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38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呆子,瞧你乐的,怎么这么高兴?」小乌一走,拉斐尔便起身到我身旁,环住我的腰,俯身亲吻我的脖颈。
  「因为小乌很高兴啊~」我掩饰不住兴奋,「这种帮人的快乐你是不会明白的~」敷衍着,拉斐尔的吻开始加重有力。
  「拉斐尔,嗯哼……」我念着他的名字,被他吻得晕晕乎乎,「昨天的还原阵是怎么自己停下来的?」
  「撒旦魔主的羽翼,将冥火熄灭。」拉斐尔抱我到床上,分开我纤长的腿。
  「原来如此,」我眯着眼,无意识的抬高屁…股。原来黑色羽翼才是还原技能最后压轴的宝物,「拉斐尔,好像现在有很多血族知道我有还原的力量,如果没猜错,现在密党应该正在筹划如何组织联军,逼迫我布鲁赫,交出我。」
  拉斐尔停住了动作,压在我身上,深深地凝视,蓦地,哈哈笑道,「宝贝儿定然有了对策。本王在收到那批庞大的物资财产时,就明白了玖你的想法。」
  我会心一笑,「拉斐尔,那批物资着实强大,足够我们布鲁赫族同其余氏族战斗十年。」
  拉斐尔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认真和严肃,他吻住了我的唇,将刚刚读的公务文件一字不差地告诉我。
  ……
  密党联盟果然一致要求拉斐尔交出我,处死以绝后患。除了卡洛斯亲王所统辖的托瑞多族与布鲁赫族站在统一战线,艾斯亲王仍保持中立之外,密党联盟其余四大氏族已经开始枕戈待旦,兵马忙碌。如果布鲁赫交出我便罢,如果不愿交出,绝不会善罢甘休。
  「拉斐尔,我讨厌战争。他们要我干什么!我保证不用还原便是!」听完后,鼻子有些酸,我缩在拉斐尔怀里,终于说出了我这么长时间来,憋在心口的一句话。
  「他们以为还原是对撒旦魔主的大不敬,要杀掉……我的玖……去祭奠撒旦魔主。」
  「有些人就是擅自揣测神的想法,然后做自以为替天行道的勾当……真是可笑……其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嫉妒和恐惧。」我咬住下唇,如果我把撒旦魔主是我生前的父亲说出来,恐怕他们对待我就是另一幅涎着脸的面孔……但是我不会说出来,更不会告诉他们,因为生前的我已经死了,我现在是血族,布鲁赫的大王子,我的父亲是我的拉斐尔,给我初拥和重生的拉斐尔。
  「宝贝儿,」拉斐尔蓝宝石般的双眸染上些微金色,他重重地吮吸我因委屈不断啜泣而起伏不断的胸膛,「不要这样,我的玖,他们对你的污蔑和欺辱,本王会让他们加倍偿还。」拉斐尔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
  万籁俱寂的宫殿,奢侈而华丽。幽深而诡异的走廊尽头,便是无比漆黑的主殿。七颗金色巨大的宝石镶在上方,闪耀着华丽妖艳的光泽。黑色炫彩琉璃装扮出的威严而邪魅的窗。大殿中央是一张足够二十个娈童并排睡的床,深红色的丝绒床单,垂下的床帘,上面镶着血珠钻石,金黄色的流苏随着正在剧烈震动的床而来回颤抖。
  「撒旦,你的小儿子仿佛……唔……仿佛很不待见你呢。」里面传来的声音带着些微的疲惫,却仍不忘调侃挖苦对方。
  魔王撒旦火热着双眼,看着身下明明已经被自己插的欲生欲死的男人,嘴上还仍不求饶,□的炽热又猛地膨胀起来。「耶和华……」魔王撒旦用喑哑的嗓音含着男人的名字。
  「唔……」漂亮的眉毛连皱起的时候都这么毫无瑕疵的精致,男人吃痛地闷喘了一下,又不耐烦硬着嘴皮催促道,「要做就做,做完我就要回天界了。」
  ……疯狂的抽…插……
  「记住,下次是我在上面。」男人冷冷地伸手伸脚,一动不动地让撒旦帮自己穿衣服。不过半晌,面若冰山的男人想到什么,又沁出一抹微笑,从床上起身,「撒旦,若再不管管你的小儿子,恐怕他真会把血界捅得大乱。」
  撒旦猛地将男人拉回床上,一把蛮力按到身下,「如果我再不管管你,你恐怕会把天界闹得大乱……耶和华。」
