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25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着痕迹的妆容下,微微露出一些仓促,她搪塞,说我是混血儿,所以,天生的标致。
  父亲是谁,她只字未提。我只有装傻,宫廷内年长的侍卫都说,母亲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在宫内,有孕之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周围的起居都被侍女记录的详详细细,怎么会有了孩子。
  我天生没志气,懒散成性,不像一些非要找到自己生父不可的孩子~我没有多大寻父念头,既然母亲刻意隐瞒,我又何必追究。母亲给我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吃喝玩乐,更重要的是,她从不对我平日里风流淫 亵之事指手画脚,她接受事情的程度非常之快。
  每天晚上都会有三四个不是娈童,就是美女缩在床头,待我玩腻了,几个月后就换成了精壮结实的男人跪在我双膝之间,神祗般舔我的分 身。——她这不像在养儿子,反倒像在供奉恶魔。
  有段时间,我迷上了炼金术,完美的人体炼成。独自一人,想炼成什么就炼成什么。
  罂粟,是种很可怕的花。
  诱人的蛊惑,让你甘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只为博美人一笑,吻一刹芳华。
  我倒在罂粟丛,睡了一下午。
  于是,我便见到了艾德里安,他说他是伯爵。
  他说话的时候,还在吸食我的鲜血。压在我的身上,倒在罂粟的海洋里。
  翠绿的眸子在橙色氤氲的晚霞中,衬着罂粟的色彩,诡异的神秘。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吞咽让我飘飘欲仙的气味,浑身无力,任凭艾德里安汲取我的鲜血,我觉得我要死了。艾德里安的身体很重很重,他的手抚摸我大腿内侧,还有柔软的分 身。
  我无法挣扎。
  他的力气很大。
  上帝惩罚人类很有一套。他想让你灭亡一次,必先让你疯狂一次。我疯狂地爱上了毒品,疯狂地爱上了一个人,于是,我快要灭亡了。
  他走来,蹲下,阻止了艾德里安。他说,再吸我就要死了。
  我很感动,我一直以为他是在救我。
  漂亮的天蓝色,带着宝石般的干净,瞟了眼躺在地上的我的脸后,就把目光移开了。
  一路上,我被艾德里安抱在怀里,偷偷地看着走在最后的男人,低垂着的眸子,笔挺的身材,颀长而高大。拉斐尔。我疯狂地爱上了他,不论和艾德里安还是卡洛斯做 爱,脑子里幻想的都是他,幻想着他在身旁看着我,幻想他冰冷的双眼紧紧盯着我,我就会毫无理由地勃 起,高 潮!!
  他从未正眼看过我。他嫌我脏。
  直到一天晚上,星辰璀璨。我吸食血奴刚刚提炼出的罂粟,借着半股飘荡欲死的快感,迎接跨进窗台里的夜访者,拉斐尔。
  毒瘾带着余震,让我翘起薄唇。
  月光下的他,美的就像我丢不掉的罂粟。罂粟的美,忘不掉的快感。
  『带我去找艾德里安。』他的语速很急,刚不久还听伯爵说起,他现在是亲王,氏族内部起了叛乱。
  『伯爵不在别墅,帮我一个忙,我告诉你他在哪里。』我心脏平静地仿若停止了跳动。
  浓眉上挑,拉斐尔冰冷的蓝色眸子看着我,『什么忙。』
  『杀了我。』
  就像一堆杂乱的病毒代码,主动请求程序员将自己清除一样……请求拉斐尔将自己抹弑,只为博他一笑。也只有这种办法,才会让拉斐尔正眼看我。
  他第一次正眼看我。眸子湛蓝的如同雪山上百年积累的白雪融化成的雪水一样,冰的毫无温度。却如我料想般,第一次带着感情。
  『为什么。』
  『我吸毒,同性恋,受虐癖,滥 交……还不够死亡的理由么?』
  高山,悬崖。下面就是深蓝的大海,便是拉斐尔为我选择的墓地。
  杀我的速度很快。
  黑色闪电刺进我左侧胸膛。
  我哭着,抚摸那把冰黑色的利刃,血液止不住的流。
  拉斐尔走了,毒瘾却开始发作。
  真是可笑死了,最后让我一下死不了的确实是罂粟。
  『我帮你戒毒,好不好……』
  凯撒如是说。
  于是,我成了血族。肮脏的初拥,混合着士兵特有的刺鼻的汗腥和狰狞的凌虐……
  干净什么的,毕竟不属于我。
  上帝惩罚人类很有一套。他想让你灭亡一次,必先让你疯狂一次。我疯狂地爱上了毒品,疯狂地爱上了一个人,于是,我灭亡了一次,戒了毒品。
