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读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 >

第5章

舐喋by并非陽光(重生,父子,年下,血族文)-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哦,我亲爱的玖,我的身体比他还棒……」艾德里安忙道。
  我邪睥了他一眼,「你的身体太冷了,我夜里会冷,让他帮我暖身子……」
  「哦,我亲爱的玖,这样你会让我嫉妒他的。」
  没搭理他,我打了一个响指,「迪恩,不要打了……快向楼下的诺亚……亲爱的诺亚道歉。」
  ~~~~~~~~~~~~~~~~~~
  我勾了勾唇角,暧昧地冲楼下抬头仰视的小男孩逸出完美的笑容。
  至少我不希望他会对我产生多大的怨恨。
  红色闪电,霎那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上方「嗖」地一声,朝诺亚射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诺亚已经被闪电光刃击倒在地,吃痛的捂住左臂,很快,令我亢奋的鲜血,开始从指缝逸出。
  「德伊殿下,您何时敢背叛伯爵大人?」卡卡站在高高巨大的大理石栏杆上,严肃的嗓音,丝毫没有烈战之后的疲惫。
  迪恩此时也乖巧地降落到我的肩上,一言不发。
  我有些生气,甩掉了忙冲上来拉住我胳膊的艾德里安,抬头看着那只红棕色的小蝙蝠。冷笑道,「卡卡,你这只小蝙蝠,倒真会替你的主人说话呢……敢伤害伯爵大人送给我的人类……」
  身为当事人的艾德里安自然也沉不住气,「卡卡,你不要这样,否则,我会惩罚你。」
  「主人,是德伊殿下因为这个该死的人类,甩掉的你!」小蝙蝠的声音开始高亢激动,委屈,「我这是在帮你出气。」
  听到这话,艾德里安的脸色愈发苍白,尴尬地想发怒却无话可说。
  「噗~~」我被卡卡这句话逗笑了,嗤嗤地笑完,才道,「卡卡,我可没说要甩掉你家主人!你听错意思啦!」
  这只小蝙蝠到真是可爱极了。
  「我……我怎么会听错……」
  我眨了眨精灵古怪的眼眸,拉起艾德里安的双手,让他搂住我的腰,顺势倒在他怀里。「不信,你问你的主人,刚刚你们在激战的时候,我和亲爱的雷在干什么?」
  得意的看着那只红棕色的小球,不再开口,这才感觉到,楼下诺亚的喘息这么急促痛苦。
  「卡卡,你刚刚对诺亚做了什么?」
  我匆忙的下楼,来到诺亚身边。刚刚卡卡袭击时,速度太快,我没看清,但是光从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就能推断出,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伤口。因为皮肤完好无损,只是有鲜血从皮肤渗出。
  「抱歉,他会死的。」卡卡依旧高傲的嗓音。
  既然卡卡扔不打算救他,于是我轻轻问道一旁的迪恩,「迪恩,你知道怎样才能把血止住么?」
  「让我来把他流出的血吸干?」迪恩双眼放光。
  「滚!」我脸上一阵黑线,对他的开玩笑丝毫不敢兴趣。
  「哦,我亲爱的玖,他真的没办法治疗了。」艾德里安瞬间赶到我身旁,「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普通止血的方法就是靠肌肤痊愈,而卡卡的攻击会给对方造成无伤口的伤。」
  我垂下头,冷冷地问道,「伯爵大人,您应该有办法。」
  「哦,我亲爱的玖,我已经说过了,我很嫉妒他。」艾德里安用指尖抬起了我的下颚,真是一脸欠扁的无辜。
  「我说过了,我只需要他给我一点温暖。」
  「哦,我亲爱的玖,原谅我,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EPISODE Ⅵ

  「你该知道你拒绝救他的下场。」我的气势斩钉截铁,掷地有声。「以后我和你,没得玩。」
  「哦,亲爱的玖,我也知道我救他的下场。」一如往常的玩世不恭。
  诺亚躺在地上,脸色愈发苍白,嘴唇早就因剧痛被牙齿咬破,又是一丝丝逸出的鲜血,「我,我不要……」吐出的几个字,更让我愤怒。