  「我是说真的。」男人没有挣扎,冷眼看着衣服被粗暴地撕个粉碎,淡定而平静地道,「今天亲自来通知你,如果撒旦你统率的魔族不愿插手这次血族的战争,那我天界会以血族战争的噱头,毫不犹豫灭亡血族。」男人竖起一根手指在魔王撒旦面前得意地晃了晃,「记住,血族是拜你为神祗,而不是我,我没有任何庇佑血族的义务。」
  「你说的很对,耶和华。」撒旦耐心地听完,眯起狭长的眼睛,细长而尖利的指甲轻轻刮着男人的□,慵懒的喷吐着火热的气息,「如果你还嫉恨,我和那个女人背着你的床笫之欢。」
  「笑话,」男人冷漠道,「快点开启你的房门,我要召唤天使为我更衣。」
  撒旦送走男人,移驾至魔皇宫,一边暗自琢磨:显影魔迹,昭示艾斯将玖送到格拉迪奥取自己的黑色羽翼,这个小子花了一个月才使用还原阵,将翅膀取出……看来,东方玖心里必然有自己的打算。自己又何必插手。不过,耶和华说的也未必没有道理,玖看来确实是不待见自己。
  解开貂皮长袍,坐在精心雕刻,宝石璀璨的王座上。继续盘算:如果耶和华也要插手血族这场战斗,那么自己肯定也要在里面搅一搅浑水,彻底征服耶和华这个撩人的小美人儿。
  「陛下,加尔斯将军求见。」
  撒旦慵懒地点了点头,眯起的眼睛却带着睿智和精明,开始了一天之间处理魔族重要事务。他是魔族的王,残酷而至尊。
  ××××××××
  中午。
  我和拉斐尔前往格拉迪奥。当时,曼尼按计划入狱。雅普和威廉因被诬陷,故无罪释放。
  我一脚踹开了杰拉德的监狱,时间不宜久留,「杰拉德,跟我走。」
  杰拉德看见我,大嘴张成O型时,我才想起我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庐山真面目。

  EPISODE ⅩⅩⅩⅢ

  EPISODE ⅩⅩⅩⅢ 小小玖=_=
  「玖?」他看见我眼罩遮住的左眼,嚷嚷起来,「你整容了~我知道你魔性相当高啦!」杰拉德揉了揉我的脑袋,像安慰小猫一样大咧咧地笑道,「哥们儿,别他妈整这么漂亮,否则哥们儿我说不定哪天鸡…巴就硬……拉……拉斐尔陛下?」看见跟在我身后的拉斐尔,杰拉德的语调很滑稽的扭曲了一个音符。
  拉斐尔瞬间凌厉残酷地朝杰拉德射去一道目光。
  我内心狂呼不妙,立即抬起脚尖给了拉斐尔一个深情缠绵的长吻。堵住了他呼之欲出的怒喝,小声嗔道,「亲爱的,杰拉德可没你下流……」
  「哦?」拉斐尔娴熟地回应着,不经意地反问道。「那我们今晚继续做点下流的。」
  我皮笑肉不笑,不肯示弱地昂了昂下巴,「这句话也正是我要说的。」
  「杰拉德,东方玖是布鲁赫的大王子,虽没有正式加冕,但身份仍在你之上。同时,」拉斐尔以王者的霸气口吻训斥着单膝跪下的杰拉德,顿了顿,加重了语气,「东方玖也是本王的伴侣。是否明白本王的意思?」
  「明白。」杰拉德识时务,嚣张气焰早就殆尽。「杰拉德参见拉斐尔陛下,参见王子殿下。」
  「玖在格拉迪奥物色了两位将军,其中一位是你,」拉斐尔沉稳有力的嗓音,一边严肃地看着杰拉德,「本王不再追究你以前的罪责,从今天开始,本王封你为东方玖王子殿下麾下的左将军。永远守护在王子殿下的身边,准备即将到来的战斗。具体事宜回城堡,乌利亚另行解释。」
  「是。」
  没有人敢违抗甚至质疑拉斐尔,他的威严,在布鲁赫,甚至在密党,都是如雷霆般的魄力。
  「杰拉德,你起来。」我开口,「不宜久留,陪我去找我的第二位将军。」
  杰拉德根本就不敢再看我的脸,只是硬生生地起身问道,「玖……啊不,王子殿下,您要找谁?」
  我沉了口气,「费迪南。我刚刚派人去查过,他不在自己的狱房,他在哪?」
  「也许费迪南在放风场。」杰拉德依旧低头,猜测。
  「也不在。」我揉了揉太阳穴,「这一个月根本没有和他打交道,也不知道他喜欢去什么地方。杰拉德,你知道么?」
  杰拉德抬起头,盯着我的脸,半晌,才开口道,「费迪南也许在公厕。」
  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慢吞吞地拉起拉斐尔的手,道,「我们去找费迪南。」
  「宝贝儿,不舒服?」下楼时,拉斐尔敏锐地皱了皱眉。
