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37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EPISODE ⅩⅩⅫ

  「拉斐尔~」拉斐尔大手从身后揽住我的腰,想将我抱出来,我的声音顿时如蚊子哼哼唧唧,「你~你转过去啦!」
  大手流连在衬衫半遮半掩的大腿上,拉斐尔亲昵道,「宝贝儿,你说什么?」一边冷眼看着胆战心惊地跪在地上的乌利亚。
  我憋了半天,终于怯生生地睁开闭上的眼睛,走投无路了。一边往身下瞅,一边思索那摊白浊该如何交代……
  「啊!」我猛地大声尖叫。
  「怎么了?宝贝儿?」拉斐尔注意力正放在汇报刚刚凯撒突袭的事情的乌利亚身上,听我这么一叫,忙不由分说将扭扭捏捏的我拉进怀里。
  白浊竟然被黑色羽翼一滴不落的全部吸入,我睁眼看的瞬间,正好最后一点白色乳液渗入羽毛!!
  「拉斐尔!」我早就忘了刚刚还在跟他赌气,跳进他迎来的怀里,脑袋深深埋了进去。「拉斐尔,给我剪刀!!哼哼。」
  「剪刀?」拉斐尔捏了捏我的小屁…股,「又要干嘛?小呆子。」
  「哼~我要把这该死的翅膀的毛都剪了!」我咬牙切齿地抬起头,悻悻地看着黑色羽翼。
  拉斐尔半晌没开口,在我抬头的瞬间,修长笔直的手指挑起我的下巴,看着我一脸嫣红的脸蛋,含羞带嗔,手又开始抚摸我的大腿。
  「乌利亚,下去。」终于。拉斐尔沉声命令。
  小乌立即领会拉斐尔的意思,起身退下,同时挥退了屋内所有侍从,关上了门。
  「宝贝儿,是你自己将我给你的易容术解封的?」拉斐尔眯起湛蓝色的眼睛,拇指轻轻揉弄我的脸蛋。
  「嗯哼~~」瞬间,在拉斐尔怀里,我想到一个更『伟大』的报复黑色羽翼的办法,得意地一笑。但在拉斐尔看来,这一抹微笑,带着舒适的呻吟,带着刚刚高…潮,被挑起情…欲,残留下的妩媚娇湿,一抹羞涩,更是风情无限。
  但舒服的日子并不长久,拉斐尔两根手指插…入小…穴,我的脸色就开始变样。
  「唔~~」我不舒服地扭动一下,小声埋怨道,「拉斐尔~疼~~轻点……」
  「我们到床上,恩?」拉斐尔一边咬住我的耳垂,放松我的身体。
  「在沙发上。」我微微昂起头,倒抽一口冷气,极力放松自己。
  在沙发上,距离黑色羽翼最近,我要让它清楚的看到我和拉斐尔的关系。
  管它是我的父亲送给我的礼物……我生前的父亲是不是撒旦魔主……
  拉斐尔现在才是我的父亲,拉斐尔改变了我的血液,在初拥的瞬间,决定了我和他之间的选择和羁绊……我的父亲只有拉斐尔一人。
  「父~父王。」想到这,我眼眶一热,看着将我压在沙发上的拉斐尔,「啊啊……」
  身上湛蓝的眸子怔了怔,又温柔的眯起,俯身堵住了我的唇。一手揉弄着我又开始勃…起的□,一手涂满润滑剂,耐心的扩张我的小…穴。
  唇舌交缠着,拉斐尔霸道地吮吸我舌尖上的津液。手指却依旧是两根,来回扩张着好久未开垦的甬…道。
  「呜呜呜……啊恩……」
  拉斐尔起身,舔住我的薄唇,噙着柔和的笑,大大分开我的大腿,第三根手指探入。「啊呀~疼~~」我叫着,大口喘气,双手抓紧了拉斐尔有力的胳臂,指甲在上面留下抓痕,我呻吟着。
  「宝贝儿……」拉斐尔没有停下,一边咬住跌宕起伏的胸膛上的玉珠,舌尖舔吮一番后,牙齿轻轻咬着乳…珠。
  「拉斐尔,别……别急。」我推开压在身上的他,道,「你坐在沙发上。」
  「宝贝儿,我们慢慢来。」拉斐尔以为我又要反悔,便笑了笑,揉了揉我的脑袋。
  「你坐下啦。」我仍旧坚持,顺势起身,冰冷的指尖握住了拉斐尔的炽热,好烫。
  既然做给别人看,那就要做的火热点,不是么……哼。
  斜瞄了一眼在旁边一动也不敢动的黑色羽翼,心里得意地一笑,光着身子走下沙发,跪在拉斐尔面前。
  一言不发,张口含住拉斐尔巨大的炽热。
  口…交,据说是这样……但是我貌似只能含住龟…头,可是为什么拉斐尔每次都能将我的全部含住!
