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26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殿下,喝点红茶,好不好?」在马车里的女佣忙起身,向闷闷不乐的我鞠躬。
  这是密党的战车?
  我向四周望去,华丽而奢侈的装扮,深红色天鹅绒小窗帘,巨大的三四把软椅,精致的小茶几,上面摆放着小巧的茶壶。角落放着檀木小柜子,虽不多,但品种琳琅满目,于是我一眼瞅到了伏特加。本作品由下载论坛 “御华夜”整理收藏 
  「我要喝……」一边从毯子伸出白玉般的小胳膊,指了指柜子。
  「殿下,拉斐尔亲王说,不能让您喝酒。亲王交代,您身体不适……」
  我白了她一眼,酒能帮助恢复精神,拉斐尔真是考虑周到。
  「你下去吧,你一个女人在这里,我里面穿着睡衣,行动不方便。」
  「殿下,亲王在您上来之前,已经将马车封住了,下不去人,同样,也没人进得来。殿下叫我妮娜就可以了,我是被亲王吩咐,专门服侍殿下的。」
  就差没蹬脚骂人了,我一气之下,拉开窗帘,正好对上了坐在战马上的拉斐尔。
  敏感的脸一红,夹紧毛毯里的大腿……刚刚做…爱,他的炽热在我体内来回摩挲的温度,现在还感同身受。
  拉斐尔翘起薄唇,看着脸唰一下又红起来的我,右眼冥冥地变成了金色。
  炫目的金,我掩着笑,小声自言自语骂道,「哼哼,一点都不好看~不怕被别人看见……」然后放下帘子,躲在毯子里,一人偷乐。
  ……
  马车是被拉斐尔用黑魔法『血翼』,跟自己的战马连在一起。于是我无论什么时候偷看,都能看到拉斐尔宽阔性感的后背。黑色风衣,在逐渐黑沉的天色中,宛若冷酷强大的雄鹰翼翅。
  计划还是如原先一样,只是原来的七角变成了三角,因为还原力量被拉斐尔禁止了。
  艾德里安,卡洛斯率两千军队从右面进攻。
  罗德,乌利亚,艾斯率两千军队从左面进攻。艾斯原来打算和我坐在一起,在马车里指挥战斗,可想到修死了,便摇了摇脑袋,手握着冰蓝色权杖,下了马车。
  拉斐尔带着我,率领四千军队,主攻。其中有三千军队是被下令保护我的,不参与战斗。于是,主攻的只有一千军队。
  凯撒迎敌的肯定是主攻军,而且他惯用圣力,军队能少一点是一点,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我趴在窗前,撩开帘子一脚。
  修临死前,却是告诉我,凯撒不在玄冥之城。
  要是真的像这样,拉斐尔是必胜无疑……但是,换成是别人,有谁会相信这么重要的战役,凯撒不亲自指挥。
  『亲爱的~不要听拉斐尔的话,我保证绝对不会反噬,可爱的玖,你要是不使用还原,真是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我皱了皱眉,『我相信修,他说凯撒不在玄冥之城,所以可以不用还原……』
  『你相信他?那个想强…奸你的……』
  『住口!』
  『哦,亲爱的~你难道不渴望力量么~用还原可以吸取多少黑魔法力啊~~』
  身体微微一震,三个字脱口而出,『我想要……不……这不是力量的问题。』
  见我改口,男声又道,『哦,我可爱的玖,你要是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就可以跟拉斐尔一起,不脱他的后腿,不耽误他的事情……你们俩会让布鲁赫从此伟大强壮!』
  『不,拉斐尔会保……』
  『难道你想天天呆在拉斐尔怀里,让他为你操心,因为耽误了血族事务了吗?』
  『你给我闭嘴。』我咬住下唇,『拉斐尔就要抱我一辈子。』
  『现在血界开始传言,布鲁赫族从此会不堪一击,你知道为什么吗?一个小小的伯爵叛乱,差点动摇了布鲁赫王族的姓氏!是因为布鲁赫年轻亲王继位后,跑到人界去消失几个月。』
  我的身体抖了抖,没有说话。
  滴血蔷薇又说,『这位高傲目中无人的亲王,从不轻易将自己的血液给人……现在却将自己的鲜血任凭一个LEVEL D的血族饮用。』