  「没啦!」我生龙活虎地拍了拍胸膛,拉斐尔抱我飞下楼后,身影一闪,沿着不起眼的小径,跑在前面。
  ……
  公厕门虚掩着,我推开后,便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弥漫着,混合着厕所特有的肮脏尿骚的恶心气味。
  我捂住鼻子,皱了皱眉,冷眼看着那群男人在格拉迪奥每日必做的一件享乐之事。
  一个胴体雪白的男孩跪趴着,后…庭被毫不留情的插…入,嘴里给面前的男人口…交,连呻吟声都无法泄出。旁边的两个男人对着男孩赤…裸的脊背和秀气的脸撒尿。恣肆的笑声和肉体交…合的噗嗤噗嗤的剧烈撞击。
  「费迪南没跟你们在一起?」我打断他们,「他在哪?」
  众人转脸,见到我的左眼罩,便如同见到老大一般,慌忙放下手头的动作,哈腰涎脸。「老大好!小的们也不知道费哥在哪……」
  「救我……咳咳……求……求……救我……」男孩眼瞳涣散。
  这种地方能少待一会儿就少待一会儿,我打算撤了。「喂,别把他弄死了。」我指了指地上奄奄一息的男孩,「玩玩就够了。」
  「是是,老大。」
  「我们保证不把这贱…货的屁股操烂。」
  其中一个男人皮靴踏在男孩雪白的丰臀上,狠狠跺了几下,伴随着男孩歇斯底里的呻吟,男人□之物胀大不少,又直勾勾地盯着我,「老大今天的造型变得真他妈够骚!」
  「多谢夸奖。」我冷冷白了男人一眼。趁拉斐尔还和杰拉德还没到,我就离开了公厕。
  浑浊的气味,让我差点没吐出来。
  ……
  看来费迪南还在计较我把欧克给杀了,故意躲着我不愿见。
  杰拉德也猜出费迪南是在躲我,「费迪南最拿手的就是装孙子。殿下亲自驾临来寻他,费迪南不领殿下的情,再找下去不是办法。」
  拉斐尔说,「杰拉德,给你一天时间,找到费迪南。明日本王来要人。」
  我点了点头,咬住下唇,「告诉他费迪南,只要愿意为我布鲁赫效命对敌,要什么娈童美女,我都给。为了一个欧克,葬送他的前途我的诚意,让他自己想想值不值。」
  一直掩藏自己身体魔压,偷听我们三个谈话的费迪南从高高的瞭望塔上跳下来。
  「啊——」我吓了一跳,看着费迪南从天而降,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殿下,好久不见,费迪南无意惊动了殿下,」费迪南行礼后,抬起头,魔魅般的眼神看向我,「望殿下恕罪。费迪南参见陛下。」
  「我们刚刚的谈话你都听到了?」我缓了口语气,不满地问道,「为什么要躲着我?现在才现身?」
  「我在等殿下的承诺。」
  我挑了挑细长的眉毛,「起来说话。」
  「想通了?我对杀死欧克表示抱歉。」我抿了抿唇,抬头看着面前的费迪南。
  费迪南微乎其微地笑道,「殿下不要放在心上,我费迪南愿为殿下效命,感谢殿下的赏识。」
  「你刚刚说,在等我的承诺?等到了么?」我暗自吁了口气,问道。
  费迪南抬起头,眼睛闪闪,「等到了。费迪南想向殿下要个人,」又暗自一笑,「殿下知道的,欧克不在了,一直没人发泄。」
  我轻松点了点头道,「可以。」
  「殿下可曾记得不久前,跟在殿下身边的那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诺亚。」费迪南笑的愈发放肆,嘲讽的眼神好整以暇地看着神色开始扭曲的我,得意地继续,「那天,他的小嘴舔我的鸡…巴,啧啧,可真甜。」
  费迪南伤人,真是又狠,又准。
  拉斐尔见我颤抖着双肩,半天没开口,便一如既往的搂住我,回答费迪南的要求。「可以,本王准了。」
  「不可以!!」我气得浑身发抖,「诺亚是我的……仆人,他要留在我身边照顾我,不可以让他跟你!!」
  「诺亚一个下人,赏给费迪南,那也是抬高他的地位。」拉斐尔抱住我,小声道,「宝贝儿,听话,让诺亚留在费迪南身边,也可以好好看住他。」
  「拉斐尔,别……别把诺亚给他。」我急得焦了头。
  「宝贝儿,我不希望你感情用事。」拉斐尔堵住我的小唇,甜蜜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