  我的才没有他的小咧~因为我的弟弟当时还没勃…起啦,哼~拉斐尔的弟弟应该是已经全部勃…起了吧~我自我安慰。
  唔……怎么突然胀这么大,快把嘴撑裂了!
  靠,好不容易费力地吐出龟…头,哀怨的眼神抬头看着拉斐尔,一边想开口大声埋怨,却猛地想起有『人』在看。
  恩,要做的真实一点。
  没有理睬拉斐尔带火的眸子,我又低下头,一手撑地,一手开始揉捏他的两颗蛋蛋。
  唔……
  既然含不住,于是,伸出小舌,舔舐着充斥着拉斐尔气味的火热。
  小门牙轻轻噬咬两颗蛋蛋,却猛地被拉斐尔推到一边,瞬间,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白色的浊液射到了地毯上。
  抬头,我暗地里鄙视了一下拉斐尔的早泄,但是夫夫俩是绝对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吵架的。
  我用双膝移动到那股浊液面前,趴下,毫无羞耻地背对着身后的拉斐尔,将白浊舔干净。
  好咸的味道……我暗地里吐了吐舌头,下次再也不要了!!
  咳咳,我精…液的味道应该……没那么难吃吧……=_=
  「宝贝儿……」背后响起拉斐尔低沉而性感的嗓音。
  为了舔舐他的精…液,而翘起浑圆的小屁…股上,幽穴无意识地进行着大胆的挑逗。手掌抚摸我的脊背,无暇再抱我到床上,压上去便用力挺进。
  「拉斐……呜……」
  ××××××××
  第二天,冷战。
  醒来后,我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枕头,端着杯子,踩着拖鞋,扭曲着双腿,找城堡的主人艾斯,要求换房间。
  我凌乱着长发,衣不蔽体,后面跟着把族内所有军务政事撂在一边,对我是碰也不得离也不得的拉斐尔。
  「拉斐尔陛下,巴蒂宁将军把罗德,诺亚,迪恩掠走,刚刚传来了交换条件,把我族捕获的迭戈送还勒森巴族。」走向艾斯大殿的途中,一个守卫拦住了跟在我屁股后面的拉斐尔,汇报道。
  「这件事交给坎贝尔公爵处理。」拉斐尔冷声道,想挥退阻碍的守卫。
  「坎贝尔公爵说,迭戈是重要人质,罗德,诺亚和迪恩是罪犯,不当救……」
  拉斐尔打断道,「那就拒绝他们的条件,本王目前有要事,族内一切事物一律向三位公爵请示。」
  我转身,皱了皱眉,怎么可以拒绝。「拉斐尔,你还跟着我干嘛,还不去救人?」带着昨天叫哑的喉咙。
  拉斐尔眼睛一亮,忙上前想搂住我,「宝贝儿,你嗓子哑了,别说话,乖……」一边讨好的吻我的脖颈。
  「不许跟着我。」我躲过他的亲吻。
  「宝贝儿,这不是布鲁赫的城堡,是梵卓族的城堡,别乱跑,不安全……」
  「我呆在你怀里更不安全。」我企图挣脱他越来越紧的怀抱。一边抽抽搭搭,「你昨天怎么可以这样,不告诉我一声就在地上做!而且做了这么久!我叫疼你都没听见吗?」
  拉斐尔一边吻着挣扎力度越来越小的我,一边呢喃道,「昨天宝贝儿好热情~你看,我的心脏到现在还在狂跳不止。」他让我的脑袋贴在他的胸膛,听霍霍地心跳。
  「笨,呆子,那是在演戏……」猛地想到黑色羽翼,话语戛然而止。当然不能告诉拉斐尔演戏给那该死的翅膀看,否则黑色羽翼会被拉斐尔怎么整死还不知道呢。
  「演戏?」拉斐尔捏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头,问道。
  「……不……不是演戏,」我支支吾吾,「是……是演戏前的练习!!恩!」我对拉斐尔的态度立马又成老子降到了孙子。
  「练习?」拉斐尔眯起眼睛,继续追问。
  「练习,为了正式场合而做的训练……」我开始冒冷汗。
  「正式场合是什么?」拉斐尔翘起薄唇。
  「是……是我的王子加封大典啊!我回到布鲁赫会有王子加封大典,那天晚上,父王会亲临我的宫殿吧!那天晚上是正式场合!」我义正言辞地瞎掰。
  「王子加封大典?」拉斐尔像看戏一样看着眉飞色舞的我,眼里开始充斥情…欲,半晌开口道,「确实……那我们要天天练习才好。」
  我翘了翘鼻子,知道自己又被套住了话,便识时务的转移话题,言归正传,「你真不打算救他们三人?拉斐尔……」
  「宝贝儿这是在诬陷本王。本王没说不去救他们。」拉斐尔沉声道,「素不相识的迭戈重要,还是与宝贝儿生死与共的他们重要?」
