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嗨,我的男人 >

第31章

嗨,我的男人-第31章

小说: 嗨,我的男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换岫安凰稻桶亚乜频甭懿冯缌恕N野指坏昧耍飧銮宄颂ń邮懿涣苏庵稚钭鞣缥侍猓俏液颓乜剖O碌穆肪椭挥兴奖剂恕
  
  我很急,我抓头挠腮,我团团转。
  
  秦科把我按在身边说,安静点,怎么像个猴子一样蹦来蹦去的。
  
  我苦着脸咬着手问他,怎么办呐?陆嘉维说要将这事儿告诉爸妈。
  
  秦科把我的手拉下说道,不要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摇头,咱们这船是泰坦尼克号,没到桥头可就要沉了啊。
  
  秦科笑着安抚我,没那么严重。
  
  严重,会很严重,他怎么一点都没有危机意识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很容易会发展成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我妈放下电话,随口说道,你表哥等下要过来送礼物,给你们带的礼物。  
  好了,棺材到了。
  
  我立在家门前路口处的微微风中,心里想着:在以往携手的这一路上,但凡遇到困难,都是秦科披荆斩棘;那么这一次就让我来撑起一片四月天吧。
  
  远远看到了陆嘉维他们家的小车,我跑过去拦。
  
  可在我千手观音般的挥舞之下,陆嘉维仍然视而不见,从我身旁飞驰而过。  
  我一边全速往回跑一边心里怨道,秦科,今儿个总算遇到个跟你一样毒的人了!  
  等我半身不遂气喘吁吁地撑着手堵在楼梯入口处时,表哥也刚停好车走了过来。  
  他看着我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呢。
  
  我喘着气耸着肩说,我妈和我爸刚坐上开往香格里拉的飞机,家里现在没人。  
  表哥什么也没说,伸出手把我的爪子拍开,就准备从我身旁跨过去。
  
  还好我行动敏捷,身体旋转得跟那俄罗斯方块似的,就这么一扭再反手一抓,便拉住了他,我苦苦哀求道,陆嘉维,就当我求你了,你不要管这件事了行么?
  
  陆嘉维看着我,雯雯,我这样做现在你可能不理解,不过等你以后就会感谢我了。  
  谢你个番茄啊!你吃了蒙古牛肉么,怎么就这么犟一点都不听劝呢。
  
  你要执意做那只拆散鸳鸯的狼牙棒,我也只好这样了。
  
  我往前一扑,抱住他的脚赖着死活不让他再前进一步,口里恐吓他,陆嘉维,今儿你要想过去,好!那就直接从我的脸上踏过去!
  
  《灌篮高手》里说,称霸脚下就等于称霸整个篮球场!虽然记不太清了,反正大概就是这么说的!
  
  果然如此啊,此时的陆嘉维愣是没再往前迈上一步啊。
  
  我抬头,表哥也刚好低头,他看了看脚旁的我,目光充满不可置信地说道,秦科那家伙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怎么把你改造成这样了。
  
  我低下头汗颜了一把。
  
  诚然,像这样趴在地上拖着别人的脚拼命耍无赖的招数,的确是和秦少爷在一起后养成的习惯。  
  平常生活中不管文斗武斗还是烟斗,怎么斗那也都是斗不过他的。可是每逢绝境处时,只要我这么小小的赖上一把,比如说躺在地上打滚啦,蹲在脚边装可怜啦,诸如此类,只要这么一做,秦少爷就只能对我无可奈何,本人也就化险为夷了,可谓屡试不爽。
  
  没想到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竟然养成了习惯,我有些不好意思,真是惭愧啊惭愧。  
  却不料陆嘉维好像是更坚定了决心一般,说着“这样下去还了得”,脚一用劲挣开了我,就直接拾级而上了。
  
  我手忙脚乱从地上撺掇起来,想要去追他,哪知脚踏空了一级,整个身体带着下巴全磕在了楼梯上,那力道就跟屠夫摔黄鳝似的,瘫都瘫了,哪还追得上?
  
  等我一瘸一拐地崴上楼,无力地推开门,陆嘉维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屋里的人看着我这样满身灰尘地站在门口都有些惊讶,我妈问我,你抢劫去了啊,怎么搞成这样?
  
