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27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本作品由下载论坛 “御华夜”整理收藏 
  一场激吻。
  穿着花花绿绿大裤衩的男人落荒而逃。
  我含着满嘴的鲜血,用灵巧的小舌在他的口腔里画了个简陋笨拙的倒五芒星阵。疲倦地笑意,捂住肚子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
  他的魔性很高,要是换成魔性差一点的血族,估计是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亲爱的玖,你真是残忍极了~要是他反应不及时,现在估计连心肺里残存的魔性都被你吞噬了。』血薇一边继续延伸藤蔓,一边调侃道。
  『本来就没打算留他的活口~杀了他,拉斐尔能少一个敌人。』我费力地喘着气,魔压又开始加强,『加快速度,那个男人应该是个将军,马上就有军队出动了。』
  『亲爱的~~马车上那些话……』
  我打断他的声音,『我不会成为拉斐尔的软肋,我要成为他的剑。我爱他。』轻轻舔舐着咬破嘴唇旁,凝固的赭色血块。
  ……
  魔党来的很快,在我还在吞噬魔力之际,军队已经在裤衩男的率领下朝我奔了过来。裤衩男果然是个将军,在他的指挥下,军队开始包围我。想靠近又不敢。
  「全军包围,收紧自己的魔力,小心不要被他吞噬!本将要活捉这个活蹦乱跳的小美人儿!」
  我咬了咬牙,看来裤衩男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只当我是来胡闹的。
  「这小美人儿除了会吃魔力以外,弱的很,弟兄们不要怕,千万别用银剑,别划破他的脸~~活捉有重赏……弄伤了小脸,灭九族!……他是只小雏,害怕银质的东西,谁都别用银剑碰他!」
  原来都想跃跃欲试的众士兵,现在被裤衩男后面一句话吓得,谁都不敢靠近。
  『血薇,你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在回去的时候,不被拉斐尔关禁闭?』我嘴角抽搐。捅的篓子越来越大了。
  『暗中摆平这个裤衩男。』血薇出乎意料的跟我想法一致。
  『他现在没穿裤衩。』我笑着看一帮围着我,进退难舍的士兵。
  『那等下给他穿裙子好了~』
  『你觉得这个时候吐槽,很好笑么……』
  霎那间,滴血蔷薇从我腰际不断钻出,密密麻麻的枝条,啪啪啦啦的舒展开,宛若一个精致华丽的屏障,在我周围编织成一个偌大的绿茧。
  「呜恩~~」苍白的我,断断续续的呻吟,胸口窒息着摄取的魔性,我一头躺在滴血蔷薇编织的茧里,皱了皱眉,『怎么了?』滴血蔷薇猝不及防脱离我的身体,我又是一声叮咛。
  『我要开花。』滴血蔷薇的嗓音同平日里不同。毫无预兆的改变,让我愣了一下。
  『开花?』我看了看包裹着,保护我的绿色藤条。『血薇,你别给我找麻烦,唔……疼……』
  『好多人哦~我想吸血~~』
  「啊啊~~」腰部像触电般灼烧的疼痛,我尖叫一声,猛地看见裤衩男坐在战马上,朝我的蔷薇发射黑色火焰球。
  裤衩男表情严肃,仿佛感受到事态不妙,厉声冲包围的士兵,「拿起银剑,这小美人儿本将还要定了!」
  身体周围的绿色藤蔓开始像蛇一样疯狂乱窜,我咬紧牙,忍受着裤衩男一次又一次的袭击,一边承担着血薇还在吸食魔性的压力。『血薇,停下来,缩回去~』
  『我想吸血~主人~~』男声的嗓音愈发的沉重。与刚刚谈话的语气截然不同。唤我的方式也不一样。
  魔性吸入的够了……再多恐怕血薇要暴走了。
  我皱着眉,左臂撑起跌倒的身体。『血薇,别吸了……够了。』
  「啊~~」我一声惨叫,艰难地捂住腰部,裤衩男闪电式的袭击血薇,就是在袭击我的身体!
  「以血独尊,以神祭灭,以魔为誓,以白昼终,以黑夜始……饕餮舐喋暗黑之刃,由无尽深渊涅槃邪魔至尊……破!」
  我不断的念咒语,想把持住失控的局面。
  「好强的魔压!将军!」
  「啊啊!将军,我们要不要冲上去!」
  「那个植物到底是什么啊!啊啊,用银剑斩不断!」
  ……
  「守护花暴走。」裤衩男在战马上大声喝道,「布结界!」
  天昏地暗。
  我强硬的制止着血薇,双手紧紧攥住还在来回游动的藤条。
  还原力量反噬……会吞噬灵魂。
  他没有吞噬我的灵魂。
  他要吞噬的是血薇的灵魂。
  这怎么可以!