  ××××
  银色的琉璃球,砰然碎裂,从德伊纤长的手心里流泻出水银般妖娆的液体。
  散梦释毕。
  确实很简陋,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
  偏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怎么样,这个散梦专门为你准备的。」
  「你不是混血儿,那你生前的父亲是谁?……我们俩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巧合?德伊,我一直以为……」
  「以为什么?」
  德伊微垂下眼帘,挺翘浓密的睫毛,给眸子笼上一层阴影。
  「我们有相同的稀有血型,我以为,我们生前是……」
  「东方玖,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八岁时便精通炼金术,炼金术里有一项禁忌而残酷的炼成——人体炼成。」德伊说,「八岁的时候,我用我自己的鲜血,炼成的跟我一模一样的你。」
  人体炼成的产物——霍蒙克鲁斯,人造人,没有灵魂只有肉体。

  EPISODE ⅩⅩⅤ

  EPISODE ⅩⅩⅤ 以血独尊
  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腰部一沉,一股莫名的巨大力量,带着耳边的风,将我猛地拽离德伊五米开外。
  心中一惊,怕是拉斐尔来了,转头见远处的拉斐尔正和罗德,乌利亚他们商量着什么,很没出息的吁了口气,却看见如藤萝状的深绿色茎蔓从我体内伸出,撩开上衣衣底,凉风不住的往里窜。
  体内又是一股沉重的力量,挤压着我的脑海。
  「呜呜……」我蹙了蹙眉毛,再熟悉不过的魔性——自从吃了血蛋,就不再出现的滴血蔷薇。
  窸窸窣窣地,蔷薇的藤蔓一点点伸展,我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天旋地转,疼的厉害。
  伸手本能的握住不断从我腰部钻出的滴血蔷薇,『你想干嘛?』腹诽。
  『让我教训一下这个小子,亲爱的。他竟然可以这么说!他给你的散梦是篡改的,绝对不是真实的!』伸出的部分蜿蜒到我的脸蛋,若有若无地抚弄着。
  『缩回去。』我打掉还未开花的枝头,『不需要你来插手。』
  『哦,我亲爱……』
  『今晚有用你的时候,不要再等我唤你,你又没反应。』
  『那是不可能的,哈哈』男声干笑几下,开始往回缩。『我时刻都保持着充沛的体力……』说的好没底气。
  「你的守护花?」德伊轻笑。
  一边收回笼罩在我和他四周的结界。
  不知何时早就备下防止拉斐尔他们突然闯入的结界……德伊的动作,让我微微吃惊。
  我冷眼看着德伊。
  「我猜,应该跟我的守护花一样吧~」德伊微乎其微地笑,带着挑衅,「我美丽的霍蒙克鲁斯,你脸色真是差极了,见到主人害怕了?」
  我整理着被蔷薇弄乱的上衣,「十分钟快到了。无论我是不是霍蒙克鲁斯,我都不会把拉斐尔让给你~」
  『亲爱的!你一定要问他的守护花是什么!怎么可能跟他的一样,我滴血蔷薇可是魔界独一无二的魔花!』枝头在缩回时,又不甘心地撩起我的衬衣,露出嫩嫩的头部。
  『你能不能给我安静一点……你说一句话,我的头就像被挤爆一样疼~』我捏住蔷薇头部,往衣服里塞。
  ……
  黑百合——德伊的守护花。
  德伊纤长的手指轻轻掐了一朵从他体内绽放的花,交给我的手上。醇黑色的百合花。淡淡的花蕊,湿漉漉的清香,逸着的是德伊的微笑。
  笑容开始狰狞。
  带着倒刺,将我的手指割破。
  鲜红色的血液滴到黑百合上,被贪婪的吞噬,从叶子的尖部一点点地又都沁出,染红了整片地面。
  「不,不~」我无助地想要放开那朵花,却粘在我的手心,甩不掉。
  「宝贝儿?玖」
  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别墅的床上。
  「拉斐尔!」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扑进坐在床沿上的拉斐尔的怀里。「黑百合……拉斐尔,德伊的守护花是黑百合……」
  「德伊的守护花?」拉斐尔揉了揉我的脑袋,「哦,宝贝,是不是做恶梦了?」
  「恩?」我微有一愣,冥冥中的记忆一点点消逝,带着德伊还有他展示给我的黑百合,一点点在我脑海中幻灭。