  「呵。」我冷眼看着躺在地上急促喘息的他,轻笑着,俯身凑近他的小脸,「诺亚,不要怕……」
  ……
  伸出舌尖,舔舐着他浴血的唇瓣。
  特意抚摸着他胳膊的伤口,属于血液特有的暖热的温度,同样刺激着我冰冷的手指。
  红色,阳光下彩虹中,排在第一位的色彩。
  耀眼而绚丽。
  而现在,只是温暖润滑,填饱肠胃的粘稠。
  ……
  「殿下……呜……」
  诺亚看着我将沾满鲜血的手指,放到口中吮吸后,瞳孔惊愕的放大。
  「我不是你的殿下,我是玖。」亲切地冲这个可爱的少年眨了眨眼睛,「以后,可以叫我玖。」我用带血的指尖在他并不宽阔的手掌上写下了我的名字。
  「玖?呃……」少年完全不知所云。
  「啧啧,诺亚,你的血真是让我欲罢不能。」我皱了皱眉,确实是实话,完全不能跟袋中的血浆相比。并不是很稠浓,却有一种别致的味道,说不出来,总之润滑着喉咙,很舒服。
  「哦,我可爱的玖,我告诉过你,他的血和他的身子一样,」艾德里安凑近我的耳朵,讨好地道,「都美妙极了~~每天三次注射从罂粟种子中提取的精油~~」
  「哼,那是,」居高临上的卡卡开了口,「也不看看我们罂粟庄园出产血奴的质量!」
  我白了一眼卡卡,「血奴?是什么?」
  艾德里安听到这个词后,脸色有些僵硬。
  「血奴是什么,德伊殿下您应该清楚的很。」盛气凌人的指责,完全忽视了他的主人。
  「是啊,我应该会很清楚。因为德伊也是血奴?血族的奴隶?用来供血族随时享用新鲜血浆的人类。」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了卡卡。
  不是我不知道,只是「血奴」这个词让我听见了,心里很不舒服。
  「哦,不,我亲爱的玖。」艾德里安慌忙迎上去阻止了我和卡卡的争吵。「德伊从来不是血奴。卡卡,你要是再这样说,我一定要惩罚你。」
  我低头,扬了扬唇。
  「主人,我说的是事实!」卡卡语调有些激动,「为什么你总是向着德伊!」
  「叫殿下。」艾德里安责备。
  看似很轻很轻的声音,却带着无比坚定与强制的语气,没什么好奇怪的,艾德里安的性格善变,我已经习惯了。
  「德伊殿下。」卡卡的气势蓦地降了大半,乖乖的顺从道。
  「不用,我又不是德伊,以后叫我玖就好了,卡卡。」
  得,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艾德里安这么怕我和卡卡见面了,吸吸鼻子,额,屋里好浓的一股醋味儿呀。
  ……
  「迪恩。」我叹了口气,看来现在只有问它了,「帮我止住他的血。你若是再说那种有的无的话,小心我把你炖汤喝掉。」
  「东方玖,你以为我怕你啊!」迪恩既不怕我一脸阴霾,也不怕那句恐吓的话,在他看来,我就是个雏儿。
  「身为拉斐尔的守护蝙蝠,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确实,我是只雏儿,相当弱的雏儿。
  「哼,你别激我。主人的守护蝙蝠多着呢,不少我一个~~」
  「你这只懒鸟加肥鸟!」看着他懒洋洋的靠在墙根处,气就不打一处来。
  「哦,我可爱的玖,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艾德里安装亲热地将胳臂搭在我肩上,一脸熟络地道,「不要离开罂粟庄园,嘻嘻,好不好?」
  「好……好你个头……」我一把推开这条披着羊皮的狼,「伯爵大人,您爱救不救,不就一个小男孩么。」
  「是啊,不就一个小男孩么~~」不怀好意地重复着,手掌开始肆无忌惮地扯开抚摸少年柔软玲珑的身子。「卡卡,去把看门的一条发春的猎犬放进来。」
  「呜呜……不……」少年的眼睛立即恐惧地瞪得硕大,胡乱扭动着身子,胳臂上溢出的鲜血,更是恣肆地在空中添加着浓密的腥味。
  「伯爵大人,您这是在试探我的底线?」我一把擒住了他还在少年身上,进一步探索戏谑着的手腕。
  「哦,不,你想多了,我可爱的玖,也许我们可以一同欣赏一下他的呻吟,」他停止了动作,「哦,简直是销魂蚀骨~~」
  ……
  腥味扩散,心里一丝萌动,牵着兽欲,似有似无地撩拨着我。
  有些烦躁,厌腻,我冷冷地与伯爵对视。
  很明显,刚才那个无助的眼神没有逃过他的视线,深不可测的冰绿色的眸子,咧出一抹邪佞的笑容。
  幽深,孤僻,黑暗,无助。
