  
  陆嘉维笑着点点头,把巧克力放进了自己嘴里。
  
  正午时分,准时开席。
  
  司仪站在台上高声吟道,有请新娘新郎。
  
  佳宁和许彻款款走上前台。
  
  司仪拿着话筒,顺应民情,来了一个“夫妻一百问”,是谁先追的谁啊,第一次约会在哪里啦,第一次牵手在哪里啦,等等的这些问题。
  
  笑完闹完,许彻单膝跪地,两人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台下一片掌声。
  
  看到这一幕,我情不自禁把头靠在秦科肩上,他看着台上鼓着掌轻声问道,羡慕吗?  
  我点点头,他转过来对我眨眼笑道,我也羡慕,所以真想现在就把你娶回来。  
  下了台,佳宁和许彻换了身唐装,走到席间开始依次进酒。
  
  陆嘉维用勺舀了一勺虾放进我碗里,我回报给他一粒八宝丸子。
  
  然后回过头,我将盛虾子的碗笑眯眯地推给秦科。
  
  秦科看着我说,剥一个,等下就亲两下。
  
  我想了想说,剥一个亲一下。
  
  秦科点头说“成交”,开始着手剥虾。
  
  虾和蟹一向都是我的最爱,只不过和秦科在一起后就养成了这个富贵病,再也懒得自己动手了。  
  在座的一个小堂弟问陆嘉维这次有没有给他从国外带礼物回来。
  
  陆嘉维笑道,我在那儿看到一个汽车模型不错,估计是你喜欢的那一款,就给你带回来了。  
  小堂弟高兴得“Yeah”了一声。
  
  我赶忙问,那我呢那我呢,有什么礼物?
  
  他笑道,当然是一盒酒心巧克力。
  
  我很狗腿地夹了一块儿锡纸排骨,亲手剥开锡纸,将排骨递到他碗里。
  
  他很受用地笑着点了点头。
  
  陆嘉维咬了一口排骨咽下,说道,本来我还想给你带个东西回来的。
  
  我激动地问,是啥?是啥东西?
  
  他拿纸巾擦了擦嘴笑,就是你上次邮件里提到的“蟑螂装”啊。
  
  我哽了一下。
  
  他继续说道,但是那家店里的蟑螂装尺码和你的不合,所以我就没有买。不过,你要蟑螂装做什么,学校里要演话剧吗?
  
  秦科在旁边轻笑了一下,我看向他。他笑着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就想起了家里那个有着同样功效的蟑螂面具,那个后来撩拨了一场又一场大火的蟑螂面具。
  
  我赶紧回过头,脸都红了,平息了一下才想起看看周围。
  
  陆嘉维正微笑着和姨妈说着什么,其他人也没注意。
  
  那么多的桌席,佳宁和许彻全场进酒进了一遍,再转回来的时候,佳宁就已经醉了。  
  她有些晃得走到姨妈旁边,抱着她说,妈,以后我就是泼出去的水了,我。。。我好舍不得你啊。
  
  这边姨妈刚刚平息的情绪又被惹了出来,干掉的眼角又湿润起来。
  
  佳宁却又松开了她转过去拍陆嘉维的肩膀大声道,臭小子,别以为八千块钱的礼金就够了,你妹妹我至少得八万!
  
  说完又转过来看着秦科和杨阳笑道,你们俩以后可要对我两个妹妹好点,要是敢欺负他们,我要阿彻削了你们。
  
  许彻扶着她对姨妈说,妈,她喝得有点多,我扶她过去休息一下。
  
  姨妈站起来想去帮忙,许彻又笑着说,妈,您坐着吧,我来就行了。
  
  一场宴席持续了很长时间。
  
  吃完酒,一伙人又拥到他们新家去闹新房。
  
  许彻以“大家都是文明人”为由,要大家保持冷静。一大批闹事分子以“我们都是半兽人”为由,坚持赖着要闹。
  
  于是许彻的铁哥们齐齐出动,一场对攻战开始,那场面在极其混乱中竟透着壮观。  
  我和秦科颇为开心地看着这个热闹,只不过江晴就不能这么闲适了,因为被轰的那些闹事分子中的小分队队长就是杨阳。
  
  陆嘉维拍了拍我说,你过来一下。
  
  我点了点头,随着他挤出了人群走出门口。
  
  我笑嘻嘻地说,这场面太牛了,以后我和秦科结婚绝对要严加防范这个场面。  
  陆嘉维站定,双手插兜看着我说,雯雯,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我继续笑嘻嘻,那你要告诉我是什么事儿,要是你说我结婚不给礼金那可不行。  
  他说,不管是什么事,这都是为你好。
  
  陆嘉维的口气有些严肃,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轻叹了口气,看向我坚定地开口道,你要跟秦科分手。
  