  拉斐尔见我一愣一愣的,俯身堵住我的唇,挑开牙关,挑逗着我口腔内呆住的小舌。湿热的温度,裹得我浑身暖洋洋的。大手从我衣襟下摆钻入,一路向上,揉弄着两颗敏感的玉珠。
  「玖,别怕,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受任何伤害。」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吐出黏烫的气息。「不管德伊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都是我的唯一。」
  「拉斐尔,你也是我的唯一。我不要别人把你从我身边夺走,哪怕我有多么不配当你的儿子。」
  「你在胡说什么呢,小呆子……」
  「啊恩~不许叫我小呆子~」嘟起嘴,我微微抬起头,拉斐尔不听话的手又开始不停抚弄我大腿内侧。「别乱摸,你就是这样对待一个昏迷后苏醒的病人。」
  湛蓝色的眸子,宝石般深刻,拉斐尔翘起薄唇,「我看你倒像是困得倒在德伊怀里,又在我怀里睡了一整天的小呆子。」
  我吃惊地张大嘴,「我倒在德伊怀里?」
  拉斐尔无奈道,「后来才知道你是真的睡了过去,德伊没耍什么把戏。」我白了他一眼,拉斐尔说话说口气很轻松,「乖,把大腿再张开一点~」
  「啊呜~~拉斐尔,不要啦,我好困,我要接着睡觉了~~」眼珠一转,我一头栽进拉斐尔怀里,一动不动了。
  「哦,宝贝,我现在真想要你。」拉斐尔话里带着笑意。修长的手指勾弄着我的囊袋,他知道我在装睡。
  闭上眼睛的睫毛微微颤抖,我咬紧牙,却丝毫抑制不住那一阵阵如潮水般袭来的快感。频频扭动腰,回应拉斐尔娴熟而挑逗的爱抚。
  「啊啊啊~拉斐尔,你~」脸蛋被加速流动的血液,熏得滚烫。我红肿着差点咬破的唇,娇羞地睁开眼,对上他那双明亮的眸子,半天才吐出两个丢脸到家的字,「讨厌!」含着妩媚,露着娇羞,在快感的熏陶下,叫的风情无限。
  「唔……」双腿夹紧,头缩得更深,我弓起腰,随着拉斐尔套 弄的节奏不断地颤抖。
  「宝贝,今晚,还原力量不要使用。」拉斐尔咬住我的鼻尖,低声道。
  「啊恩~~」小手抓紧拉斐尔柔软的风衣,抑制着呻吟,我道,「不要,你这是想让我精疲力竭,好不能使用还原的力量……坏拉斐尔」
  拉斐尔表情些许严肃,「还原的力量会造成反噬,你不能用~乖~」
  「反噬?反噬什么?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还原吞噬外界黑魔法,纳入体内,若是体内承受不了魔压,灵魂会崩溃。」拉斐尔柔声解释,一边转动我的身体。「艾斯昨晚才告诉我的,总之,宝贝,你不能用。」
  「啊啊,疼,拉斐尔,你轻点~~」小…穴一阵刺痛,我整个身体被拉斐尔强硬性地趴在柔软的大床上。心里又想起德伊所说的霍蒙克鲁斯,一阵难受。「灵魂什么的,我不在乎~~」
  「不准用,宝贝……」大手从背后分卡我的大腿。「今夜的玄冥之战,你就呆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乖~」
  「啊啊~~拉斐尔,我的灵魂要真是不在了,你会不会不要我……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是了。」
  拉斐尔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他压在我的身上,吻着我的后颈,「呆子……」
  一次次的后背式进入我的体内,硕大的炽热撑挤着我的肠壁,有力而快速的顶撞体内敏感的凸起……拉斐尔的精力永远是最充沛的,我被他顶的到最后连呻吟的力气都不复存在,颤抖的腰本能的随着余震,虚脱地扭动。
  看来拉斐尔这次是铁了心不让我用还原了。
  「八千军队打十万大军,那该怎么办……万一隐藏在森林里的还另外有十万大军,拉斐尔,我们该怎么办。」我趴在床上,费力地喘息,连说话声都跟蚊子一样。
  「我已经让罗德火烧部分森林,没有找到多余军队~乖,宝贝,好好在战车上休息,明天我就带你回城堡。」
  ……
  艾斯这个老头说的确实没错,巨大的马车后面,跟着拉斐尔亲自点的三千军队。我连外套都没有力气穿,被拉斐尔用毯子裹的严严实实,连抱带塞,装进马车。
  「殿下,喝点红茶,好不好?」在马车里的女佣忙起身,向闷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