  我耸着脑袋说,自己摔了一跤。
  
  秦科走过来,上下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样不愧是在红尘中打滚的少女啊。  
  说着把我带到了洗漱间。
  
  我赶忙问,陆嘉维说了什么没有?
  
  秦科把我沾了灰的手用清水冲着,笑了笑说道,目前还没有,只不过待会就说不定了。  
  我哼哼,你还笑,到时候我妈发起飙来,铁定会冲进厨房拿菜刀。
  
  秦科说,不会这么凶险吧。
  
  我激动,你是不了解我妈!她就是一女变形金刚!
  
  秦科把我下巴抬着,凑近了用纸沾着水拭着我的下巴,笑着说,那不如你跟咱妈讲,你肚子里有娃娃了,或许我就可以躲过一劫了。
  
  我这儿在那上火呢,他还有心情开玩笑,下巴被他固定着,我气得一口就朝他鼻子咬去,他头一仰这么一躲,好么,没咬到鼻子,直接到嘴巴上了。
  
  只听得后面表哥冷飕飕的声音,你们倒是洗到嘴巴上来了?
  
  我一惊,回头一看啊,陆嘉维皱着眉说道,出来吧,说这件事时,还是大家都在场的好。  
  秦科握住我的手说道,好了,你的表哥现在要对我执行枪决了。
  
  客厅里,老爹老妈坐在一块儿啃着饭后黄瓜,我和秦科挨着坐在一块儿,陆嘉维独立成章。  
  陆嘉维开口道,今天借着小姨和姨父都在,我想说件事。
  
  这样的开场白听着分外折磨人,我心都顶在喉咙眼儿了。
  
  这时却听得我妈开口笑道,呵呵,嘉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了。  
  诶,这是个什么情况?
  
  陆嘉维也是一副微讶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看向秦科问道,姨妈已经知道了么?  
  我也看着秦科,他朝陆嘉维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我妈说道,秦科嘛,过去那事儿,我和他爸都知道了。
  
  陆嘉维又皱起眉看着我妈说道,既然都知道了,那他和雯雯的事您也不管?  
  我妈豪迈地挥挥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我乐颠颠地看向秦科,却发现他并不是很惊讶的样子。  
  陆嘉维摇摇头,小姨不觉得这样太草率了么。
  
  我英明神武的娘看着表哥笑着说,这个,嘉维,你不要把这件事看得太过严重。秦科这孩子你可能不大了解,事情的始末你可能也不大清楚。以前可能是做错些事,不过已经肯改了嘛。而且呢,我看了这么久,秦科这孩子我是信得过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嘉维你也早些和秦科消除误会,大家和和气气得好。
  
  陆嘉维抿着唇半天没说话。
  
  而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小姨既然已经这样认为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不过,我还是不认为他适合做雯雯的男朋友。
  
  他笑了笑说道,这也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结果。小姨,姨父,家里还有事儿,我先回去了。  
  我妈留他吃饭,他也笑着推辞了。
  
  在他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他却停了一下对秦科说,看来今天我是白来了。不过以你这样的逻辑能力,象棋一定下得很好吧。
  
  说完就回过头走了,看着陆嘉维打开门离开,我起身追了上去。
  
  在楼梯口处我拉住他,他挑眉看着我。
  
  我说,不管怎么说,哥,谢谢你。
  
  他拍拍我的头说,你谢不谢我不重要,我只希望你不要吃亏。对于秦科,即使小姨和姨父都赞成你们,我还是对他保留意见。好了,等下回去尝尝我给你带的那盒巧克力,味道不错。  
  陆嘉维坐上小车往远处开去,我站在楼上眺望着,秦少爷也走到我旁边来。  
  我高兴地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哼了一下。
  
  我抬起手问,怎么了?
  
  他笑,伯母如果是女变形金刚,那女金刚就非你莫属了。
  
  我抱着他的胳膊问道,哦呀呀,难怪你一副“管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原来一早就安排好了啊。
  
  再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说,能怎么回事儿,当然是提早跟你爸妈忏悔。  
  我奇道,我爸妈竟然没把你怎么样?
  