  『你想说什么?』我缩在毯子里。
  『你会成为拉斐尔的软肋。』
  马车里静悄悄的,我抬起头,朝站在一旁的女仆翘起薄唇。
  一分钟。
  将女仆击昏,换装,摘眼罩的过程。再把女仆裹在毯子里。
  男声轻吹了一声口哨,『玖,女仆装其实挺适合你~』
  我白了一眼,朝马车外唤道,「来人,把这个女人赶下车去,烦死了~我要休息了,让她自己下去就好,不要吵到我。」一边将白色绵绸袜拉到光溜溜的大腿上,穿上鞋子,就是有些挤脚……
  车外的士兵怕吵到『我』,也没盘问,用拉斐尔专门备铸的钥匙开门,就把弓着腰的『女仆』放出了马车。
  ……
  『我们要赶在军队到达玄冥城之前,使用还原。』刚刚闪进行军路旁的森林,滴血蔷薇开口。
  『我不会飞,只有用跑的。』同时蠕动了狭窄的小鞋里那双被挤痛的脚。
  『哈哈!当然是我带亲爱的飞了~』刚刚说完,只感到腰部一股嗖嗖的凉风,钻出来两根粗大的茎蔓,像两只巨大的爪子,撑在地面上,将我全身托起。
  『喂,这不叫飞吧~』我揉了揉脑袋,只感到双股之间被无情地灌入冷意。女仆装的小裙子被吹的飞扬舞动……原先还有个衬裙,真懊恼当时嫌麻烦直接没穿。『这是爬行……』哭笑不得地看着两根巨爪在旷野深绿色的森林上方移动。
  『跨越森林只能这样……谁叫亲爱的你没本事,只有靠我的藤蔓了。』见我一直捂住裙子,笑道,『别捂了,我都把你看光了,一点都不在意亲爱的内裤的颜色是……』
  『住口,快点前进。』我脸一红,掐了一下从腰部伸出的藤蔓。
  半路。
  『喂,守护花都能幻化出小蝙蝠吗?那我什么时候能幻化出小蝙蝠?』
  『蝙蝠?你若是想要,我可以给你召唤无数只很能干的蝙蝠……』
  『每个血族都有自己的守护蝙蝠吧,你不要给我偷懒,也要给我幻化……』
  『哈哈,我可以幻化,但是守护蝙蝠是根据血族魔性诞生的~~小心亲爱的幻化出的蝙蝠,不会飞~~哈哈。』
  我的脸气成了紫色,悻悻道,「我哪天学会飞了,你给我幻化出十个来。」
  『十个……等着它们一起闹分家啊~~』
  我微有一愣,心里莫名的暖意。
  【家】这个名词,已经很久没听到了。
  ……
  玄冥城下,僻静的一个城墙角落。
  我蹲下,取出怀里的黑水晶。咬破食指,在坚硬冰冷的石壁上,画着倒五芒星阵。
  血液凝固很快,我只有不断的咬出鲜血,不断的往石壁上画阵纹。
  血液在黑水晶魔性的催化下,开始燃烧。冥冥的紫色火焰,宛若贴在城墙上唯美硕大的莲花。
  『开始吧。』
  我垂下双手,沉静下来,心口默念着滴血蔷薇交给我的话语。柔和的紫色,在深蓝的夜色下,随着风舞动。
  悄悄握紧拳头,体内已经感觉到埋伏的七角阵,被唤起的蠢蠢欲动的魔压。紫色的火焰,跳跃的频率开始加大。
  手心的黑水晶却出乎意料,开始变烫。
  我额头一阵冷汗。
  没有停住默念咒语,一边摊开手心,注视着开始变色的黑水晶。
  不含任何杂志的醇和的黑色,现在里面开始浮动着白色火焰。
  从原先的零星碎火,一直燃烧成指甲般大小的火苗,嵌在黑水晶里,暖玉的白,柔和里带着坚韧。
  修死前,曾说这叫『白魄』,布鲁赫镇族的宝物。
  好烫。
  我倒抽一口冷气。
  『我的白魄……』男声默念着,忙道,『把它往天空抛~要快。』
  「唔唔……」脑海猛地一阵扭曲,巴不得将它往深蓝色天空抛去,却巨大的感应魔性排山倒海般向我体内涌来,脸色一阵发白。痛苦的呻吟一声,捂住胸口,向前踉跄了一步,抬头望正悬挂在玄冥城上方的白魄。
  『它有很强的魔性,能起到加快七个还原阵感应。』滴血蔷薇说着。
  墙壁上的紫色火焰开始咆哮,如凶狠的暴龙,吞吐着叫嚣着。
  「以血独尊,以神祭灭,以魔为誓,以白昼终,以黑夜始……饕餮舐喋暗黑之刃,由无尽深渊涅槃邪魔至尊……」
  这种张狂到极致的咒语,我还是第一次念。
  闭上双眼,攥紧小手,咬着牙,感受着滴血蔷薇一点点通过七个还原阵传递来的魔压,吞噬着玄冥之城内部血族的魔力。
  白魄不停地旋转,周身发出的光芒一点点变大。越来越亮。