  该死,如果这个时候殇沫在该多好,他会抚摸我的额头,轻轻对我耳语。
  他会说,「玖,别急,我帮你治好他。」
  他会说,「玖,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与你无关。」
  他会说,「玖,我相信你,他的死,不是你的错……嘘,乖,不要哭……嘘,听话,他不会死,我会帮你把他救活……我会为他祈祷新的生命……」
  他会说,「玖,明天早晨起床后,我带你看日出。」
  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
  他说,玖,如果哪天我不在,你需要帮助。那么,就去询问周围的每个人,问他要不要帮助你。
  你问一个,他也许会拒绝,问两个,他们也许会,问三个,问四个,问十个……玖,总有一个人会答应帮助你。
  玖,相信我,总有一个会答应帮助你。
  相信我,不要生活的这么悲伤,这么消极。你应该乐观。你应该快乐。
  ……
  我冷笑,一言不发地看着暗紫色皮毛的猎犬,猛地扑在少年身上。
  伴随着压抑的低声兽吼,下身粗大的坚…挺,早已高高屹立,因得不到及时释放,头部尤其的硕大慑人。
  「伯爵大人,它仿佛咬死过不少人。」我一边装作漫不经心道,一边伸手钳住了猎犬的上下双颚,将它们紧紧的箍在一起。
  「哦,我可爱的玖,它们是世界上最乖,最听话的巴西非勒猎犬,从来不胡乱咬人。」温柔的就差没挤出水来的碧绿色的眸子,看着我。
  「哦,是么?也许,我可以答应伯爵大人您,我不离开罂粟庄园。」我费力地控制着手中的疯狂挣扎的猎犬。
  「哦,我可爱的玖,你做的这个选择真是做的对极了!」艾德里安伯爵脸上乐开了花。
  「但是,我们之间要约法三章。」
  一边看着艾德里安指尖上冒出一抹冥蓝色火焰,触在猎犬眉心,硕大的猎犬霎那间温顺无比,低声呜咽着从诺亚身上移了下来,乖乖的趴在伯爵脚边。
  「哦,我可爱的玖,这只是小小的控蛊术……」艾德里安随便解释道,「约法三章?恩?约法三章是什么意思?」
  「第一,我可以住在罂粟山庄,但是不要干扰我的隐私。」
  我可不希望每天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艾德里安。
  「哦,可以,当然可以,我可爱的玖,希望你可以把罂粟山庄就当成你的家一样。」艾德里安慌忙应道。
  「第二,」我好整以暇地抚摸着猎犬柔顺光滑的皮毛,「我需要有我的人身自由,比如出去走走。」
  「哦,当然,我亲爱的玖,我会一步不差地陪伴在你左右。」
  「哼。」我冷笑道,「第三么……」
  眼光一戾,左眼里有股奇异的力量在灼烧,莫名的沉稳气息如潮水般,袭遍全身。
  手腕箍上猎犬毛茸茸的脖子,微微眯起眼睛,感受着指尖触摸到的大动脉在以平息而稳定的律动敲击着。
  「哧啦」一声,是骨头与骨头断裂的碎响。
  清脆而悦耳。
  可怜的猎犬,还没来得及呻吟一声,就被我扭断了脖子。
  艾德里安诧异的看着我。
  「第三,就是,诺亚是我的人,所有不经过我的允许触犯他的人,就是冒犯我。」
  可恶,左眼灼烧的感觉愈发强烈,似痒非痒,似痛非痛。
  我继续道,「我想,冒犯我的人,我有权利执行对他的处决,先斩后奏,对吧,伯爵大人。」
  「啊,对,我可爱……可爱的玖。」艾德里安咽了口唾沫。「你的左眼?哦,撒旦……」
  「有些痛……」我揉了揉,却丝毫缓解不了多少痛苦,「伯爵大人,不要打断我的话。」
  「哦,我可爱的玖,我都答应,你现在需要立即看医生……哦,撒旦,你的左眼……」
  不由分说,把我打横抱起。
  「放开我。」左眼仿佛着了火般,刺得生疼,我闭上眼睛,「你放开我!把诺亚的伤治好!」有些歇斯底里。
  「哦,我可爱的玖,你的左眼如果不及时看医生,会很危险的。卡卡,快去叫城里叫医生,哦,卡卡,你需要快点。」艾德里安抱着我,飞奔上楼,「亲爱的玖,就这样闭上眼睛,我答应把诺亚治好,恩?乖……哦,撒旦,玖,你的泪珠……」
  「哦,我明白了,诺亚的血……是诺亚的血里,有毒……哦,该死!」艾德里安自言自语。
  隐忍不住的怒火,我能感受着他的威严与阴冷。没有睁开眼睛,痛的我眼泪大把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