  『主人,我要吸血……』

  EPISODE ⅩⅩⅥ

  疯狂的眩晕,持续了不知有多久。
  我只顾趴在绿色藤条绕成的茧中,狂吐不止。一手用尽全力握住蔷薇,想要制止它漫天乱窜。
  裤衩男冷眼看着虚软无力的我,骑跨的骏马发出歇斯底里的鸣叫。
  不知道血薇释放出多少魔压,但是我清楚的从茧里,看到那些没来得及布结界的男子,痛苦地捂着脑袋挣扎,额头上膨胀的青筋,愈发凸显。
  「呜呜~」胃部又是一阵翻涌,鲜血狂吐不止。
  裤衩男眉头皱的更紧,腰部召唤出一只小蝙蝠,匆忙着飞出结界,跑回玄冥之城报信去了。
  「你是谁?」裤衩男终于换了一种目光,再次仔细打量着缩在茧里,苟延残喘的我。
  我抬眼瞟了他一眼,「都……都是你带来的军队……呜……撩起血薇的嗜血欲!!」露骨的敌意。「赶紧让他们都撤了。过一会儿,我控制不住血薇,你们都没命!」
  裤衩男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警告,「血薇?守护花的名字?小美人儿,我对你的兴趣可是越来越大了呢……不过,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我冷笑,费力的喘息,曲起膝盖,箍住蔷薇粗大的藤蔓,现在可不是跟裤衩男闲聊的时候。
  「巴蒂宁将军,是不是凯撒陛下最近封的那个赫菲尼斯将军?属下曾去参加加封仪式,见过赫菲尼斯将军一面,挺像他的!」裤衩男身旁的一个副官开口道。
  「是的,科尔中校一提,属下也记起来了~巴蒂宁将军,这个异装男人正是频繁出入凯撒陛下身边的赫菲尼斯将军。」另一个副官忙附和道。
  裤衩男挖了挖耳朵,眯起眼睛,盯着挣扎的我,自言自语,「赫菲尼斯将军?小凯撒最近在捣鼓什么~」
  「回将军,凯撒陛下几次去您的城堡找您,您都不在。」一个副官道。
  「科尔,把本将的黑箭取来。」裤衩男皱了皱眉,仿佛没有听见,只顾自己命令。
  「黑箭?」
  「恩,本将怀疑他的守护花不是斩不断,而是有种特殊的魔性,利刃靠近后,黑暗魔性就被吞噬掉了。」
  众人不再开口。
  「你们可以退下去了,既然是小凯撒的新宠,自然需要跟本将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大军撤退。
  血薇窸窸窣窣地舞动,节奏开始微微变缓,但仍旧带着疯狂爆裂的力量。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儿……」裤衩男眯起俊美的眸子,轻笑着,拉开副官递给自己的弓箭,柔和地自言自语。
  ……
  黑箭没有如料想的刺破藤蔓编织的巨茧,在锋利的箭头就要刺到藤条时,被一道黑色闪电利落地击中。
  咔嚓,银质的箭身折成两半。
  我还在错愕之际,又是一道道黑色闪电,向远处结界里的裤衩男射去。眼里满是密密麻麻的刺眼的光。
  「宝贝儿,乖,别怕。」属于拉斐尔低沉的嗓音,柔柔地,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焦躁。
  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竟然能毫不费力地分开粗壮的藤条,一把将茧里的我抱出来,搂在怀里。
  「哦,我的玖~」下…身的裙子早就被扯破的惨不忍睹,基本上是赤…裸着大腿。慌忙用黑色风衣掩住我的下半身。
  「拉斐尔……」有气无力的哼着,我浑身颤抖不已。「守护花它……」
  「宝贝,别急,我先封印住你的守护花。」
  「没用的,拉斐尔……所有黑魔法对它都没有效果,唔……」
  拉斐尔俯身,堵住我的小唇,浅浅一吻,「我用圣力,宝贝儿。」
  右眼再度变成金色,这是拉斐尔使用圣力的征兆。
  我噙着无声的泪珠,把头埋进他宽阔温暖的胸膛。金色真的好刺眼,拉斐尔从不使用圣力,为了我,他违背了多少次对撒旦魔主的誓言。
  血薇被封印住了。
  在玄冥之城正中央翻滚燃烧的水晶,此刻也被拉斐尔温顺地收回。
  我咽了口唾沫,感受着拉斐尔越来越紧的怀抱,温热的手臂紧紧压着我的脊椎,要挤断的疼痛。