  我彻底呆掉了,陆嘉维的那句话在大脑里转了又转,却转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合上张开着的嘴又张开,可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陆嘉维缓缓移动目光,看向我身后。
  
  紧接着我腰上一紧,靠向一个温热的胸膛,耳边却是秦科清冷的声音,表哥这是在说什么呢。  

《嗨,我的男人》漫漫红糖水 ˇ两个诸葛亮和一群臭皮匠ˇ 
      
    陆嘉维望向秦科,口气已是不再客气,他说,你既然也来了,那我就干脆跟你说明,我希望你和雯雯分手。至于为什么,你这样情史太过璀璨辉煌的人实在不适合做雯雯的男朋友。  
  我急忙开口道,等一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陆嘉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又看向秦科,语气带着讽刺说道,误会?这可不是误会,他的那些事我都了解得很清楚了,情节之精彩,内容之丰富,简直令人拍案叫绝。你也不用再隐瞒了,中途你还和他为了这些事分过手吧。只是既然分了怎么又这么糊涂又跟他掺和在一起?
  
  莫非他知道了秦科以前交过很多女友的事?
  
  我摆手,不是的,那些都是有原因的。
  
  表哥打断我,哦?有什么原因可以这么为所欲为么,他这样四处游戏的生活作风根本就可以说是滥交吧。
  
  我有些生气,朝陆嘉维道,你不要随便乱侮辱人!不要太过分!
  
  从小到大,我几乎没对他红过脸,这一嚷让他不由有些怔住。
  
  秦科放在我我腰上的手松开,然后从我身旁走过,走到陆嘉维面前,然后语气平和地说,我也有表妹,所以你关心江雯的心情我十分理解。过去那一段时间,我很抱歉,确实是很混账的一段。那样的错误,不会再犯了。现在和江雯在一起,我绝对不是抱着游戏的心态。我是想照顾她,给她下半生的幸福的。
  
  陆嘉维点点头开口道,说的很动人。只不过人都是积习难改的动物,我也不打算让雯雯的未来陪你这个潜在习性冒这个险。
  
  然后他越过秦科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不管你再怎么不愿意,你必须跟他分手。不然的话,我会将这件事告诉你爸你妈,让他们来解决。
  
  我无语地看着陆嘉维进了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样的词语我只想用在我的胸脯而不是我的人生啊。  
  秦科走到我的旁边,笑着叹气说,真是没想到和你谈恋爱,会有那么多男性出来阻碍。这可真是创业容易守业难。
  
  我心里只是惊疑,秦科交过很多女友的事,陆嘉维是从哪里知道的呢,总不至于是请侦探去调查的吧。
  
  还有,除此之外,他还知道秦科哪些事呢?难道李佳人的事他也知道吗?  
  这之后,电视上洗发水的广告播着“今天你洗头了吗?”,而陆嘉维天天给我发着短信“今天你分手了吗?”
  
  我只好把他约了出来。
  
  我直接问他,秦科那些事,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
  
  陆嘉维看着我,隔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上次和叶帆聚在一起,他告诉我的。  
  可是叶帆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我明明没有告诉他啊?
  
  我想继续问,陆嘉维却抬手阻止我再问下去,他说,这件事不管是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事实。所以,你要早点和秦科分手。
  
  我试探地说道,秦科只是以前交过很多女朋友,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不要踩着这点不放啊。  
  陆嘉维皱眉,短则两三星期,长则一两月,以这样的速度换女友,这不算大事么?虽然这是以前的事,但是一个人有过这样的作为就说明他的人格上存在着问题。我不会让你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我松了口气,这样看来,他只知道秦科交过很多女友,却不知道李佳人的那些事。  
  我对他说,你不了解秦科所以你才会这么说。他是个好人,而且真的对我好,所以你不要再劝我分手了。我已经长大了,已经知道怎样的人是坏人怎样的人是好人了,也知道该怎么来挑选自己的伴侣了。我相信秦科就是我这一生的良人。
  
  陆嘉维嗤道,良人?高粱的粱么?你这是当局者迷,没出过社会,太年轻走过的路又太少,不能对人对事做出正确的判断。秦科这样的人不适合你,你现在放手,以后可以找到好得多的。当然,如果你还是这么糊涂不肯分手,我也就只好将这件事告知你父母了。
  
  我拍桌子,陆嘉维,你是小学生么!还兴威胁告诉爸妈的!
  
  他却不再说话,站起身潇洒地走了。
  
  当初和秦科闹的时候我都没有把那些事告诉父母,就是怕以后没有退路。因为一旦说出来,肯定就完蛋了。凭我妈的个性,难保她不会二话不说就把秦科当萝卜腌了。我爸更不得了,他这个清朝人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