  「生死与共?」我心脏一紧,「拉斐尔……你什么意思?」
  「本王专门等宝贝儿醒来,才下令杀他们。就知道宝贝儿会向本王求情。」拉斐尔压低嗓音,柔声道。
  「那你原本就不打算杀他们,为什么还要专门等到我来求情?」我瞥了他一眼,讪讪道。
  「我下令杀他们,是向他们提个警告,这次犯的错误即使不是他们造成的,但论罪,也足够杀头了。」拉斐尔撩开我的碎发,湛蓝色的眸子神情无铸,「但是在他们看来,救他们的是宝贝儿你,他们以后会死心塌地跟着你,竭尽全力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拉斐尔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尤其是本王捉摸不透的那个诺亚……既然宝贝儿这么喜欢他,就暂且让他留在身边,但是绝对不可以和他单独相处。」
  「拉斐尔。」我双臂勾起他的脖颈,由心底流出的一股暖流让我浑身颤抖,半晌才沙哑着喉咙道,「我饿了。」
  拉斐尔不假思索地将我抱起,「吸我的血,让我看看宝贝儿的小奶牙有没有变锋利。」一边吩咐侍卫准备餐点。
  ……
  「不要吃牛排啦,我想吃清淡一些的。嗓子疼。」我坐在拉斐尔大腿上,耷拉着脑袋,对丰盛的食物丝毫不感兴趣。「拉斐尔,你昨天都射在里面了,有没有帮我洗干净?」从刚才到现在,肚子一直在隐隐作痛。
  「怎么会没洗干净?要不,现在本王再给宝贝儿洗一次。」拉斐尔戏谑的挑起我的下巴,眼里噙笑。「还用漱口液将宝贝儿甜甜的小嘴,上下洗个干净。」
  我白了他一眼,从拉斐尔身上下来,不再搭理这头大色狼。滋滋有味地品尝起侍女送来的血蛋糕,喝着番茄汁。
  拉斐尔耐心等我吃完,半眯着眼睛看守卫递过来的公务文件。
  格拉迪奥又被魔性高的血族一同用黑魔法修复术重新修复。当初我使用还原主要原因并不是吸收囚犯的魔性,而是召唤黑色羽翼,于是,所有囚犯的性命并无大碍,只相当于再过一次石门——抵消五年的魔性。
  但是令拉斐尔头疼的是,我拥有还原的力量已经成为再也掩埋不了的事实。
  将格拉迪奥七栋监狱楼排成还原阵,造成血界剧烈动荡,令我成为密党内部一些王公贵族舆论的众矢之的。
  虽然这种最坏的情况我已经考虑在内……否则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操纵还原。
  「宝贝儿,维拉为什么要喂你血晶?」拉斐尔见我吃完,伸手将我唇边残留下的血汁抹掉,开口问道。
  「因为他知道我用了还原,」我吃饱喝足,小猫咪一样在拉斐尔怀里蹭着,搪塞道,「密党的规则,禁止使用还原。他这是按规矩办事~~」
  拉斐尔点了点头,转脸吩咐侍从叫小乌进来。
  乌利亚红着眼睛,走进卧室,一见到抱着我的拉斐尔,就慌忙双膝跪了下来。我曾记得乌利亚有过特权,不用下跪。
  拉斐尔挥退所有闲杂人等,带上房门,沉声对颤抖的跪着的乌利亚吩咐道,「起来吧。」
  「谢主人。」
  拉斐尔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便从他大腿上起身,走到小乌面前,对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哭的红红的鼻子,「小乌,拉斐尔说,迭戈是重要人质。」
  「殿下,殿下一定要救罗德,殿下……」小乌听到这,眼泪如河,哗哗地流出,又重新跪在地上,颤抖着削瘦的肩膀,苦苦哀求。
  「我和拉斐尔打算,今天午夜,夜闯里奥城凯撒的城堡,把他们三人救出来。」
  哭声戛然停止,小乌起身,泪盈盈地看着我,「殿下,我也去。」
  我点头答应。「在这之前,我和拉斐尔先要去趟格拉迪奥,你先派人把凯撒城堡打探清楚。最重要的是,我们手里有迭戈,一定派人看牢他。」
  「明白,殿下。」小乌精神立即抖擞万分,抹掉眼泪,单膝跪地向一言不发的拉斐尔鞠躬致谢后,朝我再次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小乌这就去办。」
  「小呆子,瞧你乐的,怎么这么高兴?」小乌一走,拉斐尔便起身到我身旁,环住我的腰,俯身亲吻我的脖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