  「布鲁赫的拉斐尔,你来搅和我勒森巴……」裤衩男在战马上怒喝,猛地敏锐地觉察到拉斐尔的气势,觉得事态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换了嗓音,「小美人儿,你到底……」
  我眼珠一转,灵机一动,匆忙地打断裤衩男的询问,「救我,巴蒂宁将军!我是凯撒陛下的赫菲尼斯将军~~快救我~~」含着柔情水意荡漾的眸子,宛若受困的小白兔,深情无铸的看着被我诱惑的裤衩男。
  偷偷掐了掐拉斐尔。
  装作想要挣脱出拉斐尔的怀抱。
  知道我是东方玖而不是赫菲尼斯的魔党,原先应该只有穆迪和凯撒,现在穆迪已经死了,凯撒不在玄冥之城。即便是德伊,赫菲尼斯将军的真身来拆穿我,我也可以一口否认。
  「巴蒂宁将军,拉斐尔用圣力封住我的守护花……快救我~你不救我我会死的~放开我,拉斐尔~~」沙哑的嗓音,风情无限的呻吟。
  「小呆子,」拉斐尔强制性地制止怀里不断扭动的我,聪明如他,早就知道我心里的鬼点子,无奈地皱了皱眉,低声威胁道,「再乱扭,我不保证……」
  大手抚上我的大腿,感受着细腻冰凉的享受。
  我浑身一个激灵,差点跳了起来,小声娇嗔,「拉斐尔,你这声音可以大一点,让他听到。」
  「我是说真的。」拉斐尔含住我圆润的耳垂,引出几声魅心蚀骨的呻吟。大手在风衣裹紧的挺翘的臀…丘上来回抚摸。
  「你大可以假戏真做~我没意见~」血薇被封印,给我的身体带来了不少的轻松。
  拉斐尔挑起浓眉,「我有意见。本王才不要宝贝儿的娇喘被别人听了去。」朝我耳旁脖间,哈着滚烫的热气。
  ……下载论坛 “御华夜”整理收藏 
  就在我和拉斐尔交谈之时,裤衩男正进行着非常严肃的思索。
  俊眉蹙成一团。
  但就在我挣扎着想逃避拉斐尔第二次的热吻之时,裤衩男抬起头,做了决定。
  「布鲁赫的拉斐尔亲王,您怀里抱着的是赫菲尼斯将军,他可是我勒森巴族的人,不如待本将先给凯撒陛下打声招呼,再享用这个美人儿也不迟。」
  裤衩男摆明还没完全相信我。
  拉斐尔冷言道,「撤军!!本王从不会怜香惜玉。」
  裤衩男哈哈大笑,「你以为一个将军能抵得上一个玄冥之城?笑话!」手握缰绳,在冰蓝色结界里大声道,「身为陛下的将军,就要时刻为陛下献身,要是赫菲尼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那就不配当我勒森巴的将军。」
  裤衩男的语言带着辛辣的讽刺,又说,「身为一个将军,连守护花都看不住,留下没有任何意义!」
  我听着这话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是事实。
  但是明显感受到拉斐尔内心的怒火,只听他小声在我耳边道,「宝贝儿,想办法让他相信我们。让他带我们进驻守玄冥之城的军部。他辱骂你的话,我会让他十倍偿还。」
  「密党军队什么时候到?」我小声问道。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宝贝儿的魔压太大了,惊动了军队,还有战马。」拉斐尔压低嗓音。
  我点了点头,猛地大哭。
  悲恸地惊天动地泣鬼神。在拉斐尔怀里,朝外哇哇大哭。原本嗓子就哑的厉害,这一嚎叫,更是撕裂般的音色,极其震撼人心。
  虽然刚刚的演技着实不怎么样,但是哭我还是能挤出无数滴眼泪。
  嚎叫完,头有些晕,我朝裤衩男嚷道,「我不是一般的将军,我是赫菲尼斯将军!陛下知道我受了这种侮辱,连个将军都没有力量保护,会被多少血族耻笑!你身为勒森巴的一位将军,连维护陛下名誉的事情都不屑于做,更是不需要你这种将军!!」
  我继续开口委屈地诉苦,「拉斐尔,求求你,不要碰我……啊啊……」
  「撤军不可能,」裤衩男打断我的叫嚣,但毕竟做出了退让,「本将手下有无数美女娈童,亲王大人可以不用怜香惜玉~」
  「更有何人堪比赫菲尼斯将军的美貌?」拉斐尔嗓音永远是铁打不动的稳重低沉,朝裤衩男说话,眼睛却是盯着我,挑起我的小下巴。
  「救救我……啊恩……哥哥~」这一声暧昧模糊的『哥哥』,喊得裤衩男心神荡漾。
  「你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