  他笑,你要知道,女婿总归是岳父岳母的心头宝。
  
  我想了想,问他,既然你都跟我爸妈说了,那怎么还让陆嘉维过来跑一趟,直接告诉他我爸妈已经知道了不就行了。
  
  秦科微笑着说道,病人感冒发热,最怕的就是引而不发。不让这热发出来,不让你表哥来这一趟,又怎么能让他知道你爸妈的态度呢。现在家里人表明了立场,你哥也没办法了,这样才算是彻底解决了。
  
  我再次对秦少爷表示敬仰,人想问题的角度就是跟咱不一样啊。
  
  晚上吃完饭,乘着我爸去洗澡,我蹭到我妈旁边喜道,妈,幸亏你和我爸都这么开明,有父母如此,夫复何求啊。
  
  我妈边翻着杂志边哼了两声说道,少拍马屁。
  
  我枕着我娘的腿,说道,不过真没想到,我爸知道了这事儿居然也什么都没说,果然是越老越淡定了啊。
  
  我妈随口说道,淡定个鬼,要淡定就不会扔烟缸了,那还是我从外地特地买的彩绘烟缸。  
  我连忙坐起来惊道,老爸扔了烟缸?!
  
  我妈模模糊糊“恩”了一声。
  
  我捏我妈的肚皮说,妈,那天是怎么回事儿?
  
  我妈拍我的手骂道,小兔崽子,肚皮是越扯越大的不知道吗,再碰我肚子就把你扔出去。  
  我问她,妈,跟我讲讲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她放下杂志,扭正身子看着我说道,那天秦科把我和你爸请到客厅里,说他那些事儿还请我们原谅的时候,你爸就被吓到了。我们是传统人家,你们年轻人看来是古板守旧,不图你找的人有多大能耐,只要普普通通对你好就成。你不总说你爸是老古董么,所以他这么个老古板一听到秦科说的那些,虽然秦科跪了下来,你爸还是气得拿着烟缸扔了过去。
  
  我惊得眼睛都睁圆了。
  
  我妈说,你爸也没真想砸他,只不过一时气得扔的烟缸,不过秦科这孩子也是,没有躲,就直接砸到肩膀了。你爸这人你也知道,看到真砸到了他也慌,马上板着脸过去看他,结果秦科说着“爸,我没事儿,我的确是该砸”的时候,你爸是气也气不得,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么又板着脸又坐回到了椅子上。后来,秦科又跪在那儿说了很多,保证了很多,加上你老娘我的劝说,你爸这才叹口气,让秦科起来了。
  
  今天秦科跟我说的轻松,没想到里面有这些曲折。只不过能让我爸扔烟缸,秦科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
  
  我问我妈,秦科跟你们谈了一个叫李佳人的人么?
  
  我妈点头,姓李的狐狸精么,讲了。
  
  这连李佳人的事都讲了,那我爸不冲动才怪。
  
  我狐疑地看着我妈,我爸都扔烟缸了,你不扔菜刀就算阿弥陀佛,你还帮他讲话?  
  我妈靠在床上说,老娘我又不是才晓得这件事的。上次记得不,上次在学校碰到亲家母的时候,也就是秦科刚出院那会儿,我问她知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分手,她就把秦科以前那事儿都告诉我了。哎呀,就跟那电视上演的韩剧一样。虽然也吓了那么一小跳,但老娘还是很通情达理的。秦科的事可大可小,要是根不正那就危险。可咱女婿那就是不懂事儿做错事儿,只要认错改错,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一把抱住我娘的腰,诚心叹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样通情达理的娘吗?  
  我妈问,对了,那个姓李的妖精没再缠着你们嘛。
  
  我说,当然没有。还有妈,不要把人家李佳人叫做姓李的妖精。
  
  我举起拳头笑道,要叫做“李毒妇”!
  
  出了卧室到客厅,秦科正靠在沙发上凝神看着电视。
  
  我看了一眼,播的是《动物世界》,我坐过去问他,看得这么专心啊,这么好看啊。  
  秦科点点头说道,好看啊,你也看看,这北极熊真是像你。
  
  电视里那只胖胖的白熊应景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以往这样我可是会掐他脖子的。  
  我轻轻搭在他的右肩上,小声说,我爸是砸在这里了吧?
  
  秦科顿了一顿,笑着说,你妈跟你讲了?
  
  我靠在他胳膊上小声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什么都跟他们说,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