  隐隐中听到城墙内部吵闹声开始抬高,『后退,亲爱的,我们躲到附近的森林~』蔷薇的声音不紧不慢,『感觉怎么样~我开始加快吞噬的速度了。』
  『嗯。』
  我重重地点了点脑袋,速度越快越好。虽然身体感到些许不适,但也可以承受。
  「哟呵,一个妞儿~一个妞儿~~」背后蓦地传来几个人的吵闹声。
  『他们交给你处理。』我费力地吩咐从我裙摆钻出跃跃欲试的蔷薇枝头。一边强忍住魔压袭身造成的呕吐感。
  『明白,亲爱的~你要搜索一些魔性高的血族,比如凯撒的~』蔷薇枝头变成锐利的刺,刺向我身后几个地痞流氓的脖子后,又开口道。
  『凯撒应该不在这里,我感受不到很强大的魔性~』我蹙了蹙眉,呼吸开始费力。
  『哦?凯撒不在?他隐藏了魔性?』
  『一般实力雄厚的血族都是等到战斗必要时刻才释放魔压,密党军队还在路上,根本无法让魔党全部魔压展开。』
  『这好办~』
  滴血蔷薇伸出触手,一把将杀死的三个男人绕著脖子缠在一起,另一条触手沾上他们的鲜血,脱光衣服,在白嫩的后背上写了一串英文字母【Camarilla(密党)】。抛物线抛到了玄冥之城里面。
  于是,喧闹声更大了。
  一点点萌动起来的魔性,闪烁着不灭的诱人的火焰,我凭着血灵,感受着确切位置,引导血薇蔓延的触手吞噬魔性。
  呼啸的风,在玄冥之城上空盘旋,我一边后退,远离骚动声逐渐加重的玄冥之城。
  「哎呀!」我一阵惊呼,绊住了什么,差点仰头摔倒在地。
  「小姑娘,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不知何时出现的男子一把箍住我的腰,擒入怀里,一手顺势捏住我的下巴,挑起来。「欣赏风景需不需要我来陪你?」凑近的那张脸,低沉的温柔。
  我瞪着眼,一边暗地里指使血薇帮我杀掉突然来搅局的流氓。
  他□着上身,下身竟然穿着花花绿绿的大裤衩,三十来岁,如果是血族应该不止这么大。消瘦却不乏健壮肌肉的身材。
  天旋地转的吸食黑暗魔性,造成的反冲,已经让我浑身疼痛难忍,手无缚鸡之力。
  「哦哟~守护花有些锋利,小心划破小妹妹这么娇嫩的脸蛋。」男人一脸玩世不恭,手指猥琐的触摸我的脸颊,顺着脖颈,喉结,一丝诧异转瞬即逝,毫不费力地抓住打算偷袭的血薇。
  「放开我。」我费力地低吼。一边又伸出一条血薇的藤蔓。
  再次被男子擒住,「小妹妹,这种游戏可不好玩~」
  『血薇,我要你现在就吞噬他的魔性。』我侧过脸,躲过他手指的戏谑。
  男人脸色猛地一变,松开搂住我的怀抱,一把扣住我的喉咙,「原来真有人在捣乱,怪不得本将洗澡的时候,勒森巴军队众士兵突然惨叫迭迭~」
  我短促地呻吟,虚软的身体被悬挂起来,摇摇晃晃,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有不停地吞噬这个男子身上迟迟不肯完全释放的魔性。
  「停止吞噬我的魔性,小美人。」男人丝毫没有恐慌,相反,手掌的力度加大了,「否则我拧断你脆脆的脖子。」
  我俯视高高抓起我的男人,弯起唇角。
  男人见我无畏无惧,皱了皱浓眉。
  思考了半晌,松开扣住我咽喉的手,重新将我抱入怀里。
  不怀好意地笑道,「也许,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阻止你,小美人儿~」食指抚上我左眼。
  摘掉眼罩的左眼,金色的夺目。
  毫不费力地将我双手扭在背后,手臂探入裙摆长驱直入那诱人浑圆的小臀。
  『亲爱的,要不要先停一下~』血薇感受到我身体的颤抖。
  『不用,你继续……我来处理。』一边感受着大手在我挺翘的□上不断地揉捏。
  咬破嘴唇,腥味的鲜血溢出。我转头,看着背后禁锢住我身体的男人。
  费力的露出一抹微笑。
  我说,「吻我~」沙哑的柔弱。
  ……本作品由下载论坛 “御华夜”整理收藏 
  一场激吻。
  穿着花花绿绿大裤衩的男人落荒而逃。
  我含着满嘴的鲜血,用灵巧的小舌在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